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40章灵异事件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白美妙还记得今年(情qing)人节过后的第二天早上,她让袁金林吃狗粮的时候,袁金林跟她说了这么一段话:“我怎么只看到狗笼子没看到狗啊?你的狗呢?我告诉你,我夜里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这栋楼里好像有个黑影,晃过来,晃过去,不然,我不会把电视开了一夜。你这屋里可能有鬼啊。”

    就因为这通恶搞,住在这(套tao)别墅里,白美妙做了好几次恶梦,半夜醒来,她真就感觉有一个黑影子晃来晃去,再一眨眼,窗帘就一撩一撩的,非常瘆人。有时候,还能听到院子里嘈杂的脚步声,像是小鬼排队做((操cao)cao)似的,声音渐歇处,又好像有一两个长腿鬼在院子里蹑手蹑脚、伸头探脑。

    白美妙越想越怕,这个时候,若能扎进男人堆里,她绝对不只钻一个男人的怀,不管是袁金林、裘才,还是韩功课。

    因为这种恶梦,白美妙不知道咒骂过袁金林多少次,做梦与骂人的次数比例基本上是1:10吧。

    骂过袁金林以后,白美妙又开始骂裘才。不过,她骂袁金林是明骂的,骂裘才呢,则是使用暗语。

    自从跟裘才分手以后,来白美妙家打牌的人明显少了许多,有一段时间,一直合不成局,昔(日ri)(热re)闹的景象一经沉淀,就给恶梦可趁之机。

    这些人之所以不来打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以为裘才是只小肥羊,容易宰,现在少了这只小肥羊,他们的积极(性xing)明显高涨不起来。

    白美妙又怕又恼,又有些失落感,到棋牌室打了几次,完败,每次,她都暗骂裘才是个扫把星,带给她一(身shen)晦气。等她戒赌戒了一段时间,乍一清静,恶梦又开始出现了。

    此后,接连几夜,白美妙都是恶梦不断。更可怕的是,每天早上,走出家门的那一刻,她总感觉后颈被人吹着凉气,又有一双手伸向她的脊背,抓她的后襟,在背中线靠近心脏的位置,五指扎煞。这一天,白美妙出门有些早,就在走出客厅那一刻,又遇到上述(情qing)况,然后听到缓慢嘶哑而又低沉的声音:“不要走,陪我玩玩!”

    白美妙后心一凉,接着毛骨悚然,等她回头看时,却什么都看不见。

    显然,家里来了脏物。

    再这样住下去,奇怪的事(情qing)越来越多。有一天夜里,白美妙躺到(床chuang)上,不知道什么缘故,她的心(情qing)一点儿也放松不下来,老感觉心里装着一件事,可又不知道是什么事。她不敢熄灯,生怕黑暗中有一样东西从墙缝里钻出来;她更不敢合眼,因为她总预感,有一个色鬼会趁她熟睡之际,躺到她的(床chuang)上糟践她恶心她。

    白美妙越往下想就越害怕,越是害怕又越不自在,甚至干涉到了她的疼痛的进程。疼痛的断续牵拉着(身shen)体辗转不宁,哪里还有舒缓的自由?

    感觉脸颊有点滚烫,这个风流小辣椒起(身shen)去了趟卫生间,对镜细看,天哪,她的脸颊居然莫名通红,隐隐约约还能看出手指的暗印,像是被谁掴了一巴掌。

    丑陋的失落,已经超出肿胀的范畴了,在灵魂的谷底,令白美妙找不到任何出口,绝难安魂。忽然,楼下厨房间传来油瓶倒地的声音,接着,卫生间的门慢慢就关上了。那油瓶倒地的声音似是而非,不过,这卫生间的门确实在慢慢合拢,好像自外边伸出一只无形的手。

    “妈呀!”白美妙看了几眼,吓得尖叫一声,紧接着,她抓起盥洗台上的一个玻璃杯当武器,慌忙逃回卧室,跳到(床chuang)上,蜷曲成团,手握那个玻璃杯,不知如何是好。

    那门慢慢合上,其实是空气对流的缘故,白美丽不知,再一想楼下那声油瓶倒地的声音,她变得更加恐惧。说实话,这时候,她的躯干已经麻木了,恭卑的意义,离她渐渐远走。不久,这种麻木被另一团糟糕挣命激活,她的肚子不舒服起来,越是不敢去洗手间,糟糕的消化系统越是将她往那里驱赶。

    单(身shen)女人的(日ri)子真不好过啊。这一夜,白美妙算不清自己吓死过几回,好不容易熬到东方破晓,还没起(床chuang),她就觉得浑(身shen)无力,恶心,并开始呕吐,再一想,“大姨妈”好长时间没来串门了,种种迹象告诉她,她怀孕了。

    这期间,白美妙和裘才、韩功课都发生过关系,但是从有无避孕措施上分析,这个结晶应该是裘才的,因为,比起裘才的(热re)烈狂放,韩功课更注重保护自己。

    天已大亮,白美妙翻出一把小剪刀,紧紧握住下了楼,到厨房察看,油瓶立于原处,根本没有倒地。她这才松了口气,心想是自己的幻觉,可能与(身shen)体变化有关吧。

    梳洗打扮以后,白美妙就去医院做孕检,一查,都怀孕四十天了,可怜她这个傻女人只顾玩牌,还一直蒙在鼓里。

    知道自己怀孕,此时的女人最最常见的姿态就是歪头,最需要依靠那个制造麻烦的男人,继而得到安慰,白美妙这个风流小辣椒也不例外。

    看着报告单,白美妙快要柔软成面条了,慌乱之中,她忙给裘才打去电话,把(情qing)况说了,要裘才陪她去做保宫人流。

    裘才一听说白美妙怀孕了,吓得半死,连忙附和,说道:“对,对,对,赶快流掉。”

    说是这样说,偏巧他外出学习了,得一个月以后才能回来。白美妙一听,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保宫人流的最佳时期是怀孕七十天内,其中对人体伤害最小阶段在三十五天到四十五天之间,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时候是白美妙保宫人流的最好时间。

    可那蠢货一个月以后才能回来,这时间确实够长的,若是等他,势必错过最佳时期,眼看这天气一天天变(热re)了,白美妙可不想到时候(挺ting)着大肚子去医院,恼怒之间,她忽然眼前一亮,对裘才说道:“人不在,钱在也行!”

    裘才巴不得花钱买个平安,连忙接住话茬,说道:“好,好,我这就给你打钱。这钱必须我花,谁要跟我抢,我就跟他急!你要多少?”

    这话说的算是高尚呢还是卑鄙呢?不过,这后半截话断然是缺德的,意思他知道白美妙背后还有男人,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白美妙只顾往钱上想了,没有听出孬好。又一寻思:上回青(春chun)损失费裘才还没给清,要多了,他肯定还得打欠条。这(情qing)债就跟赌债似的,说泡汤随时都可能化为乌有,不如少要一点,让他给现金吧。

    想到这里,她说道:“你在外地,我估计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这回我紧着点花,你就给两万吧,记住,两万,一分不许少。”

    “好,好,好,两万就两万,我现在请假去银行给你打钱,这事可不能拖,赶紧去医院做了。”

    裘才深恐白美妙怀孕的事(情qing)闹大,因而答应得特别爽快。

    白美妙一听,心说,嗐,可惜了,这次要少了。看来姓裘的小金库进账不少,不然,他不会答应得这么快。

    扼腕之余,这个风流小辣椒灵机一动,要挟道:“要我打胎可以,不过,上回你打的那张欠条,上面两万块钱你还没有给我呢,等会到了银行,你得一起付清,不然,我不去医院了,我把孩子生下来,抱你家去,到时候,你家好几(套tao)房子,起码有孩子一(套tao)。”说着,她想到与裘才初次交欢时,裘才那栋神秘的别墅。

    麻烦,这女人掉进钱眼里了,那么大的一(套tao)房子,她都想整吃。

    裘才听后有些后悔刚才的爽快回答,看来,必要的时候不装孬种真的不行。又一想这个小辣椒什么事(情qing)都能做出来,真要(挺ting)着大肚子去他家,他爹裘常富还不气得吐血?他老婆赵大娥更不用说了,一巴掌就能把他的嘴搧歪。

    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答应人家,显然不行了。

    “那?好吧,我卡里就剩四万块钱了,全给你吧。这回,我可穷到卖肾了,再不然,只能沿途乞讨回家,你可不能再伸手,还有,等我回去以后,记住那张欠条一定还给我。”

    显然,这家伙对白美妙不放心。

    白美妙一被轻看,猩红的嘴唇不守规矩地斜斜一撇,说道:“哟,哟,哟,你会舍得卖肾?当鸭子你都想当个首领。啈,还惦记那张欠条呢,我是赖账的人吗?快去打钱,别留给我后悔的时间,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话一出口,分明就是将军令。

    裘才听后,哪敢违抗?乖乖地跑到银行,打了四万块钱到白美妙的卡上,这才换来小辣椒的偃旗息鼓。商场如战场,官场如战场,这(情qing)场亦如战场啊。

    白美妙拿了人家的钱,答应不再究赖了。可肚子里的小东东还在呀,总不能真的生下来抱到裘家吧?就凭裘才那长相,说青蛙嘴就是抬举他的,正宗加强版的蛤蟆嘴,蜜蜂眼,酒糟鼻子,猪食盆脸,别说正室还有一个赵大娥,就是赵大娥出局,她被八抬大轿抬进正室,往后出入门槛也得经常绊倒,真以为拥有磨盘脸就是好面子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