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9章野味十足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地方环保部门提前通风报信,加之当地政府的(热re)(情qing)招待,送走稽查贵客,立刻迎来更大规模的污染,犹如一个减肥者节食后的强力反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谍战中,才有机会喂肥一帮企业主和一帮利益共享的官员。裘才,就是一个典型的双面手。

    包二(奶nai)的(日ri)子并不好过,尤其包养仇家的女人。

    官场如鱼得水的裘才,在应付婚外(情qing)方面,那就像打麻将一样了,输,才是他的特长。

    裘才与白美妙的关系被三弟裘一鸣道破以后,一下子成为裘氏家族的众矢之的。这边,裘家人好像群狼一样龇牙咧嘴,尤其是裘才的妻子赵大娥,一张口就恨不得咬死他似的,那张大脸分明一面铜锣,上下嘴皮一碰,比棒槌还厉害,骂得裘才连帽子都拾不起来,哪还有尊严可捡?那边,白美妙讨厌透了裘一鸣和裘民风,提起裘家人,就凶得如同一只母老虎,看样子不给裘才改姓,她真能把他生吃了。

    女人的嘴,永远都是世界上最伤人的武器。可怜裘才像只偷嘴的老鼠,既想多占白美妙几回便宜,又怕老婆赵大娥跟他离婚,这下可好,老鼠钻进风箱里,他这是两头受气。

    闻听裘才跟白家女人乱搞关系,裘常富再也不想见这个大儿子了,窝在三儿子裘一鸣家里,越想越恼火,不吃不喝,开始绝食了。

    听说父亲绝食,裘才可就慌了神。不敢烦劳气头上的赵大娥,他专门跑到饭店炒了两个可口菜,打包拎到裘一鸣家里。裘一鸣帮忙把饭菜整置到碗里,然后,裘才亲自端到父亲跟前,跪着求他吃。

    裘常富接过碗,面无表(情qing)地望着米饭上边的几块红烧(肉rou),半晌,“啪”的一声,将碗照地摔个粉碎,嚷道:“有白家女人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白家女人,单选题,你随便做!”裘常富是位退休的语文教师,有时候,哪怕生气,说话也颇具大师风范。

    这若继续绝食下去,非得饿死不可。面对裘常富的单选题,裘才哪敢选择白美妙,无奈之下,只得忍痛割(爱ai),在父亲的(身shen)上打了个对号。

    在近乎惩罚般地蹂躏白美妙两次以后,裘才终于下定决心与她分手了。这一天,裘才买了一大包零食拎到白美妙的别墅里,吞吞吐吐,分手的话还没落音,白美妙当即就向他讨要五十万青(春chun)损失费,好像打好底稿似的,做了充分的准备,别的要求倒是没有。

    裘才虽贪,但他是个孝子,不愿老父亲因他窝火,白美妙是知道的,因此,哪怕被甩了,她也没有呶呶不休地一味耍赖,唯一的条件就是钱。

    裘才一听白美妙讨要五十万,不(禁jin)吓了一大跳。这个数字也太惊人了,若说裘才阳光收入,工资、奖金及各种津贴加起来,每年最多不过十万块钱,不吃不喝,也得五年才能凑齐这个数。现在这个女人突然狮子大张口,这个(情qing)债兑换成现金,也他妈的太贵了,天文数字啊。

    裘才难以接受,先是挣命讨价,哪怕挨骂,也要据理力争,后又乞哀告怜地讨饶,漫天要价,摸地还钱,最后以六万块钱成交,跟市场练摊似的。这个价格,近似于市场批发价,白美妙心知肚明,裘才也是心知肚明,最后,两颗小心脏不约而同地碰撞到了一起,竟然有些棋逢对手的感觉。

    达成口头协议以后,白美妙追着要钱。裘才不想让妻子赵大娥知道这事,他的私人小金库里又没有这么多钱,因此先期付给白美妙四万,剩下的两万,他要求打欠条。

    忆及(情qing)人节那天裘才送钻戒的气魄与豪言壮语,白美妙断定裘才不会这么穷,搞到手了,这又哭穷了,装吧你。白美妙带着几分鄙夷的神色,说了几句风凉话,也就同意了。

    可就在裘才临离开之前,白美妙突然换了一副表(情qing),说道:“好歹咱俩处过一场,这一分手,感觉(挺ting)难受的,走之前,我想,我想亲你一口,可以吗?”

    这女人乍一露出乞求的神色,楚楚可怜,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意外收获啊意外收获!不用问,这女人陷进去了!

    (情qing)场蠢钝的裘才一见白美妙这般模样,暗暗叫绝,心里有一些小激动在狂乱的鼓舞,小心脏跟着“怦怦”乱跳,青(春chun)损失费的多与少,什么钱不钱的,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这女人少见的柔(情qing)淹没了。

    男人的兴奋点,一者在初碰,一者在分手,那是最活跃的时候,至于是不是装出来的可怜,那根本与怜悯无关。

    裘才还没从兴奋与骄傲里抽扯出来,白美妙忽又展现妩媚,说道:“要不,你亲我一下。”说着,她的红唇与美眸同时向裘才发出邀请。裘才本就不舍桃花,这一见桃花绽放,再也控制不住了,上前一个熊抱,接着,逮住白美妙一阵狂吻,岂止亲一口,真要能黏住,他真想让唾沫变成强力胶啊。

    “哎哟,啊?!”

    突听一声尖叫,就见裘才向后一个趔趄,登时,他的嘴唇就出血了,里外同时开出花朵。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桃花劫?

    “你怎么咬人啊?”裘才恼羞成怒,喝道。

    白美妙嘿嘿冷笑,说道:“做个留念。你这一走,也不能空手呀。”

    裘才这才明白对方为什么索吻,原来是有预谋的。这回他真是服气了,不只怨恨这个女人,他更凄笑于自己的自作多(情qing)与自信满满。事已至此,他又不能反咬这个女人一口,或者动手打她,只叹在外搞破鞋赚的,仰天长啸啊,悲壮!

    伸出舌头((舔tian)tian)着自己的血,这是怎样的悲(情qing)?

    嘴唇里侧受伤还好说,哪怕掉一块(肉rou),这外边破皮渗血的可怎么办呢?说火气冲的,不像;说被人打的,又没有这么小的耙子;说自己咬自己,他没有这么((贱jian)jian)皮;那只能是女人咬的了。

    这个时节,当夏天的,不是戴口罩的季节,被这小辣椒这么疯狂一咬,裘大局长可就惨了,到哪都是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就像(身shen)上挂个了游街牌子,到哪都是低头走路,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就凭这个疯狂而又神奇的吻别,白美妙的辣味无以伦比,裘才却是几天不敢回家,也没脸去单位上班。想了又想,裘才跟妻子赵大娥谎称,市政府领导紧急抽调他到外地突击检查去了;对单位的下属,他则说最近家里有事不能上班。

    猫在宾馆的(日ri)子着实无趣,想找有色服务排遣孤独,又怕小姐弄破他的伤疤,一不小心,指不定还能染上艾滋病。郁闷之时,这个裘大局长只得逮着好酒猛喝,腾云驾雾以后,他的理想好多好多:浮肿快点消,伤疤快点掉,牙印快点消失,胡子快点长,归根结底,就是尽快隐去伤疤。

    而白美妙出了这口恶气,心里可就畅快多了。

    后来,等到裘才的胡子盖住了伤疤,麻将室里再一偶遇,相视一笑泯恩仇,这二人复又回到从前的牌友关系。望着裘才酒糟鼻下那块草地,白美妙觉得十分可笑,私下里,她悄悄揶揄道:“瞧你胡子拉碴,跟乱稻草似的,抓紧刮呀,你那个赵大娥不嫌刺挠吗?”

    裘才一听,大脸盘笑得极其搞笑,像是幼儿园里那些喜欢炫富的孩子画的太阳,歪歪扭扭,却是好大的面积。

    不过,回味这个女人别样的野味,裘才显然好了伤疤忘了疼,说话特别恳切,几乎是求白美妙的,说下次白美妙找他打麻将,如果他有空,他还来白美妙家里。显然,为了再度靠近这个女人,他也悲壮地做好了输钱的准备。至于以后能否重温旧(情qing),要看他这个大局长舍不舍得投资喽。

    视(爱ai)(情qing)如**游戏的人们,所谓的分手,其实也就是一次还原反应。就比方说这个白美妙,说不准哪天裘才去她住处打麻将赢了大钱,一高兴退还给她,她也是一高兴,就来了个投怀送抱。

    这才是真正的牌友啊。

    忆及牌场上的友谊,那种又(爱ai)又恨的喜怒心结,白美妙拿了裘才的青(春chun)补偿款,也不好再说什么,除了嫌钱少,要求裘才打麻将多输几次,再无留恋。说实话,她(身shen)边真的不缺男人,就比方说,低端的有袁金林,高端的有韩功课,但是从品质来看,都跟裘才差不多,明面谦谦君子,其实俱是君子版的高仿赝品。

    白美妙一直保持着一种灵敏的嗅觉,她也绝不会攥着裘才这样的丑男不放,当裘才跟她分手的时候,裘才眼里还有些不舍,她的芳心却早已飞到一个玉树临风的大老板(身shen)上了,那人就是韩功课。

    其实,白美妙与韩功课的关系早已经沮洳不净了。当初,她从韩功课手里买下如今住的这(套tao)别墅,就把自己奉献出去了,条件是,换来这(套tao)别墅的八五折优惠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