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8章无奈分手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猜疑与事实一旦对接,就会迸发一些火星儿,引燃与火有关的东西,欣喜或是愤怒。

    池承诺十分聪明,他明知争创环保友好企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还将面临巨大的经营风险。虽说拿到“环境友好企业”的荣誉称号以后会得到专项扶持资金,然而,每隔三年,国家环保总局都要对取得称号的企业进行一次复查,对复查不合格的企业取消荣誉称号,真要那样,将是名誉扫地。此外,还有不定期的抽查和暗查,稍不留神,就会面临停产整顿的命运。这些,池承诺都听说过。

    促进企业开展清洁生产,深化工业污染防治,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池承诺认为这是国家层面的战略问题,跟他这等小老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最大限度地提高产值,争取利益最大化,拼命赚钱,在环保风暴刮起之前移民海外。

    老古语说得好: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在池承诺刚接手百顺化工公司的时候,病榻上的老池总池兴安就是这样教诲他的,还说,那些罩在头上的光环,是玻璃棒槌,中看不中用,搞不好还会变成紧箍咒。

    现在,老池总虽然不在了,可池承诺已经历练成精。裘才刚一提起创建环境友好企业的事(情qing),他就提高警惕,猜疑这个官场老油子是不是带有请君入瓮之嫌,是对他点破凤鸣环保咨询服务公司幕后老板的有力反击呢,还是别有用心?

    撑破酒精的束缚,池承诺很快就展开了联想。

    这个池承诺深得其父池兴安真传,三十出头,却是狡猾有方,城府比棺材还深,好像鬼都不如他。裘才早就领教过,这时,他那双蜜蜂眼有序一转,随之翻开一张牌,说道:“我还有一件事想请池总帮忙。”

    还有事?

    池承诺不知裘才还要伸手。这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可是,跟这等市侩小吏打交道,不服不行,不服就有绊马索,不服就给小鞋穿。牙打掉也得往肚子里咽,胳臂折了往袖子里藏。这是池承诺经常遇到的事。

    “可别提请字,说请就外了。裘局长有事,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会交给第二个人办。”池承诺说道。

    裘才说道:“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干咳两声,他接着往下说道:“你不是有个朋友做珠宝生意的吗?是这样的,上次,我托你买的那个钻戒啊,本来想送给我老婆的,谁知一不小心被我弄丢了。最近,我老婆耍点小脾气,女人嘛,就是用来哄的,我想再买一个送给她。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办法帮我问问。”

    一想起送给白美妙的那枚18k白金镶钻石戒指,裘才心里就不免“嚯嚯”跳着疼。二00一年,青屏房价只有五六百块钱一平方米,那枚钻戒,按市价,可以换一(套tao)**十平方米的商品房了。就拿白美妙那(套tao)别墅来说,四五枚这样的戒指也就足够了,为了一夜风流,他居然舍掉一(套tao)房子,那是真心不值啊。

    裘才越想越后悔,为了挽回损失,他想再给池承诺补上一刀。不过,他这话说得也太艺术了,一个买字,真就是宰杀神技啊,杀人不见血!还让人活不活?

    见裘才又是伸手,池承诺这才真切感受到什么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是,大钱已经随风而去了,他还在乎几丝毛毛雨吗?遇到裘才这等官场老油子,他也只能“呵呵”一笑了。但闻他说道:“那好,我跟我那个朋友说一声,你直接去拿好了。不过,相同款式的没有了,同等价位的倒是有。”

    不过,不是池承诺的店,他却如数家珍,仅从这点,足以证明他经常到那里拿货送人。

    裘才一愣,道声:“这?”

    裘才本打算再讹一枚钻戒送给他老婆赵大娥的。赵大娥一枚,白美妙一枚,两个女人,同一款式,到哪都像是一家人,正室偏房的,挤在一起多好,谁知池承诺这么不给力。

    池承诺生(性xing)多疑,他也担心裘才像他一样凡事多一个心眼,因而,紧接着解释道:“真的断货了,我听说那是(情qing)人节专属定制产品。不信,你可以问你那个弟媳妇。”

    裘才的三弟媳妇,也就是裘一鸣的老婆马小娟,在池承诺亲戚开的那家珠宝店站柜台。先前,池承诺买下两枚钻戒,都是马小娟经的手。买来以后,池承诺将其中一枚送给了裘才,另一枚,他则送给了妻子孟帆。

    从裘家的媳妇手里拿货,有两个好处。首先,便于裘才知道货物的真伪和实际价格,实际投入多少,这对于一个行贿者来说,他肯定希望受贿方能够充分认知;其次,就是便于裘才变现。那钻戒裘才真要看不中,可以让马小娟带回柜台再卖呀,这边,韩功课早就跟珠宝店老板通过气了,来者不拒,这就等于变相贿赂现金。池承诺没让裘才提醒,就考虑在对方的前头了,而且相当周全,仅从这点,就能看出他是一个多么精明的商人。

    听说是(情qing)人节专属定制产品,裘才像个泄气的皮球。(情qing)人节这都过去好长时间了,别说卖断货,就是没卖断,也该下架了。故而有气无力地说道:“好吧,抽空我去看看,看中了我再付款,看不中就算了。”

    池承诺哪敢让裘大局长不高兴?更重要的是,他哪敢让裘大局长自掏腰包?一听裘才说付款二字,他顿觉扎心,连忙说道:“哪能要你给钱呢,裘局长大驾光临就给足了我的面子,我得替我那个朋友好好谢你。不用提钱的事,只要你能看中,顺手就可以拿走。要不,我让你弟媳妇晚上给你送去,可好?哈哈。”

    为了调剂气氛,这家伙故意说了一句半明半暗的话。

    裘才心灵上那张肮脏的窗户纸被狗舌头轻轻一((舔tian)tian),然后一点就透,跟着笑道:“你这个池总,关键时刻还(挺ting)幽默的。那好,我下午就去看看,看好了,直接拿走。”

    不要钱的东西,又那么贵,谁不动心?哪还有看不好的道理?裘才这一张口,一伸手,池承诺又得搭进几万块。

    吃拿卡要,就是这么要的,这在青屏官场司空见惯。

    “上回那枚钻戒,你没跟马小娟说帮谁买的吧?这种事,你最好不要让她知道。”提纲收网之时,裘才不忘提醒。

    很明显,这个裘局长心里藏有猫腻,这里边极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把那枚戒指送给某个野女人了,他害怕马小娟告诉赵大娥。妯娌关系密切,碰到一起,有时真是无话不谈,而且尽把男人当贼来防;要不然,就是他与那个弟媳妇关系不睦,当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真要对马小娟不放心,他也不会让裘一鸣帮他打理凤鸣环保咨询服务公司的,毕竟那里边的猫腻更多。

    裘才的妻子赵大娥,也就是习惯放纵拉布拉多犬到别人家墙脚撒尿的女人,是建行信贷科科长赵如流的大侄女。这女人五官长得跟赵如流差不多,小鼻子小眼,小耳朵小嘴;脸盘又像夫家,大脸专业户,纯正猪食盆脸,按青屏土话说,又叫牛屎拍子脸。一句话概括:反正是征服不了相面大师的那种。具体长得怎样,你们自己猜吧。

    池承诺认识赵家人,因为赵大娥的长相,他早就怀疑裘才金屋藏(娇jiao)了,今天,这钻戒的二度讨要,更证明裘才(身shen)边有人,因而说道:“这种事(情qing)怎么可以随便说呢。放心吧,裘局长您交代的事(情qing),我早就刻在心里了。”

    “那好,还是池总记(性xing)好。池总这么仗义,等你们20周年厂庆那天,我无论如何也得赶过去捧场啊。”

    这一捧场,环保局出贺礼,他个人得纪念品,明的暗的,又有不少好处可拿。池承诺心里真是烦透了这个吸血鬼,咬了咬牙关,嘴上还得说着“(热re)烈欢迎”之类,挂断电话,险些衄血,

    这一个电话消耗池承诺将近一百万的利润。回到酒桌,几个副手一直在等。老板不来,他们不敢动筷子,而是装出畅谈工作的样子,既避开偷听老板谈话的嫌疑,又表现出对企业的无比(热re)忱。

    池承诺刚一坐下,就对负责生产的副总说道:“环保突击检查提前到明天了。待会,你安排一下,上半夜正常生产,凌晨该停产的抓紧停下,卫生马上就得搞了,工业废料该拉走的赶紧拉走,该按规定放置的,务必做好标识和有序放置,那个污水排水口也给我隐蔽好喽。等过了这拨检查,咱们放开手足大胆干吧。六百万利润,我认为有些少了。大家务必戒骄戒躁,不要满足眼前的小成绩,再接再厉,力争更大胜利。干完这杯,咱们干活。来,干杯!”

    “干杯。”

    “干杯。”

    碰杯琅琅,普天同庆。

    池承诺说的乃是青屏化工企业界老板们真实的心声,来人检查就停几天,检查以后变本加厉地将产值找补回来,利益永无止境,就像古人对于知识的追求。由此,青屏人们的生活环境可想而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