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6章症结所在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听说胡珏睡岗被查,裘乾心里莫大欢畅。不仅不说(情qing),还煽风点火外加落井下石。池承诺一听,咳咳,正合心意,于是一拍大腿,亮开嗓子说道:“好,就依你的意见,开除她。不过,到时你可别反悔哟。”

    裘乾嘿嘿冷笑,“她现在跟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哪怕池总你把她剁成(肉rou)酱喂狗,我也不会鸣冤叫屈的。”

    剁成(肉rou)酱喂狗?这话说得足够狼心狗肺的,哪怕胡珏是个陌生人,他也不该这般恶毒啊,何况曾经夫妻一场?

    这池承诺是个有名的丑男,(身shen)材矮小不说,五官又长得乱七八糟,很难有征服相面大师眼球的地方。但是,此君心机特别重,心眼又多,大有鬼谷子n代徒孙之嫌。听到裘乾这句丧尽天良的狠话,池承诺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起来,然后,就有螨虫一样的小东西往他心里爬去,驮着一种无足轻重的担心,继而将稍许凌乱转移到他的灵魂。

    开除胡珏固然解了池承诺的不少怨愤,可是堂姐池美丽好像要倒霉了,因为她遇到的是裘乾。遇到裘乾,看来她是要掉进狼窝了。这种忧虑虽然很轻,却让池承诺很难再高兴起来。

    裘乾用的不是视频电话,隔着无线电波,他并不能看到池承诺的真实表(情qing),更揣摩不透池承诺散乱的思绪,只以为高高在上的池老板主动征求他的意见,证明没把他当外人看,因而有些沾沾自喜,心说:搞定你的堂姐,这回,咱们可就成为正儿八经的亲戚了。

    既然这才是正儿八经的亲戚,那么以前一定也有些亲戚关系,只是葭莩之说罢了。

    方才我已介绍过,胡绍德是池承诺老婆孟帆的姑夫,池承诺也应该叫姑夫才对,而胡珏是胡绍德的妹妹,依照辈分,池承诺应该叫她表姑。裘乾与胡珏没离婚之前,理所当然是池承诺的表姑夫。也就是说,裘乾是池承诺的老婆的姑姑的丈夫的妹妹的丈夫。这种关系,说远吧,只要每一个环节不涉及解除婚姻,就不算太远;说近吧,又貌似八竿子打不到。因此,在没有迎娶池美丽之前,裘乾只把自己看成池家的狗连裆亲戚。

    当年,在全国推行企业改制的一波流里,池家钻了政策的空子,勾结青屏政府官员,通过做财务假账,造出资不抵债的假相,然后以区区三万块钱的价格收购了年产值一个多亿的老百顺农药厂,从而置换了老板的(身shen)份。

    百顺农药厂转为池家私有企业以后,前来投门子的更多了,像裘乾这样的葭莩之亲少说也有两个连,别说他是池承诺的表姑夫,即便是表爹,也得在池老板面前装孙子。

    而这么个品德败坏的孙子,池承诺早年之所以封他个追债办主任的官儿,这离不开青屏一张无形的关系网,咱就不说官商勾结了,就说官商钩织吧,那可是青屏官商倾力合作钩织而成的一张大网。

    在青屏,无论国企还是私企,不管你是多大的老板,你都得就范于这张网。青屏领导班子换任一届又一届,其间不乏从同省发达地区调来的高素质仕员,现任市委书记蒋耕耘就是一位典型代表。

    “我们要改变青屏落后的经济面貌,首先要鼓励青屏实业家们冲破地方官僚主义的(禁jin)锢,我们只是服务机构,要帮助实业家们牢牢抓住经济大纲,企业丰收,青屏财政才会有大鲤鱼吃嘛。”

    这些话,是蒋书记上任伊始在市委常委会上雄心勃勃说的,随后的三把火烧得特别(热re)烈。但当他站在青屏制高点抓住这张网的纲绳使尽浑(身shen)解数而其纹丝不动,他才发觉在青屏不易雕刻政绩丰碑。原准备青屏官场人事大调整,引流南方领导新鲜的血液,不想举步维艰,现在,他发现青屏这潭水不仅太浑,而且更像一个偌大染坊。

    裘乾,不过是这张关系网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症结。

    当初裘乾之所以得到池承诺重用,主要因为他有一个当环保局局长的大哥裘才,以致后来辞职下海开农药门市,池承诺还专门为他摆了一桌丰盛的送行宴,并授权他做百顺化工公司名下产品青屏地区总经销商。

    利益至上,蝇营狗苟。

    在青屏环保局工作的大小干部,只要有权站在污染类企业门口叉腰摆手指,他们的至亲不管进哪一家上班,基本上都能谋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究其原因,这完全取决于环保局对此等企业的收放程度。关系到位了,睁只眼闭只眼:关系不到位,今天莅临检查工作,明天派人堵排污出口,后天限令停产整顿,非让你服气不可。只要上纲上线,这些企业没有一家废水废气排放是达标的,除非停产,别看老板们吹得多么绿。

    这些(情qing)况,俱都成为青屏政企两界公开的秘密。

    而裘才之所以稳坐钓鱼台,那是因为上头有他叔叔裘民风这把大红伞罩着。

    当然,作为环保局局长,裘才对吻牌公司这样的食品企业掣肘并不大,这种企业污染较小,所产生的工业废水经过两级生物过滤就可达标排放了。白俊杰派人抄了裘乾的家,裘才耿耿于怀,他本想公报私仇刁难吻牌公司的,却又一时抓不住把柄。复仇未果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说明青屏还有像吻牌公司这样的良心企业。

    可是,对于池承诺的百顺化工公司,一个年合成农药原药三千吨的大型化工企业,环保局的影响力可就太大了。今年年初,百顺化工公司职工食堂面临改建,池承诺将整个改建工程拱手送给裘才一个本家((操cao)cao)作的工程队,算是送给这个环保局长的一个不小的人(情qing),为此,公司东南墙脚那个被裘才派人堵上的地下排污口又可以畅通无阻了,环保车间废水池里积蓄多(日ri)的工业废水,通过一条隐蔽的地下暗道直接排入小青河。

    可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百顺化工公司生产厂区进出口的侧翼,庄严肃穆地竖立着一个周正的草绿色打底的铁皮宣传牌,上面赫然写着两行大字:发展绿色环保经济,争创生态宜居城市。题词者是青屏市委书记蒋耕耘。

    公司所有员工都知道宣传牌下边隐藏着一条污水输送管道,青屏一把手亲自题词,谁人敢碰,谁人敢挖?这不单单是铁牌子立与破的问题,其中寓意着实耐人寻味。

    这个貌似百顺化工公司镇宅之宝的宣传牌,除了池承诺和那几个小股东,谁看了都觉可笑,可是,大家端的都是百顺化工公司的饭碗,又怎好戳穿这个谎言呢?怎好跟自己的饭碗过不去?各怀私(欲yu),时间长了,谎言于是就像真理一样“永垂不朽”了。

    山自重,不失之威峻;海自重,不失之雄浑;人自重,不失之尊严。

    这一天是月末,中午,百顺化工公司内部餐厅里,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池承诺上午看了财务报表,月盈利六百多万的报告让他非常开心,作为奖赏,他就邀请生产副总、销售副总、女财务科长等几个心腹干将喝了这场庆功酒。

    得意之至,也可能真的容易忘形吧。这个向来沉稳的男人,在喝了女财务科长敬的两杯酒以后,一不小心,竟然有些花了。本来他的五官就分布得乱七八糟,这时又挤眉又弄眼的,就显得更加凌乱了。

    利益熏陶,再加上两个副总按摩马(屁pi),一人一半,一时半会,他竟然找不到北了。

    对,不是拍马(屁pi),是按摩!池承诺喜欢别人给他按摩马(屁pi)。

    那个销售经理陈君寻虽然是池承诺的发小兼同学,可他最看不惯公司那些马(屁pi)精,这也成了池承诺批之不团结,将其挡在心腹之外的最好借口。

    自然,这次聚餐没有陈君寻的份儿。

    利(欲yu)熏心的池承诺正在金色漩涡里转体,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抓起手机一看,是环保局长裘才的号码。这个猴王不敢怠慢,离开酒桌,找个可以藏匿秘密的地方接听去了。

    “你好,池总,说话方便吗?”裘才在那头问道。

    池承诺官场的嗅觉特别灵敏,一听裘才问他说话方不方便,他立刻从猴王变成了警犬,鼻翼扩张几下,眼睛放光,跟着,上嘴唇险些爬到鼻头上边。

    “你好,你好,裘局长,我在单位,方便得很,裘局长有何吩咐?请讲。”池承诺说道。

    裘才干咳了两声,然后说道:“是这样的。昨天不是跟你说国家环保总局会同省环保厅领导礼拜五来我市突击检查的嘛,现在提前了,有可能明天就到,你赶紧安排一下,将污水处理设备都运转起来,该停的车间抓紧停掉,尤其是你那个氯气车间,味道太大了,千万别出什么纰漏。”说话间,裘才竭力表现出对所辖企业的关(爱ai)。

    像池承诺这种老板,什么不怕,就怕环保突击检查。百顺厂区的生产设备像野牛似的,正在疯狂运作,想把前一时期停产整顿造成的产值损失找补回来,这一听说检查提前了,池承诺未免吃了一惊,城府的余震带动凌乱的五官,就显得更加乱七八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