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5章作死节奏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难兄难弟都受过伤,对呛起来,一个不让一个,都(挺ting)悲催的,却又极力刺痛对方。

    那年胡绍德因为占了白美妙,被白俊杰戳了一匕首,成为他这一生最难启齿的隐痛,这一遭受重型轰炸,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裘乾灭了。

    可是,胡绍德比裘乾大将近十岁,若论拳脚,裘乾再怂,(身shen)子骨也比他硬。他打是打不过人家,骂也骂不过人家,又是在人家店里惹事,哪样都不占理,因此,闹腾一阵,也只好气咻咻地走了。

    过来半晌,胡绍德来到妹妹家院门口,砸门声吵醒了正在睡觉的胡珏。胡珏打里边将门闩才一拉开,胡绍德就提着裘乾的名字骂,再不解忿,还劝妹妹尽早离婚。

    胡珏在百顺化工公司上班,刚熬过两个大夜班,是最需要补觉的时候,被胡绍德吵醒本就有些不悦,这一见其气如吹猪的形态,不(禁jin)为之一震,满脸的疲倦里多了几个问号,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

    如果没有猜错,一定是裘乾惹毛哥哥了。听到胡绍德满嘴喷粪,胡珏心想。

    胡珏害怕邻居听见,忙把胡绍德拉进家里,小声问道:“怎么啦,你们这是,吵架啦?”

    胡绍德嚷道:“那畜生在外养了野女人,你看你睡得倒(挺ting)舒坦。”

    “养女人?”

    胡珏又是一惊,再一追问,才知道丈夫与池美丽勾搭上了,在她前几天上小夜班的时候,裘乾还把那个女人带到家里来了。

    哦,这些年来,怪不得那畜生一直不给她调长白班呢,原来方便睡女人,可怜她傻乎乎地一直被蒙在鼓里!风里来雨里去,夜班熬了不知道多少个,那畜生睡的野女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又有多少回。

    女人一旦敏感起来,想象力都是(挺ting)丰富的,都适合文学创作,胡珏也不例外。不过,话说回来,她的揣测也不是没有道理。

    几年前,裘乾在百顺化工公司供职追债办主任的时候,池承诺曾经主动找过他,问他想不想给胡珏调动工作岗位,从一线车间调到机关后勤部,不用三班倒,夫妻俩晚上结伴回家,有说有笑的,一起吃着(热re)乎饭,多好。不料,这等善意却被裘乾谢绝了。

    裘乾嘴上说得好听,说是不能带头违反原则,其实,他是担心胡珏调为长白班以后,影响他晚上搞女人。池美丽,就是在胡珏上夜班的时候,接受裘乾盛(情qing)邀请来裘家做饭的,借着酒劲,成了胡珏平素睡的那张(床chuang)的最新一个女人。

    猜疑与事实一旦对接,就会迸发一些火星儿,引燃与火有关的东西,欣喜或是愤怒。想到(身shen)边这张大(床chuang)被池美丽睡过,胡珏又气又恼,哪还有什么困意?

    等到了晚上,裘乾一回到家里,胡珏,这个平素贤惠得体、老实巴交的女人突然撒起泼来,又摔筷子又砸碗的,说这碗筷被狐狸精碰过了,她嫌脏。然后,她就提起池美丽的名字,质问裘乾有没有带(骚sao)狐狸来家吃饭。

    胡珏虽然有一些姿色,但土里土气不会打扮,还有一个更大的缺陷,就是不能生孩子,为此,裘乾早就对她产生了厌倦,常以黄脸婆说事,这一见她使(性xing)尚气撒泼弄蛮,就更为反感了。无黑不显白,这时候,那个声称要给他生一窝大头儿子而又颇懂风月的池美丽的影子就更加鲜活起来,(情qing)动而(情qing)迷,冲动之下,他爽当承认有这事,示威似地扬言下次还会带池美丽来家下蛋抱窝,然后警告胡珏:要么忍着,要么离婚。

    要我忍受二(奶nai)的存在?或者离婚!

    亏你想得出来!

    胡珏心里失去了平衡,一听裘乾想甩她,恼羞成怒,说道:“想离婚,墙上挂帘子——没门。你若狗改不了吃屎,再跟那个撂蛋鸡勾搭,我就死给你看。”

    想到自(身shen)的短板,胡珏无比难受,就把怨愤迁到池美丽的(身shen)上。裘乾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女人动辄拿死吓唬人,一听她以死相((逼)),爽当顺着她的话往下说道:“死给我看?好啊。阎王不知道想招你多少回了,你怎么就是抬不动腿呢?二斤半的鸭子,一斤半的嘴,你全凭说了。怎么个死法,你说吧,我来帮你。”

    胡珏忿忿地说道:“我想喝农药!”

    因为不能生育,胡珏本来就非常自卑,黑暗的角落里不知道想死多少次,这一回丈夫招了个野女人,要来家里下蛋抱窝,还威胁她,叫她要么忍着,要么离婚,彻底把她踩到泥底去了,看来她活着真没有什么意思了。

    一听妻子要喝农药,在农资行业混迹多年的裘乾马上回敬道:“上吊不夺绳,喝药不夺瓶。你想喝农药,我帮你选啊,咱家不是有个农药门市嘛,钥匙你也有,想喝什么,你随便拿去。我告诉你,胡珏,有一种农药叫百草枯,比丹顶红还毒,喝下去没有任何解药。你要真心想死,就喝百草枯吧。男人到了中年有三件喜事值得庆贺,第一升官,第二发财,第三死老婆。我也是奔四的男人了,看来,我要提前放鞭炮咯。”

    这个只差一口气就被白家帮打死的家伙,此时说起话来十分决绝,有点不像人类的语言。胡珏一听,更是绝望了,说道:“你不是奔四,挨千刀的,你是嫌死慢了,奔死去吧。”

    第二天早晨,胡珏跑到青屏人民医院大门口守株待兔去了。见到池美丽,三句话不投机,二人就开撕,结果,胡珏骂没骂赢,打没打赢,还被池美丽抓破了脸蛋。

    这时正是上班高峰期,围观者多是医院的同事。当着这么多熟人的面,被指插足别人家庭,池美丽的脸不知道该往哪里搁了。而胡珏的男人被人家抢走了,脸蛋被人家抓破了,又被人家讥诮为不会下蛋的母鸡,更觉丢人现眼,羞恼之至,就从挎包里掏出一瓶农药,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喝下两口。

    商业社会,人心不古。也可能医院需要胡珏这样的客源;也可能大家被池美丽的妖气迷惑了,替她鸣不平;也可能大家嫌笑话不够大。眼见胡珏自寻短见,那么多的医院员工在围观,竟然没有一个人拦她。

    胡珏本来不是真心想死,环视四周,失望至极,转而叱骂池美丽道:“你这个不要脸的(骚sao)狐狸,使用张欢吧,我现在就到那边去请黑白无常,要他俩过来捉你。”然后,一仰脖颈,爽当将瓶里的农药一股脑儿全喝了下去。

    忽听有人喊道:“要出人命啦,快救人!”一瞬间,人群可就炸开了锅。不过还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也不用救护车帮忙了,当时,胡珏就被抬进了急救室。

    不久,裘乾和胡绍德相继赶了过来。

    可怜胡珏虽有死心却没尝遍世间百味,心里到底有所留恋,故而,她并没有听从裘乾的话去喝百草枯,而是喝了标识高效低毒的敌百虫。虽然是寻死自虐,却并不知这药具有很强的胃毒作用,以致洗胃时险些疼死过去。

    等到胡珏出院,与裘乾分道扬镳已成无法改变方向的必然了,所好他们二人没有孩子,办理离婚手续时自然省去一大牵挂。

    胡珏的喝药事件搞臭了池美丽,也让裘乾声名狼藉,同时,她也把自己的形象毁了,一时间没人敢碰,成为一块烫手山芋。更加倒霉的是,有一天,因为夜班睡岗,她被生产科长带人查岗抓住了。

    胡珏不知道,生产科长为了帮公司老板池承诺解忿,早就盯上她了,还在她那个班上故意放松约束,引(诱you)她违反纪律。

    这种睡岗行为,在百顺化工公司处理起来可大可小,要看被抓者后台硬不硬。后台硬,批评几句也可能算了;后台不硬,只能看领导的心(情qing)了。

    因为胡珏在人民医院大门口上演那一出戏,池承诺的心(情qing)当然不会好。

    按道理,胡珏与池承诺能够扯上一点亲戚关系,因为胡绍德是池承诺老婆孟帆的姑夫,池承诺也应该叫姑夫才对,而胡珏是胡绍德的亲妹妹,依照辈分,池承诺应该叫她表姑。可这个表姑不讲(情qing)面在先,非要搞臭池美丽。搞臭池美丽,就等于变相搧池承诺的脸,毕竟她是池承诺的堂姐。池承诺心有不满,就想替堂姐出一口恶气。这次胡珏睡岗被抓,池承诺的第一反应就是开除她,带有大义灭亲的悲壮,也不管孟帆怎么看待。

    当然,池承诺另有顾虑。当天上午,他就给昔(日ri)下属裘乾打去电话,问怎样处理胡珏为好。毕竟胡珏是裘乾的前妻,虽说二人离婚了,藕断到底还连不连丝,他并不知道。裘家官道有人,担心打狗伤了主人,故而,他多长这个心眼。

    裘乾喜新厌旧,遇到新欢池美丽,对胡珏已无半分旧(情qing)可念,他也知道池承诺恚恨胡珏,就跟池承诺说道:“把她开除最好。化工生产重地,每一个反应釜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操cao)cao)作起来丝毫不能麻痹,当班期间睡觉,天哪,这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多危险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