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1章异地相会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其实,只有裘一鸣自己知道,他是在特训着胆识。

    第二天早上,傅忆(娇jiao)来到青屏火车站,进了候车室,想不到裘一鸣也在那里,这让她有一种活见鬼的感觉,又一见周围没有其他熟人,未免暗暗叫苦,心说,坏了,这回没有熟人监督,这家伙的脸皮不知道会厚到什么程度。

    裘一鸣似在等待伊人。看见傅忆(娇jiao),他的脸上露出谜一样的微笑,走上前搭讪:“这么巧啊,傅老师,我去唐州,你也去唐州的吧?”

    这家伙明知故问,然后,眼睛就像失火似的,**辣的全是邪恶,要么盯傅忆(娇jiao)的脸蛋,要么扫视她的全(身shen),感觉她(身shen)上哪一点都好。直看得傅忆(娇jiao)(身shen)前挂个粘虫板,(身shen)后如芒在背,内心深处有一种凫罗渔网的挣扎。

    等到裘一鸣邪恶的眼光变成了苍蝇屎,黏在傅忆(娇jiao)的脸上让她感觉有些紧,傅忆(娇jiao)实在受不住了,恶心之至,就想到水龙头旁边把脸再洗一遍。

    傅忆(娇jiao)搪塞两句,借故洗手,甩开了裘一鸣,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有心退票改乘汽车,又怕产生矛盾,这个教务处主任怀恨在心,以后给她小鞋穿。思来想去,她心说还是将就着吧,反正快要检票了,上了车以后,各坐各的,又没挨着号,眼不见心不烦,那时她就解放了。

    黎明前的黑暗马上就过去了,再坚持一会儿吧。

    傅忆(娇jiao)竭力往好的方面去想,又不忘鼓励自己。不愿招惹那只苍蝇,她也不回原来坐的地方了,而是径直往检票口走去,排在队伍的前头,站在靠近检票员的地方,佯作娴静淑雅,单等栅栏门打开后的释然逃离。

    裘一鸣还想找傅忆(娇jiao)说话,可惜不好插队,他有心变成苍蝇,又怕被江湖高人一巴掌拍死,也只能咫尺天涯望梅止渴了。

    傅忆(娇jiao)不敢回头,却也料定裘一鸣一直盯着她。检了票,上了车,傅忆(娇jiao)坐定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谁知不久又看到裘一鸣高大魁梧的(身shen)影。这家伙居然与她同一节车厢,瞧这事搞的,看来老天故意捉弄人啊。

    望着傅忆(娇jiao),裘一鸣一步步靠近,抬手示意,脸上依然带着谜一样的微笑。

    本来,裘一鸣的座位号与傅忆(娇jiao)的相隔几排,为了靠近傅忆(娇jiao),他居然死皮赖脸地走上前来。

    “不好意思,这位小帅哥,跟你商量下,咱们能调个位置吗?你坐那里,我坐这,我和她是一起的。”裘一鸣跟傅忆(娇jiao)(身shen)边一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说道。说着,指了指傅忆(娇jiao)。

    这家伙!他和傅忆(娇jiao)是一起的?我擦,听口气,他俩还是两口子呢。傅忆(娇jiao)又是一阵暗暗叫苦。招惹这么个无耻的渣滓,她也真是醉了。她有心戳穿这个渣滓的丑恶嘴脸,又不好意思张口;忍让点吧,恰恰助长了对方更多的下流。此时,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身shen)边的年轻人别当活雷锋。谁知那年轻人考虑一下,同意了。

    得到这个攀折花枝的机会,裘一鸣欣喜若狂,连声说道:“谢谢,谢谢。”

    年轻人一走,裘一鸣故意佯装被拥挤的人流搡了一把,站立不稳,一(屁pi)股拍到座位上。

    “哎呀,妈呀。”

    裘一鸣一声叫唤,像是喊傅忆(娇jiao)似的,可看年龄又不像啊。行间,他往傅忆(娇jiao)(身shen)上一个小小的倾斜,目光趁势偷袭傅忆(娇jiao)松懈的防备,勾望傅忆(娇jiao)白皙的脖颈,跟着拐弯抹角地变道不说,大腿与傅美人的大腿居然碰到了一起。

    “嗨哟,人真多,缺乏有序管理啊。”裘一鸣打着官腔,俨然自己也是受害者,说话间,喷出带着隔夜酒精味道的微臭的气浪,变道的目光,在傅忆(娇jiao)脖颈暖烘地翻滚,躲避她休闲外(套tao)的狙击,沿着内衣领一直往下沉坠。

    余光里阅读着匪患,傅忆(娇jiao)有一种受伤的摇落。加强戒备,她慌忙往旁边挪了挪(身shen)子,可是,赶在她躲闪之前,裘一鸣已经冲开了她的矜持,看到了她的事业线。

    冲开傅忆(娇jiao)的矜持,裘一鸣也就推开了一扇紧锁的门。满园(春chun)色,风光无限,让这个流氓教务处主任心花怒放,神摇意夺。对,他冲破了一张电网,就是这扇无形的矜持之门!

    被电击中,又无生命危险,是柔柔的三十六伏的低压。过电流酥的感觉,这正是裘一鸣梦寐以求的那种愉悦。原来他一直吓唬自己的,可惜了,这么多年!

    裘一鸣有些惋惜,更多的是激动,还有一种盗猎成功的窃喜。这可是他多年来最近距离的接触啊,虽然隔着牛仔裤,却也肌肤感强烈。随之而来的是迸发的激(情qing),四(射she)的活力,俨然站在神秘大奖的领奖台上。

    死而无憾,这一生死而无憾了。

    裘一鸣暗啸长天。碰了这个女人一下,又偷窥其丰腴的起伏,他终于死可瞑目了。流窜的荷尔蒙一经心灵的臆断,于是变成了一种错乱,这让裘一鸣癫狂地蹿跳于五月末的花海,徜徉于一个渣男的别样心境。

    傅忆(娇jiao)可就不同了,(身shen)边这个男人的(热re)烈,恰如火山的浓烟加重了乌云。雨中的岩浆与篝火,不是同一种强大,而她,就是一场浇灭不了岩浆的雨。

    惹不起,就躲吧。

    傅忆(娇jiao)坐的是三人座,她靠车窗。受不了裘一鸣的无形压力,她往车窗处挪了挪,脸上翻腾的乌云,证明着她的嫌怨,在于对面乘客的目光里,她又不好久久彰显,遂化以风吹云朵,往窗外逃逸。所谓的矜持,其实缺乏一个牢固门闩的保护。

    故意碰了一下傅忆(娇jiao)的大腿以后,裘一鸣干咳两声,以伟岸之躯正襟危坐在中间那个位子,然后恬不知耻地跟傅忆(娇jiao)谈起教学经验,害得傅忆(娇jiao)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人类了。

    且不管刚才那一挤有没有故意犯规的嫌疑。刚好有位带小孩的妇女坐在靠过道的位置。裘一鸣非常(热re)心,连说尊老(爱ai)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得给孩子腾点位置,话间,他又抬起(屁pi)股,往傅忆(娇jiao)这边挤了一下。这神奇一挤,居然贴靠了傅忆(娇jiao)的(臀tun),这一来,裘一鸣像是掉了魂似的,整个(肉rou)(身shen)都被引燃了,**燃烧起来到底有多黑,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可怜傅忆(娇jiao)碍于(情qing)面,一直恬退隐忍,裘一鸣的胆子却是越发壮大,兴趣跟着浓烈起来,就觉得置(身shen)原始森林,有一阵(热re)风穿过浓密的树叶,荷尔蒙随之抓狂地抬头,令他目光迷乱,嘴皮干咂,咀嚼着满脑子的虚无。

    傅忆(娇jiao)可谓烦透了,湿漉漉的心(情qing)如同凤凰掉进河里,又被一条擅长游泳的狗追赶。有这么多的乘客在,可怜她既不能求助又不好嚷嚷。她有心躲闪,可是,挤在靠窗的位置,根本无法再挪动腰肢,她也没有勇气站起(娇jiao)躯,就这样,只能做一棵命运多舛的蓬蒿,甘愿俘虏于大地的粘稠。

    唉,端庄温良,薄面隐忍,美人柔弱的一面,在遇到裘一鸣这个流氓教务处主任的时候,算是一败涂地了。

    在正常人的眼里,裘一鸣这又挤又蹭的,如果不是猥亵,只能算是秀恩(爱ai)了,就像他刚才大言不惭地告诉人家“我和她是一起的。”我擦,这是在一起挤墙脚啊。

    火车开动,众人安定下来,这才用心留意傅忆(娇jiao)。

    好一位耐人寻味的美少妇:

    这美人的眼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鼻梁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嘴皮微薄,嘴不算小,却只觉得稍微大了一点点,超过鼻翼三分之一的宽度,可是,因为那张漂亮的长方形脸的掩护,又有柳叶秀眉的修长呼应,存在又是那么合理,那么恰到好处。而那隐形酒窝,左右各有两个,一大一小,圆形相切,只有说话时才肯露出来,分明温柔的陷阱。

    她的皮肤白皙且充满水分,又因水分的饱满而愈显弹(性xing),不用触碰,就已触电。最美在她侧眸观物的时候,本是十分合理的黑白眼珠的比例,因为明澈的扩张,水晶的翻转,在单眼皮的括弧里,给人的选择,不知道是该填写嗔怒呢还是填写撒(娇jiao)。

    单眼皮的妙处在于,我们可以将它忽略,然后尽(情qing)欣赏眸子里的纯粹。众人就被傅忆(娇jiao)这对眸子深深地吸引住了,这位女子的所有的美丽,都经过她这单纯的弧线慢慢向四周扩展,越看越有韵味,越看就越想看。

    再一看,美人(身shen)边,那男人脸盘虽大,却也有几分英俊,看上去对美人(挺ting)好的,嘴上没闲着,眼睛也是特别欢。

    众人真以为傅忆(娇jiao)和裘一鸣是一对,但从二人的表(情qing)来看,又不像夫妻,倒像是老相好,因为,裘一鸣卧蚕眉下的那双大眼睛,不仅会说话,还会在美人的(身shen)上画画。而傅忆(娇jiao)看起来总是有些拘谨,有些脸红,是心里有鬼偏偏装正经的那一种,任由裘一鸣花说柳说。

    傅忆(娇jiao)就这样被大家怀疑与轻看,这一路被裘一鸣蹭来蹭去的,也就成为雨润花朵的自然现象了。天哪,你说,这还有好人过的(日ri)子吗?得到这种评价,车窗真要能打开,傅忆(娇jiao)连跳车的心都有。这一次,看来她真的亏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