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0章无叶芳华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乔袖虽然聪颖,可她的江湖道业远不及陈君寻深厚,听到那话,她仍然以为陈君寻对她失去了兴趣,为此,有些小小的落魄。

    不过,这姑娘并不甘失败,重拾信心,她忽然伶牙俐齿地说道:“别夸小女子出手不凡,你找人聊天的方式也很特别,下次遇到比小女子漂亮的女孩,如果久攻不下,记住,你一定要把你背诵的那篇序文倒过来背诵一遍给她听。”

    这姑娘自诩高手,点了人家的要(穴xue),觉得有趣,不(禁jin)“扑哧”笑出声来。

    陈君寻的不良动机一被乔袖戳穿,就开始刮目相看了,再加上刚才乔袖明火执仗强盗般地要他签手机号,他真以为遇到了对手,因而,除了感叹这个女孩的聪明伶俐之外,他还可用折腰一词来形容。

    精神出轨的时候,你若不能沦肌浃髓地感受到背叛的张力,注定你永远不会长高。

    前文已经交代过,陈君寻正着手写一本名叫《(情qing)人节》的婚姻伦理探索小说,他构思书里男主人公(身shen)边有四个女人粉墨登场:一个是妻子,一个是生活在(身shen)边的蓝色(情qing)人,一个是从未谋面不知长相年龄也不许互看视频的网络(情qing)人,一个是有一面之缘但只能以手机短信的方式交心的女朋友。

    江桐与他,已如指甲与指甲的偎依;蓝色(情qing)人傅忆(娇jiao)与他,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又隔着一道帘,彼此之间不乏梦想与蓝色浪漫,也可不请自来;那个野川裙子是第三个女人的生活原型,为了写好这本书他刻意寻找到的生活样板。

    唯独这个乔袖,因为她的一次有意的阅读被无意地互动,因为她的青(春chun)芳踪,因为她的聪颖大方,更重要的是她经过检票口时那个多(情qing)的回眸,那个回眸被陈君寻等待、捕捉与容纳了,不自觉地,她就成为《(情qing)人节》里的第四块美女拼图的生活原型。陈君寻谓之:青(春chun)之袖!

    是的,青(春chun)之袖,一种无叶的芳华!照亮四方,抵挡挤榨,纵横漫舞,如夜之流火。(爱ai),于是有了一盏灯!

    那盏灯,因(爱ai)而长明。

    就是在那列驶往中国西部的列车上,乔袖躺在卧铺席,怀里,埋着陈君寻的那本《(爱ai)(情qing)邮票》。闭上眼睛,走进一个虚幻的世界,提着(爱ai)(情qing)的灯笼,她正在感受着这个夜晚的浪漫:

    “再见,你的美丽人生刚刚开始检票,美丽的风景都在前方。”临近检票时,他对她说。“你到哪里了?”刚才,她发短信问他。他回道:“到你心里了。哈哈。”“鱼儿死于忧伤,鱼儿断难存活于我的眼波。我确实没有体味过鱼儿的这种真实感受,可是你呢,你体味过了吗?替哪条美人鱼体味的?”她问。他机敏地绕过,回复:“总有一天,我眼角的鱼尾纹将会波澜壮阔,到时候,你这条美人鱼可要小心淹死。”

    想起这些话,乔袖的芳心不(禁jin)微微颤动,和着“咔嚓咔嚓”的车轮与铁轨摩擦的声响,她(身shen)姿摇曳,(春chun)心((荡dang)dang)漾,如花海邀约之狂奔,浑然感觉不到疲惫,(爱ai)的旅途,看上去也可以向前无限伸展。

    而陈君寻却是左右逢源,在与青(春chun)之袖柔(情qing)蜜(情qing)时,他又与蓝色(情qing)人傅忆(娇jiao)勾搭上了。

    硬伤,毁于风流飘摆;静雅,来源如一的专(情qing)。陈君寻对乔袖的(情qing)趣方兴未艾,两条船之间,一条腿重,一条腿轻,一个劈叉的动作,确实有些骨裂的危险。

    不一会儿,傅忆(娇jiao)给他发来一条短信,问他到哪里了?接着,又告诉他,说她明天要去唐州买自考资料。

    傅忆(娇jiao)要去唐州,她主动道及,话里带不带一种暗示,不言而喻。

    陈君寻回了一条短信:我在青屏到天津的返程车上。

    意思是说,他在天津到青屏的车上。

    可这话从一个文人(骚sao)客的肚肠里跳出来,无疑:一分像是搭错弦,二分像是幽默,三分像是表达似箭归心,四分像是故意耍流氓。

    第二天上午,陈君寻先于乔袖下车。他在唐州提前下车的,正是因为傅忆(娇jiao)给予他的故意提醒。

    “我出站了,你在哪呢?”来到唐州站前广场,陈君寻拨通傅忆(娇jiao)的手机。因为那个单眼皮美人先时告诉过他,说袁金林这几天出差了,所以,打电话的时候,陈君寻昂首(挺ting)(胸xiong),理直气壮,声音也很洪亮,半点不带做贼的羞耻。

    不料那端传来傅忆(娇jiao)低低的声音:“我(身shen)后跟着一条狗。”

    陈君寻一怔,跟着声音压低,问道:“袁金林回来了?”

    傅忆(娇jiao)回道:“不是。”

    陈君寻悬着的心慢慢悠悠地放了下来,说道:“噢,遇到唐州土狗了,别害怕,告诉我你的位置,我马上过去打死它。”

    傅忆(娇jiao)慌忙制止道:“别来,他是我的同事,可能认识你。”

    陈君寻一听,嘴里泛漾一股醋意,心想动打,又投鼠忌器,问道:“哦?是这样。那,现在怎么办?”

    傅忆(娇jiao)说道:“我正想法甩开他呢,站前广场旁边不是有个‘麦当劳’吗?你先到那里待一会儿,等我电话。”

    “好吧,我听你的。既然是你同事,人生地不熟的,到了唐州,谅他不敢把你怎样。”

    说着,陈君寻就挂断了手机。

    傅忆(娇jiao)说的那条狗是她学校的教务处主任裘一鸣,青屏市环保局局长裘才的三弟,也是一个大脸专业户。

    依照裘一鸣的脸型与面积,与大哥裘才、二哥裘乾绝对有那么一拼,属于到哪里人家都给面子的那种,裘乾遭受白家帮暴打,只能算是一个意外,主要因他不太顺眼。而裘一鸣跟老大老二比,属于比较顺眼的那种,五官档次较高,又布局合理,所以,看上去有三分英俊。

    这个裘一鸣在学校里以流氓著称,他一贯将浪((荡dang)dang)的眼神随意乱扔,自己都把自己当成垃圾了,所以一直征服不了相面大师的法眼。傅忆(娇jiao),更是不拿正眼看他。

    昨天晚上,朝阳实验小学几位老师聚餐,酒桌上,傅忆(娇jiao)跟一位同事闲聊时说,明天她要去唐州买自考资料,想坐早上八点钟那班火车,裘一鸣在一旁偷听到,就把这些话记心里了。

    裘一鸣喜欢傅忆(娇jiao)不是三天两天了。当初在唐州师范学校,大名鼎鼎的校花傅忆(娇jiao)谁人不识?只可惜裘一鸣早傅忆(娇jiao)两届,没等他下手,傅忆(娇jiao)已经名花有主了,跟近水楼台的韩功课正(热re)乎着呢。好一阵子,裘一鸣像一条害了口疮的草狗,涎液一个劲地滴,眼睛也红得好像得了病。那个时期,他总抱有一个强大的梦想,就是带人胖揍韩功课一顿。

    嫉妒之余,那个烧心的梦想一直没有实现,一个超大的惊喜却是不期而至,那就是傅忆(娇jiao)毕业后分配到了朝阳实验小学,而裘一鸣正是在这所学校任教,为此,他高兴得好几天都没睡着觉。

    在裘一鸣的(日ri)记里,傅忆(娇jiao)常被描述为青屏第一美人,市花。虽然傅忆(娇jiao)嫁给袁金林遭到许多诟病,认为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但是,她把玉树临风的韩功课甩了,又让好多人暗自拍手称快,复又想入非非。潘金莲嫁给武大郎,西门庆才有机会,不信,让潘金莲先嫁给西门庆,然后让武大郎勾引试试?裘一鸣就是一个(爱ai)做桃花梦的风流人物。

    随后的岁月,朝阳实验小学有些姿色的年轻女教师,裘一鸣的咸猪手触碰到的已经过半,唯独见到傅忆(娇jiao),每当他要伸手,就感觉他和美人之间有个无形的电网,一旦触及,生死难料。那是傅忆(娇jiao)固有的矜持在震慑着他。

    现实中的傅忆(娇jiao)在大众场合举止淑雅,谈吐得体,(情qing)字深含,(娇jiao)不轻露,而她浑(身shen)流淌的雪肌曲线,在合体的咖啡色职业女装的掩映下,(欲yu)盖弥彰,山比名山更加高耸,水比圣泉更为幽远,就连微翘的(臀tun)部也是写满(诱you)惑字样的峭壁悬崖,令人浮想联翩,几(欲yu)纵(身shen)跳将下去。

    这是一位抓住古典与现代两根链条,在恪守与开化之间((荡dang)dang)着秋千的东方女(性xing),一位娴静(性xing)感思想成熟的小城少妇。很难相信,这是生过一对双胞胎的母亲。

    裘一鸣一直被傅忆(娇jiao)的端庄与矜持吸引与震慑着。他既害怕被高压电流打死,又希望得到一种低压电流走心的快感。越不敢伸手,就越想尝试。手伸了又缩,缩了又伸,就像一条饥渴的狗靠近了一个盛放牛(奶nai)的盆,心想偷饮,又怕主人发觉,偷窥中有些兽(性xing)的凌乱。

    记住了傅忆(娇jiao)要去唐州买资料的事(情qing),裘一鸣回家以后又喝了两瓶啤酒,一边喝,一边把傅忆(娇jiao)想象成下酒菜,是谓秀色可餐。

    等裘一鸣想开第三瓶的时候,他妻子马小娟气咻咻地走了过来,一把将酒瓶夺了过去,骂骂咧咧的,嘟囔他聚餐时不知道张嘴,就知道省别人的花自己的,结果两口子郁闷了一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