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9章青春之袖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陈君寻听后,微微一笑,重新背诵道:

    青(春chun)总是那么令人回味,一如一场蝶迷(春chun)华!难抵(诱you)惑,我又一次受降怀旧的梦陲,轻轻叩开青(春chun)的门扉。

    开门的是你,你先是愣怔,继而嫣然一笑,戏谑:“瞧你眼角的鱼尾纹多么波澜壮阔,我呀,就是变成美人鱼也会被你淹死。”

    鱼儿死于忧伤,鱼儿断难存活于我的眼波。你没有体味过鱼儿的这种真实感受。

    如果上帝被你感动过,来生我仍希望你是一位会写(情qing)书的天使,尽管(爱ai)的距离已不再需要邮票测量,在你走进婚姻的(殿dian)堂,我分明看见(情qing)书的内容,看见结尾的完美句号——那是一枚成熟的(禁jin)果。那是写给他的。

    是的,人生不能无(爱ai)。如果人生是一首短而缠绵的诗,我将撷伊甸园中最后一枚(禁jin)果镶嵌其尾;如果(爱ai)(情qing)树上能够结出生命的标点,女人永远都是美丽的感叹号!

    你早已成为美丽的感叹号,就在说远还近的花季雨中,在我们初次相拥,你小脚轻踮的时刻!

    同样刻骨铭心的还有你两泓秋水,那是永不褪色的记忆,因我痛且怜宠的纯(情qing)冰封。可是,青(春chun)是可以褪色的,就像(情qing)人的颜色渐次暗蓝。

    是的,我一直希冀既定一种(情qing)人的颜色,桃红抑或橘黄,一种大概与(禁jin)果有关的颜色。其实,所谓的(性xing)没有任何永恒的色彩,唯有一个(情qing)字,才能永远保持宝石孤独而忧伤的暗蓝。

    我也写(情qing)书。你一直(娇jiao)嗔我对你过于吝啬(情qing)感,可以告诉你,因为我们都已不再年轻,都有许多责任认真缚绑与坚意肩负,(爱ai)也就变得夯实豁广,是故我写沼泽、**、命运以及张扬或已覆灭的生命之帆,可以说,我的(情qing)感是丰富而真实的。

    可是因为青(春chun)的缘故,因为怀旧潮起,相信读者在这本书里能够找到你的倩影,那是天使的绝妙步履。

    (情qing)书不是写给你的,(情qing)书里却有你隐美芳踪,我美丽的天使。所以,这本(情qing)书也是属于你的。

    陈君寻带着磁(性xing)的中音将书中自序一口气背诵完。一字不差,哪怕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的”字。

    那姑娘合上书本。这时说道:“刚才你还贬低作者的,怎么对他的作品这么熟悉?原来,你(欲yu)擒故纵,你想借机表现自己,对吧?有本事,你倒背一遍给我听听?”

    很明显,姑娘故意拿话讥诮他的。陈君寻受此刺激,不仅不恼,反而更为得意,过了一会儿,他小声说道:“刚才跟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其实,我就是这本书的作者。感谢你对我的作品如此厚(爱ai)。”

    姑娘将信将疑,轻声问:“你是沉吟?”

    陈君寻颔首,“嗯,我是,要不然,怎么连个标点符号我都能记住呢?”

    姑娘显然不会轻易上当的,几乎不假思索,她就说道:“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要是喜欢的东西,记起来都很容易。”

    “也是,也是。”陈君寻点头认同。

    见姑娘还是怀疑,这时,他掏出了一个小本本,递给了她。那是一本作家证。

    姑娘接过证件,读道:沉吟,原名陈君寻。审视上面的照片,一经比对,(身shen)边这人果然就是沉吟。这时,她终于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不好意思去看陈君寻本人,她就垂下头去,将目光落到照片上,像是找寻着什么。

    “别看得太清楚啊,看得太清楚,就会对现实世界充满失望的。”见姑娘那么上心,陈君寻说道。紧接着,他又说:“现实中的作者远没有照片上的那么帅,所以,人们都喜欢雾里看花。”

    女孩侧耳倾听。听完,她抬起头来,皓齿微露,星眸渐朗,说道:“一样的英俊和帅气,只是,你比照片上的瘦了点。其实,这本《(爱ai)(情qing)邮票》里边也应该放张照片的,少男少女的偶像嘛,总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呀。”

    听她这话,陈君寻诙谐地说道:“偶像谈不上,我现在是少男少女的叔叔喽。”

    叔叔?你是谁叔叔?这不分明爬高岗占高枝吗?

    那姑娘发现自己一眨眼掉了行辈,这时,她机敏地回道:“我是他们的阿姨。”

    一句话说完,她嫣然一笑,美眸里竟然溢满了(春chun)波秋水。

    接着,她告诉陈君寻,她是安徽人,是位医生,在乌鲁木齐工作。

    二人谈得投机,分手之际居然有些依依不舍。人与人相识有很多种途径,途径殊异,感觉和回味亦会迥然不同。

    “不知道我们这种相识的方式会给彼此以后的生活带去什么?”等到那姑娘快要检票的时候,陈君寻忽然有种失落的感觉,故而说道。

    不过,他并没有问及姑娘的芳名。琢磨来琢磨去,他觉得他应该拒绝这次不期而至的邂逅,起码,他不能亵渎自己的读者。

    那姑娘表现得大大落落,却也显无奈地抿一抿嘴,然后说道:“相信它会带去美丽的鲜花、浪漫的幻想和纯真的友谊,不过,在这里,小女子有个愿望,希望你不要忘记我的名字,你的忠实读者——姑娘乔袖,她一心想抓住这次从天而降的美丽邂逅,抓住以后,却又无奈地将手松开。”

    姑娘主动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她叫乔袖!一个浓缩着新时代村姑清纯、善良、爽朗与稍许野气而又散发着传统气息的名字。

    陈君寻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因而他很快就记住了。不过,乔袖后半段话里的暗示,他佯装没有听懂,他只是说道:“如果你我的相遇真的是缘分,相信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乔袖以为她心目中的这位大作家并不在意此次萍水相逢,不然,这马上就要上车了,他也不至于不向她要手机号码,哪怕qq号、eile亦可,只要从此不再相忘于江湖。

    可这都聊到花开花落了,那男人看上去并没有惺惺相惜之味。不值得交成朋友吗?无视她的存在呢,还是她的吸引力不够?

    当吻牌时代放浪交友变成了一种时尚,洁(身shen)自好显得是那样的孤独!

    众人皆醉我独醒,醒者,不得不承容这种落寞。青(春chun)女孩乔袖就在吻牌时代的浪潮里随波逐流,觉得被人轻看了,心里未免有些失落,自信随之也打了折。

    “缘聚还是缘散,随便上帝怎么去安排吧。不过,年初我占过一卦,算命先生说我今年的运势特别好。虽说算命先生是异教徒,尊敬的上帝也不至于那么残忍,不给他一点面子吧?”

    想到不得不面对的离别,乔袖不无感慨地说道。说完,她自嘲地苦笑了起来,黑色的触动却不听使唤地流溢于表,稍纵即逝。

    随后,她又说:“听说没结婚的男人写出的东西不能写到女人的骨子里去,既然你写的小说打动了我,我想,你一定结婚了。”

    陈君寻“哦”了一声,觉得这姑娘想象力(挺ting)丰富的,他不想欺骗她,于是说道:“你很聪明,是的,我结婚了。你呢,既然那么容易感动于围城里的故事,我想,你一定也是围城里的人喽?”

    在女人面前,一不要问年龄,二不要问婚姻状况。陈君寻犯了大忌,自然得不到实话。乔袖也真聪明,眼睛俏皮地打了几个转,然后说道:“不告诉你,留给你以后去猜吧,猜出来了,再告诉我。”

    瞧这话说的,显然,她把前边的河段疏浚了,浪漫的扁舟一直往前漂浮。猜对了再告诉她,这不明摆着要陈君寻以后跟她常联系的吗?而要常联系,没有联系方式哪行呢?

    可是,陈君寻却像没有听懂,有些故装老牛之嫌。

    乔袖看在眼里。既然(身shen)边这个男人不主动跪求她的联系方式,她只好颠倒(阴yin)阳主动出击了。她不想让这个美丽的邂逅沦为永恒的遗憾,毕竟茫茫人海,奇特的感觉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昙花虽美,最美的那朵开在不经意瞥见的一瞬间。因为这个不经意的遇见,她强迫自己变得勇敢一些,再勇敢一些,直至脸皮加厚,遮住了赧颜。

    跃跃(欲yu)试,接着就是退堂鼓,然后又是冲动一波流,几次进退,终于,乔袖鼓足勇气,拿过(身shen)旁那本《(爱ai)(情qing)邮票》,“不要你签名,感觉签名有点俗气。你就把你的手机号签在上边吧,可以吗?”翻到扉页,又掏出一支笔,乔袖说道。

    陈君寻一怔,“要我签手机号?”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乔袖咬了咬嘴唇,颔首,“嗯。”

    “有意思!”陈君寻头一回遇到有人要他签手机号,眼前一亮。但当接过乔袖手里的笔时,他又有些犹豫。

    过了片刻,他说道:“你是第一个要我签手机号的人,这种签名方式,在全世界也可能是首创,不知道能不能申请专利呢?仅凭这点,我就不能薄了你的面子。”说完,他很快就把手机号码写上去了。

    这家伙刚才一直(欲yu)擒故纵,故意装出对乔袖毫无兴致的样子,果然,这种以守为攻的做法收到奇效,为此,他有些设伏成功的欢喜。沾沾自喜之际,得了便宜又故意卖乖,这种做派,也真够恶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