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8章红娘活泼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湖涩郎:看来,我以往的判断是错误的。你也结了婚。不然,你不会有这种切(身shen)的感受。

    野川裙子:我在梦里结过。至于我的年龄嘛,也应该是做十岁孩子妈妈的年龄,只是,我现在还是单(身shen)贵族。

    江湖涩郎笑了起来,敲击键盘:看来,我们应该在同一年结婚。

    野川裙子:同梦异(床chuang)好过同(床chuang)异梦,只可惜我俩相知恨晚。

    江湖涩郎:不过,还好,总算我们有幸相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网络这个神秘的红娘。这个网络红娘,你怎么看她?

    野川裙子:红娘活泼,可是,键盘是没有自由的。网络(爱ai)(情qing)只有夏天和冬天,同时,这样的两个季节转变特别快,也许你内心正(热re)烈地心火难(禁jin),一股人类劣根的寒流已经袭击到了你的后心,所以,这种神秘的感(情qing)碰撞,激烈、疯狂、幸福、劲动,却又是那么脆弱易碎。

    江湖涩郎:看来,你的体味非常深刻。

    野川裙子:你别理解错了,我只是纸上谈兵。走进这间房子之前,我必须先对房间的构造有所了解,包括门是内开的还是外开的?把手灵不灵活?门锁会不会被坏人在外轻而易举地反锁住?一切可怕的预见,我都要摸清楚,免得我仓皇出逃时碰得焦头烂额。

    江湖涩郎:网络比梦更会随机虚幻着现实,随心所(欲yu)地制造人们想当然的喜怒哀乐。网络(爱ai)(情qing)也是这样,你说的那种激烈,疯狂,幸福和劲动,无非是将自私的运数加到最大。我希望网络上的(情qing)感你少去尝试,尝试一多,你会被其束缚,被自己的真(情qing)所伤的。

    野川裙子的脸上洋溢着一种久违的幸福,击打键盘:你现在好像在吃醋。你对我动了真(情qing),对吗?

    江湖涩郎击打键盘:两(性xing)往来,不论是谁,一旦动了真(情qing)就会变成弱者,所以,我时刻警戒。

    野川裙子:看来,我应该做个无(情qing)的女人,从今以后,我对你冷若冰霜,你可不要埋怨我。

    江湖涩郎:换别人或许会这样做,你做不来。你可以冷成冰刀冰剑,刀尖剑尖指着我的(胸xiong)口,可是,你的冰点太低了,哪怕我一丁点的温柔就会将你融化掉,因为你的心是水做的,永远不会改变水的属(性xing),在我面前,你至多是一块坚硬的雪糕。

    野川裙子笑了起来:坚硬的雪糕?你就自作多(情qing)吧!嗳,问你一个问题,江湖涩郎,现在到处叫嚣着一夜(情qing),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那么做吗?

    江湖涩郎想了想,然后回复:在这个(爱ai)(情qing)速蚀时代,各种各样(爱ai)(情qing)信条都会出现。一夜(情qing)崇尚冒险与还原,摒弃伦理道德,它将深埋于心的人类自私的本(性xing)引领回原始,不要承担任何责任,只求享受,就好比街头(裸luo)奔与(爱ai)无关,正因为这样,所以许多人都在推崇。不过一夜(情qing)带来的快乐是非常短暂的,快乐的末梢即为伤害,而且伤害远远大于快乐。

    野川裙子击打键盘:体味这么深刻,看来,你一定尝试过?

    江湖涩郎:没有。希望有朝一(日ri)和你发生一段故事。

    野川裙子:想和我玩一夜(情qing)?你感觉这里边有(爱ai)的成分吗?如果你和一个非常(爱ai)你的人在一起做那事,比如说你的老婆,你的心里将她假想为另一个女人,你觉得这是(爱ai)(情qing)吗?这叫心灵与**的分割与平衡。你没有付出真正的(爱ai),因为你并没有真正感受到对方对你的真(情qing)。一夜(情qing)比起这还要糟糕,两个陌生的**在一起做游戏,对方如果说(爱ai)你,你相信吗?你说不出一个她(爱ai)你的理由!因此,这样的两个躯体都是牺牲品,两个没有任何感(情qing)可言的猎物。

    江湖涩郎回复:我们不同,我们的故事经得起阳光的照(射she),并且格外精彩。

    野川裙子回复:可是,故事总归要有结局。我不奢望我们走得太近,如果你是地球,我希望我是一颗人造卫星,升到太空,在赤道遥远的上方,围绕你不停地旋转。我明白我们应该保持这种距离,因为你有你的家庭,我不能破坏。只要你的吸引力永恒地存在,我就不会偏离(爱ai)(情qing)轨道;只要我们有心灵感应,思念的含糖量就会大于眺望。

    思念的含糖量就会大于眺望!多么优美的句子!多么浪漫的(情qing)怀!

    江湖涩郎感慨万千,他觉得野川裙子越来越像一个才女了,其才华不会在他之下,这时,他回复道:可是,我不能接受你这种绝对服从。地球对人造卫星是一种吸引,同时也是一种制约,而朋友的地位是平等的。

    野川裙子:没有制约,人造卫星就会变成太空垃圾,所以,我甘受统治。其实,我一直在寻觅一个能够征服我的男人,想被一个值得我投注一生最大筹码的那个男人发现和缉捕,将我投入(爱ai)(情qing)的牢狱,并且由他一个人看守,在那座监狱里,我渴望一辈子都不要被减刑。

    江湖涩郎:那个狱卒让我非常羡慕。

    野川裙子:所以,你需要努力改变你的职业。哦,对了,你一直没有告诉我,你到底从事什么行业?

    江湖涩郎笑了,回复:下岗农民。你的公司可以收容我吗?

    野川裙子也笑了,回复:你骗我。如果哪一天你真的改行了,请到我的公司来吧,记住,我的公司只聘用狱卒。

    江湖涩郎:如此看来,不是你蹲监狱,而是你的员工(身shen)陷囹圄。

    这两个人聊得(热re)火朝天,都是聊湿了底裤还冒充什么思想家的那种,就像进了((妓ji)ji)院还想在门口立块牌坊。

    第二天,陈君寻要回青屏了,在天津火车站,他的艳遇再次不期而至。

    那是一位蓄着短发的姑娘。陈君寻进了贵宾席候车室,见那姑娘(身shen)边有个空位,他就走了过去。待他坐定,偷瞅几眼,见这位姑娘长得并不十分招眼,没有秦粉那么妩媚,没有傅忆(娇jiao)那么漂亮,也不像江桐那么小巧玲珑,反正没有什么特色,不是让人看后一下子就想记住的那种,故而,她没有挑起陈君寻的多大兴趣。

    那姑娘更不搭理陈君寻,她带着耳机,一直在听手机里下载的流行歌曲,后来,她摘掉耳机,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本书,埋头看了起来。

    陈君寻看完报纸,不经意间扫一眼姑娘手里的那本书,登时他的眼前一亮,俨然跟某位美女明星撞了个满怀,心里暖烘烘的,虽然不是刻意地伸出咸猪手,却也有点小激动。为此,对于这个女孩的印象,他的脑海里一下子多了一层烙印,当然,这层烙印不是刑讯((逼))供留下的,在时下流行以**写文的潮流里,他至多只能算是一个蝇量级的流氓。

    原来,那姑娘正在看他的新书《(爱ai)(情qing)邮票》。

    陈君寻不动声色,半晌,他主动搭讪:“书里面那对短信恋人,生活中会出现吗?”

    那姑娘正看得入神,忽听(身shen)边坐着的人跟她说话,这时她抬起头来,仔细一看,是一位目光深邃的帅哥,看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

    当然,姑娘并不会被一个比自己大将近十岁的男人迷惑的,出于礼貌,这时,她淡淡地回道:“也许会吧。”

    “噢,看来,这本书不算太失败。我想,如果书的作者看到你如此着迷,他的心里一定能找到一些安慰的。”

    姑娘面带疑惑,“你也读过这本书?写得不好吗?”

    陈君寻微笑着扫了女孩一眼,说道:“堕落,腐朽,如同作者本人。”

    那姑娘一听,有些不高兴了,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听你口气,好像人家矮你一截似的,也不知道人家哪点招惹你了。”

    陈君寻笑道:“我认识他,他是我的学生。”

    姑娘刚才的话留了一句,想说又没好意思,这一听陈君寻说作者是他的学生,爽当脱口而出:“妄自菲薄。”

    显然,这姑娘被(身shen)边的狂人惹火了,也不管他脑子进水了,还是精神有问题,但见她怒形于色,说完,目光移回书里,不再理睬他。

    不大一会儿,忽听陈君寻念念有词:“青(春chun)总是那么令人回味,逗号,一如一场蝶迷(春chun)华!感叹号。难抵(诱you)惑,逗号,我又一次受降怀旧的梦陲,逗号,轻轻叩开青(春chun)的门扉。句号。”

    那姑娘刚一恢复平静,忽听(身shen)边那个狂人背诵起书中序言,这时,她的心里一怔,又有一种好奇,不由自主地翻回序言那页,一边暗说,此人不是精神不正常,就是故意耍流氓。

    不过,姑娘可能走惯了江湖,见陈君寻自鸣得意的样子,她心说,这大庭广众之下,我倒要看看你狗尾巴到底能拧出什么花样?因而,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慌张的神色,誓要奉陪到底。

    就见她将书本往一旁挪了挪,半掩,斜立,完全遮挡住了陈君寻的视线,然后,轻蔑地说道:“不要说出标点,你能一字不错地把全文背诵出来,我就算你有本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