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6章雁于我心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罗建业的内心世界进行着一场惨烈的战争。

    裘民风在青屏任过两届县委书记。罗建业当初能够当上厂长,裘民风曾经点拨过,因此,罗建业对他非常感激。现在,裘民风调到唐州,升任市委副书记,他更想靠拢这把大红伞。

    当然,谭雁龄的婚姻与政治利用无关。罗建业不会将自己金屋藏(娇jiao)的(情qing)人作为官场(诱you)饵。命运多舛的谭雁龄奋争这么多年,应该有一个舒适的小窝,他想为她找到一个幸福的落点。

    他私下里问过好多与裘家熟悉的人,没有人提起裘坚有纨绔子弟的劣迹,再加上小伙子银盆大脸、浓眉大眼,五官甚好,一米八的个头,大学毕业,又兼有裘民风的权力支撑,将来在唐州必定大有作为。

    罗建业感觉裘坚与谭雁龄非常般配,只是,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并且有种莫名的醋意。过了一段时间,他硬着头皮给裘民风回话,说他对裘坚很满意,不过,他建议裘民风最好能在唐州电视台找人做媒妁。裘民风想想也对,就打电话给唐州电视台台长,请他做月老。

    谭雁龄得知罗建业搅和进去,她的心里非常难过。有一天,她在电话里约见罗建业,是那种非见不可的语调。罗建业当时就听出了她的怨怼,因而借故推辞。

    孰料谭雁龄态度十分强硬,说不见面她就跳楼,无奈之下,罗建业只得开车从青屏来到唐州。

    将谭雁龄接上车以后,罗建业将车开到一个僻静地方停下来。“我的婚姻大事,你(挺ting)上心的。有人上心,必然就有人伤心。你不再喜欢我,不要我就想把我扔掉,是不是?”这时的谭雁龄开始兴师问罪了,俨然一只火凤凰。

    罗建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只是说:“裘坚小伙子不错,你们两个人非常般配。”

    “别东扯葫芦西拉瓢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真的不想要我啦?看着我!”

    谭雁龄很少像今天这样气恼,秀眉紧蹙,说话如刀。罗建业侧过脸来,望着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谭雁龄,良久,才吐出一个字:“不!”

    “听说,裘民风和你关系很好,将我介绍给他做儿媳妇,是你主动请缨,对不对?”谭雁龄接着诘问。

    罗建业本可一口否认,怎奈今天他特别疲软。沉默良久,他吐出了同一个字:“不!”说完,他的目光从谭雁龄的脸上撤回来,移向车前不远处的一片草坪上。

    “那你就对裘民风说,我半眼都没瞧上他的宝贝儿子,还有他的家庭。你敢不敢说?”

    罗建业一听,明知谭雁龄还在火头上烧着,只有软抵抗,说道:“为什么不敢?可是,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不能过多地霸占你的幸福空间。”

    “幸福?从现在起还会有幸福吗?”

    谭雁龄很少如此使(性xing)尚气。不过,罗建业伤感的神色很快将她的疼(爱ai)勾起,这时的她由火(性xing)变成了水质,转换话题,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给自己起雁龄这个名字吗?”

    早先,谭雁龄叫谭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就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罗建业的目光从车外收回来,他的目光与谭雁龄的目光在双方距离的中点位置碰到了一起,吸引到了一处,渐渐地,被搅和得越来越均匀。

    谭雁龄经不起这种感(情qing)的融合,眼睫渐渐潮濡起来,“还记得白美妙冲我大发脾气的那一回吗?我穿她内裤的那回。”说这话,谭雁龄的(身shen)子侧转过来,望着罗建业,良久,她继续说道:

    “那时我(身shen)上流着血,生理卫生课本上说那是月经。许多少女十三、四岁就会来,我的等到十六岁。那是我的第一次月经。当时,我只有一条内裤,就是我补好几块补丁的那一条,弄脏了,我没有办法。我现在还记得你给我钱的(情qing)景,我知道你当时想让我买什么,我感觉我的**全部暴露在你面前似的,被你一览无遗!那夜,我哭了一整夜。我想我比灰姑娘的命运还要悲惨,一个应付不了月经连内裤也买不起的女孩。我突然讨厌自己的名字,那个妍字不适合我,我想到雁字。雁,忙碌勤奋,重(情qing)重义。我查过资料,一只大雁的寿命大概在十岁左右,在鸟类当中虽然不算长寿,但是这十年刚好是我理想的数字。我发誓,我接下来要奋斗十年,这十年是为你活着的,为你,罗建业!”

    谭雁龄直呼(身shen)边这个男人的名字,“我给自己改名叫谭雁龄,只有我知道这样做的寓意。今年是第十年了,所以我们的缘分要走到尽头了。”她说。

    罗建业认真地听完,他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微皱眉宇,说道:“大雁十年,人生百年。你要想做一只大雁就得先过完百年人生。我希望看到,那时,我在坟墓里等你。”

    别看谭雁龄自己特别悲观,却不愿听到罗建业说出这些不吉利的话,一听他说先于她死去,她忙说道:“不,你得一直活下去,我希望你是一个千年老寿星。”

    罗建业苦笑道:“千岁是鳖,万岁就是龟了。”然后又说:“听说,每一个雁群大雁的数量都是偶数,如果因一只大雁死去而变成了奇数,不久就会有一只雁自杀或者忧郁而死。现在,我,你,白美玲都在这个雁群里边,它是个奇数,我希望你找来一个,让它变成偶数。”

    谭雁龄说:“最好的办法,是让我一个人消失。”

    罗建业摇了摇头,说道:“你的离开必然带走另一个人的灵魂。你希望那个灵魂幻灭吗?为了我们长久的幸福,也为了大家生活安定,必须有一个人介入。”

    “这么说,你很乐意我和别的男人结婚?这真的是你的心里话吗?”谭雁龄再也控制不住了,眼睛噙满了眼泪,她在痛苦等待罗建业的回答。罗建业叹了口气,开始埋怨起天公,说道:“也许,我不该比你早来这个世界八年。”

    谭雁龄在**的极度疼痛和对罗建业的(爱ai)恨交错中将她的童贞献给了丈夫裘坚。裘坚毫不羞赧的老练的手段虽然让她愉悦不少,却也让她判断出裘坚绝对不是处男。不久,裘坚的劣迹又有新的暴露,他竟然是小龙帮的成员!

    当时,唐州黑社会势力特别猖獗,帮会林立,欺行霸市敲官攘民无法无天,其中以小龙帮最盛。裘坚在大学里以玩弄女生著称,毕业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猎物,就装出文质彬彬的样子。后来,他实在憋得难受,就去一家洗头房消遣,在那里,他认识了洗头房的老板,一个叫夏虹的女孩。

    上(床chuang)的时候,夏虹脱掉吊带衫,裘坚看见她的腰际刺着一条小青龙,才知道她是黑社会组织小龙帮的。

    夏虹的温柔体贴和黑社会的暴力典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裘坚觉得这样非常刺激,也就萌生了入会的想法。有一次蹦迪,因为被人踩到脚跟,夏虹与人家发生口角,很快,双方就动起手来。对方有三个痞子,这边就夏虹和裘坚两个人。当夏虹冷不丁抽其中一人耳光,然后拉着裘坚夺门而逃,裘坚大喊“过瘾”,不久,他就加入了这个小龙帮。

    谭雁龄的超级美丽使裘坚纵(情qing)享受的同时生发了退出黑道的想法。他想,他所好没犯大案,脱(身shen)应该比较容易。可是,正因为他对谭雁龄的玉体过分在乎,才使他一时意气用事,铸成了大罪。

    有一次,小龙帮与小刀会因为争夺某条街的保护权发生摩擦,当时,对方有一个人来自青屏,认识谭雁龄和裘坚。那人为助声威,指向裘坚,说:“我认识你的老婆,你老婆被她表哥玩弄过。说是没有得逞,具体怎样谁又知道呢?你裤子里那个小弟弟,是替你老婆的表哥长的吧?”

    一语既出,惹得众人哄堂大笑。裘坚脸面((荡dang)dang)然无存,但见青一阵紫一阵。裘坚第一个冲上去,上前就赏赉那人一拳,接着,双方就开始展开混战。

    事后,裘坚怒气冲冲地跑回家,踢开家门,迎头喝问谭雁龄有无此事。谭雁龄的伤疤一下子被丈夫揭起了。当她颔首承认时,裘坚立刻从腰际抽出牛皮裤带,狠狠地抽打着她,一边“**长”、“**短”地大声谩骂。

    不久以后,裘坚就展开了报复行动。

    那白俊杰起先在粮管所踏踏实实地工作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拆卸粮管所旧扬风机上的一个电机卖给废品站被人举报到单位行风办,行风办领导查实以后将他开除不说,还准备移交司法部门,杀一儆百。幸亏罗建业出面找到粮食局局长说(情qing),才将此事摆平。

    白美玲非常关心哥哥的婚姻。兴隆食品厂有个车间副主任攀高结贵,愿意将其高中刚毕业的妹妹介绍给白俊杰,很快,双方一拍即合。这一年年底,该副主任提拔为正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