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5章奋发为君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白美玲不愧科班出(身shen),给谭雁龄摆出很多道理,分析公了的弊端远远大于私了,事(情qing)的最好处理办法莫过于息事宁人。

    白美玲抓住女人贞((操cao)cao)的瓶颈决不放手,很多言语半是哄劝也半带恐吓。在那个年代,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黄花闺女,一旦遭受强暴就很难重见天(日ri)了。这次,虽说白俊杰没有得逞,可一旦张扬出去谁也不会验明正(身shen)啊。白美玲苦口婆心,说到实际处,谭雁龄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前途。

    当天晚上,白大妈的眼泪泡软了谭雁龄执意的经公态度,她终于答应不再报案。当然,她片刻也不愿在白家待下去了,她想找个远离白家的无人的地方,在那里痛痛快快地放声大哭一场。

    罗建业在一旁说道:“要不,雁龄你就到我家去住吧,我家房子空那么多,雁龄你去了,主我家人气更旺。”

    罗建业很少帮腔,一旦说出话来,就相当有分量。谭雁龄不敢抬头望罗建业,却也依顺了他,就收拾妥当,随罗建业夫妇离开了白家。她想,在罗建业家里至多坚持一个月就要开学了,那里才是她美丽的天堂,等到了唐州,她再也不回来了,她坚信自己在那里能够忘记痛苦,忘记不幸,也忘记白家所有的人与事。

    罗建业承担了谭雁龄唐州上学期间的所有费用。鉴于白俊杰的所作所为,白美玲感觉对不起表妹,也不好再说什么。

    谭雁龄开学那天,罗建业亲自开车送她去学校。车子就停在学校的院子里,谭雁龄下车的时候感觉无数双眼睛羡慕地望着她,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位高贵的公主。

    报过名,去宿舍看一眼,然后罗建业就走了。“喏,我给你办张银行借记卡,需要用钱就去取。记住,学习只许进步不许落后,(身shen)体只许胖不许瘦。”罗建业说。

    谭雁龄送罗建业离开了女生宿舍楼,然后,她站在门前,望着罗建业远去的背影痴痴发呆了好长时间。回来以后,打开行李包,她发现包里多了两条包装精美的内裤,她知道那是罗建业买的,那一刻,她感动得泪水夺眶而出。

    罗建业经常去唐州看望谭雁龄,他想通过他的关(爱ai)实现白家罪孽的渐次救赎,同时,他觉得谭雁龄(身shen)上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太多的可怜,太多的可敬。

    这时的谭雁龄如芙蓉出水,已经完全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青(春chun)美女,(身shen)后追求她的男生不计其数,不过,她的心里不知不觉间装下了罗建业,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她的成绩依然十分突出,她在为罗建业奋发图强,她暗自发誓。

    罗建业最初的关心起自对谭雁龄坎坷境遇的同(情qing),当他目睹谭雁龄的坚强与奋发,还有她不断生长着的美丽与矜持,他不知不觉间就喜欢上她了。

    谭雁龄考取省城艺术学院播音系的那个暑假,在接到通知书的第二天,罗建业假借出差之名带她游览了一次黄山。在宾馆里,他们有了第一次拥抱,第一个吻,第一次互看(身shen)体与抚摩。不过,事(情qing)没有进一步推演。

    “女孩子的初次很重要,丢掉它就等于丢掉半条生命,我不愿意看到你只用剩下的半条生命活着。还是将它留给你值得托付终(身shen)的那个人吧,留在洞房花烛夜。”罗建业给谭雁龄穿上衣服,说道。

    谭雁龄说:“我是心甘(情qing)愿的。我(爱ai)你。”

    罗建业笑了笑,“还在感激我吗?感激与(爱ai)是两码事。你还小,好冲动。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那时静下来想想,你会明白我这样做为你好,是对的。”

    谭雁龄又一次扑到罗建业的怀里,说道:“等我到你这个年龄,我希望你和白美玲离婚!我要你娶我。”

    听到这话,罗建业心头一震,推开了谭雁龄,捧起她的脸,审视着她,半刚半柔地说道:“白美玲是你表姐!别忘了。”

    谭雁龄的眼圈红了起来,脱口而出:“她更是我的(情qing)敌!”

    罗建业将自己的衣服也穿好,然后,将谭雁龄送到隔壁房间,说道:“早点休息,待会说不定有人查房。”

    谭雁龄痴痴地望着罗建业,恋恋不舍地说道:“我会等到与你结婚的那一天的。”说着,她抱住罗建业的腰,深(情qing)地吻着他。

    罗建业推开了谭雁龄,他害怕再这样下去控制不住自己,“睡个好觉,别忘把门反锁,保险链也扣上。记住,保护好自己,你的初次只能献给你的丈夫。”说这些话的时候,罗建业深刻地感受着心湖咸潮的翻澜,他狠下心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锁上门,这一夜,他彻夜未眠。

    谭雁龄上大学以后,凭靠优异的成绩,除了助学金外,每一学期她还能拿到一份奖学金。此外,利用节假(日ri)做家教和到饭店打工,她还能赚些补贴。

    眼见社会地位(日ri)(日ri)高升,罗建业就说服岳母丢掉茶叶蛋小摊,在家颐养天年。白大妈养尊处优,时间一久,(身shen)体就肥胖起来,得了高血压和冠心病。善良的谭雁龄虽然憎恶白家人,念及舅妈的养育之恩,她还是咬了咬牙,原谅了舅妈,并且时常买些药寄到白家。

    除了感激舅妈,谭雁龄还想送给罗建业一件礼物。虽说时代在变,手链、戒指、“大哥大”和轿车成为很多男人张扬(身shen)份的流行时尚,但是,皮带、领带和手表,这三种传统的东西依然最能代表一个男人的(身shen)份。而皮带,尤其是皮带头对一个事业型的男人更有意义,就像一把软标尺,将男人的财富衡量与卡紧,谭雁龄一直这么认为。

    积攒了好长时间,谭雁龄终于凑够了钱,就去国际名牌商品大厦给罗建业买了一条黑色鳄鱼皮带,皮带头的底色也是黑色的,缀以两道金线,显得简洁干练稳重而阳刚,正如罗建业的风格。

    谭雁龄非常满意自己的眼光。

    不久,罗建业又去看望谭雁龄。谭雁龄来到罗建业下榻宾馆,将皮带递给罗建业,说道:“再过一个星期就是你生(日ri),这礼物送得有些早了,配上配不上的,反正是我一片心意,你别嫌。”

    谭雁龄边说边将罗建业腰际皮带抽下来,帮他将新皮带穿进裤带扣。“邓希尔,很贵的,买了这东西,剩下钱还够吃饭吗?喏,将这钱拿去。”扣上皮带头,罗建业对着镜子前后照了照,很满意。

    罗建业赞赏过后就掏出皮夹。谭雁龄见状,连忙阻止他掏钱,然后,她将小挎包拉开,从中取出一张银行卡,笑盈盈地递给罗建业,说道:“卡上的钱,我一分未动,具体数字多少,我还不知道呢,你到银行查一下吧,喏,完璧归赵。”

    谭雁龄示意罗建业将银行卡装进皮夹。罗建业非常吃惊,“那么,这两年你怎么过来的?”他问,再一打量谭雁龄(身shen)上的衣服,都是两年前老面孔,方有领悟,又问:“靠助学金?”

    谭雁龄粲然一笑,“还有奖学金呢。很宽裕的,比起山里来的那些穷同学,我很知足,何况又没到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地步。”然后她似有所求,问道:“和你商量一件事,好吗?”

    罗建业说:“你说吧,谈什么商量不商量的。”

    谭雁龄俏皮地捺了捺香腮,紧接着正起脸色,“你这条旧皮带送给我吧,我留下来用。”

    罗建业一怔,问道:“窈窕淑女,你想做滑稽演员?”

    谁知谭雁龄竟然说道:“等我实在太想你了,我就偷偷勒几分钟,那上面的男人味肯定好闻,你的不变的味道。”

    罗建业心头一震,慢吞吞地说道:“如果真有来世,下辈子我真得娶你这痴心丫头。希望有吧。”说完,他不由得叹息一声。

    谭雁龄靠近罗建业的脸,凝视着他,柔声说道:“只要你同意,我随时都愿意嫁给你。偷偷地嫁人,偷偷嫁给你……”

    吹气若兰,香气浸肺,她越来越(热re)烈,说着说着就漾起眼波,美眸微睒,竟然溢出了秋水。罗建业心中的小船被这个美丽而又多(情qing)的女子的(春chun)潮推到风头浪尖了,一突儿,他抱紧了她。

    谭雁龄踮起脚跟,搂抱着他的头,与之裹到一起,忘(情qing)地(热re)吻与抚摸起来。

    良久,罗建业附在谭雁龄的耳边,“等你结婚以后,不管你嫁给谁,过完洞房花烛夜,我们就上(床chuang)。”他说。他的声音轻柔无比,酸涩难当。

    谭雁龄毕业以后分配到唐州电视台。工作不到一年,裘民风找到了罗建业,请罗建业做媒,将谭雁龄介绍给他独生子裘坚。裘民风害怕名花先陨,因此先行下手。

    第一次有人当面提及谭雁龄婚姻大事,罗建业突然意识到,他和谭雁龄的自由浪漫即将(套tao)上另一具婚姻的枷锁。他的心里甭提有多痛苦,就像突然接到一个通知,告知他什袭珍藏多年的一件绝世美玉要被收缴充公了,那种失魂落魄的感觉无法形容。

    当然,他可以留着谭雁龄独自享用。谭雁龄不止一次地跟他说过,她愿意为他固守金屋,可是,这样对谭雁龄未免太不公平,他罗建业不能这么自私,不能毁灭谭雁龄一生的幸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