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4章表亲失火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白大妈很快就相信了女儿,走过去躬腰捡起筷子,然后又给女儿换双干净的,一边说道:“谁让你这丫头片子发誓?敢(情qing)你想咒死老妈?没拿就算,坐下吃饭吧,瞧你这脾气!总有一天我会查出谁干的。”

    然后,白大妈将目光移向谭雁龄,“雁龄,你说呢?”

    谭雁龄一直在听她们对谈,十张“大团结”的不翼而飞,让她的心里忐忑不安。十分巧合的是,罗建业不多不少,恰好给了她十张“大团结”,这若是被翻出来,她不是贼也是贼了。这时,她非常后悔接受罗建业的善意给予,有些迟疑,然后说道:“哦。一定会水落石出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白大妈审视着谭雁龄,说道:“看来,你也相信我们家出了家贼?”谭雁龄一听,连忙摇头,“不,不……”话间,不敢正视舅母。

    白大妈又说:“我看这段时间你的房间时不时锁门,是不是怕贼偷匪抢呢?”

    谭雁龄一听这话,脸“腾”地红起来,半晌,说道:“因为别的原因。与这没有关系。真的。”她尽力表达诚恳,可是,她的神色却一时无法恢复正常,这神色给众人一个提示:她看上去就是要找的家贼。白大妈见状,不再问下去了,心里好像有了答案。

    其实真正的家贼是白俊杰。那天发现谭雁龄席垫下藏掖一百块钱,白俊杰本想拿走,不想谭雁龄突然回家,并且发现了他的不轨行径。谭雁龄近来的蔑视让他很不痛快,他一心给谭雁龄找双小鞋穿,就拿走了母亲的钱,不多不少,也是一百块,巧妙地完成一招借刀杀人。

    白俊杰幸灾乐祸,在外头与一些狐朋狗友花天酒地,很快,一百块钱就被他挥霍掉了,口袋里又恢复空空如也,而对于表妹谭雁龄,他仍念念不忘烧心的联想。

    谭雁龄越是冷眼,白俊杰就越想接近,等到谭雁龄心遂所愿地考取唐州重点高中,白俊杰忽然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眼看着一只雏雉羽毛(日ri)益光彩夺目,随时随地说飞就飞,这时的他终于端平邪恶的枪管。

    白美妙放暑假一直待在家里看电视,毫无疑问是个电灯泡,这天,白俊杰买来两张电影票,说是请白美妙看电影的,走到半路,白俊杰假装闹肚子,适巧,白美妙遇到一位同学,这时,白俊杰顺水推舟,将他的那张电影票让给了白美妙的同学,白美妙非常高兴,而白俊杰也暗自叫绝。

    白俊杰回到家,悄悄打开院门锁,进家后又悄悄将门闩好。

    自从接到录取通知书以后,谭雁龄连续睡了好几个午觉,的确,她太累了,(身shen)心疲惫。白俊杰兄妹俩去看电影让谭雁龄放松了警惕,刚才她起(床chuang)去小解,回来竟然忘记销房门的插销,这就给白俊杰留下可乘之机。

    谭雁龄侧卧(身shen)子还在熟睡,脸朝山墙,(臀tun)部微翘着朝外拖着。三伏的天气,非常闷(热re),谭雁龄只穿着裤衩和汗衫,旁边,搁放一把蒲扇。

    白俊杰蹑手蹑脚地进了屋,走到(床chuang)前,他的脸朝前倾着偷看,这一来,原先朝思暮想的馒头终于如愿以偿地被他看到了。谭雁龄陈旧的内装丝毫没有给她的(诱you)惑打上折扣,白俊杰(热re)血贯顶,全(身shen)兴奋,悄悄地脱掉裤子和内裤,然后轻轻扳谭雁龄(身shen)子。

    他想把谭雁龄的(身shen)子摆正,他好将所有的要塞一齐统治,他也的确(热re)血沸腾地压了上去,但只是极短的贲张,谭雁龄就被惊醒了。

    谭雁龄醒的时候白俊杰正试图脱她的内裤。“臭流氓!”等到完全明白怎么一回事,谭雁岭大声叫道,挣扎着将白俊杰推到一边,然后,欠起(身shen),抓起裙褂跳下(床chuang)就想跑到外边叫人。

    白俊杰起先有些不知所措,一旦明白事(情qing)已经被他搞成强(奸jian)案件,他哪还敢放谭雁龄出去吵吆?一不做二不休,先将她占了再说,然后再想办法封她的嘴。

    白俊杰没有多想,逮住谭雁龄的胳膊,奋力将她拉回到(床chuang)上,接着,腾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恶狠狠地说:“喊,你喊!大家都来看谭雁龄光着(身shen)子好不好看?谭雁龄被人强(奸jian)啦,全青屏知道,全唐州知道,到时候再传遍你要上的那个学校最好。”

    说着,白俊杰又压到谭雁龄的(身shen)上。谭雁龄的(身shen)子扭动着躲闪,嘴虽摆脱了白俊杰的手,却也有所顾忌,不敢大声喊叫。白俊杰料定谭雁龄胆怯了,洋洋得意,打量这美人突兀的山丘,忽又潮水猛涨,矫正底盘骑到谭雁龄(身shen)上,然后,忍不住伸嘴去亲她的山丘。

    谭雁龄几(欲yu)羞死,就在白俊杰忘(情qing)享受时,她瞅着机会,照准白俊杰的腮帮狠狠抓了一把,顿时,这条恶兽的脸上出现几道深深的血痕。

    白俊杰感到火辣辣地痛,一摸,满手是血。破相了!就见他恼羞成怒,站在(床chuang)上,突然抓住谭雁龄的一条腿和一条胳膊提了起来,“((贱jian)jian)货,装什么正经。瞒得住别人,能瞒住我吗?说,我妈的钱是不是你偷的?我早就看见了你席垫底的那沓钱,你这个贼女人。”

    谭雁龄斩钉截铁,“我没偷!”

    白俊杰说道:“那你从哪里弄来那么多钱,卖(淫yin)赚的?”

    谭雁龄还在反抗,骂道:“你这个无赖,就等着公安局来抓你吧。”白俊杰凶煞着脸,一下子将谭雁龄从(床chuang)上扔到地上,“坐牢,还是枪毙,死之前我先把你捣烂,你这个从小缺少教养的臭货。”一边说,他一边跳了下来,又骑到谭雁龄的(身shen)上。

    谭雁龄被摔得半死,看着白俊杰那张凶神恶煞血淋淋的脸,俨然要杀了她似的,这时,她由最初的愤怒的反抗变成了恐惧的躲闪,再由恐惧的躲闪变成无助的求饶。

    这时候,刚好罗建业陪白美玲回娘家,车子开到家门口停下,罗建业下了车,然后从车里抱出了襁褓之中的罗艳丽。

    来的时候,夫妇俩经过白大妈摊点,看见母亲不怎么忙,白美玲就说:“妈,不如现在就收吧。瞧你小打小闹,能赚几个钱?一起回吧,再说了,建业现在是厂长,打明个起,你不需要每天这么辛苦。”

    白大妈说:“叫我闲着,建业来养我?建业再有本事,毕竟是老罗家的人。喏,钥匙拿好,你回家告诉雁龄那个鬼丫头,叫她抓紧过来帮我看摊子。”

    女婿罗建业登门,白大妈想亲自做几道拿手好菜。将钥匙交到白美玲手里以后,她又把女儿拉到一旁,低声说道:“开门时你小点动静,帮我留意一下,看那鬼丫头是不是在家翻箱倒柜?”

    白大妈怀疑遭盗事(情qing)与谭雁龄有关,一想起那件事(情qing),她心里就添堵。白美玲听后,心说表妹一定惹恼母亲了,也就没有追问,接过钥匙,说道:“妈,那,我们先过去啦,菜我都带齐了,你别再买了。”临上车,她不忘交代。

    白家的院门是铁皮做的,这在当时算是很气派。材料由兴隆食品厂提供,由白美玲钦点厂里最好的焊工做成。这门做得的确很有特色,两扇对开,不过,在狮头门钹附近开一个小小的正方形格扇,格扇上焊一个屈戌,一般(情qing)况下,主人出门,会将手伸进活扇,插上门后铁闩,挂上钌铞儿,然后,锁上活扇即可。这铁闩上也有一个锁口,如果在这个锁口也上锁,就等于上了双保险,即使有贼逾墙而入也很难开门而逃。

    白美玲并没有听从母亲的话将表妹当家贼来防,她把钥匙交给了罗建业。

    罗建业打开了门头锁,伸进格扇一摸,里面闩眼还有一把锁,他心想白家做事也太细心了。

    开门的声音惊动了白俊杰。“小((贱jian)jian)人,胡乱说话当心我掐死你!”白俊杰恐吓谭雁龄,一边忙着穿衣服,一边思忖如何应付,可是,他的脸上的血痕注定了他的行径无法掩饰。

    罗建业夫妇没想到家里有人。进了家,走到堂屋拉开纱门,看见白俊杰狼狈地从谭雁龄的房间闯将出来,“噌噌噌”跑上楼梯。

    “哥?”白美玲看见白俊杰满脸挂彩,她的脑袋“嗡”的一声,心说,坏了,这回出大乱子了!

    谭雁龄披头散发,躲到(床chuang)尾墙犄角处,捂住脸“嘤嘤”地哭,(身shen)上汗衫的吊带被拽断了一根,斜搭拉下来,遮不住羞。罗建业将罗艳丽放到(床chuang)上后赶忙扭头出去,但是,谭雁龄半(裸luo)的形象还是被他看见了,从此刻入了他的心灵。这边,白美玲急忙找件褂子给谭雁龄披上,又拿来裙子,劝她穿上。可谭雁龄大概惊吓过度了,蜷缩着(身shen)躯无动于衷,只顾哭泣。

    害怕家丑外扬,罗建业赶紧出去将院门闩上。这边,谭雁龄不穿上衣服,他就无法进去劝说。白美玲苦口婆心安慰谭雁龄,(床chuang)上,小艳丽的哭叫声让她更觉闹心。

    八四年前后,全国实行一次大逮捕,强(奸jian)罪名成立者一律判处死刑,白美玲深知个中厉害,越想越怕,为了保全哥哥,这时,她竟然双膝跪在谭雁龄面前,求她高抬贵手,饶恕白俊杰一时糊涂。也就因这么一跪,她得到了白俊杰一生的尊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