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3章青春多事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说着,白美妙将吃剩的苹果核朝白俊杰干瘦的(身shen)上扔去。白俊杰一个作秀的扭腰躲闪,两排突兀的肋骨犹如弯向一侧的弹簧,说道:“你这丫头分明找打。”说完,他放弃马步,对准沙袋练起鸳鸯连环腿。

    白美妙仍然在一旁嘲笑:“当心,腿要是震折了,双节棍可就变成三节棍啦。”白俊杰的腿姿特别难看,却自觉良好,说道:“别看哥哥瘦,哥哥骨子里边长肌(肉rou)。不信,你拿根棍子来,朝我(身shen)上打,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铁布衫功夫。”

    听到这话,白美妙一牵唇,说道:“拉倒吧,你留点力气明天骑自行车上班。”说完,她就回堂屋看电视去了。

    这白俊杰接他父亲的班,在粮食局下辖的一个乡粮管所工作,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是只硕鼠。那时,教师每个月的工资三十七、八块钱,那些钱足够养活全家的,而粮管所工资还要高一些,像白俊杰这样的普通工人就能拿到四十多块,尽管这样,白俊杰还是入不敷出。

    抽烟喝酒搞对象,白俊杰风光潇洒的时间是发工资后的十天时间,第十一天,他一定回家伸手要钱。白大妈当时在车站附近起早摸黑卖茶叶蛋,挣的是分分文文的辛苦钱,可白俊杰不管这一(套tao),每次向母亲讨要,他从不手软。

    一天晚上,白俊杰在乡影剧院看一部(日ri)本电影,里边的一组男女脱衣镜头有些(裸luo)露,看着看着,白俊杰的心里不(禁jin)火蹦燎辣地蠢蠢(欲yu)动。等他回到粮管所宿舍里,熄灭灯,他就脱光衣服钻进了被窝,回想着电影里的一幕幕镜头心潮澎湃,辗转反侧,焦渴难耐。

    不一会儿,白俊杰的脑海居然鬼使神差地浮起谭雁龄亭亭玉立的倩姿。谭雁龄小的时候,他偷看过她小解的样子,他在努力想象着谭雁龄渐渐成熟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同时幻想着像电影里面那样,解开谭雁龄脖颈下的纽扣,看看她的正在发育的(胸xiong)部像不像又小又白的馒头……

    种种幻想令白俊杰周体生机勃勃,从那以后,只要星期天回到家里,他就会偷偷观察谭雁龄的生活细节。谭雁龄去洗手间,他会悄悄跟过去听她在里边制造的声音,谭雁龄洗完衣服晾晒,他会认真排查,只要出现那条打着补丁的内裤,他就断定谭雁龄的裤子里是空着的,这时,他就更加浮想联翩了。

    当初谭雁龄继续上学的倡导最先得到白俊杰的响应,并且专门来家表达自己的意见:家里再穷再缺人手,也不能让表妹辍学啊,多好的一棵大学苗子,可不能给毁喽!

    虽说物质上囊中羞涩,白俊杰的口号依然喊得饱满而且洪亮,诸如白家有(情qing)有义向来有口皆碑,表妹孤苦伶仃姑妈可怜之类。

    等到李能旺言而有信,说服校长,免掉了谭雁龄的学杂费以后,白大妈终于同意让谭雁龄再上一段时间。谭雁龄心说白俊杰的话有一定分量,心里就(热re)(热re)乎乎的,感激这个大表哥的同时,完全放下了对这个衣冠禽兽的防备。

    白俊杰眼看着谭雁龄像含苞(欲yu)放的花朵,一天比一天好看,他的心里就犹如狗((舔tian)tian)猫挠似的。当时,因为母亲整(日ri)在车站附近摆小摊,家里唯一的电灯泡就是妹妹白美妙了,真要想做坏事,他的机会是很多的。

    瞅着家里没人,白俊杰经常混进谭雁龄的房间,躺在她的(床chuang)上,草狗一般嗅着(床chuang)上残留的异(性xing)的味道,有时,他竟然胆大妄为地脱得精光,时而卧定,时而抱住枕头在(床chuang)上翻滚。

    有一天,白俊杰又混进谭雁龄的房间,脱光衣服,将谭雁龄的枕头抱在怀里折腾了一阵,这时,他感觉头下边有块地方比较凸硌,就起(身shen)将席头掀了起来,又掀起下面的菖蒲草荐,看见一本(爱ai)(情qing)方面的书籍。

    白俊杰拿起书本随便翻动几下,意外地发现里面竟然夹着一沓钞票。他的眼睛登时一亮,拿出来细数,一百块!

    那个时候,一百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等于他这个粮食系统工人两个多月的工资。这么多钱,她一个穷丫头从哪弄来的呢?猜疑的同时,白俊杰心生歹念,正想将钱拿走,这时,忽听有人开院门,是谭雁龄回来了。

    白俊杰手忙脚乱,赶紧把衣服穿上。所好那时是五月天气,穿的衣服并不多,等到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以后,这个猥琐男草草地修复一下现场,然后,就匆匆忙忙地往外走,

    还没离开房间,谭雁龄跨步进来了。“表哥?!”打量白俊杰狼狈的样子,谭雁龄满脸困惑,“表哥你今天没去上班?”自从那次白俊杰仗义执言声援她继续上学,谭雁龄一直对这个表哥心存感激,因而叫声特别清脆甜美。

    “今天(身shen)体不舒服,请了假,不过现在好多了。我来看看你的房间脏不脏,想给你打扫打扫。”白俊杰反应倒(挺ting)快的,回答一点也不含糊,听口气像个老好人似的,然后,夺门而出。

    谭雁龄进了屋,显然,屋里的东西被白俊杰翻腾过了,再一看,(床chuang)上明显留下邋遢的痕迹。

    谭雁龄细起心来观察,发现上面居然有几根弯曲的毛发。很明显,这是白俊杰留下来的。一时间,谭雁龄无比愤怒。伪君子,流氓,衣冠禽兽!就听她小声诅咒不停,回忆起先前(床chuang)上经常出现一些异样的状况,她顿时茅塞顿开。

    这一答案让谭雁龄倍感干哕。就见她从用过的作业簿里撕下两张纸,小心翼翼地将毛发包了起来,扔到门外的垃圾桶,比看到蛆虮还要恶心。然后,她捏住(床chuang)单两头,收渔网一样小心翼翼地将它笼络起来,揉成一团,连同枕巾、薄毛毯全部扔到水龙头旁边的白铁皮大盆里,连洗了数遍。

    白俊杰做贼心虚,躲进自己的房间偷窥动静,一边打开录音机,回放温馨缠绵的歌曲鼓舞着精神。

    我们俩一起打着一支小雨伞,

    虽然是雨下得越来越大。

    只要你来照顾我,我来照顾你,

    能够在一起,我也没关系,

    希望你永远记得我俩的友谊,

    永远,永远挂在你心里。

    这首由利根一郎大师谱曲,黄敏大师作词,后经无数艺人翻唱的《一支小雨伞》,本为一首非常感人的经典,一经白俊杰的臭手放出来,像他对谭雁龄表达(爱ai)慕似的,让谭雁龄听得心里直发烦。

    可她一想再过二十多天就要中考了,她就强捺怒火,平静了下来,揪两团棉花塞住耳朵,全(身shen)心复习备考,同时,她坚定一个信念:报考唐州重点高中,到唐州去,离开白家这个是非之地。

    吃过这次教训,谭雁龄离开家时就将自己卧室门锁起来。这个白俊杰,游魂鬼一般,说不定什么时间就会来家一趟,这时遇到白俊杰,谭雁龄就侧着(身shen)子走,以沉默表达着对他的蔑视和对抗。

    谭雁龄下午放学后的第一件事(情qing)是回家做饭,而上完晚自习后的第一件事(情qing)则是去车站帮舅妈收拾摊子,然后与舅妈一起将三轱辘流动车推回家里,第二天拂晓,再将流动车连同一大盆(热re)乎喷香的茶叶蛋送到车站,一直以来,(日ri)复一(日ri),周而复始。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天,白俊杰、白美妙和谭雁龄都在家里,这一天,白大妈没有出摊,吃早饭的时候,她说:“多少年来,我们家没有招过贼,可是这几天有点反常,我箱子底下藏着的两百多块钱,现在少了十张,我想,你们仨当中一定有一个拿了这一百块钱。当然我希望是外边的小毛贼干的,可是,如果是外边的人干的,一定全部卷走了,怎么还会给我留一大半呢?事(情qing)一定出在你们仨之间,所以,我很难过,也很生气。俊杰,你平(日ri)花钱大手大脚的,你说,是不是你干的?”白大妈盯着白俊杰,审讯道。

    白俊杰扒了一口面条,半是叼挂在嘴边,说道:“妈,你怎么竟然怀疑到我头上?”说着,他将面条咽了下去,从嘴里喷出好几颗饭星星,有一颗落到菜盘子里,(挺ting)让人恶心的。

    “我都使好几年工资啦,犯得着做贼吗?再说,我哪一次缺钱不是伸手向你要的,家里经济那么紧张,你不同意,我敢花家里的钱吗?”他接着不依不饶地说道。

    白大妈也不希望坏事出在宝贝儿子(身shen)上,松了口气,说道:“这么说,是我冤枉你啦?你真的没做?”

    白俊杰一见母亲的气势消退,他倒是来了劲,(情qing)绪趁机汹涌起来,说道:“那当然。你不问她们两个,干嘛怀疑我呢。”

    白大妈的目光这时落到白美妙的脸上,问道:“美妙,你说,是不是你?我知道你平时最(爱ai)吃零食,说,你拿那么多钱买什么了?”

    白美妙一听,也效仿白俊杰,跟起申辩,脖子上的青筋蚯蚓似的,“妈你干吗老是冤枉好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诽谤罪,是犯法的。”

    “犯法?你这丫头,老妈真的把你宠坏了。我看,你最有可能。”

    “什么我最有可能?”白美妙将手里的筷子往地上一摔,气呼呼地站起来,说道:“法律讲究证据,你有吗?再者,我才十四岁,我敢一下子拿那么多钱吗?要说块儿八角的,我还真的拿过,我承认。可这件事(情qing)我保证没做,不然,我发毒誓给你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