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0章城外多娇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池怡是“肯德基”的常客。自从嫁到韩家以后,她平素就知道吃饭睡觉养(身shen)子,肩不挑担手不扶篮的,伸手不拿四两,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如果韩功课是头老牛,她分明就是一片茵茵牧场。

    直到坐下来,池怡才看见神态自如微笑着欣赏儿子吃相的傅忆(娇jiao)。

    池怡知道丈夫和傅忆(娇jiao)的过去,一见到这个女人,她的食(欲yu)退潮似的,一下子就消失了,甚至有些反胃的感觉。等到韩功课问她鸡翅放不放辣椒,她却走过去说道:“走吧,我想吃面。”

    韩功课有些不解,说道:“你这人是秋后生的,天上的云啊,说变就变?”谁知池怡的嗓音突然拔高,说道:“腥气重的东西,放辣椒粉就能改味吗?又腥又(骚sao)!我没胃口!”

    十分伶俐使七分,常留三分与子孙。这女人话虽不多,却是足够尖刻,要知道这样主她腹中胎儿不吉。韩功课这才看见傅忆(娇jiao),正逢傅忆(娇jiao)听到动静抬头张望,目光不偏不倚,恰好与他撞到了一起。

    傅忆(娇jiao)见到这个洞房花烛夜嗾使社会流氓用弹弓打她家玻璃的跳梁小丑,面无表(情qing)地将目光慢慢移回孩子(身shen)上,轻声说道:“吃慢点,当心噎着,来,喝两口蔬菜汤。”

    没办法,傅忆(娇jiao)不像那个小泼妇池怡,她想骂韩功课,可她造不出合适的句子来,在骂人的习作上,她的考分永远不会及格。说着,就见她将蔬菜汤往袁重和袁哲的面前挪了挪,一面,不忘守卫着成熟女(性xing)固有的矜持。

    看到傅忆(娇jiao),一刹那,韩功课的脸色犹如淤血,难看得无边无际。他明知池怡在骂傅忆(娇jiao)腥气重,这时仿佛心灵失火似的,忽然偏向了这个昔(日ri)(情qing)人,冲池怡大声嚷道:“没有胃口,你干吗哭着喊着来这里?公司那么多事(情qing)等我去处理,你又不是不知道!真当我像你这样,一天到晚闲得皮痒痒啊?”

    这就如先时罗建业跟白美玲拌嘴时那样,夫妻双方,只要有谁精神出轨了,心里装着别的异(性xing),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念想厮混怎奈机会甚少,望眼(欲yu)穿,配偶拦路,一句话不合适,就会向配偶找茬发火,这是所有婚姻出轨人的通病。罗建业是,韩功课也是。

    众目睽睽之下,韩功课连珠炮似地,一点面子都没给池怡留下,好像故意表现给傅忆(娇jiao)看的。

    池怡被敌人的炮火一直压制,瞅准对方喘息机会,她刚(欲yu)张口,这时韩功课眉宇紧皱,一摆手,说道:“想吃面,你自己去,不想吃就回家,我到车里等你。”

    说完,他手一甩,转(身shen)便走。

    池怡被憋得眼里噙满泪花,这也是她自找的,算是她侮辱人家的报应吧。但女人就是女人,明明受的是男人的气,不找男人算账,却非要满腹仇怨地迁怒到另一个受害者(身shen)上。视觉的角度,是不是受到智商影响了呢?

    池怡明知韩功课的火气皆是因为傅忆(娇jiao)引起的,这时对傅忆(娇jiao)就更加怨恨了。“这个狐狸精,到哪都让人不得安生!”临走时,她恶狠狠地勾望了傅忆(娇jiao)几眼,暗骂道。

    见到车里里闷坐着的韩功课,池怡好想兴师问罪,可一想到肚子里的胎儿,她又有些忌惮,这时心说:好你个韩功课,你生气时我偏不生气,你想吵架呀,我偏不给你机会,我若生气了,一定要等到你心(情qing)好转,到那时当心我收拾你不留一点(情qing)面,反正你总有求我的时候。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qing)就好了起来,像一条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母蛇在水面上慢慢抬头游弋。

    她这种女人,别看年纪轻轻,真就属于人精系列的,虽说是正牌夫人,坐在韩功课(身shen)边,俨然就是被包养的二(奶nai)。不久,她的心气就消弭殆尽了,反过来主动赔笑,橡皮脸还带着弹簧,后来,用一种绵里藏针的语气跟韩功课说道:“面条我也不想吃了,反正,要饿,就饿你的孩子。”

    韩功课一听,哪还敢再生气?急忙开车带她吃面去了,一边说道:“瞧你长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刚才还好意思哭?”

    居然说我长得难看?跟谁比的呢,是傅忆(娇jiao)吗?想我池怡可是小你十岁,你他妈的老牛吃了嫩草,占了便宜还卖乖。

    池怡越想心里越不舒坦,说道。“长得难看就不好意思哭?是,我是没有傅忆(娇jiao)好看,可她再漂亮又不愿意给你下蛋。”

    她这种人,就不能听人说她一个“不”字,听到“不”字,就想平白无故搬弄是非。韩功课一经这个女人刺激,说傅忆(娇jiao)不愿意给他下蛋,脸色一沉,嚷道:“别提她!”

    池怡针锋相对道:“要我不提她,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韩功课问道:“什么条件?”

    池怡说道:“吃过面,你得带我去‘雕刻时光’,我要看看开业前的准备(情qing)况。”

    “雕刻时光”是百顺化工公司老板池承诺给他老婆孟帆开的一家量贩式ktv,后来,他非要拉妹妹池怡入股,说等到开业以后,由池怡、孟帆共同管理。在选址上,这个店与白美玲的“皇冠丽都”只隔两条街,经营项目也与“皇冠丽都”大体相同。

    因为这,韩功课不想入这个股,说白了,他是不愿得罪白家帮。前段时间裘家被抄的事(情qing)他一清二楚,两个字:凶残。到后来警方也没敢介入,足见白家帮有多厉害。虽说他有花姐作为靠山,真要硬碰硬未必落下风,可他想,青屏遍地都是黄金,何必非要挑人牙缝里的渣滓充饥呢?

    韩功课反对的理由还有一个,那就是,再过几个月,池怡就要分娩了,她根本不可以劳神伤(身shen)到一个释放着甲醛的店里上班。

    “在这个世界上,要想成为一位成功的商人,无时无刻不需要牛虻的勇敢,蚊子的口才,苍蝇的执著和蜘蛛的事业格局。这些小动物,你说,哪个像你?”

    韩功课拿出作家皇文汉的一句名言说事。怎奈池怡是个老板迷,一听这话,就说:“没有谁敢模仿我,像我的东西不在里边,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变成蚂蝗,一直吸着你。”接着,她变出央求的模样,“我只想当美女老板。权当花钱做胎教好不好?答应我嘛,我要让我的孩子在娘胎里就学会赚钱。将来一定超过他爸爸。再说,白美玲是个女人,我也是个女人,人家是大老板的老婆,我也是。”

    一听要跟白美玲比,韩功课笑了几声,审视这个谙世不深长相稚嫩的女人,他说道:“白美玲那个女人精明强干,又十分强势,人送绰号铁娘子,这个绰号,原本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专利,现在青屏政商两界好多成功人士都这么尊称白美玲,就连她老公,(身shen)为知名企业家的罗建业都让她三分,你一个喜欢看动画片的小女人怎么跟她比?你俩不在一个档次,我看,你还是安心在家生孩子吧。”

    说完,他的手摆了又摆。作为青屏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大佬,他这人一般不轻易摆手,摆起手来,姿势又非常特别,通常四根指头捏到一起,只伸直一根食指,食指分别向左右斜下方做45度比划,俨然打着差号,对他判断的人或事作出彻底的否定。

    这就是说,这个鸟人习惯给人差评。

    池怡满脸不悦,啐了韩功课一口,说道:“自家的孩子别人的老婆,说得一点不假!人家老婆再老再丑,看起来也比自己老婆水嫩顺眼!”

    听她这话,韩功课可就笑了,是哭笑不得里跳出的嘲笑,只听他说道:“关公战秦琼,你扯哪去了?这是两个概念,你别混为一谈,好不好?你们女人啊,天生就(爱ai)跳醋缸。”

    池怡也承认刚才吃了傅忆(娇jiao)的醋,但要说吃了白美玲的醋却是真的冤枉她了,这时又见她恢复一副橡皮脸,说道;“这么说,你压根就没有瞧起我?”

    韩功课被这个女人缠得实在无奈,就说道:“不是我看不起你。我花这么大代价让你去做胎教,跟在故宫里开办幼儿园有什么区别?何况眼下栖仙街那两幢商品楼很快就要动工了,到处需要钱。我只能拿出五十万给你玩玩,你哥比我腰粗,咱就占个小股吧,不过,我提醒你,合伙生意不好做啊,钱赚多赚少无所谓,可别到时候伤了和气扭了亲(情qing)。”

    听说是个小股东,池怡有些不乐意,但她还是很调皮地给韩功课一个飞吻,然后说道:“我们池家做事向来丁是丁卯是卯,你就坐等数钱数到手抽筋吧,到时手酸可别怪我。”

    韩功课睨了池怡一眼,这时,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空姐出(身shen)的孟帆,那张俊俏的瓜子脸,那副窈窕的(身shen)材,那两片(挺ting)拔的高原,那个浑圆的美(臀tun),无不令他想入非非。

    韩功课心想借机调戏一把,就说道:“也不是我小瞧你。你啊你,跟你嫂子孟帆一样,看问题从不经过大脑,就知道跟人(身shen)后逮(屁pi)吃,小心把你嫂子的内裤赔进去啊,当然,我得想办法把你的内裤保住,哈哈哈。”说完,他不(禁jin)哈哈大笑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