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8章夜郎之舞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一边说,秦粉一边打开房门。陈君寻以笑相赠,说道:“等我换(身shen)衣服再说吧。”

    秦粉嘴角衔笑,说道:“好啊,不过,记住要穿正装哦。”

    陈君寻更加幽默了,说道:“是的,也许我们有一笔大生意要谈呢。”

    “谈合作?”

    秦粉心想陈君寻可能要和她比试口才,便接过了他的话茬,笑道:“如果上帝还没有睡意,他会促成我们精诚合作的。好啦,我要打扫个人卫生啦,晚安。”

    说完,她就向陈君寻摆了摆手,就像火车站分手时她还想多说几句对方却匆匆告别。此时,错位的轮到陈君寻了。陈君寻还想再聊下去,却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想着什么,或许对他的多言生发了厌恶,或许把他的幽默看成了黝黑。他**辣地望了秦粉两眼,强迫自己十分绅士地回敬了一声“晚安”,等听到那个美女在房间里给门锁拧上保险的声音,他好像被迎面泼了一瓢凉水,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

    如同一次美丽的溃败。

    陈君寻再也没有心(情qing)去练自由搏击了。回到房间,他飞(身shen)跃到(床chuang)垫上,一股脑儿做百余个俯卧撑。做完俯卧撑,他翻过(身shen)来,气喘吁吁地闭上眼睛,然后,他慢慢品味秦粉的一颦一笑,辗转反侧,着实煎熬了好长时间。

    精神恍惚地刚要入梦,这时,房间内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你的邻居。很抱歉,冒昧地问一下,你懂维修吗?我这里淋浴下不来水,好像坏了,你过来帮我看看,可以吗?”

    是秦粉的声音,

    陈君寻本以后前台打来的,或者是小姐服务(热re)线,这一听到秦粉细润的音质,他的心(情qing)一下子揪聚起来。

    他明知那个女人在向他发出暗示,因为淋浴设施真要坏掉了,她这个电话也应该打给服务总台,而不是打给萍水相逢的他。害怕对方电话挂断,机不可失还是一缘永逝?他强制自己必须在数秒内做出决定。

    不要拒绝,不许拒绝!他开始命令自己,然后快速给出答复:“好的,我,我过去看看,请你稍等。”

    说完,他忙不迭地跳下了(床chuang),穿好衣服,到洗手间镜子前将自己简单地修饰一回,然后就出去了。

    轻轻敲了敲门,秦粉将门拉开一条缝。“快进来吧,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啦。”斜倚在靠近门框的墙上,那女人一只手叉腰,含(情qing)脉脉地小声说。

    陈君寻见她(身shen)上穿着睡衣,心照神交,犹豫了片刻,然后,他快速地闪进房间。进入这个房间,他自然而然地掉进一个温柔的陷阱,在这温柔的陷阱下边,埋伏着(热re)烈、狂乱、污浊和叛逆。物我两忘,融于原始,如天地的颠覆,或者海空的互换。

    第二天,陈君寻做贼心虚地早早离开了秦粉的房间,然后匆匆退了房,与那个美人不辞而别了。一夜(情qing),他渴望已久的冒险没料想突然而至,在这个没有经验的初次,他多少有些慌怵,有些狼狈。

    但他始未料及看上去俏丽高雅、气质非凡的秦粉竟然如此老练,老练到给他戴安全(套tao)如同穿针引线。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随随便便放一个陌生男人进来,然后毫不矜持地骋怀放纵。近乎完美的(娇jiao)躯,无边贪婪的眼神,相亲但不相(爱ai),交(身shen)但不交心,满足以后各走各的,基本上都是一骑绝尘,互不了解,互不探知(身shen)份,也不愿对方知道自己底细,这就是一夜迷(情qing)的基本特征。

    陈君寻重新换了一家宾馆,中午去客户那里出过赞助以后,他连饭都没吃,就匆匆忙忙回到了宾馆,将自己封在房间里,丢魂似地作茧自缚。整个下午,他一直躺在(床chuang)上,肚子里虽然咕咕直叫,却浑然没有饥饿的感觉。

    他不停地抽烟,回想与秦粉整个艳遇经过,那种恶劣的勇敢,那种不顾一切的放纵,胆战心惊而又义无反顾的**碰撞令他激(情qing)四(射she),他的心潮迭涌澎湃,脑海里不停地构想,这时翻(身shen)坐起,很快便写出一首题为《≈(爱ai)》的网络(情qing)歌。

    进行一次感动,

    进行一次疯狂,

    让生命在46亿年忧患之中快乐受伤。

    进行一次冒险,

    进行一次放((荡dang)dang),

    让(爱ai)在白天与黑夜颠倒的世界无罪逃亡。

    无论海洋俘虏了陆地,

    还是陆地背叛了海洋,

    曾经的唇齿相依给易碎的记忆镶上相框。

    在风暴和平静的间隙默写自己的思想,

    在(爱ai)与不(爱ai)之间保留着模糊的印象。

    无论固守有多短,

    无论回味有多长,

    只要拥有过就别冀望永远的天堂,

    在明(日ri)阡陌的路口遗失吧相思红豆,

    在缘来了缘又去的尽头是真实的阳光。

    这首词几乎是一气呵成的。陈君寻将歌词反复斟酌。是啊,地球已经存在46亿年了,现已中年,大约再过46亿年它就要毁灭了,在这九十多亿年的漫长岁月里,万物经过了多少番灭绝与重生?而在人类统治地球的有限时间里,一个人短短几十年的寿命又是何其微不足道!一夜(情qing),这个给传统(爱ai)(情qing)观当头棒喝的梦幻幽灵,正蛊惑着多少怨女痴男啊!

    陈君寻通过eile将歌词传给他的好朋友崇子鹤,一个在广州打拼的歌手兼音乐人,很快,他就收到了崇子鹤的回话。

    崇子鹤对这首“约等于(爱ai)”大加赞赏,说这么好的歌词让他欣喜若狂,他的创作灵感一下子迸发出来了,他正注入十二分激(情qing)于其间,并预言此歌一旦出炉必将风靡整个网络世界。

    到了晚上,那个客户又设宴款待,这次,陈君寻不能再不去了。同筵还有不少厂家的业务员,都是老面孔,觥筹交错,畅所(欲yu)言,不一会儿,有两个业务员竟然因为一件小事争辩了起来。

    这二人分属两个厂家,都是生产果树用杀菌剂的,算得上竞争对手。也正是因为业务上的冲突,才在酒桌上拼酒较劲。

    就听一个业务员说道:“说我孤陋寡闻,那我问你,驴睡觉时,是睁眼睡的,还是闭眼睡的?你说。”

    另一个业务员毫不示弱,说道:“你还笑话我出道没你早呢,既然你问这样一个奇葩的问题,我也来一个,我问你,鲢鱼是公的还是母的?你能回答上来吗?说不出来了吧?咱们这些人,懂点农学知识,把农药卖好就行了,别到处当博士。”

    就因为这两个问题,双方争得面红耳赤,蜗牛角上较雌雄,石光火中争长短,着实可笑,又引发其它厂家的业务员加入战团,到了后来,居然有人摔起酒杯,险些动打。

    好好一场晚宴,就这样被他们搅得乌烟瘴气。陈君寻在一旁看着(热re)闹,一时哭笑不得,加之心事无解,就提前离席了。

    等他回到宾馆,总有一个女人((荡dang)dang)秋千似地在他眼前飘来((荡dang)dang)去,那个光鲜而(性xing)感的(身shen)体,让酒精国度的他(情qing)不自(禁jin)地雄(性xing)勃发。

    毫无疑问,是秦粉。

    接着,又出现一个女人,将一生的(爱ai)和幸福都托付给他保管的专(情qing)的女人,是江桐。

    想起江桐的花痴与专注,陈君寻的心里不知不觉就流出惭愧的歉疚。

    然后出现傅忆(娇jiao),一个从未**接触过但在彼此心灵深处已经交合多年的蓝色的(情qing)人。

    江桐,他的妻子,自然不必多言。但是,秦粉的出现,会不会动摇傅忆(娇jiao)在他心中的地位呢?这个时候,他不敢回答自己。如果那样,他对不起傅忆(娇jiao),也对不起他十年付出的幸福而受伤的(爱ai)。

    酒精的力量抽扯出陈君寻越来越多的凌乱的思绪,思绪真如乱线团掉进刺猬窝无从理顺。(爱ai)(情qing)的脉络,因为秦粉的出现开始变得杂乱无章起来。

    陈君寻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qing),对他来说,桃花运抑或桃花劫的盖棺定论都无法改变事(情qing)的结果,因此,他不愿意再往这件事(情qing)上多想。

    他突然想给傅忆(娇jiao)打去一个电话,除了对这个单眼皮美人的思念,他还想借助她的缠绵柔(情qing)的色彩尽快覆盖秦粉的芳体深(情qing)。这种短暂的邂逅最好能像流星划过,不希望因它而有一种负累,也不愿将它看成一次受伤,原生原灭,正如歌词中所言,在风暴和平静的间隙默写自己的思想,在(爱ai)与不(爱ai)之间保留着模糊的印象,足矣。

    想到这里,陈君寻将手机拆开,装上一个新卡号,这个卡号只属于他和傅忆(娇jiao)的。

    “还没有睡吗,君寻?我正做美梦呢,偏又被你吵醒。”电话那端,傅忆(娇jiao)懒洋洋地小声撒(娇jiao)道,然后,她舒臂打开(床chuang)头灯。

    听到傅忆(娇jiao)的第一句话,陈君寻就遗忘了其他的所有女人了,此时,他只生活在电磁波联络的二人世界,穿越寂寥万里的夜空,将彼此的牵挂尽(情qing)表达,那种深度,是面对面时所无法相互给予的,那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一(日ri)三秋。

    这时已经是暮(春chun)的最后几天,荼蘼花秀着芳华,正准备作青(春chun)的最后告白。北温带上的青屏,此时,夜里的气温不冷不暖,睡起来刚好让人适爽不已。

    傅忆(娇jiao)穿着米色菱形格睡袍,披撒长发斜靠在(床chuang)头上,通过电波传递着柔(情qing)蜜意,她美目流盼,睡意全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