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7章预备悼词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原来,兄长担心的是这个!裘民风听后更加气愤,说道:“白家帮真就那么可怕吗?好,这样吧,明天,我就提议召开唐州四(套tao)班子会议,专门研究青屏社会治安整顿问题,到时,我会建议唐州直接派特警过来抓捕这帮恶人的。倘若这份和解意愿书是白家帮((逼))你写的,到时你可以提出来,你还可以联合社会上的正义之士,提供白家帮犯罪证据,遏恶扬善,除恶务尽。”

    说着,说着,裘民风就开始憧憬一个清澈明净的青屏人文环境。

    裘常富一听,慌了神,说道:“我说民风啊,你就让我消停几天吧。白家帮的人不好惹,咱千万不要得罪。唐州要是派人抓捕白家帮,咱裘家就成了他们的公敌,裘家祖坟会被掘的。我郑重告诉你,和解意愿书没人((逼))我写,你也别指望我提供什么白家帮罪证,我压根就没有。”

    这老头儿惊魂未定,显然,他还没有摆脱云豹、黑虎等人的恶魔(阴yin)影。

    裘民风一指满屋残破的陈设,忿忿地说道:“我不需要你作证,这个现场就是最好的证据。”

    裘常富说道:“这都是我砸的,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你砸的?”裘民风一听,也真是服气了,心里暗说,这都怎么了?老鼠见猫似的。裘家的骨气呢?跑哪去了?

    人之所以自私与残暴,是因为人生之路是条必死之路;同样,因为自私与残暴,上帝让毕生变成必死。

    我的这条箴言,原打算用于另一本书的开卷,现在不妨送给白家帮,因为我知道他们最终需要悼词。

    成年人对(性xing)的需求就像孩子对糖果和玩具的喜(爱ai)一样,是人生特定时期的自然需求。让一个人对配偶忠贞,就像命令孩子只准吃同一类糖果或是只准玩同一种玩具一样,都是非常困难的。

    这段警句,既是我这样一个过来人对于(性xing)的思考与总结,也是我送给陈君寻之流的一个姑且的开脱。

    一架飞机从青岛起飞,刺破淡淡的云层飞往上海。金色集团上海公司总经理秦粉坐在头等舱,貌似平静地看着杂志,其实她的心思根本无法定置于杂志里。此次青岛之行,她谈成了一笔生意,同时也经历了一段特殊的感(情qing),慢慢咀嚼,没有浪漫,却有一千分留恋。她真想重来一次,真想更改其间内容,这份遗憾,这份永远不可以重叠的邂逅,比起生意场上滚雪球似的利润,她觉得还是亏本了不少。

    那个与秦粉不期而遇之人正是陈君寻。

    陈君寻回家没待几天又出差了,青岛一个农资经销商举办十周年店庆,专门邀请他过去捧场。这个客户,一年销售百顺化工公司农药两百多万,说是请他捧场,其实是拉赞助,要他代表公司过去出礼的。

    陈君寻这次本想带业务员朱建国同去的,让那小子帮他拎行李,买票,定房间,鞍前马后地伺候,同时也增加几分安全,但是现在正值农药销售旺季,正是大干出业绩的时候,他安排朱建国去了苏南。

    陈君寻买的是软卧。他那个票号所在的包厢里边有三个空卧位和一个美女秦粉,就在拉开软卧包厢推拉门的一刹那,他的目光几乎与那个美女的目光碰到了一起。印影鹅蛋脸,大卷发,高贵的职场着装。

    陈君寻的心怦怦直跳,自来熟地打起招呼:“你好。”

    秦粉嫣然一笑,同样怦然心动。

    这两天上海机票特别紧俏,秦粉的秘书李未央没能帮她订到机票,就提出开车送她去,不料她神遣意使非要一个人坐火车卧铺,于是,李未央就给她买了张软卧。

    秦粉怀揣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很多人都在谈论火车上发生的一夜(情qing),听起来像是亲(身shen)经历似的。既然人家有过,她也希望自己能体验一回。机会很快不约而至了,那是去年冬天,她要去北京谈一宗大买卖,因为忽降大雪,高速公路封路,机场又临时停开航班,她与李未央只好坐火车卧铺过去。火车上,对面卧铺一个军人模样的男人和她谈得非常投机,若不是李未央这只灯泡时不时闪烁,那种(情qing)缘一定会在她和那个军人(身shen)上发生,那时,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她能看透那个军人眼睛深处藏满了**。

    事后,秦粉非常遗憾那次失之交臂的邂逅,不过,她很快就忘记那个男人的模样了,没留下任何值得回忆的东西。也许,二人见面伊始她就模糊着他的长相,一夜迷(情qing)像是一种新式的**快餐,而那个男人,充其量只是她聊以充饥的脂肪罢了!

    后来在公司整理办公桌抽屉时,秦粉无意间发现那个男人的名片,她轻轻摇头,将名片信手扔进了垃圾篓。虽说当时很遗憾,然而她克制住自己,一直没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倒是那个男人主动联系她几次,都被她三言两语地敷衍过去了,再后来,就杳无音讯,渐次忘却。

    其实,一夜(情qing)这个概念在秦粉脑海里早已被定格为一种发泄手段,她去会网友并且发生过,她去“开心店”包夜也算一夜迷(情qing),她跟她下属李未央上(床chuang)也是受一夜(情qing)的魔杖驱使,只是,火车上两(性xing)(情qing)缘她没有经历过,所以,她奢望。

    这次,陈君寻的到来让她暗自感激上帝贶赐于她。

    而对于陈君寻,同样有一种上帝恩宠的感觉,等他坐定,打开笔记本电脑,他一边工作,一边时不时偷看对面这个气质超凡的美女。

    到达下一站,包厢门被拉开了,进来两个醉醺醺的乘客,四周的空气瞬间污浊了起来。

    秦粉暗暗叫苦,陈君寻看在眼里,灵机一动,说道:“吃个香蕉吧。”

    一边说,他一边剥一枚香蕉递给秦粉,俨然一对(情qing)侣。

    秦粉心领神会,接过了香蕉,然后也剥一枚香蕉递给陈君寻,目似传(情qing),说道:“好事成双,你也吃一个吧。”

    这两个醉汉见人家(情qing)侣如此浪漫,倒是十分识趣,一路上欣赏着二人(爱ai)(情qing)表演,羡慕之余,时不时插上郎才女貌之类的溢美之词,剔去话间夹杂的一些不太文明的口头禅,再没有其它行为上的逾越雷池。

    四个人的目的地都是青岛,一块儿下的车,这时候,那两个醉汉的酒劲早已经过去了,人(挺ting)(热re)(情qing)的,真以为秦粉和陈君寻是对伴侣,主动跟他俩打招呼道别不讲,还送了一连串祝福语。

    陈君寻目送人头攒动中的他们,无奈地微笑,然后,就轮到他与秦粉各奔东西了,这种分手,可以温馨地道别,也可以一句话不说各走阳关。

    “你的?”

    “你的——”

    陈君寻与秦粉几乎同时张口,想问对方联系方式,又同时止住口,心照不宣,相视而笑。

    “路上多亏你照应,谢谢你。”秦粉这时转换了话题,说。

    陈君寻说道:“以后,出来做事尽量带一个伴,再见。”

    “再见。”

    简简单单,两个人就这样分道扬镳了,尽管彼此带着一种人海过客特有的隐隐遗憾。

    出站以后,陈君寻打车先到一家连锁宾馆住下,他持有这家宾馆的贵宾卡,标间打六折,因此,虽是星级,价格也不是很贵。

    将行李安置妥当后,他就拎着从家乡带来的土特产拜望一位文学界前辈去了。晚上,他受邀到那位前辈家吃饭,探讨中国文坛最新动向,并告诉前辈,他正在着手写一部网络时代的(情qing)感探索小说。

    虽然谈得投机,但是考虑对方年事已高,害怕影响其休息,因此,他没敢占用其过多时间。

    离开了前辈家,等他回到宾馆,刚好晚上九点。陈君寻感觉时间尚早,就换上背心和休闲短裤,然后披一件运动服,想去顶楼的健(身shen)房练一阵自由搏击。刚一出房间,他猛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shen)影。那人正用电子钥匙开房门,是秦粉!

    “嗨,美女,咱们又见面了!”陈君寻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主动靠上去跟她搭讪。

    秦粉侧过脸来,见是火车上同行的帅哥,她也非常兴奋,“是你呀!你也住这里?我们还是紧壁邻居!”

    “火星撞地球了,简直不敢想象。”

    她看上去有些激动,说道:“可不是吗?巧而曼妙。你要去哪里呀?”

    陈君寻不想错过这次绝妙的交谈机会,十分风趣地说道:“哪里都不去,感觉你要回来,所以出来迎接你一下。”

    秦粉就被陈君寻的机敏和幽默逗得十分开心,打量他这(身shen)打扮,明知他要去锻炼,却不点破。

    “难不成我一路跟踪你过来的?好吧,就算我跟踪你来的,可是要迎接我,你穿这(身shen)衣服,冻不冻感冒暂且不说,礼节上好像也说不过去吧?”

    暮(春chun)时节的青岛,确也不是穿大裤衩的时候,秦粉一边扫视陈君寻结实的肌(肉rou),一边说道。陈君寻“哦”了一声,说道:“刚才从健(身shen)房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换呢。”

    开弓没有回头箭,看来他撒谎没有回头路了。

    秦粉心里明镜,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而是付之一笑,改换了话题,大大咧咧地问道:“要进来坐一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