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6章剑不出鞘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那帮闯进裘家的匪徒,要说有多可恶就有多可恶,他们暴打裘乾不说,还将裘乾的父亲裘常富揪过来按到椅子上,将他双手反剪,手腕与椅子橕绑在一起,然后,故意让他眼望着儿子挨打的(情qing)状。

    当然,折磨裘常富源于白俊杰的秘密授意。裘民风父子,一个居高位,一个在牢里,白俊杰一时半会奈何不得,但裘常富是裘民风的亲哥哥,俗话说打断骨头连着筋,裘乾被打,裘常富痛不(欲yu)生,裘常富受辱,白俊杰不相信裘民风心里能好受。

    可怜裘常富被两个小子按住肩膀,眼见儿子抱着头在地上翻来滚去,老爷子可就心疼得要命了。见到裘乾护头护不住腰,护腰又护不住头,蜷曲着(身shen)子疼得乱叫,裘常富再也看不下去了,他不顾老态龙钟(身shen)骨枯脆,连人带椅一起奋力前倾。

    “我说各位小哥啊,求你们,别打了,高抬贵手饶恕我可怜的儿吧,别再打了,再打就要打死我儿了。”

    可怜裘常富“扑通”跪地,也不管那把老骨头摔断几根。裘乾一听父亲的凄惨叫唤,他挣扎着爬了起来,与裘常富一齐低首下心地讨饶。“你们都是爷。我错了,我改不行吗?看在我爹这把老骨头的(情qing)面上,饶了我吧,我给你们磕头了!”

    声音凄惨,流溢八方。

    别看云豹飞扬跋扈,他也生怕闹出人命。这时,眼见裘老爷子就要背过气去,这个狗(日ri)的白家帮一号走狗连忙吩咐众匪徒住手。但是,他仍然鹰瞵鹗视咄咄((逼))人,在裘家倾颈叉腰竭力撒播着威严,一面指向裘常富,说他裘家若是有人胆敢报警,白家帮定然斩了他们全家。

    裘乾挣扎着爬起来,答应不报官也不究赖,更不会向他的叔叔裘民风申诉冤屈,因为,他挨打本来就没有冤屈可言,是他心里犯浑有错在先,就该遭此报应,眼见发了毒誓还不够,接着,他又补了几个响头。

    裘家民宅的附近几个出口都有白家帮的马弁把守,并扬言谁若报警就砍死谁,因而没有一个邻居敢自找麻烦。不过,消息还是很快传到裘才和白美妙那里。

    白美妙自从上了裘才的(床chuang),她约裘才打麻将的积极(性xing)明显高涨了许多,当然,结果都是她赢,裘才输。这天,她正和裘才打牌,忽见裘才接听一个电话时脸色青一阵紫一阵的,她觉得不对劲,一问,才知道她的哥哥派人抄了裘乾的家。

    裘乾酒后在“皇冠丽都”闹的那一出,浮水鲦鱼似地并没有冒出多大泡,白俊杰的动静却是闹得不小,起先,白美妙只以为哥哥忘不了他与裘坚的仇怨,裘坚在牢里,他没法出气,这才找个姓裘的人撒气的,应该只是浮皮蹭痒的小摩擦,裘家赔了钱又请了酒,足以打发了,因此就没有过问,虽然她现在跟裘才已经有了一腿,应该从中调解才对。

    裘氏三兄弟名字起得都(挺ting)好,老大裘才,老二裘乾,老三裘一鸣。那裘一鸣也就是傅忆(娇jiao)那个学校的流氓教务处主任,直到他打电话给裘才,说听一个从二哥家翻墙逃出的朋友讲,二哥很可能被白家帮的人打死了,要裘才快点设法阻止,白美妙才知道白俊杰报复裘家了,她这才推散麻将,随裘才一起赶往现场。

    钻进裘才的车里,白美妙不知道该向裘才道歉呢还是安慰呢。等车子开到裘乾家门口,云豹正在堂屋里撒播威风。

    “又是你这个小祖宗!”白美妙跑进家里,指向云豹,她真是气得糊涂了,竟一时忘记了如何表达。

    眼前的场面实在令人震惊,特别是看到反剪着手绑在椅子上的裘常富,白美妙简直无法忍受,当然,作为裘家长子的裘才,其心(情qing)更是无法形容了。

    白美妙解开裘老爷子手腕上的绳子,然后指向云豹等人蹦起来咒骂,说他们过于血腥,连老人都不放过,接着,她又给她的姐姐白美玲打去电话,告了哥哥一状。

    白家女人扬起威风,这些狗崽子们不敢顶撞,也不敢明说裘老爷子是白俊杰指使绑的,但也赖在裘家就是不走。

    直到云豹接到白俊杰打来的电话,要他走人,他这才号令手下悻悻而去。

    恶徒们一走,裘才站在满地狼藉的厅堂,看看鼻青眼蓝奄奄一息的二弟,又看看气喘不定的老父亲,再看看给老父亲喂水又捶背的白美妙,他又恨又恼,搓手顿足的,真是无语了。

    二侄子裘乾家被抄,兄长裘常富被绑,白家帮威震青屏,裘家尊严却是((荡dang)dang)然无存,作为青屏老县委书记的裘民风算是丢尽了颜面。于是,在听到三侄子裘一鸣诉苦后,事发当天晚上,裘民风就怒不可遏地来到了青屏。

    由于谭雁龄的缘故,事实上,裘家与白家是能搭上亲戚关系的,因为她是裘民风的儿媳妇,是白俊杰的亲表妹。今个白俊杰派云豹、黑虎等人灭了裘家尊严,裘民风心知肚明,这事一定与犬子裘坚当初的孽债有关。裘坚带小龙帮的人剁掉白俊杰一只手,又废除他做男人的权利,现如今人家做大成势,复仇来了。

    裘家的尊严,比起一个男人对于生活的绝望,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裘民风懂得因果报应,却不理解白俊杰的真实感受。来到青屏以后,他先是奔往罗家业家里,毕竟当初罗建业当上吻牌食品厂厂长,他有过照应,算是知遇之恩吧。可罗家欠他一个人(情qing),现在却还之以一种漠视,莫非,他们恩将仇报?

    罗建业见到裘民风,一如既往地十分客气。当裘民风质问白家帮生事之前罗家为何不从中阻拦,罗建业极力推脱责任,说事发时他不在青屏,这不,出差刚刚到家,还没来及洗去风尘,老书记就登门了。

    “这不是理由!老早之前,你就应该疏通裘、白两家的关系。”

    裘民风眉宇紧锁,随之批评成串,就好像罗家祖上三代欠他救命之恩似的,抓住忘恩负义的小辫子,想要抡空甩晕。

    罗建业早就见识过裘民风的口才,实在((逼))急了,就摊牌说道:“其实,我与大舅哥的关系也就马马虎虎的样子。裘、白两家的矛盾,我是想帮着化解,也跟他谈过,可他一听这事就朝我翻脸。都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了,黑的白的,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各人有各人的做派,我是真没有办法说服别人,管好自己就行啦。疏通的事,不信你可以问美玲。美玲,你说,我找过你哥没有?老领导面前,你一定要说实话。”

    白美玲坐在一旁很少说话。这时点了点头。这个女人非常精明,白家帮的所作所为,既然她制止不了,也就刻意划清界限,除非有人想整她,她才掺和一二,就像裘乾到她的“皇冠丽都”闹事那样,不然,她很少发飙。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这个道理她比谁都明白,只是,白俊杰是她亲哥,她宁愿违心地朝好的方面去想而已。

    裘民风找不到拿住罗建业夫妇的理由,就离开罗家,找干女婿常居安市长算账去了。这时的常居安正在加班。裘民风来到市长办公室,一见面,就命令常居安火速组织青屏警力((荡dang)dang)平白家帮。

    常居安听后挠了挠头。白家帮势力如(日ri)中天,好多警车见到白家帮的人都绕道而走,这些(情qing)况他是知道的。他还知道青屏庞大的政法队伍中,好多人都与白家帮关系密切,他虽然是一市之长,可项上只有一个人头啊,又被白家帮的人放在供桌上高看与敬奉,不到万不得已,他才无心开杀戒呢。

    常居安就是这么想的。当干爹怒叱他是庸官时,他拿出了一张纸。

    这是一份自愿和解意愿书的复印件,内容大概是说,裘乾打了白家雇员,白家带人报复,双方各有损失,白家较重,裘家较轻。当然,远亲不如近邻,考虑同城(情qing)意,双方达成共识,互不相欠,相互原谅,自愿和解。笔迹是裘常富的亲笔,落款是裘常富和裘乾两个受害当事人。

    原来,常居安明知干爹要来,他早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真不愧官场老手啊。

    见到和解意愿书,裘民风没什么好说的了,折道来到裘乾家里,见过兄长裘常富,他将和解书复印件往兄长跟前一撂,沉声问道:“我的傻哥哥,这上边的字,是不是白家帮((逼))你写的?”

    裘常富神(情qing)呆滞,迟疑片刻,说道:“是我自愿的。”

    裘民风急得直摇头,说道:“别骗我了!裘家锅底都被捣漏了,裘乾差点被人打死,亲娘咧,还白家损失较重裘家损失较轻?这一看,就是白家帮((逼))你写的。”

    裘常富见被识破,只好说道:“这件事,你就别((操cao)cao)心了,孙子孙女都在上学呢?就给他们留个平安吧。”

    裘才、裘一鸣家都有孩子,不怕贼偷,也不怕贼抢,就怕贼惦记。这若惹怒白家帮,两个孩子以后走在路上,哪还能让人放心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