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5章拳脚加身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其实,昨天夜里,白家帮一直有人在东城派出所门口蹲守,轻易把裘乾几个人放了,谁也没有这个胆子,加上一大早白美玲就给公安局长打去电话,又有纪开放的受害陈述,领头肇事者裘乾上午就被转到了拘留所,拘留时间是白美玲设定的十五天。

    裘才想不到白美玲嘴里的两三天变成了十五天,这么高深的算术,奥数啊?他怎么都算不出来。

    按照法律规定,进了拘留所,执行期间不得提前释放。拘留时间是白家帮定的,没人敢说处罚重了,因此也就没人敢提请复议或者行政诉讼,但这难不住拘留所所长,事前,拘留所所长已经告诉裘才,只要白家帮同意放人,他立马可以化繁为简。

    听说裘才接人来了,拘留所所长命令裘乾道:“你,围((操cao)cao)场跑五圈去!”

    裘乾非常听话,真的跑了五圈,回来气喘吁吁,累得跟憨熊似的。

    拘留所所长接着安排手下道:“送他去观察室。”

    然后,他又给观察室里的值班医生打去电话,“你好,杨医生,有个姓裘的空码马上到你那里,那人心脏不好,高血压,这次老毛病又犯了,你给他查一查,千万别让他死在那里。”

    那个医生心领神会,裘乾一经送到,一听一量,他的诊断结论是:严重心律失常,严重高血压。

    看到这个诊断结果,拘留所所长让裘乾填写一张暂缓行政拘留申请表,签字画押以后,所长拉笔在表中一栏写道:在押人员患有严重疾病,不宜羁押,建议暂缓行政拘留。

    裘才亲自拿着这张表跑了一趟市公安局,他和公安局长是官场上的老熟人,手续办起来相当容易,很快,对裘乾暂缓行政拘留的决定就下达到了拘留所。立即释放,至于剩下的未执行(日ri)期,这更难不倒裘才了,只要能过白家帮这一关,到时提请复议,自然就会有人帮助撤销处罚。

    等到晚上,裘才专门摆一桌酒筵,将白美玲、白俊杰、纪开放等人请了过来,至于公安战线上的朋友,不宜同时登场,他将另行安排。

    白俊杰想不到妹妹如此手软,姓裘的刚刚拘留两天,怎么说放她就同意放了呢?难道裘坚带人剁掉他手的事(情qing)她忘记了吗?

    为此,他还专门跑过去质问妹妹。白美玲安慰他几回,说那么大的仇恨她没齿难忘,不过,做事一定要留条后路。路径窄处,留一步与人行;滋味浓时,减三分让人尝。

    白俊杰反问:“那,我的路呢,当时谁给我留路了?这几年下来,我心里什么滋味,谁又能知道?”

    白美玲拉过哥哥那只独一无二的手,满脸悲怆,“你心里什么滋味,我这个做妹妹的能尝出来,只是,该遭报应的都在接受惩罚,我们不能自乱分寸,做一些违法的事。”

    “对啊,他就应该接受惩罚,把他放出来,这才叫知法犯法,是违法行为。”

    白美玲叹了口气,“有些事,还真不能做得太绝。”

    这时,白美玲才说出她的真正的担忧,吻牌公司要想顺利发展,离不开环保局的交集,原来,她担心把裘才((逼))急了,那家伙今后给吻牌公司小鞋穿。好说歹说,她终于劝住了哥哥,并要他酒桌上看她脸色行事。

    那个裘乾早知道白俊杰势力庞大,但是,他自恃扛着叔叔裘民风这把大红伞,也知道白俊杰那只秃腕乃是拜他的堂兄弟裘坚所赐,因此,环视桌子四周在座诸君,他并不是十分敬畏,话说回来,真要是怕了,他就该跪地磕头,或者当着白家人的面自搧耳光才对。

    “对不住,白姐,千不该万不该,我昨晚不该喝那么多酒,然后跑到你店里捣乱,这酒真不是好东西啊,我错了,白姐,大人不记小人过,请您原谅。”裘乾拖着(身shen)子给白美玲斟了一杯红酒。酌酒时拖泥带水,端酒时心不在焉,道歉时蜻蜓点水。赔(情qing)不见太多诚意,这分明欠揍啊。

    坐在白美玲(身shen)边的白俊杰看在眼里,忽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场仇恨,心说,不给你们裘家人一点厉害尝尝,你他妈的真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睛。

    “这酒我来喝!”

    但闻白俊杰厉声说道,声音里带着金属的光泽,犹如一把利剑。话间,他亮出鹰爪,起(身shen)伸向裘乾。他哪里是去抢酒杯?分明想掏裘乾心吃。

    白俊杰刚一起(身shen),白美玲就知他要行凶,因而脸色非常难看,喝道:“要抢我生意吗?坐下。你的嗓子好像起烟了,这可不是喝酒的好时候。”

    白俊杰看了看妹妹,(欲yu)言又止。“嗐”了一声,直气得他猛一施千斤坠,继而内力直往地下注入,最后,还是乖乖坐了下来。

    白美玲接过裘乾递来的酒杯,说道:“这杯酒,我转敬我的大管家,远道而来的纪经理,青屏这个小地方,好人不多,坏人不少,你对白姐的生意尽心尽责,白姐给你的呵护太少了,这杯酒,算我赔罪酒!”说着,白美玲站了起来,双手递过去。

    纪开放见状,受宠若惊,连连摆手,“不,不,承蒙白总高看,我一个小小打工的承受不起呀。”

    “快给纪经理倒酒,纪经理喜欢喝高度酒,快。”裘才眼头好使,见状,他连忙指令弟弟。

    裘乾刚才险些被白俊杰掏了心,那心还给他留着,就是让他害怕用的。一听哥哥提醒,慌忙拿起一瓶五粮液走过去,给纪开放倒了一杯。此时的他,酌酒也不拖泥带水了,端酒也不心不在焉了,说道:“对不起,纪经理,昨晚都是我的错,在这里,我郑重向你道歉。”

    纪开放端起酒杯,看了看白美玲,又看了看白俊杰,唯独不看裘乾。

    他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那只被捣的眼睛布满血丝,不知里边夹带多少怨恨,反正权当(身shen)边这人不存在,紧接着,他举杯迎上前去,与白美玲的酒杯碰到了一起,说道:“我来青屏,主要沾了白总的光,通过白总,我才有幸认识各位,这杯酒,我理应先敬我的领路人白总。”说完,他一饮而尽。

    裘乾将二人空杯斟满,然后又去给白俊杰敬酒。

    白俊杰踔厉风发。此时的青屏黑道上,他已经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其门下得意弟子号称八大金刚和十三太保。徒子徒孙前簇后拥,让他着实威风凛凛、雄武飞扬。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黑老大,在白美玲面前却俯首帖耳乖乖听话,足见白美玲的威力有多么强大了。

    要说白俊杰为人心狠手辣,是在七年前被裘坚带小龙帮的人剁去一只手以后,他才养成了这种(性xing)格。被致残以后,刚一养好伤,他就抛妻弃子,断线风筝似地,跑到一座不为人知的大山里,拜一位疯和尚为师,苦练了一年功夫,然后回乡纠结一帮弟兄,整(日ri)砍砍杀杀,与黑社会头目花姐抢地盘、收保护费,不几年,他就坐大成势,现如今,在青屏黑道上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人送绰号“绝命闪电手”。

    要钱,白家有金山银山;要拳头,他(身shen)怀一(身shen)好功夫不说,(身shen)边又有徒子徒孙一大帮。而裘乾不识时务,竟敢跑到“皇冠丽都”撒野,酒桌上光耍嘴皮也不磕头,这不分明骑到他白爷头上屙屎吗!屙完屎还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回忆裘坚带人暴打他的(情qing)景,白俊杰正没法撒气,这回遇到裘坚的堂兄弟,刚好给他一个向裘家人开刀的机会,已经声威远播的白爷岂能错失良机?

    见裘乾敬酒,白俊杰真想一拳打死他,但因为白美玲在酒桌上一直施脸压着,他没能向裘家人发威,因而心里憋得十分难受。

    吃过这顿赔(情qing)酒以后,过了大概半个月,大家都以为风平浪静了,这一天,白俊杰避开白美玲,忽然教唆他的大徒弟云豹、二徒弟黑虎带领二十几个小弟兄去抄裘乾的家。

    众匪徒涌破裘乾的家门,将他家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什么电视、冰箱、沙发、柜子、玻璃屏风、镜子、灯具等等,一个没留。砸过摆设,又将裘乾围了起来。

    这裘乾是个色厉内荏的货色,等到拳脚加(身shen),他认输服败可就为时已晚了。本来,那晚一起闹事的几个狐朋狗友正在他家喝茶吹牛皮,一听白家帮的人抄家来了,在他家大门被破之前,那几个家伙翻墙头一个比一个快。紧急时刻,他给黑道上有些分量的朋友所打的求助电话,也没有一个表明决心,不是在外地了,就是正在去外地的车上,反正都没空给他撑持场面,包括他一向认作大哥的韩功课。

    人在江湖,好多朋友,就像画里的小飞虫,不仔细看,还以为屏幕不干净。有一天,我用手机将郊外一群婚飞的蚂蚁拍下,发现了这个道理。

    裘乾的所有朋友聚合起来,就成了那群有煞风景的飞蚂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