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3章昂贵想象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桐明知陈君寻话中带刺,却十分得意地说道:“那还用你夸吗?我本来就聪明呀。你老婆好歹也是个股级干部,脸蛋漂亮口才一流不说,工作能力也是首屈一指的,即使你不去赞美,至少也得尊重她吧,而要尊重她,就不能诋毁她的上司的英明提拔。我知道你一直在吃醋,你(爱ai)我胜过(爱ai)金丝雀,你说,对不对?所以,你更喜欢叫我江桐这个名字。”

    陈君寻被缠得着急,这时说道:“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投降,求你别再孔雀开屏好不好?不过,开屏的孔雀都是公的。”

    说到后半句,他的声音压得特别低,几乎是从嗓门缝里挤出来的,说完,(禁jin)不住又坏坏地笑,然后起(身shen)站了起来。

    江桐一见陈君寻起(身shen)要走,心里一惊,她也没有闲心斗嘴了,连忙欠起腰(身shen),问道:“你要去哪?”

    她以为陈君寻是要出门约会,因而做好了随行的准备。

    陈君寻受不住此等一惊一乍的待见,回过头来,有气无力地说道:“还能去哪?码字呗。你这人中午喝的肯定是假酒,不然,脑子不会坏得这么快。”

    他这人相当聪明的。他明知一旦出门,江桐必定粘着他,到时,什么好事都做不成,甚至连条短信都没法接,因而,爽当朝书房走。

    这一回书房,江桐就放心了。江桐将电视换成了综艺频道,担心影响他的写作,又将电视的声音调低一些。然后,她打开了手机百度搜索,她想验证一下丈夫刚才那个孔雀开屏的说法到底对不对,一经搜索,果然,雌孔雀没有尾屏,开屏的都是风流成(性xing)专(爱ai)(诱you)惑异(性xing)的雄孔雀。

    佩服丈夫知识渊博的同时,江桐暗骂那些开屏的孔雀跟天底下所有臭男人别无二致,同一个祖宗,同一副孬种相,就像花果山的猴子没外姓,一窝孙子。

    一想到陈君寻那副坏坏的笑脸,江桐窃笑不止,一边,往他紧闭的书房门望了又望。

    那间宽敞的书房布局简约而又规整。一张浅胡桃色的写字桌横放于距离窗口一米开外的地方,旁侧,专为写字桌配备的佐柜上摆放着一部液晶电脑。三组合书柜贴靠桌子对面的墙壁渊默地竖立,里边大都是中外文学名著。陈君寻的几本书以及成为文学行者以后所获诸多荣誉证书放在最底层的一个角落里,似乎在暗示他努力不够和无法超越

    旁边,一盆即将结束休眠的升级兰在墙上挂着的梵高的《向(日ri)葵》的生命感召下渐渐显现了活力;另一幅框画,安德柳?怀特的《克丽斯蒂娜的世界》带给他的是另一种心灵的震撼。

    那个令他同(情qing)的残疾的姑娘对家的那种执著的(爱ai)与向往,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珍(爱ai)自己的家庭。墙上壁挂式空调是开着的,(乳ru)白色的三基色(日ri)光灯蛋清一样地倾泻着纯(情qing)。

    夜阑人静,陈君寻静静地躺在高靠背老板椅上,房间里乌烟瘴气,烟缸里的烟头堆成一个小山丘。

    他的手指夹着烟,他在为他的长篇小说《(情qing)人节》作更为深意的构思:这是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一次寻寻觅觅的婚外迷航,这是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一场步履蹒跚的青(春chun)回访,这是一个三十岁男人的一次求佛庇护的感(情qing)冒险。

    陈君寻对他这部小说定位如此,他觉得自己就是书中的男主人公,一个三十而立的已婚男人,因此,他试图走进这个男人可能走进的世界——**强烈而又压力沉重的男人的天地,可是,要将这本小说写成畅销书又谈何容易。

    远方也有一个人难以入睡,野川裙子——陈君寻的网友,从未谋面,不过,野川裙子告诉陈君寻,她定居上海。

    陈君寻打开了qq,此时,野川裙子正在线上向他发出最后的通牒:嘿,江湖涩郎,你从人间蒸发又变成雨落回地球了吗?我想你不会那么神奇吧?赶快给我回话,否则,我就破坏地球的引力。

    江湖涩郎是陈君寻专为开涮野川裙子而起的网名,既然对方自喻野川裙子,他就针锋相对,谓以色狼而又自诩谦谦君子羞涩郎君,故此给自己起了个江湖涩郎的名字。

    陈君寻看到这条留言,笑一笑。

    接触这个叫野川裙子的网络(情qing)人,也是缘自陈君寻新书《(情qing)人节》的构想。那时,他构思书里男主人公(身shen)边有四个女人粉墨登场:一个是妻子,一个是生活在(身shen)边的蓝色(情qing)人,一个是从未谋面不知长相年龄也不许互看视频的网络(情qing)人,一个是有一面之缘但只能以手机短信息的方式交心的女朋友。野川裙子就是第三个女人的生活原型,为了写好这本书他刻意寻找到的生活样板。

    说起他与野川裙子的结识算是一段缘分。古时候大家闺秀曾有抛绣球招夫的故事,不曾想这被他借鉴了过来,在网上别出心裁地出一次灯谜会,当时,他出了一个简单灯谜,并缀文只请浏览网帖的女(性xing)猜题和回复,真就有不少网虫对此产生了兴趣。

    事后,他将几千个参加灯谜会的网虫的qq号聚集起来,浓缩在一个网页上,闭上眼睛,鼠标在网页上自由地移动,只待手停,鼠标指在谁的qq号上,谁就是他的网络(情qing)人,结果,睁开眼睛,他看见鼠标指准一个网名为野川裙子的号码。

    陈君寻确信野川裙子的(性xing)别是在半年前的一次聊天中,那天夜里,野川裙子问他:江湖涩郎,你有视频吗?那时,他这个色而不羞的江湖涩郎回答道:有,但是我不能打开。我追求的就是这种想象中的感觉。

    野川裙子又敲击键盘,问道:那么,你可以将你照片传一张过来吗?

    陈君寻回复道:抱歉。这样做同样破坏这种氛围。

    野川裙子敲击键盘:看来,你也不想看我视频。你为什么不关心我长什么样子呢?

    陈君寻渐渐进入了江湖涩郎的角色,回复:因为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野川裙子:你是说你很丑,还是剑有所指?

    江湖涩郎:当然说我自己,见到我,你会找回尊严的;见到我,你会尖叫不断,因为,你还没有达到我这种审美高度。出于对你的(爱ai)护,我只能说抱歉。

    很快,野川裙子发来一个噘起的红唇,然后敲击键盘:你好像在骂人,不过,我还是很感动。既然这样,就将你可(爱ai)之处表现给我看吧。

    江湖涩郎:你生气的样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05微米的(诱you)惑,我愿意靠近。

    野川裙子:你在骗我。

    江湖涩郎:希望被骗吗?

    野川裙子:原来不希望,不过,现在有些改变了。

    江湖涩郎:可怜的小阿妹!

    野川裙子:这种称呼不好听。我的脸庞很富贵,我的眼睛很挑剔!

    野川裙子显然被(套tao)进去了,回复这句话的时候,她承认了自己的(性xing)别,而且承认自己年轻。

    稍顿片刻,野川裙子又敲击键盘:你就这么肯定我比你小?

    江湖涩郎回复:别忘了,我超越人类,我是狼的偶像。

    野川裙子:那么,你这匹狼多大年纪啦,疯狂了几个世纪?如实招来。

    江湖涩郎:我在年轻和衰老之间飘((荡dang)dang),徘徊,忧郁。

    野川裙子:你太狡猾了。

    江湖涩郎:那么你多大?

    野川裙子:我的回答紧紧跟随你正确的答案。

    江湖涩郎被野川裙子的机敏对谈逗乐了,想了想,然后他继续击打键盘,问道:既然你是小阿妹,你可以叫我一声哥吗?

    野川裙子回道:叫你哥哥,你奖励我什么呢?我的声音很贵的,一亿美金一克拉。

    江湖涩郎想了想,回道:哦,的确不咋便宜。那么,我就送你一些“想象”吧,野川裙子对江湖涩郎的想象,顺便,再送你一些思念,江湖涩郎对野川裙子的思念。

    看到陈君寻的这些回复,野川裙子发来了一张笑脸,然后,她回复道:你的回答让我很感兴趣。我收下你的礼物了,想象,还有珍贵的思念。

    且不管上边那段台词能否成为网络时代永恒的经典,单就那种“想象”和“思念”,已经蛊惑了世上成千上万的痴男怨女。传统的媒妁,正在逐渐走向失业的窘境,而网络的红娘,让媒妁也渐渐害起了相思。

    这就是世纪之交,人类社会的新型(爱ai)(情qing)格式,从最初的小众到后来的普及,一部电脑堪称一座鹊桥,也就是这个时期,我将它命名为吻牌时代。

    二00一年(情qing)人节过后的第二天,太阳少见得惨白,隐现于淡灰色的苍穹,像蒙上一层纱,阅读了前一天的多(情qing)或者荒芜,它在考虑如何以雾霾遮羞。

    袁金林在白美妙的客厅里煎熬一夜,他居然变成熊猫眼了。夜间院子里的脚步声和几次野猫绝命的叫喊更是让他心烦意乱,他不知道真是野猫,还是有人故意扮演成畜牲逾墙潜院前来偷腥的。

    等到第二天早上,白美妙给他开门以后,他看见白美妙也成了熊猫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