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章昨日黄花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大笑过后,这渣男的微笑挂在脸上,好像扫地没扫干净似的。

    江桐一听,哭笑不得,“去你的。”她啐了他一口,权当洒水了。

    一番打(情qing)骂俏过后,陈君寻正起了脸色,警告江桐道:“与胡绍德那种人共事,我劝你最好多长一个心眼。那人不是什么好鸟。”

    江桐不解,问道:“怎么啦,你跟胡局打过交道?”

    陈君寻回道:“没有。”

    江桐又问:“你们认识?”

    陈君寻说道:“不认识。不过,我听我们公司一个同事提起过他,那人叫裘乾,是胡绍德的妹婿,对他很了解。”

    “哦,原来是这样?”

    江桐听到丈夫的话有些不乐意,她并不认可丈夫这一评判,因而说道:“西方社会有句格言说得好:如果你没穿那人的鞋子走一英里的路,就不要随便去评价他。胡局人品到底怎么样,你没和他打过交道,怎么可以道听途说,随便给他妄下结论呢?”

    陈君寻一见妻子不服气,这时候,他撇开了电视新闻,冷笑了几声,然后提起一段旧闻:“裘乾人品不好,四处倒卖假农药,他的话可以不相信。白美妙你认识不?吻牌公司老板罗建业的小姨子。我告诉你,白美妙当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硬是被胡绍德那个老色鬼给拉下水的,那老色鬼脸上的那块刀疤就是最好的见证。”

    陈君寻所说之事应该追溯到五年前,那时,白美妙虽说是个大龄单(身shen)青年,1970年出生的,但她的生活作风却很检点正派,俨然白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胡绍德觊觎白美妙的美貌和品行,就避开老婆向她发起了进攻。

    这个胡绍德的交谊舞水平很高,瞄准白美妙喜欢跳舞这个嗜好,在舞场上,他就竭力表现自己,吸引白美妙的注意。很快,白美妙就注意到他了,满脸崇拜,忐忑着心(情qing)邀请他跳舞不说,还主动提出拜他为师。

    胡绍德一见美人鱼上钩,心中大喜,认徒弟的事他没有答应,小妹二字却是被他叫得十分传统。这家伙确实会伪装,当他手把手教授白美妙舞艺的时候,更显出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白美妙颇为敬畏,(日ri)子一久,就产生了一种好感。

    不过,那时的好感在白美妙的心里绝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儿女私(情qing)。可是,胡绍德哪管这些?(日ri)子一久,他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再与白美妙跳舞时,他的(身shen)体接触逐渐多了起来,有些时候,尺度还相当大,形同畜牲的姿势。白美妙不好意思提醒,忸忸怩怩,半搡半掩也就过去了。

    然而,白美妙隔三差五还请胡绍德教授舞艺。此时,她发现她有些喜欢胡绍德了,喜欢嗅他(身shen)上那种成熟男人的味道。又过去一些时(日ri),这种喜欢变成了一种心理依赖。

    胡绍德何等狡诈,看穿白美妙的心思以后,他屡屡(身shen)体碰撞不讲,手上的小动作也多了起来,瞎摸乱抠的,撩拨得白美妙喘息不定。有一天晚上,他就花说柳说地虏掠了白美妙的贞((操cao)cao)。

    白美妙有了第一次伊甸园里的体验,对胡绍德越来越依恋了,后来,她居然((逼))迫胡绍德离婚。

    胡绍德妻儿老小守着(热re)窝,他又是邮政局的一把手,(日ri)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对于白美妙,他只想玩弄一把,眼见人家黄花闺女的贞((操cao)cao)被他掠走了,这时他就想早点抽(身shen)。

    只听他哄着白美妙说道:“我和你年龄不相配,美妙,你想想,我俩真要结婚的话,等你三十多岁,我那时就成五十多岁大半货老头子了,(日ri)薄西山的,黄土埋到脖颈,多瘆人呀。而那会儿你还朝气鲜亮,你一旦不高兴,定要分手,一分手,高不成低不就的,到哪找合适的人家去?所以说,长痛不如短痛,咱们不如现在就分手吧。再说了,我和你之间的事(情qing),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个带嘴的动物知道,你不要担心以后的路不好走,放心,我会保密的。我所考虑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白美妙这才知道胡绍德并不是真心(爱ai)她的,只是把她当成了想玩就玩想扔就扔的小汽车,这时哭哭啼啼地说道:“我已经被你毁了。你为什么早不对我这么说,非得走到这一步才说这些,胡绍德,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恨你。”说完,她就掩面跑开了。

    回到家以后,白美妙将自己反锁在卧室里小声啜泣,白大妈不解,敲门,她就是不开。往后几(日ri),白大妈一直留意这个女儿的举动。有一天晚上,白美妙伏在桌子上一边抹鼻涕一边写东西的(情qing)形被她偷窥到了,她就将此事告诉了儿子白俊杰。

    白俊杰被仇人裘坚剁去一只手以后,经历了痛苦的蜕变,苦练出一(身shen)好武功,这时在青屏刚刚打出一片天地,黑白两道正起声威。听母亲这样一说,他就趁妹妹上班不在家,叫来一个以偷盗为生、开锁高明的弟兄,打开了她的抽屉。

    翻开一个(日ri)记本,一看,里面写的全是白美妙和胡绍德交往的破事,最后那几页,句句饱蘸对胡绍德的怨恨,纸上还留有斑斑泪痕。

    白俊杰明白原委以后,到了晚上,就腰掖匕首只(身shen)去敲胡绍德家门。

    胡绍德从防盗门的猫眼里一见白俊杰,就知道来者不善,他有心不开,又害怕这个匪徒撒野砸门,僵持不到两分钟,还是将白俊杰放进家里来了。

    等到关上门以后,他也顾不得妻儿在(身shen)边有失颜面,“扑通”一声,就跪在白俊杰的面前请求饶恕。

    白俊杰哪管这些?就见他从腰后掏出匕首,在胡绍德的面前晃过来晃过去,说道:“我问你话,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若有一个字走偏,当心你狗(日ri)的小命不保。”

    胡绍德吓得说不出话来,连连点头。他的妻子站在一旁浑(身shen)筛糠,怀里搂着的年幼懵懂的胡无敌更是哭个不停。

    胡夫人担心吓坏孩子,刚一张口,白俊杰的匕首随即指向了她,凶神恶煞地说道:“把你臭嘴老老实实闭上!现在闭上,兴许以后还能张开,现在张开,我保证你永远都得闭上。”

    白俊杰恶名在外,胡绍德害怕他言出必行伤害母子二人的(性xing)命,这时忙说:“听白老弟的话,你们快到里屋去吧,这里没你们的份。”

    不料白俊杰却说:“不!谁也不许走。当着他们娘儿俩的面,你把你做的丑事抖出来听听。”接着,他便问起其妹白美妙的事(情qing)。

    胡绍德一边用乞求的眼神仰望白俊杰,一边将事(情qing)经过讲述了一遍,与白美妙(日ri)记里记述的大体一致。

    话从一个四十几岁可以做白美妙父亲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真是不要脸中之最不要脸!白俊杰越听越恼火,没等胡绍德讲完,他便一匕首捅到胡绍德的脸上,没入颧骨。直疼得胡绍德惨叫不已,妻儿跟着大声啼哭。

    “不给你狗(日ri)的一点颜色看看,你永远不会长记(性xing)!你给我听好咯,给我妹妹准备十万块青(春chun)补偿费,明天晚上我来取,顺妥妥给钱,这件事(情qing)也就一张纸掀过去了,如若不然,当心我灭你全家!”

    临离开时,白俊杰恶狠狠地撂下了一句话。

    胡家人有错在先,不好求救四邻,经过惊心动魄的一幕,更是丢了头魂。事后,胡绍德考虑到诸多影响,他没敢报案,白俊杰勒索十万块钱,第二天晚上,他也只好乖乖敬奉了。这样,事(情qing)终于做出个了结,不过,白美妙却从此换了一个人似的,轻佻风流起来,直到现在,三十出头了,她仍然不加收敛。

    同在邮政局上班,江桐对她的领导再了解不过了。一听丈夫提及白美妙,她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中午吃饭时胡绍德(热re)(情qing)友好的敬酒姿态还在她的眼前晃动,金丝雀的称谓比金丝雀本(身shen)的叫声更为动听,并在她的耳畔不停地回响,这些,都在嗾使她给她的领导加分。

    这时她为她的领导辩护道:“闭门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人家都已忘记了,你还值得提呀,听起来像个古老的传说似的,胡局早已经洗心革面了。”

    论生活作风,陈君寻确实也不是什么好鸟。自己一(身shen)毛,还说别人是老妖怪,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因而,江桐的一句开场白,无意间把陈君寻打成搬弄口舌的小人。

    不过,陈君寻并不赞同江桐有意给她的领导豁免灵魂笞杖,他想,白美妙之所以走到这步田地,胡绍德负有最为直接的责任,要不是因为他,说不定人家早就嫁人了,也不至于堕落到“腰里别副牌,谁来跟谁来”的风流态势。

    因而,他说道:“当代故事转眼之间就变成古代传说了?你江桐到底不愧是搞宣传工作的,很会给你领导搽粉点胭嘛,看来,胡绍德当初提携你果真独具慧眼啊,佩服,佩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