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0章披挂上阵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白美玲是个守法的生意人,又接受过高等教育,她所考虑的,既要狠狠教训一通肇事者,又得依法处置,不能给“皇冠丽都”带来负面影响,否则,真要传出去,说那里是个黑老大开的夜店,是土匪窝,谁还敢去消费呢?一场好戏,已经被哥哥演砸了一半,她不能眼看观众悉数失望离席,再加上对假想后果的深度害怕,因而,她就忙((操cao)cao)((操cao)cao)地赶了过来。

    白美玲及时拦住了兄长一行,制止了他们的鲁莽行动,表(情qing)严肃,让他赶紧带着手下离开,说余下的事(情qing)由她亲自过问。

    别看白俊杰飞扬跋扈,站在这个精明能干的妹妹跟前,他却是十分敬重,三两句话,他就被妹妹打发了。

    白美玲赶走了众人,又给所长赔起不是,等到了所长室,两个人单独面谈的时候,她忽然脸色一沉,要求严办肇事者。

    白美玲一直猜想那几个混蛋是某个竞争对手特意派过来砸她场子的,为此,她做好了硬碰硬的准备。不久,从所长嘴里,她获悉始作俑者叫裘乾,是原来老百顺农药厂的追债办主任,现在在青屏农资城开了个农资门市卖农药。

    白美玲哦了一声,自言自语:“一个小小的个体户!不会吧?”紧接着,她问:“那人背景怎么样?”

    像白美玲这样的一位中年妇女,能够在青屏黑白两道的夹层叱咤风云,没有超凡的智慧显然是不行的。白美玲首先关注的是对手的社会背景,然后选择进一步攻击还是退半步防守,因而她对裘乾的后台十分在意。

    所长说道:“大背景没有,不过,他的叔叔,白姐你一定熟悉,他就是我们老县委书记裘民风。”

    “裘民风?他是裘民风的侄子!”白美玲一听,又气又恼,难怪纪开放说领头闹事那人脸特别大,原来是裘家人,果然面子不小。

    钟馗捉鬼偏偏小鬼缠(身shen)!看来白家真的和裘家怼上了。

    听说裘乾是现任唐州人大主任裘民风的亲侄子,白美玲脑海里浮现裘民风那张又大又圆的猪食盆脸,一脸憨相,像个清官,其实憨脸刁心。那裘乾想必同样货色!想着想着,白美玲一下子想到了裘民风的儿子裘坚。剁其兄长白俊杰一只手的正是裘坚那个恶少——谭雁龄的丈夫,因而她气不打一处出,有意无意间,又迁怒到表妹谭雁龄的(身shen)上。

    不过,幸好白俊杰现在不在场,不然,以他的个(性xing),知道裘乾与裘民风这层关系以后,正搁气头上的他非得闯进(禁jin)闭室弄死裘乾不可。

    白美玲考虑十分周详,为了不把事(情qing)闹大,她叮嘱所长,暂时别把裘乾的家庭背景告诉哥哥。她非常了解兄长的处事风格,兄长虽然被她轰走了,但她料定他并没有走远。

    事实确也这样,白俊杰带着云豹等人正在不远处候着呢,一者,出于对这个(身shen)价高贵的妹妹的声援,再者,他要看看派出所处理结果到底怎样。

    要说那个裘乾自恃有些社会背景,也是个牛皮烘烘的人物,看着农药商店不好好待,今天要给这个人拉业务,明天要给那个人托关系,到处招摇撞骗。

    今晚,他和几个酒(肉rou)朋友喝过闲酒,酒足饭饱以后就来“皇冠丽都”唱歌。本来他们一行都是浪((荡dang)dang)之徒,加之酒老爷怂恿,见包厢女服务生长得白嫩水灵,就起了邪念,生拉硬拽,非要女服务生给他们跳脱衣舞不可。

    几个男服务生和两个保安过来劝说,遭到他们一阵辱骂。裘乾口口声声要老板出来见他,说要把这个女服务生带出去消遣,并要求给出一个价码。

    他的话说得比天还大,场边的人都给镇住了。很快,总经理纪开放赶了过来,这个纪经理也不知道裘乾是哪路大神,不敢得罪,连连解释没有这一项服务。

    纪开放先是好言相劝,见劝说不成,这时绵里藏针,说道:“这是白老板的场子,请先生给个面子吧,要不,等白老板回来,陪您一起去夜总会,到那里给您安排一个,你看这样可以吗?”

    纪开放以为裘乾是个大人物,因而说话十分谨慎。

    裘乾显然被酒劲拿高了,一听白老板几个字,还以为小白菜、小白鞋之类的烟花女子或者老鸨,这时大声叫嚷道:“我不管什么白老板黑老板,我就认准这丫头是个小姐,今天晚上,你们必须叫她陪我玩,不然,就叫服务台那个收钱的过来,她长得也很水灵。”

    一语既出,惹得同行几人生机勃发。

    纪开放见好言相劝不成,这时说话的语气也不再柔和了,就听他说:“那是白老板的亲戚,先生说话请注意分寸!”

    裘乾越来越盛,听得有些不爽,便呵道:“你在跟我斗气吗?”话没说完,他竟然摇摇晃晃地掣了纪开放一记拳头……

    目击证人的描述与裘乾一行的录供差别不大。白美玲听到这些,满腹愤懑,说道:“必须严肃处理,必须!先把他们拘起来,我的人被打了,是起诉他们寻衅滋事罪、流氓罪还是故意伤害罪,明天我会给你一个回复,你们也要给我一个说法。”

    她跟所长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就告辞了。才离开派出所不远,白俊杰等人迎上前来,拦住她的车,问她见到那几个人没有,搧他们的脸了吗,又问她想公了还是私了。

    白美玲没有下车,只是摇下车窗玻璃敷衍几句。她不希望白家帮的势力掺和进来,因而只说容她考虑考虑,明天再说。

    见这几个人看车不坐,站在冷风里等她,有两个衣服单薄的小子还冻得瑟瑟发抖,她感其心诚,想了想,拉开lv手袋,拿出钱包,从中捏出一沓钞票递给白俊杰,要他带这些人喝羊(肉rou)汤暖暖(身shen)子,剩下的作为小费赏给他们。

    众徒侄有感这位大师姑的大气,连声感谢。白美玲不像她的妹妹白美妙,她根本不跟他们废话,她认为他们全都是粗人,与她相较,根本不是一个文化层面的,也不属同一阶层。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些只知道砍砍杀杀的东西,当狗喂还行,狗很忠诚,又能咬人又能吓人的,可要当人看,她还真的不愿拉低自己的(身shen)价。

    交代过哥哥几句,她就开车回家去了。

    其实,生意人以和为贵的道理白美玲比谁都明白。裘乾那货,行政拘留几天尚可理解,真要起诉他把他送进监狱,量刑标准够不够暂且不说,就这么(屁pi)尖大的事,也太他妈的小题大做了,真若这样去做,只能说明她白美玲太没肚量了。

    白美玲满腹不畅,想得越多,她就越是烦恼。等她回到家里,只听罗建业正在跟人通话。

    “正好,她回来了。美玲,你快过来接一个电话。”白美玲刚一进门,罗建业就跟她说。

    白美玲问:“是谁呀?”

    罗建业回答:“环保局的裘局长。”

    白美玲一听,脸色瞬息间难看得无边无际。其实,纪开放一说领头闹事那人脸特别大,她就该往裘才或者他的近亲(身shen)上去想。在青屏所有的干部当中,能比环保局长裘才面子还大的也没有谁了,不是说他的人(情qing)面子大,而是指他那张实实在在的磨盘脸,长得跟他叔父裘民风那样,又大又圆,远看是磨盘,近看就是一个猪食盆,在青屏土语中,又叫牛屎拍子脸。

    白美玲明知这个青屏环保局局长裘才替他弟弟赔礼来的。刚才,裘才接连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她都没有搭理,不料电话居然打到家里来着,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扒到她家的座机号码的。

    白美玲本想拒而远之,这一经罗建业暴露,她又不能不接。

    “你好,白姐,我是环保局的裘才。给你打这个电话,我是替那个不争气的弟弟给你赔礼的。”裘才的大脸盘一经高挂,开门见山地说道,卑亢莫辨,却是带着先声夺人的故意。

    他早知白俊杰对他堂兄弟裘坚恨之入骨,这回二弟裘乾在“皇冠丽都”闹事,无疑拔了老虎的胡须,刚好让白家帮找到一个向裘家举刀的机会,又听说现在还有白家帮的人守在东城派出所门口,单等裘乾出来活剐,他的心里就更为惊悸了。

    裘局长替那个不争气的弟弟殷忧不已,先声夺人过后,赔(情qing)时的语气极度恳切。

    “哦,那个大人物是令弟?我说因何那么横呢,原来有后台呀。”白美玲冷冷地说道。

    “白姐见笑了,哪有什么后台,他就是一个只认得酒老爷的混蛋。白姐您大人大量,千万别跟二流子一般见识。若不是考虑天太晚,害怕影响白姐休息,现在我就想登门拜访,当面给你谢罪。”

    只听裘才白姐长白姐短喊得特别甘美,然后又说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我裘才一层薄面上,今晚咱们息事宁人,明天我带他过去给你和罗大哥磕头赔礼,至于店里的损失,只要白姐你报个数,我一定如数赔付,白姐你看这样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