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9章酗酒闹事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十几年前的那场强(奸jian)案,罗建业也是目击者,白俊杰之所以被砍,他再清楚不过了,因此,当白美玲骂谭雁龄是白眼狼的时候,他觉得她不讲道理,就说道:“事由两着,莫怪一人。我大舅哥犯错在先,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美玲一听丈夫偏袒谭雁龄,就更不高兴了,也不顾小女儿罗玉珠在一旁受到不良影响,撇嘴说道:“母狗不撅腚,公狗能往上爬吗?那个((贱jian)jian)货,你还替她辩解。哦,我知道,她公爹裘民风本事大嘛,吻牌公司有大红伞罩着,难怪能糊弄个明星企业的头衔。胳膊肘往外拐我不反对,不过,我奉劝你一句,要是拐过火了,胳膊弄脱臼了,或者闪了腰板什么的,可别想从家里拿钱看病。”

    这个女人有点借题发挥之意,扯着扯着就扯远了,逻辑推理条理分明不说,想象力看起来也十分丰富。猜疑与事实一旦对接,难免迸发一些火星儿,引燃与火有关的东西,欣喜或是愤怒。

    罗建业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有人侮辱谭雁龄,一听白美玲口喷脏话,凿枘相遣,说道:“亏你还受过高等教育,瞧这话说的,一点水平都没有,要是让你娘家人听到了,不找地缝往里钻才怪——”

    白美玲一直以为科班出(身shen)是她永恒的荣耀,这时,一听丈夫说她没水平,立马打断他的话,说道:“我再没水平,也有张大学文凭,总比你这个部队里混出来的兵痞强一万倍。”

    这话说得也够重的,玩对掐啊,真要给他俩一人发把枪,说不定能对(射she)起来。

    罗玉珠实在坐不下去了,这时气嘟嘟地站了起来,抱怨道:“别吵了,都少说两句吧。人家(情qing)人节送温馨浪漫,你俩(情qing)人节送讽刺挖苦,有意思吗?真没(情qing)调!”说完,她就回书房去了。

    眼见气氛搅合得一团糟,罗建业哪还有心(情qing)看电视?

    可他又害怕邻居听到他闹家包子笑话他,因而不敢关电视,也不敢抬高嗓门。

    实际上,既然老婆对谭雁龄抱有成见,今天这个特殊的(日ri)子,他就不应该看这档节目。荧屏上跟表妹有说有笑的,他是故意炫耀呢,是相思难耐呢,还是幻想着与表妹的(情qing)人节团聚?

    这些,只有他罗建业自己清楚。

    罗建业更换了电视频道,憋了好一会儿,他到底没能压住火气,最后冒出一句:“你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

    心里装着别的异(性xing),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念想厮混怎奈机会甚少,望眼(欲yu)穿,配偶拦路,于是就向配偶找茬发火,这是所有婚姻出轨人的通病。罗建业虽然向来沉稳,这会儿被((逼))到墙脚,他也会发出爆炸的声响。

    罗建业话未落音,这时,白美玲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皇冠丽都”总台的电话,大堂经理打来的。

    “老板,你快过来吧,这里有人喝醉酒闹事。纪经理劝说不成,被他们打了。”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急促,夹杂在鬼哭狼嚎般的飙歌里,嘈杂处有种别样的凌乱。白美玲一怔,心思一下子转移到了生意场上。心想:谁吃了豹子胆?敢砸我的场子!不想活啦?

    自恃根基如磐枝繁叶茂的白美玲先叫大堂经理别慌,又问他报警了没有?

    对方说道:“大家都拿不定主张,要听老板您的意思。”

    白美玲沉吟片刻,又问道“知道他们来头吗?”

    对方回答:“不知道,不过他们看上去不像混混,若论年龄,都有三十好几了,穿衣打扮都像是有钱人,领头那个人的脸特别大,像个磨盘似的。”

    脸大?那就是面子大呗。青屏大街小巷,面子大过她白美玲的会是谁呢?白美玲不想不来气,往这一想,说道:“报警吧。”

    挂断电话,白美玲接着打电话给她的哥哥白俊杰,告诉他,“皇冠丽都”有人闹事,要他抓紧赶过去压住场子,尽快查明闹事者来路,并且一再叮嘱他不得打架,一定要等“110”来人拿出处理意见再说。

    白俊杰带着几个徒弟去蒸桑拿,刚脱下衣服,就接到妹妹这个电话。

    一听说有人砸妹妹的场子,这还了得?这不是公然挑战白家帮的雄威吗?白俊杰澡也不洗了,赶忙穿上衣服,一边打电话给大徒弟云豹,叫他火速发出通令,聚合手下帮众,诸如八大金刚、十三太保之类,带上家伙,他要活剥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云豹接到电话,也不再率领他的捉(奸jian)别动队当什么(情qing)闹了,赶紧按照师父指令行事。不久,各路人马带着砍刀、铁棍、斧头之类,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地开进了“皇冠丽都”。

    “哪些杂碎闹事?人呢?”白俊杰见到大堂经理,劈头盖脸就问。

    大堂经理说道:“派出所来人给带走了,刚刚带走。”

    云豹在一旁插话道:“是东城派出所吗?”

    大堂经理“嗯”了一声。

    “皇冠丽都”地段隶属东城派出所管辖,白俊杰料定那些人是被该所的“110”出勤警察带走了,也不听大堂经理多言,什么总经理纪开放被打了,服务女生被虐了,那些都是小事,留由以后再说,正在气头上的他现在只想弄死人!

    就见他单臂一挥,号令众徒子徒孙:“走,跟我去把东城派出所围了,若按爷的意思处置还好说,若要把人放了,连执勤警察给我一起打。”

    云豹叉腰站在一旁帮衬,瞪大眼环视众人,大声问:“师父的话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

    说着,众人出了“皇冠丽都”,上了车,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地驶向东城派出所。纪开放害怕天被捅破,捂着发青的眼圈,赶紧将这个(情qing)况告知老板白美玲,然后,他又让人通知东城派出所所长,希望他可以巧妙地化解矛盾。

    那东城派出所所长是“皇冠丽都”的常客,唱歌、喝酒、包小姐,白美玲秘授总台从不要钱,来的次数多了,便跟这里的高管混成了兄弟。所长一听纪开放说白家帮的人来了,早已站在派出所门口迎接,等到白俊杰一到,他忙上前给其打开车门。

    “白老板,哪阵风把你吹来了?快到我办公室喝茶。这帮兄弟是?”

    眼望面前浩大的阵势,所长故意装起糊涂。

    白俊杰沉声说道:“来取几个狗头。”

    “哦,是在白姐店里闹事的那几个人吗?放心吧,白老板,我们一定秉公办理,会给您一个满意结果的。”

    “我不要你的处理结果,现在,你叫人把他们放出来,我要当着你的面,拧断他们的脖子!”

    “对,弄死他们,拧断他们的脖子……”马弁们跟着起哄。

    “这?”

    所长犯起难来。白家帮的人,市局领导都不愿意得罪,何况他一个小小的所长呢?真要是白俊杰当着他的面把那几个肇事者打死了,他这位光荣的人民警察也难辞其咎啊。

    所长想了想,然后低声恳求白俊杰,要其设(身shen)处地替他考虑一下社会影响,在派出所门口少以造势,先让帮内弟兄找个地方喝茶去,接着,他力邀白俊杰进所长室叙旧,说那里备有上等的茶叶。

    这家伙敬畏白俊杰的声威,平素一直以小弟自居。白俊杰也不是一意孤行的人物,见他一口一个白老板,如此恭敬谦卑,不好再说什么,就叫四徒弟翼龙先将人马开到一个叫“够味”的茶楼等候,那里是他白家帮的地盘,接受白家帮的保护,喝茶向来都是免费的。

    白俊杰带着大徒弟云豹、二徒弟黑虎进了所长室。那所长拿出一块褐色普洱熟饼,要沏茶孝敬他们。此时的白俊杰哪有闲(情qing)喝茶,叫嚷不休,执意要见那几个不知好歹的混账。

    所长深知白俊杰暴戾有瘾,那些人要是给他见了,不打死也得扒掉一层皮。这若在派出所里当着值班警察的面将人打了,传扬出去岂不笑话?再者,刚才韩功课已经跟他打过招呼,说裘乾是他的一个好兄弟,要他关照一下,这要真给打了,还谈什么关照?两边的势力俱是大得吓人,哪一方他都得罪不起啊。

    所长费劲脑筋,连说肇事者正在接受约束醒酒,正捆在(禁jin)闭室呢。

    “什么约束醒酒?带我过去把他们一个个打醒!”

    白俊杰不依不饶,一边发话,一边摆头示意云豹、黑虎,吵吵吆吆,(屁pi)股还没把板凳焐(热re),就急不可耐地出了所长室,往(禁jin)闭室方向而去。

    这若硬闯(禁jin)闭室,你说,所长拔枪还是不拔?眼看就要硬闯(禁jin)闭室的门(禁jin),这时,多亏白美玲慌慌忙忙赶了过来。

    熟悉白俊杰脾(性xing)的白美玲对这个兄长一直放心不下。她原本让兄长带个人过去压压气焰就可以了,不想他集结了那么多帮众,八大金刚、十三太保都到齐了,吓跑了好多客人。

    刚才接到纪开放的电话,说众人开往派出所去了,她料想兄长必定闹出不小的动静。悍然冲击公安机关,这是重罪,稍不留神再弄死几个人,后果就更加难以想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