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8章交易陷阱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幻想着自己如何生龙活虎,白美妙如何乞哀告怜,袁金林一时洋洋得意浮想联翩。然而不巧的是,喝下一杯白美妙现磨的咖啡以后,没过多久,他就闹起了肚子。等到他从洗手间出来,客厅的大门居然从外边锁上了,白美妙站在门外,冲他笑个不停。

    “我答应过让你睡客厅沙发的,现在我做到了,你该满意了吧?你今晚就老老实实地睡客厅吧,明早我来给你开门,还有,卫生间手纸不多,记住省着用呀。”就听白美妙说道,然后转(身shen)就要离去。

    袁金林急了,扒着门缝问道:“你去哪?”

    白美妙说道:“去我姐家打麻将,恕不奉陪了。不过,可惜的很,要是今夜你老婆在家喂小白脸,你也是管不住喽,咯咯。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待一夜吧,记住,少惹事,啊?”

    说完,白美妙笑得更加狡黠。这时,袁金林才想起她叫云豹他们少惹事时因何神经兮兮地望向他,原来,那时这个风流小辣椒在暗示他把自己老婆看紧点,少出来泡妞。

    袁金林万分气恼,呵道:“美妙!你给我站住,美妙,美妙,嗐!”担心周围邻里听见,他这个外来客又不敢过于张狂。

    大门紧锁。卧室、书房、餐厅、厨房,所有该锁的门都锁上了,只剩下客厅和卫生间可以自由往来。袁金林逐一推门,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突围的。

    可怜他处心积虑地带来壮阳药,本想征服人家,殊不知催(情qing)粉输给了巴豆粉,别看当初他用催(情qing)粉算计了傅忆(娇jiao),这个女人,可比傅忆(娇jiao)难对付多了。这时,他活像一条发(情qing)的野狗困在一个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铁笼子里边,蹦过来跳过去的,只能自个儿乱转悠。

    袁金林又气又急,打了白美妙好几遍手机,她就是不接。再打,对方爽当把他拉入了黑名单。这个晚上,可以想象,他是多么的难熬。

    白美妙说得十分敞亮,其实,她并没有去姐姐白美玲家里打麻将,她的姐姐和姐夫也没有这个(爱ai)好。说去姐姐家打牌,她无非想把自己黢黑的缺点描白,污浊的生活澄清。此时,她约会一个神秘的人物去了,那人是青屏政府的一个官员。

    当然,她主要是去拿礼物的,在从大禹门打车返程的路上,那个当官的发短信给她,说要送给她一枚价值数万的18k白金镶钻石戒指。当然,如果没有那条短信,她说不定真的成就了袁金林的宵夜。

    这个晚上,白美妙这个泼辣风流的女子睡在那个神秘人物受贿而得的私密别墅里,而她自己的别墅,却留给另一个视老婆于不顾的男人独守。不是狗也当成看门狗使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疯狂,在(诱you)人的利益面前,黑暗的角落里,艳遇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并且如影随形。

    可是,那些守在家里陪伴老婆孩子的男人们又能怎样呢?难道他们都是好男人吗?在青屏这座经济并不发达的小城,灯红酒绿的色彩,可否远离真善美,远之再远,再远一点,让一个个本该静谧的小家庭安然入眠?

    唐州是个地级市,下辖六县二区。一九九五年,为了达到扩权强县的目的,青屏撤县改市,五六年过去了,发展到今天,仍是唐州唯一的一个县级市。

    唐州市经济频道,白美妙的表姐,端庄美丽的女主持谭雁龄的出现,总能带来收视率的大幅度提高。不过,未来几年,唐州电视观众不会再在荧屏上看到谭雁龄了,因为她考取了硕士研究生,要去省城广电学院深造。今天是她最后一次主持节目,一个很有趣的机缘巧合——小姨子对表姐夫的采访:

    各位观众,晚上好,现在是企业之星节目,在本期节目里,我们有幸目睹吻牌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青屏市优秀企业家罗建业先生的风采。罗建业先生作风硬朗,处事果敢,自从走上企业领导岗位,十几年来,他一年一大步,将当时一个名不见经传、职工不足百人的县办小企业,发展成现在年利税过千万的省级重点食品企业。几分耕耘,几分收获,其间付出多少辛勤劳动,我想罗总心里最清楚。今天晚上,罗总百忙之中抽出一些宝贵时间,来到我们演播室,将与大家共同探讨企业发展之路……

    吻牌食品公司老板罗建业就是一个(情qing)人节端坐在家里的伟岸的男人。守在液晶电视前,看着晚间新闻重播,这似乎有种特殊的寓意。

    “哇噻,表姨靓呆,爸爸酷毙啦!”

    小女儿罗玉珠搂住罗建业的脖子,道贺般地亲了他一口,然后,剥一枚越南贡蕉递给他作为贺礼。

    旁边,坐着富态的中年女子白美玲,她就是白美妙的姐姐,罗建业的正牌夫人。

    这女人平素格外讨厌表妹谭雁龄,不过,这回太阳好像从西边出来了似的,看着电视上的谭雁龄,她居然一反常态地保持着镇定。就见她一边吃零食,一边说道:“你这孩子,好话说不出个好味道来,你爸不是美死的,那叫意气风发。”

    白美玲难得拍一回罗建业的马(屁pi),尤其是看到表妹与丈夫面对面谈笑风生,她更是不温不火地连拍了几下巴掌。

    听她说话,观她表演,罗建业肤浅的微笑久久地挂在脸上。

    他不是在享受老婆的恭维逢迎,他在想,这个女人一定留有半截话没说出来,兴许,她以为他(身shen)在曹营心在汉,怀疑他与谭雁龄暗地里做着偷鸡摸狗的勾当呢。

    罗建业这种表(情qing)常见于他交际场合逢场作戏的时候,给人的印象总是这么笑眯眯地平易近人。虽说已经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的体形依然保持得相当阳刚俊健,这归功于他平素合理饮食与坚持锻炼。他的头顶虽然挽留不住飘逝的岁月而变得发根疏朗,并且得到一个“罗秃子”的不雅绰号,但是这个没有一根白发杂陈其间的至高世界,依然揭示着一位成功男人洒脱勃发的生命潜能。

    他的原本寒碜贫瘠的面部,被成功的事业镀烙出一层炳炯,又被富贵的生活殷勤地在里边填充一些迷离,在胖与瘦之间中规中矩。那双抹着棱角的卧而精明的三角眼,永远保持足够的弹(性xing)留有可退之路,与眉心接壤的地方,永远呈现大于一百二十度的钝角。

    这个世界,你不能看得过大,否则,你就会因为攀比不敌而扭曲坚韧不拔的个(性xing),所以,罗建业的眼睛很少扩张到目眦尽裂的状态。

    自从两年前开起青屏市第一家豪华量贩式娱乐ktv“皇冠丽都”,白美玲就开始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不过她只喝干红,听电视里养生专家介绍,干红有降低血脂、预防动脉硬化以及防癌抗癌等诸多功效,这个歆慕繁华的女人深信不疑。这两天,“皇冠丽都”的生意太火了,各包间客人爆满,(情qing)歌爆棚,她这一高兴,也就多贪了几杯。

    这女人红光满面,胃口看上去非常之好,吃完一袋话梅以后,意犹未尽,她又从冰箱里取出来一盒腰果。

    罗建业睃了她一眼,说道:“别再吃了,瞧你这(身shen)段,再不注意,当心变成炮弹。”

    罗建业本为好心地对妻子发福的造型提出忠告,只是他的话说得不太中听。白美玲以为丈夫存心笑话她,怏怏不乐,刚刚吃下的酸梅反刍似的,又平添了几多醋味。再一看电视里那个漂亮的女人,在她的心灵深处,就有一棵恚恨树开始无休止地向上生长,只听她说道:

    “我还能变成核武器呢。我不就老一点嘛?你也年轻不到哪里去,两股绳拧成的油灯捻儿,一天天同时耗熬。又拿我跟她比!她长得再漂亮,你也只能靠边站,看多了,当心她那牢头(禁jin)子男人出来后封你眼珠!”

    一边冷冷地说,一边仇视电视里的表妹,她那似刀嘴皮对准丈夫也是毫不留(情qing),然后,她打开塑料包装盒,伸进去抓了一把腰果,拨开后将果仁掷到嘴里,“嘎嘣”、“嘎嘣”,咬合力之凶狠,能听见上下牙齿剧烈的磕碰声。

    这就是传说中的咬牙切齿啊。

    生活就像三级跳,当你心(情qing)不好的时候,凌空飞过的,往往都是(春chun)天。

    罗建业感觉浑(身shen)越来越不自在,好像被一只蜘蛛吐着丝一匝匝缠绕着神经,过了半晌,他慢腾腾地说道:“好歹她是你亲表妹,你搧一巴掌她的腚,就等于打一下自己的脸,这个为人处世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白美玲生鼓着闷气,正坐等跟丈夫吵嘴呢,一听他说这话,就更加生气了,反唇相讥道:“谁伤害谁呢!你别颠倒黑白。亲戚!从她(身shen)上还能闻到亲戚味吗?当初她教唆她男人剁掉我哥哥一只手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刀刃对准的是她亲表哥?怎么没有想到她伤害的不是她表哥一个人?这种人纯粹恩将仇报,她恨不得把对她有养育之恩的白家人全都害死,她就是只白眼狼。还腚不腚的,你天天往那里想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