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章狗皮定律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显然,袁金林上(套tao)了,白美妙的激将法起了作用。白美妙听后,脸上挂扬起微笑,“早选好了,你不发话,我不敢去拿呀。”说着,她拉住了袁金林的手,“其实,我也不是讹人的人。我这个人吧,观望(情qing)绪一贯(挺ting)浓的,可是,购买力总是缺乏支持呀。”

    瞧这话说的,要多艺术就有多艺术,听起来像是脉冲按摩似的,让人十分舒服。说完,她挽起袁金林的胳膊,将头往他肩膀上靠了靠,(热re)恋的(情qing)人一般,也不怕遇到熟人。等走进“大世界”,她毫不客气地取走那四盒早已看好的“美丽因子”护肤液。一结账,两千多块。

    原以为这女人小打小闹,真要喜欢他,花个三百五百的,意思一下也就拉倒,不料她却大放血,竟挑最贵的买,这不分明宰他吗?

    袁金林站在收银台前暗暗叫苦,一面,害怕白美妙看出破绽,他又得竭力掩饰破落的心灵世界。

    但这到底没能逃过白美妙的慧眼。

    白美妙是什么人呢?这女人喜欢花男人的钱不假,花钱的时候,她更喜欢察言观色,看男人掏腰包的动作抠不抠,不抠,就证明喜欢她,她的存在感就更强,价值就更高,因而也就加倍开心,反之,她就像一个出卖色相又抢人钱包的女流氓似的,有一种巧取豪夺的不光彩。

    等到走出“芳菲化妆品大世界”,于橘黄色的路灯光里,忽听白美妙冷冷地说道:“袁大经理,我瞅你气色不对劲呀,你该不会心疼钱了吧?要是心疼钱,现在说后悔还来得及,咱们把它退回去好啦。别以为我真是靠工资吃饭的,就凭我这(身shen)打扮,少说也算城市上升阶层。再说,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ri)子?好多人钱包塞到我手里,跪下求我帮他们花,我连眼皮抬都不抬。”

    看来,她已经摸透袁金林的小心思了。

    袁金林一怔,慌忙挑她后半段里的一句问话打起掩护,反问道:“能是什么好(日ri)子?不是太阳就是太监节。不是自己的女人,想太阳的,昨天都提前太阳了;是自己的女人,今晚都窝在家里当太监陪着呢。”

    说到太监,袁金林心里好像有只蚂蚁爬来爬去,没有大的瘙痒,却也浑不自在。

    他忽又想到抽屉里放的那两盒壮阳药。也不知道傅忆(娇jiao)看到以后会受怎样的刺激,反正,他不希望她心里好受。说白了,他还是不相信傅忆(娇jiao)安守妇道。别看那女人现在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谁又知道她白天干了些什么呢?比如说她今天下班回来晚了就有些不正常。妻子红杏出墙的种种怀疑,时常刺激着袁金林,只是,他不愿强迫自己在马路边捡拾绿帽子戴罢了,他选择的是刺激反制。

    白美妙是个风月场上的老手,袁金林话带庸俗,她自然一点就透,不过,她并没有将窗户纸捅破,而是绕了个弯子,故意说道:“太监什么意思我是知道的,太阳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明白了。什么你太阳我太阳的,绕得人晕头转向。太阳到底是什么意思,说来听听?说呀,我想听。”

    这女人说着说着就风摆杨柳扭动起腰肢。

    袁金林“哦”了一声,“我随便造的(情qing)景剧,你不懂就算了。”

    “你那话什么意思,不说我也知道,可我就想让你亲口说出来,你不好意思说,对吧?嘻嘻,瞧你这个熊样,还是不是一个男人?说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白美妙越说越起劲,两只小拳头缩在袖子里,继而抱在(胸xiong)前,花枝乱颤地装起了清纯,又自粉拳各伸一根指头,(射she)朝袁金林,笑道:“再不说,我毙了你。你害臊啦?瞧你的脸红了!嘿嘿,我的神,你这臭货真的(挺ting)好玩的。”

    这个风流小辣椒狂放不已。不过,没等袁金林脸红,她的脸却率先泛起了红晕,隐秘处蕴动着起伏的(春chun)潮,于冷冷的西风中寻觅与归偎男人的伟岸。

    这朵美艳的女人花纵(情qing)绽放了!因为她老是往太阳的深处去想。

    而至于说袁金林,从刚才白美妙刀子磨得那么锋利,他感觉她不是喜欢他的人,而是喜欢他的钱。他花了那么多钱,心里正暗自不爽,因为(情qing)趣的消退,说明书上宣称持效期二十四小时的壮阳药失去作用了,体内的荷尔蒙好像完全崩溃了似的,纵使被这个风韵十足的女人推上浪尖,也是无力回勇。

    此时,他即便佯装,也装不出太大的兴趣。摸了摸脸,他说道:“我脸红了吗?红了!冻得吧?这天有点冷。”

    白美妙心潮澎湃,本想卖弄一番风(情qing),一见逗他不起,这时难免感到有些扫兴,因此拉下脸来,问道:“你还在心疼钱。是心里凉,对不对?”

    钱既已花了,可别出力不讨好,睡一觉也能赚回七八成,起码不要得罪这个女人啊。袁金林不想人财两空,因此,一听对方说这话,他再也不能任(性xing)下去了,脸上连忙挤出枯干干的微笑。

    “你想哪里去了,宝贝,我是那种人嘛?我是担心把你饿坏了,怜香惜玉,心里难免有点小紧张,其实,我今晚想楼你,又怕你饿坏了,没力气应付,哈哈!”说到后半句,袁金林压低嗓门,坏笑里努力地挤出了水分,浇于干枯的面容,多少有些(春chun)色。

    白美妙经不住三二撩拨,(春chun)潮忽又((荡dang)dang)漾了起来。这回,她没有完全暴露,而是佯作生气的样子,蹙鼻梁噘红唇地“噗”了一口,说声:“假!”

    袁金林依旧嬉皮笑脸,问道:“假什么假?难不成你那大馒头里加了发酵粉?”

    白美妙想不到这个猪头如此迷恋她的(身shen)材,听他反咬一口,说她造假,连忙申辩道:“我这货真价实,纯自然发育好不好?你这人灵魂太肮脏,说话太下流了,小心我告你诽谤,不想理你!”

    嘴说不理,她的脸色忽然一变,(爱ai)卿一笑百媚生的那种,顺着袁金林刚才那个话根说道:“可别说,你不提吃还好,一说到吃,我怀疑肚子里的馋虫可能饿死了。韩国料理咱们别吃了吧?有点腻歪,不吃也好。大禹门有几家海鲜馆(挺ting)不错的,就是有些远。”

    “大禹门?”

    一想到大禹门的海鲜,袁金林的心都碎了。

    这个女人分明是个吃货,袁金林早就领教过了。这一听要去大禹门吃海鲜,他的心里又是叫苦不迭,暗说:大禹门海鲜贼贵,一盘山寨版的秘制鲍鱼少说也要七八百块,这个女人也太会讹人了!可他转念又一想,(情qing)人节她不傍大款,不陪高官,偏偏跟他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出来蹭饭吃,看来,她是真的把他当个人物了。

    再一想,真要今晚把她办了,花个三千五千的,那也不算吃亏。

    想罢,袁金林忙说道:“远就远呗,怕什么?反正咱们打车去。再有,我今晚请过假了,吃过饭,你得给我找个住的地方。”说着,他的目光盯在白美妙脸上就是不肯移开。

    白美妙明显感觉自己部分脸皮有种不协调的紧,像是被苍蝇屎黏住了似的。但她并没有驱赶眼前这只苍蝇,也不避让,而是**辣地迎击他的目光,问道:“你想开房?”

    袁金林只笑不答,摇头。

    “打野战?这么冷的天,你想让我跟你同归于尽吗?”

    袁金林还是摇头。接着,他说道:“你那个别墅闲也闲着。反正我这个人体积不大,占不了你多少地方。”

    白美妙这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想去她家泡她,眼珠转了几圈,“咯咯”而笑,说道:“行。我院子里还有个狗笼子,若是你饭桌上表现好喽,能打九十分的话,我就(允yun)许你进我那个别墅,然后,睡狗笼子,给我看家护院。”

    袁金林一直被这个女人戏称为狗,狗链子、狗笼子前前后后说了一大(套tao),这一听可以进她家门,心想,不管这女人是不是真的瞧不起他,反正,只要有机会进她的闺房,就有机会上她的玉(床chuang)。

    对付女人,有条著名的狗皮定律,那就是:男人在(爱ai)(情qing)路上通常披着三张狗皮,追女人时披着癞皮狗皮,上(床chuang)前披着哈巴狗皮,结婚后就披上大狼狗皮。凡是恋(爱ai)时做癞皮狗、上(床chuang)前做哈巴狗的男人,结婚后通常都会变成大狼狗。

    这条定律,基本适应于天底下所有男人,放诸四海而皆准,要不然,也不会有“天底下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之说。袁金林更不例外。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非常悲壮地说道:“要我睡狗笼子,你这个女人也太狠心了吧?也好,也好,只要你舍得让我冻死,我(情qing)愿为你壮烈。”

    白美妙现在只急于吃海鲜,可不吃他这一(套tao)信口誓言,只是说道:“先别说得那么可怜,等会我海鲜吃高兴了,一不小心,说不定准许你今晚住我客厅沙发。”

    “好。骗人是母狗!”

    袁金林脱口而出。难得占了一回对方的便宜,他的心灵的花朵,有一种别样的怒放。说着,过来一辆出租车,他忙招手叫停,然后,与白美妙鱼贯而入,一起坐到后排,(身shen)挨着(身shen),腿靠着腿,倒有提前预(热re)的意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