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3章婚姻错位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只有江桐捕捉到陈君寻这个小动作,用一个青(春chun)期女子特有的敏感,那一刻,她的脸上好像缠着一根蜘蛛丝似的,突然翻转一种莫名的不适。

    傅忆(娇jiao)发觉江桐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她和陈君寻,她就没好意思吃这块甜饼。后来,酒尽筵残。等到大家醉醺醺地各自散去,她悄悄地取出一块白手帕,将那块甜饼用手帕包起来,带回了单(身shen)宿舍。

    傅忆(娇jiao)躲在宿舍里,手托香腮侧卧在(床chuang)上,久久注视搁放在(床chuang)头柜上的圆如满月粘满芝麻的小甜饼,解颐而笑。不一会儿,她欠起(身shen)来,将小甜饼放在嘴边,轻轻地亲触,然后细细地吃了起来,细细地咀嚼出(爱ai)(情qing)的味道。就在这天夜里,她决定与韩功课分手了,也不管一心钻进钱眼里的韩功课会不会痛苦。

    自从见到傅忆(娇jiao)以后,袁金林变得神魂颠倒茶饭不思。按说,袁金林的父亲袁亦发当时还没从青屏国税局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家庭条件可算非常优越,而袁金林除了(身shen)材矮些之外,其他方面也很不错。可(爱ai)(情qing)这东西偏偏喜欢挑剔。

    那晚,袁金林与陈君寻、江桐他们凑到一张桌子上,他本想伺机向傅忆(娇jiao)讨好接近的,但很快就发觉傅忆(娇jiao)好像对陈君寻有那个意思。他心说这个时候不能自讨没趣,但又不想贻误战机,于是,第二天,他想到了求助中学同窗江桐。

    有一天晚上,江桐约傅忆(娇jiao)一起吃饭,诡秘兮兮地说有人请客。傅忆(娇jiao)生(性xing)单纯,以为是陈君寻,满脸羞赧,还故意推辞了几句。后来,快要到饭店门口,江桐才告诉她请客的是袁金林。

    傅忆(娇jiao)听后,心(情qing)一下子跌落千丈,埋怨江桐早不告诉她。又说道:“我和他不熟悉,他请什么饭?无功不受禄,我回去了,还有那么多的作业等我批改呢。”

    没等把话说完,傅忆(娇jiao)转(身shen)就往回返。江桐见状,有些急了,连忙跑过去将她拦住,一边好言相劝道:“咱们和他同台竞技过,又不是特别陌生。送个人(情qing)给我吧,就算陪陪我,既然人家张口,咱总得给他留点面子吧。”江桐看上去十分恳切,说道。

    傅忆(娇jiao)心窗一亮,笑了起来,问:“莫非,莫非你俩好上了?”

    那时的傅忆(娇jiao)的确单纯,以为袁金林正向江桐发(射she)丘比特神箭,心想陪一陪江桐也好,就随江桐一起去了。

    就这样,后来又吃了三、四次饭,掐指而算,前后应该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三个人吃最后一次晚饭的时候是农历11月底。那天晚上,北风凛冽,到了饭店以后,天空开始飘起零零碎碎的雪花,整整下了一夜。

    袁金林从家里拿来一瓶陈年茅台,说是某单位送他爸爸的,不会假,又推说天冷,给江桐、傅忆(娇jiao)二人各倒了一小杯,要她们喝下驱寒。江桐心领神会带头喝下,连说**酒好喝,又催傅忆(娇jiao)也尝尝。袁金林更是殷切敬酒,结果没费多大力气就将傅忆(娇jiao)派醉了。

    然后,袁金林叫来一辆出租车,与江桐一起将软成面条的傅忆(娇jiao)架上了车。

    袁金林先将江桐送回家,继而,折过头将傅忆(娇jiao)送回她学校的教师单(身shen)宿舍。

    将傅忆(娇jiao)扶进了宿舍,放到(床chuang)上,见(床chuang)下有个电炉,袁金林就将电炉拖了出来,插上电源取暖。欣赏着躺在(床chuang)上的傅忆(娇jiao)迷人的醉态,袁金林沾沾自喜,直把自己看得都要醉了,然后,他起(身shen)倒了一杯白开水,背过(身shen)去,掏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小纸包,将里边的催(情qing)药粉抖进水杯。

    傅忆(娇jiao)以前从未醉过酒,喝了袁金林端过来的白开水以后眼睛更不想睁开了,在她的脑海里,陈君寻潇洒的(身shen)影老是飘过来飘过去的,活像一个勾魂的野鬼。

    傅忆(娇jiao)的(身shen)体烫得厉害,她的面前次第出现清泉,山溪,狂(热re)奔腾的江河,(胸xiong)襟宽广的大海。那水湮灭不了她的原始的篝火,相反,只会任其为所(欲yu)为地肆意燃烧。

    迷迷糊糊,傅忆(娇jiao)将被子蹬掉了,玉手伸向自己的牛仔裤,又将拉链拉开,嘴里不住地说着谵语。

    袁金林早已蠢蠢(欲yu)动,见状更为心花怒放,索(性xing)将(床chuang)头柜上的杯子拿过来,那里剩有傅忆(娇jiao)没有喝完的混着催(情qing)药的白开水。袁金林满脸狞笑,倾颈扬脖,将杯中水倒进肚里,然后,关灯欺到了(床chuang)上……

    傅忆(娇jiao)醒来以后看到枕边一张男人睡如吹猪的脸。这个猥琐的男人,哪怕睡熟了,他的手也不舍离开美人的小腹。傅忆(娇jiao)愤怒至极,狠劲打掉那只手,流泪,诅咒,自责,后悔。然后,就是结婚。她只能与袁金林结婚,别无选择!

    而韩功课一直不知道事(情qing)的内幕,他以为傅忆(娇jiao)之所以对他躲躲闪闪而后提出分手,原来是看中了袁金林。不过姓袁的除了他老子有点小权力,他本人好像没有任何过人之处。韩功课那时刚刚攫取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拿金钱(诱you)惑傅忆(娇jiao),要跟傅忆(娇jiao)重归于好,怎奈这个女人好像对金钱没有多大兴趣,铁了心要嫁到袁家。

    韩功课非常困惑,要说当初他不务正业看班不上,傅忆(娇jiao)生他的气还(情qing)有可原,现在,他的事业蒸蒸(日ri)上,他不明白这个女人因何这么发(骚sao)犯((贱jian)jian)离开他,非要跟一个厂矿企业的小职员结婚,故而一直耿耿于怀。

    等到傅忆(娇jiao)嫁给袁金林,洞房花烛夜,韩功课就嗾使一些地痞流氓用弹弓(射she)坏新房的阳台玻璃,恶意惊扰这对新婚鸳鸯,后来,他又到处宣扬傅忆(娇jiao)与他在师校如何做那等男女苟且之事,傅忆(娇jiao)是虽美犹毒的曼陀罗,只要买票人人皆可上的公共汽车,云云。尽是不堪入耳的亵渎语言。

    也就是从那个新婚之夜,韩功课被袁金林看成了一生的仇人。后来,随着时光的推移以及社会地位的(日ri)升,韩功课收敛了许多,再以后,他对傅忆(娇jiao)的怨恨居然奇怪地慢慢还原成了(爱ai),在他心底深深掩埋。

    但是,袁金林依然没有改变,他深信韩功课玷污过傅忆(娇jiao)洁白之躯,每次遇到韩功课,他的心里都在滴血。姓韩的放言破了傅忆(娇jiao)童贞之事更像是男(情qing)女愿,他感觉韩功课一顶绿帽子生生地扣在他的头上,宿怨极深,又觉妻子当初十分下((贱jian)jian),回到家就想在她(身shen)上找茬撒气。

    傅忆(娇jiao)向丈夫一再表白她与韩功课没有任何越轨行为。

    读中师的时候正值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时谈恋(爱ai)在学校还是明文(禁jin)止的,虽然有时候不像搞地下工作那么隐蔽,但是大家多是抵触。那时的傅忆(娇jiao)也把贞((操cao)cao)看得比什么都神圣,她怎么可能随便交给别人呢?她是清白的,韩功课之所以四处散布谣言,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私愤的丑陋发泄。

    话都说了两火车,袁金林还是不相信。傅忆(娇jiao)那时是个出了名的美女,在唐州师范学校连续四年蝉联校花的美誉。有好几个老师给她写过求(爱ai)信,因为韩功课与她的恋(爱ai)关系,其中有一位老师曾借故韩功课旷课要开除他,这些事(情qing),都已成为师校的典故,说自己冰清玉洁,诓鬼去吧。

    傅忆(娇jiao)几乎被((逼))到万丈悬崖,有一天,袁金林再找茬时,她说:“我的第一次给了谁,你袁金林能不清楚?”谁知袁金林恶狠狠地倒打一耙,反唇相讥道:“那时候你正来月经,我哪里知道里面有没有处女血?”

    傅忆(娇jiao)一听,一抬手就抽了袁金林一记耳光,毫不犹豫,也不怕用力过大,动了胎气。袁金林挨了掴,眼睛瞪得都快从眼眶里掉下来了,打量妻子(挺ting)着的大肚子,却也不敢动她。

    那是傅忆(娇jiao)赏给袁金林的唯一的一次掌嘴,为她保留二十多年的尊严。再者,若不是与韩功课分手,也许到现在她还觑不清韩功课的真实面目。她想,她这一生走错两步路,不幸踩中两坨狗屎,遇到韩功课和袁金林这两个龌龊不堪的跳梁小丑,她也真够倒霉的。

    而至于说那个闺蜜江桐,此时已经嫁给了陈君寻,却也成为傅忆(娇jiao)难以启齿的隐痛。

    结婚以后,江桐一直不忘当年陈君寻夹小甜饼给傅忆(娇jiao)时的眼神,那种多(情qing)而紧张的眼神刻骨铭心,让江桐嫉妒,甚至让她恼羞成怒。

    江桐感觉那种眼神丈夫陈君寻从来都没有给过她!直到现在,有时从梦中醒来,她还是不能相信陈君寻实实在在地躺在她的(身shen)边。她不相信陈君寻与傅忆(娇jiao)之间会是干净的,她的心里埋伏着许许多多个疑窦,时间久了,越聚越多,疑窦就化成了怨恨,不由自主地迁怒到傅忆(娇jiao)的(身shen)上。

    而傅忆(娇jiao)的心里也有一团骄蛮的女儿红。自从那个雪夜袁金林占有了她,她就记下了江桐的盛(情qing),永远不会原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