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2章嫁娶那年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傅忆(娇jiao)斜躺在沙发上,多少有些受伤的摇落。她冷眼沉声阻挡几回,见逃脱不得,也就没有再作反抗。她明知道只要和姓袁的还做一天夫妻,姓袁的就会师出有名,而她也只能任其摆布,履妻子应尽的房庭义务了。

    贴在棕褐色的沙发表层,一刹那,傅忆(娇jiao)感觉到这层高仿鳄鱼皮沁出冰冷的兽(性xing),从发梢一直贯彻她的脚趾。袁金林感受到妻子(身shen)上的寒颤,这才想到该添件铺盖,于是起(身shen)去卧室拿条毛毯过来,丢到妻子的(身shen)上。

    “这鬼天气,真他妈的搅和心(情qing)。”诅咒间,他脱下了睡袍。

    傅忆(娇jiao)一直怀疑丈夫生理上有毛病,再一打量他的丑陋的形态,她的心里翻澜着一阵阵嘲弄。随后,她信手将(身shen)上那条绣着牡丹富贵图案的大红毛毯扯了起来,窝成一大团,往墙脚一扔,说道:“空调不是一直开着的吗?人都要蒸发掉了,哪里犯得上用它!”接着,她又冷冷地说,“快点吧,黄花菜都等凉了,吃过饭我还有事去做。”说完,就将脸转了过去,面朝(乳ru)胶漆墙壁,单等事(情qing)早点结束。

    然而,傅忆(娇jiao)想都没有想到丈夫的(身shen)体不久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种猝不及防的特殊的痛苦令她沉闷地哼了一声,可是,她又不想尖叫,她在拼命地压制自己,痛已至心,不如在心里找个位置,将这种时常复发的痛苦信手掩埋吧,然后,用一种背叛来((荡dang)dang)涤灵魂,比如说中午那个梦。

    可是,现在欺在她(身shen)上的是她的丈夫,跟梦里被她的(情qing)人陈君寻蹂躏的感觉完全不同,她也不愿意将她的丈夫想象成陈君寻,真要这样,她就污染了她的高纯度的愉悦,起码在这个不是时候的时候。

    傅忆(娇jiao)忍受着丈夫疯狂的凌虐,等到风平浪静,她说:“下午爸打电话给我,说袁重和袁哲想我们了。吃过饭,我们去学校把他们接回来吧,明天正好是休息(日ri)。”

    其实袁金林(身shen)在福中不知福,妻子傅忆(娇jiao)不仅贤良貌美、工作稳定,而且给他袁家生下一对孪胞兄弟——袁重和袁哲。袁金林不以为然,但他的父亲袁亦发是个烟火传承意识极强的“老封建”,心(情qing)可就大不一样了。袁亦发脸上的麻子本来就很招眼,这时乐开了花,繁星也就更加闪烁了。

    等到两个孙子到了上学的年龄,袁亦发主动掏腰包,不惜重金将他们送到启明星寄宿学校,那里实行封闭式管理,对培养孩子独立意识和锻炼个人毅力大有裨益,最为重要的是,两个孩子将从小学一直培养到上大学,无须担心孩子不能成材。

    听说要接袁重、袁哲回家,袁金林并没有什么兴趣,他觉得今天这个特殊的(日ri)子,就应该玩男女之间的游戏,孩子还小,在一起的时间长着呢,所以,他几乎没加任何考虑,就说道:“你自己去吧,昨天沈阳老张跟我打过招呼,说他今晚路过青屏,我得过去招待一下,家里这顿饭能省就省吧。”说完,他站了起来,匆匆忙忙地去浴室冲澡。

    傅忆(娇jiao)明知袁金林在撒谎,顺势问道:“很重要的人物吗?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早告诉我,省得我费那么多工夫下厨房。”

    袁金林显然是个裤子一提不认账的货色,这时回过头来,冷笑着说道:“我记(性xing)不好,给忘了。不过,你先管好自己再说。你是远近闻名的一枝花,少给我招惹流言蜚语。很多人背地里说好端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说我是山鸡娶了金凤凰。是啊,我是一坨牛屎,是山鸡!你这棵透鲜的大白菜被我这头猪拱了!”

    袁金林越说越悲壮,到了后来,他居然吃吃地笑了起来。“今天我专门买了一样东西,放在我书桌中间那个抽屉里头。贵不贵的无所谓,但对你我都深有意义,借花献佛,就权当我送给你的(情qing)人节礼物吧。不过,你先别忙去看,穿上衣服赶紧吃饭去吧,吃饱喝足了,晚上来了兴趣还能派上用场。记住,营养千万要跟上噢,我们的大众(情qing)人——”

    这家伙耍拉着(阴yin)腔,关了好几次才将浴室的门关上,那(阴yin)腔拖曳得很长,就好像一条响尾蛇的尾巴被夹在了门缝中间似的,很受伤,又很恶毒。

    袁金林出言刻薄事出有因。不是冤家不碰头,今天下午,他陪一位朋友去建行办理抵押贷款,偏巧韩功课也在那里,正跟信贷科科长赵如流谈笑风生,看上去十分投契。

    这韩功课乃是傅忆(娇jiao)的初恋(情qing)人,与傅忆(娇jiao)是唐州师范学校的同学,恋(爱ai)了四年。毕业后,傅忆(娇jiao)、韩功课同时分配到了青屏朝阳实验小学,傅忆(娇jiao)昂首(挺ting)(胸xiong)地走上了工作岗位,而韩功课认为做个小学教师太亏欠自己了,他连一天学校都不愿意进,竟是窝在家里,一门心思做着发财梦,为此,与傅忆(娇jiao)闹得颇不愉快。

    暗说也该韩功课发迹。那时适巧韩功课有个远房表叔升任青屏县城建局局长,虽说葭莩之亲,却也沾带血缘关系,能够说上话,办起事来相互间也心里踏实。

    韩功课头脑灵活,又颇有眼光,就不惜血本攀上了这根高枝,然后,凭借这层关系,投靠一个温州房地产投资商人的麾下。没过多久,他通过牵线搭桥,让温州商人顺利地得到城建局职工宿舍楼的承建权,而他从中攫取了20的分红——那是他生财道路上淘得的第一桶金。

    韩功课赚到这笔钱以后并没有独吞,出手反而更加大方了,这让他的表叔甚是赏识。

    上头这个表叔撑着大红伞,不仅主动帮助韩功课挡风遮雨,还给他提供大量有价值的商业信息,通融商务关系。就这样,韩功课接连帮助温州商人接手好几个工程,短短两年的时间,他的存折上的数字攀升到了七位数,一百万哪。

    那年韩功课才二十出头,却是脱颖而出,成为青屏县土著居民中最年轻的百万富翁!

    不久,青屏撤县划市,城市规模注定要加大的,一批老房子、棚户区很快就会消逝,代之以高楼大厦。韩功课看到了这个巨大的商机,就与温州人分道扬镳了,他自己则注册了一家公司,取名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扬帆起航独立创业,到现在,没过几年,他就摇(身shen)变成了千万富翁。

    袁金林与傅忆(娇jiao)的相识纯属偶然。当时,青屏还没有撤县改市,县团委组织一次全县企事业单位青年联谊文艺大赛,当时袁金林在兴隆食品厂(后来才改制为吻牌食品公司),陈君寻在茧丝绸公司(后来跳槽到百顺化工),他们俩分别代表这两家单位参加演出。

    而(身shen)为邮政局宣传干事的江桐就将她的闺蜜,从唐州师范学校毕业不久的傅忆(娇jiao)邀请过来,共同编排了一(套tao)双人舞,代表县邮政局参加比赛。袁金林独唱《草原之夜》,陈君寻朗诵自己创作的颂扬茧丝绸公司的组诗《青屏的衣裳》。结果,这三家单位排名并列,都获得了一等奖。

    大赛当晚设宴庆贺。陈君寻、傅忆(娇jiao)、江桐同坐一张桌子,后来,袁金林笑脸婆娑地凑了过来,大家搭上话,就算相识了。

    坐在陈君寻的(身shen)边,傅忆(娇jiao)很少抬头看人,脸上时而不时地飞起红晕,夹菜时十分忸怩,简直与舞台上大方自然的她判若两人。

    第一次与傅忆(娇jiao)目光相撞的时候,陈君寻的(身shen)上就有一股电流从(胸xiong)前贯过:单眼皮美人!

    从来没有哪位单眼皮女子比傅忆(娇jiao)更耐看。仔细打量她,陈君寻忽然发现以前的审美观原来都是错误的,所有的双眼皮原来都是赘疣,都多了一层不必要的重复。

    这位女子的眼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鼻梁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嘴皮微薄,嘴不算小,却只觉得稍微大了一点点,超过鼻翼三分之一的宽度,可是,因为那张漂亮的长方形脸的掩护,又有柳叶秀眉的修长呼应,存在又是那么合理,那么恰到好处。而那隐形酒窝,左右各有两个,一大一小,圆形相切,只有说话时才肯露出来,分明温柔的陷阱。

    她的皮肤白皙且充满水分,又因水分的饱满而愈显弹(性xing),不用触碰,就已触电。最美在她侧眸观物的时候,本是十分合理的黑白眼珠的比例,因为明澈的扩张,水晶的翻转,在单眼皮的括弧里,给人的选择,不知道是该填写嗔怒呢还是填写撒(娇jiao)。

    单眼皮的妙处在于,我们可以将它忽略,然后尽(情qing)欣赏眸子里的纯粹。陈君寻就被傅忆(娇jiao)这对眸子深深地吸引住了,这位女子的所有的美丽,都经过她这单纯的弧线慢慢向四周扩展,越看越有韵味,越看就越想看。

    瞅准大家祝酒畅谈的缝隙,陈君寻迅速地将跟前餐皿里没舍得吃的一块小甜饼夹给了傅忆(娇jiao),然后,他连忙举起酒杯,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装腔作势地说道:“喝酒,喝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