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四章又蠢又聪明的办法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结界,是一种利用特殊的能量发出物质或者能量发出媒介物质在时间或者空间的摆放下,对某范围内的空间进行保护或者阻隔作用的一道墙。

    简单来说就是用超物理的力量创造另一个空间,这些纪荀都知道,也知道如何简单粗暴的打破结界,可她不知道该如何悄无声息的进入结界。

    “我看不入就干脆撕裂结界好了。”曹操开始出馊主意。

    纪荀摇了摇头“不行,那样……”

    “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再脱着,里面的人可就危险了。”苏妲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贴上了面膜,纪荀看见她的时候吓了一跳。

    但苏妲己说的没错,纪荀无法反驳,她是有很多时间去研究,可孟家的人没那个命去等。

    心中有了计较后,纪荀没有再拖泥带水,即刻便将灵力聚集在双手之上,金光环绕间,她伸就双手虚空抓住结界外壁,用力一撕,结界瞬间晃动了起来,妖气暴虐,搅得原本安宁的夜空开始闷雷阵阵,好似有龙在咆哮,那声音让纪荀心里升起退却之意,不敢再冒险,唯恐一道雷下来把她劈了,她死不要紧,只怕孟家所有人都会受到牵连。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自纪荀身后响起。

    “你就这点本事?”

    是于子言!纪荀一听到于子言的声音,顿时大喜,转身询问他有什么办法。

    “我来就是看看,地府不能插手这件事。”于子言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但随后他话锋一转,问纪荀

    “你有没有想过,区区一个老鼠精,为什么能修炼到这种程度,据我所知,老鼠这种东西灵智很低,即便能修炼成人心,也最多是像东北野仙那样,能成精的一般都是被某些东西打开了灵智,所有人都说它是千年鼠精,可你和它交手的时候,有这种感觉吗?”

    听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才反应过来,是啊,如果是千年的鼠精,确实不至于被她那样玩弄。

    可纪荀还是不懂于子言话里的意思。

    “我听说前些日子有只老鼠误入地府,被地藏菩萨恰巧撞见,地藏菩萨念在有缘,就收留了它,结果它却误打误撞的喝了神灯灯油,化为了人形,这只老鼠精已经属于阴体,可神灯灯油却属阳性,这样一来它就成了自古以来都没有出现过得阴阳之体,地藏菩萨怕它返回阳间害人,正在到处找它。”

    这会纪荀可算听明白了,她狠狠的白了于子言一眼,心想你知道怎么不早说,讲这些有得没得有意思吗?

    不过转念一想,纪荀就释然了,正如于子言所说,地府无法插手这件事,最起码不能直接插手,可如果有因有果了,那就不一样了,纪荀现在也属于阴司,于子言把地府的事情透露给她也是可以的,但也要讲究因果,只要这事和地府有关,那地府才能管。

    想明白这些,纪荀不情不愿的对于子言拱了拱手,说

    “那就烦请秦广王大人出手了,到时候地藏菩萨自然也会感激。”

    “嗯。”

    于子言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绕过纪荀来到结界前,纪荀则和鬼王五人组加一退到一边,抱着胳膊看着于子言,毕竟他现在是冥神,是一个没有多少力量的冥神,而还是个没有记忆力量薄弱的冥神,他们都很好奇于子言会怎么做。

    而于子言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他们感觉自己是个白痴。

    事实上,于子言并没有像纪荀那样去找结界的薄弱地带,也没有直接撕裂结界,而是在这个结界外又建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结界,然后…然后就推开了……

    这下纪荀可算看明白了,于子言的意思就是用另一个结界兜住眼前这个结界撕裂时泄露出的妖气,不让冲天的妖气作祟,不得不说这办法蠢而聪明。

    不过在创建结界后,于子言就化作一团黑气消失了,纪荀看在眼里,心中不免心疼,她知道那个结界已经耗尽了于子言全部的力量,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可心疼归心疼,正事还是要办的,她目光一凌,重新把灵力聚集在双手之上,虚空一抓,毫无顾忌的把那妖气密布的结界撕碎,顿时冲天的妖气喷涌而出,几乎让纪荀眼不能视,鬼王五人组加一都是鬼物,无法抵挡这样的妖气,也只能挤一挤躲回了矿泉水瓶里。

    眼不能视,可纪荀还有观苍眼,她紧闭双眼,一边默念净天地神咒,一边寻找着鼠精和孟家人的身影。

    很快,她就找到了,正如她之前所料,有小艾在周旋,孟家人暂时没事,她松了口气,没有再前行,而是站定身子,取出阴阳笔,凌空化了一个净化符咒,准备将周围的妖气先处理一下,毕竟于子言的下的结界也坚持不了多久。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杀鬼万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凶秽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最后一个字刚落,那凌空的符咒中就爆发出一阵金光,其中还夹杂着幽蓝之色,看起来很是漂亮,那些光仿佛有生命一般的穿梭在黑气之中,将它们吞噬的同时取而代之。

    很快,冲天的妖气就变成了灵气,结界也不急不慢的消失了。

    外面搞出这么大动静,很快就惊动了鼠精,它自然认得纪荀的灵力,眉头一皱就打算出门迎战,结果门还没出,就被恰巧进来的纪荀一脚踹到了墙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

    纪荀把玩着阴阳笔走到大厅正中间,扫了眼昏迷孟家众人,又看了看已经被绑成粽子的小艾,一个闪身到了鼠精面前,冷笑着说

    “你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以为有了帮手就可以和我作对了?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是谁啊?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比女魃更抗揍!”

    “我……”鼠精面露惧色,不过只是一瞬间,它很快就想起了自己已经今非昔比,正准备反击,结果被纪荀一脚踹在肚子上,在墙里陷得更深了。

    “我很佩服你的精神。”纪荀拍了拍鼠精的肩“可你能力不行啊,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你有没有听过?”

    “哼,你敢不敢给我一个爬出来的机会,咱们公平决斗!”

    “啊呦,有志气!有志气的老鼠我还是第一次见,好吧,给你一次机会!”

    说着,纪荀离开收回了脚,推开了一些,等待着这鼠精从墙里爬出来。

    纪荀光顾着教育鼠精‘不作死就不会死’,却终究是忘记了一句话,骄兵必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