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十章风云再起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醒来的时候,孟琰也已经离开了,她走出卧室坐在沙发上,苦着一张脸连连叹息,提不起一点精神。

    就在这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凑到了她的脚边,然后压在了她的脚上,她低头看去,就看到一只长相怪异的小东西,它人面虎身,虎爪,九条尾巴。

    居然是陆吾神!

    “哎?你怎么会在…”

    纪荀及时住嘴,她猛然想起了那日在昆仑山时,陆吾神说的话,人家让她把魂胆带回来供奉,延续天寿,结果她却忘了,这要是说漏了嘴得多尴尬啊,不过话说回来,这陆吾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这么小!

    “嗯…是我带回来的。”岳飞从一边蹭了过来。

    纪荀闻言,这才主要到屋子里不知何时起有了一股子香味,她绕了一圈,这才在厨房边的矮柜上看到了一颗透明的珠子,大概有手掌那么大,散发着盈盈的洁光。

    她尴尬的笑了笑,想伸手去摸摸陆吾神的头,仪表安慰,却被对方呲牙咧嘴的避开了,心想这伙计都寄人篱下的快成了宠物了,怎么脾气还这么大!

    吐槽过后,纪荀突然想起了正事,不顾陆吾神的阻止把它一把抱起,放在腿上,一本正经的问

    “你知道阴阳契吗?”

    陆吾神停止了挣扎,仰头看着纪荀,九条尾巴晃来晃去的,让纪荀有些眼花,可她还是耐心的等,等着这小东西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结果却是让她失望的,陆吾神说阴阳契的规定不容更改,不然就会被天道抹杀,即便是神也没办法摆脱。

    “那地府为什么能做到帮我延续寿命?”纪荀也是想到了这点,才试图钻空子的。

    “所有人类的寿命,都被记录在生死簿上,只有死去的人才会从生死簿上划掉,他们应该是钻得这个空子。”

    “……”纪荀深吸一口气,把陆吾神直接丢在了沙发上,窝到一边自个儿郁闷去了。

    突然,一道着急忙慌的声音从窗户边响起,纪荀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个小鬼儿飘身而入,连滚带爬的来到了纪荀面前,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吸引了鬼王五人组和小艾的注意,他们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眉头紧皱看着小鬼儿,把小鬼儿吓了个够呛。

    “什么事?”纪荀问的心不在焉。

    那小鬼儿贼眉鼠眼的看了看周围的‘大人物’,缩着脖子嘟囔道“不…不好了,秦广王大人有危险!”

    “秦广王?管我什么…不对,你说什么?秦广王有危险!”纪荀一下就从沙发上蹭了起来,她一开始还在想秦广王有危险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然后才反应过来秦广王就是于子言!

    “稍安勿躁。”岳飞拍了拍纪荀的肩膀,让她先别激动,然后转头向小鬼儿询问事情经过。

    原来啊,于子言离开纪荀这里后就准备动身去办公务了,结果还没离开锦阳,就要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妖气,于是就打算收了妖再走。

    可是那妖物实在厉害,于子言又刚苏醒不久,凝个实体都无法一直维持,更何况那妖物手里还有人质,他不敢贸然行动,只能脱身后暗自跟踪,然后托这个小鬼儿来找纪荀。

    听了这些,纪荀再不耽搁,抓起小鬼儿就夺门而出,她总觉得这次事情不简单,似乎一切都赶得太巧了,应该是有人想绊住于子言,不让他去做他本该做的事情,而那个人,十有八九是王毅!

    不多时,纪荀就在小鬼儿的带领下找到了于子言,在看到他完好无损后,纪荀松了口气,一把抱住了他,轻声抱怨“你吓死我了!”

    鬼王五人组赶到时,正巧看到这一幕,吕布看着五大三粗的,其实细心的很,他不动声色的捂住了小艾的眼睛,却被小艾扒开了。

    看着那个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个头的吕布,小艾撇撇嘴,低估道

    “又没有亲嘴,干嘛捂我眼睛……”

    于子言面不改色的回抱住纪荀,然后帮她擦去泪水,随后正色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纪荀一愣,她自己很久没见到于子言露出这种表情了,这说明事情很严重。

    她点点头,等着于子言往下说。

    “被那个妖精抓住的人质…是孟琰!”

    纪荀下意识的推开于子言,靠在枯树上一脸惊诧“孟琰?怎么可能!他…不,不可能!”

    看着纪荀这样,于子言眼中闪过一抹沉痛,但很快就消失了,他把手搭在纪荀肩上,沉声道

    “你冷静一点,事情并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不是吗?”

    “对,对对!”纪荀显然已经六神无主,她最近的精神压力实在太大,不然也不会如此失神,竟也没注意到自己这样的反应会不会让于子言误会些什么。

    可在场的这几位,哪位不是人精,他们立刻便看出了于子言的失落,只是这奇怪的三角恋,实在不是别人能插手的,于是他们也没做什么表示,安静的退场,准备在该出场时再出现。

    待纪荀冷静些后,于子言也平息了心情,他靠在一边,沉声正色道

    “那鼠精和孟琰就在上面,你可以用观苍眼先探一下,知己知彼,才能让胜算更大一些。”

    “嗯。”

    纪荀点点头,缓缓闭上了双眼,很快她的脑海中就浮现了方圆百里之内的画面,任何风吹草动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可她却找不到孟琰,甚至都感觉不到他的气息,还有于子言说的那鼠精,按理来说那鼠精只要在周围,纪荀第一时间就可以发现的。

    无所收获,纪荀睁开了眼,还没等于子言问,她就先开了口“你刚才说的鼠精,是不是没有门牙?”

    “你怎么知道?”于子言有些诧异。

    “我想我大概知道对方的目的了,子言,你听我说,这个鼠精和我有过节,而且还是王毅那边的,他很有可能是想通过挟持孟琰,逼孟政庭交出耿家兄弟。”

    “孟政庭不会那么做的。”于子言笃定。

    “嗯,那是当然,但那样孟琰就会有危险,咱们得去趟京都,这事你先别管,抓进消除那些人的记忆,我觉得某个人应该也有份,你注意一下叫邹刚的人,他不仅和耿家兄弟有关,还和洛齐天有关,而且我刚上位那会,他还去找过我。”

    “好。”

    语毕,于子言便化成一团雾气消失了。

    看着雾气渐渐消散,纪荀满脑子都是他临走前的失落表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反应伤了他的心,可现在似乎有些晚了,纪荀叹了口气,心想也只能到了京都在和他解释了。

    这次京都之行,其实对纪荀来说十分重要,如果顺利,就可以把玄家和外界切断,还能打击洛齐天,可如果失败了,那世道可能就会大乱,毕竟就现在看来,有些人似乎已经被逼急了。

    不只是洛齐天,还有那个邹刚,纪荀总觉得这个人至关重要,看似是路人甲,实则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他很有可能是玄家与外界的一个重要枢纽,更何况似乎还和王毅搭上了关系。

    想到这,纪荀心生一计,掏出手机给于子彤打了过去,虽然她觉得于子言的事还是不适合让别人知道,但玄家除了她,纪荀实在是没有信任的人,尚青确实也不错,但他太爱洛婉,难保不会冲动坏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