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九章进退两难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坐在车里,纪荀始终保持着沉默,于子言还没有离开,但他和孟琰都敏锐的察觉到了纪荀心情不好,所以都没有说话,车里始终保持着安静,好让纪荀能有足够的空间想事情。

    此时的纪荀,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的情绪,她无法按耐那激动,但也感到了深深的疲惫,她所向往的,最想得到生活就在眼前,只要和自己的父母相认,她就可以完成一生的夙愿。

    可是她不能,她现在能做的只是给他们留下一些钱,然后安静的离开,不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因为她不想让自己唯一的亲人卷入乱七八糟的争斗之中。

    很快,他们就到了家,小艾依旧和鬼王五人组有说有笑的,看着她无忧无虑的样子,纪荀笑了笑,她真希望这孩子能一直这么开心下去。

    “小荀,你到底怎么了?”

    最终,孟琰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口,结果惹来于子言一对大白眼,他们本来说好谁也不问的!

    “我…”纪荀顿了顿,叹了口气“我没事,孟琰,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孟琰一愣,这还是纪荀第一次开口让他帮忙,他随后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

    “帮我照顾好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我走的时候看见那房子的一见有些漏了,雪化了会倒流进去,你…额,我是说我以后会很忙,没有时间照顾他们二老。”

    “好,没问题!”孟琰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我去睡会,我有些…累了。”说着,纪荀转身走进了卧室,悄悄关上了门,她想静一静,一个人静一静。

    可某个人就是不让她和静静勾搭,直接穿门而入,站在床边瞻仰遗容似得看着她,让她周身的疲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恼火。

    纪荀坐起身,抓狂的挠着自己的头发,怒道“你能不能出去?”

    “不能。”

    “为什么?你谁啊?我认识你吗?这是我的卧室,请你出去!”纪荀说话时不免有些心虚,因为这原本是人家的卧室来着。

    结果谁知于子言轻车熟路的往床上一躺,幽幽道“这…貌似是我的卧室吧!”

    “你…我!你……”纪荀指指于子言,又指指自己,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于子言也不急,闭目养神的等她冷静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纪荀才渐渐冷静,看着于子言那张俊脸,沉声问“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没有。”于子言撇向纪荀“你不知道我是可以读取人类和鬼魂记忆的吗?”

    听于子言这么一说,纪荀心里的火又有了暴涨之势,因为她感觉自己就好像全身赤裸的坐在于子言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和隐私而言。

    但于子言是何许人也啊,他还没等纪荀发火,就率先开口,说起了正事“既然你已经成为了玄家的家主,那么事情就好办许多了。”

    果然,纪荀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她咬着指甲盖,闷声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这次上来是什么任务呢?我不是外人,是内部人员,你总不至于连我也不能说罢。”

    于子言笑着摇摇头“我这次上来,是清除记忆的。”

    “什么意思?”纪荀紧张的捂着自己的头。

    “不是你的,是那些和玄家有关系的人,这事地府已经不能坐视不管了。”

    纪荀沉吟了片刻,问“是因为基地里被困住的那些阴魂?”

    “不错,其实玄家之前就曾有祖训,其门内弟子不得与外界有所瓜葛,但后来被废除了,说是玄家也应该与时俱进,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如果不是天道已然苏醒,这其实也没什么,但现在天道苏醒了,任何一点问题都能让天道震怒,虽然不至于就此回到蛮荒时期,但天灾还是避免不了的,而且那些普通人也会同样承受五弊三缺。”

    “原来是这样。”纪荀点点头,心想如果于子言能消除了那些普通人类的记忆,那她的任务也会好办一点,只要渐渐让玄家回归正轨就好。

    只是……

    “那孟琰个他家人的记忆也要清楚吗?”

    “是的。”说着,于子言面色不善的看向纪荀“你是担心没有了之前的那些记忆,孟政庭会不接受你吧。”

    “于子言,你是在吃醋吗?”纪荀眼睛一横,给予回击“你自己的劣迹还一大堆呢,还有脸说我?仵官王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处理好自己的问题再来说别人!”

    “我已经退婚了。”

    简单的六个字,让纪荀当场愣住,她是有想过于子言在知道了他们的前世后,就不会再跟仵官王结婚了,但也没想到这男人如此雷厉风行,直接就退婚了,那仵官王那老太婆还不得气死?嗯,气死活该!

    于子言半天没说话,目不转睛的看着纪荀脸上的表情来回变化,嘴角不禁勾了起来,满脸宠溺,这似乎都是下意识的反应,纪荀看在眼里,觉得美滋滋的,完全忘记了刚才的阴霾。

    她也回望着于子言,觉得现在的他比平时帅了许多,更加吸引人了。

    也难怪,之前的于子言心事太重,即便是也会时常和纪荀开玩笑,但总给人一种阴郁的气质,让人感觉他心事重重的,而现在则不痛了,于子言忘却了前尘过往,已经了然一身轻,笑起来也真诚了许多,纪荀也感觉他变得开朗了。

    这一男一女对视久了呀,就会不知不觉的动情,这大概是因为眼睛就是心里窗户的原因,两个彼此相爱的人,他们能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自己,从而随情而动,不自觉的想要去靠近对方,想要获取更多的碰触。

    首先,色了许久的纪荀忍不住了,她缓缓向于子言靠近,那双眼睛迷缝着,视线从于子言的双眼间逐渐下滑,来到了他的鼻尖,然后是嘴唇。

    纪荀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然后闭上眼睛,等待着那微凉的触感降临她的嘴唇。

    结果微凉是来了,却不是对方的嘴唇,而是手心!

    纪荀气愤的睁开眼睛,怒瞪着于子言,无声的控诉这个无良男破坏气氛。

    “不要那么欲求不满的看着我。”于子言把纪荀的脸推开,抱着胳膊神情严肃的看着她,沉声道

    “我觉得你应该先解决一下你自己的问题,不然我会感觉自己是第三者。”

    说起和孟琰的事,纪荀的精神就萎靡了下来,她知道这样对于子言不公平,对孟琰也不公平,可是她真的是没有办法,阴阳契已经签订,婚约不是她想毁就可以毁的。

    显然,于子言也明白这一点,但他是个男人,没有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嫁给别人,这不是大度与小气的问题。

    最终,两人不欢而散,于子言离开了,并没有说要去哪里,纪荀不甘愿就此分开,可是也没有勇气挽留。

    他们…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与此同时,孟琰站在窗边看着漫天的飞雪,陷入了沉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