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八章相认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离开了安乡殡仪馆,纪荀就忙不迭的给孟琰打了个电话,直到听见他平稳的声音后,她才放下心里。

    “你忙完了吗?”纪荀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柔。

    “嗯,怎么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简单的一句话,把纪荀的心里填的满满的,暖暖的,她看了看不远处的简陋小屋,说“我准备去看看老板和老板娘,已经到了,你要来吗?”

    “等我。”

    说完,孟琰就挂断了电话,纪荀把手机放在胸口,心里觉得甜丝丝的。

    “你为什么这幅表情?”

    身后突然传来阴沉的声音,吓得纪荀差点把手机丢向挡风玻璃,她拍了拍狂跳的心脏,看向车子后座,结果发现居然…居然是tm于子言!这货可真成了神出鬼没了!

    “你怎么在这?”纪荀心里喜忧参半。

    可于子言并没有被纪荀扯开话题,他手一扬就把纪荀的手机抓在了手里,幽幽道

    “我觉得你这样不是很好。”

    “额…”纪荀满头黑线,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似乎会越描越黑,于子言自从成了什么狗屁秦广王,就更不好对付了。

    “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个勒鬼令呢?你带着呢吧!”说起这个纪荀还心有余悸,要不是那小玩意的问题,于子言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次上来是公办。”于子言翻了翻纪荀的手机,然后脸色阴沉的丢进了纪荀怀里,冷笑道

    “还真是巧了,你也是好事将近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纪荀疯狂的抓头发,她该怎么解释呢?从头说起?那也太长了吧,讲到明天也讲不完,而且孟琰就要来了,他不能看见于子言啊!

    “这样吧,等我下次去地府的时候给你解释,好不好?”纪荀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什么时候?”于子言穷追不舍。

    “额…这个嘛……”

    纪荀真是要抓狂了,她上哪知道去啊!那种事情又没什么规律,最起码她还没找到规律。

    “既然另有所爱,为何还要…与我纠缠不休?”于子言暗自伤感,那小模样看的纪荀心都要碎了,可还不等她说什么,于子言就化成一团黑气消失了。

    “啊!苍天啊!这都是什么事啊,你把那个旧版的于子言还给我!”纪荀发疯似得捶打着方向盘,好一阵抓耳挠腮。

    不多时,孟琰就来了,纪荀收拾好心情下了车,和孟琰一同走进了那简陋的小屋,她无意中撇了眼周围,就看到了一脸哀怨的于子言,她赶忙松开了挎着孟琰手臂的手。

    “怎么了?”孟琰疑惑,顺着纪荀的目光看去。

    “没什么,没什么!”纪荀匆忙挡住了孟琰的视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他向屋中拽去,心想她没做错什么啊!怎么就有种被捉奸了的感觉!

    一进屋,饭菜的香味就扑鼻而来了,纪荀的馋虫瞬间被勾起,完全把尾随着‘走’进来的于子言抛在了脑后。

    “啊!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啊!”说着,纪荀就忍不住伸出了爪子。

    结果只听‘啪’的一声,纪荀手背就被随之而来的筷子打了一下。

    “你这丫头,平时也就算了,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这样,让小琰笑话!”

    “没事的,阿姨。”

    这一句话,是异口同声的,是于子言和孟琰异口同声的,她这才发现这两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发音相同,也难怪于子言会自作多情。

    眼看着于子言已经现出了身形,纪荀吓得出了一身白毛汗,拽着孟琰就进了里屋,反正只要孟琰不看见于子言就行!

    “咦?于先生也来了啊!”老板惊喜的照顾着于子言,可能是因为不想让这个男人进去打扰纪荀和孟琰吧,所以老板并没有让于子言进里屋的意思。

    “额,你好!”于子言看了看里屋的门,脸色更加阴沉了。

    他没有之前的记忆,但很多行为还是被影响了,他知道这两位老人对纪荀很重要,同样的,他也知道孟琰是情敌!

    而纪荀现在哪有时间想什么敌不敌的啊,她把孟琰抓进里屋后,就开始打腹稿,然后一本正经的说

    “我要跟你说个秘密。”

    孟琰点点头,还有些心不在焉,他觉得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于子言的声音。

    “其实…于子言没死!”

    “嗯,嗯?”孟琰的心跳突然慢了半拍,诧异的看向纪荀。

    “真的,但更多的我就不能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他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不认识我们了。”纪荀把一切都归在了‘天机不可泄露’上,其实她说的也不全是假话,于子言确实没‘死’嘛,不就在外面活蹦乱跳着呢嘛!

    似乎是因为没有见到于子言的尸体,所以孟琰很快就相信了,纪荀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她无法理解孟琰瞬间变好的心情,于子言没死他难道不该有危机感吗?啊?干嘛笑的跟个白痴似得!

    直到后来纪荀才回过味来,如果在于子言没死的情况下她依旧选择嫁给孟琰,那在孟琰看来就有了别样的意义,而且纪荀没有丝毫犹豫,这也是孟琰不担心纪荀反悔的原因。

    吃饭的时候,孟琰和于子言‘相谈甚欢’,并满脸笑意的拒绝于子言来参加他和纪荀的婚礼,没错,是拒绝,然后纪荀就悲剧了,整个饭局都坐立不安,生怕于子言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但于子言毕竟是于子言,就算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就算脾性有了稍微的改变,但他依旧是于子言,所以…他们出去切磋比试去了。

    终于清净下来,纪荀长舒一口气,帮忙去洗澡了。

    突然,她想起了老板和老板娘丢失的那个孩子,于是就心生一计,想着或许孟琰能帮忙找一下,毕竟他们的人监视别人都是连洗澡也…咳!这点找人的小事肯定不在话下!

    其实纪荀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都在忙东忙西的,没时间。

    “哦,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唉,当时家里实在太穷,小晴没留下照片,这倒是…对了!小晴的心口处有一块蝴蝶形的小胎记,大概…有指甲盖那么大!”

    “心口…胎记……”

    纪荀的声音开始颤抖,失神间手里的碗一滑,直接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怎么了?小荀你这是……”

    “我…我只是,我的…”纪荀突然顿住了,转身离开了厨房。

    她跑到里屋关上门,对着镜子粗鲁的把毛衣脱掉,她看着自己心口处的那块蝴蝶形胎记,眼中的泪水蜂蛹而下。

    老天果然还是那么会捉弄人,她竟然在这个节骨眼知道了真相,原来…原来她的亲生父母就是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原来她早已经与家人相聚,而他们也并不是抛弃了她,不要她了。

    只是,她就要死了,最多也不过能再活半年而已,这样相遇之后的永别,是最让人绝望的,她不想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已近残年还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她缓缓蹲下身,紧紧的抱着自己,她开心,也痛苦,两种矛盾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痛不欲生……

    她还记得当时与他们初见时的情形,那时她只以为是二老心善,却不料这就是血缘的奇妙!

    离开了安乡殡仪馆,纪荀就忙不迭的给孟琰打了个电话,直到听见他平稳的声音后,她才放下心里。

    “你忙完了吗?”纪荀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柔。

    “嗯,怎么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简单的一句话,把纪荀的心里填的满满的,暖暖的,她看了看不远处的简陋小屋,说“我准备去看看老板和老板娘,已经到了,你要来吗?”

    “等我。”

    说完,孟琰就挂断了电话,纪荀把手机放在胸口,心里觉得甜丝丝的。

    “你为什么这幅表情?”

    身后突然传来阴沉的声音,吓得纪荀差点把手机丢向挡风玻璃,她拍了拍狂跳的心脏,看向车子后座,结果发现居然…居然是tm于子言!这货可真成了神出鬼没了!

    “你怎么在这?”纪荀心里喜忧参半。

    可于子言并没有被纪荀扯开话题,他手一扬就把纪荀的手机抓在了手里,幽幽道

    “我觉得你这样不是很好。”

    “额…”纪荀满头黑线,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似乎会越描越黑,于子言自从成了什么狗屁秦广王,就更不好对付了。

    “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个勒鬼令呢?你带着呢吧!”说起这个纪荀还心有余悸,要不是那小玩意的问题,于子言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这次上来是公办。”于子言翻了翻纪荀的手机,然后脸色阴沉的丢进了纪荀怀里,冷笑道

    “还真是巧了,你也是好事将近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纪荀疯狂的抓头发,她该怎么解释呢?从头说起?那也太长了吧,讲到明天也讲不完,而且孟琰就要来了,他不能看见于子言啊!

    “这样吧,等我下次去地府的时候给你解释,好不好?”纪荀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什么时候?”于子言穷追不舍。

    “额…这个嘛……”

    纪荀真是要抓狂了,她上哪知道去啊!那种事情又没什么规律,最起码她还没找到规律。

    “既然另有所爱,为何还要…与我纠缠不休?”于子言暗自伤感,那小模样看的纪荀心都要碎了,可还不等她说什么,于子言就化成一团黑气消失了。

    “啊!苍天啊!这都是什么事啊,你把那个旧版的于子言还给我!”纪荀发疯似得捶打着方向盘,好一阵抓耳挠腮。

    不多时,孟琰就来了,纪荀收拾好心情下了车,和孟琰一同走进了那简陋的小屋,她无意中撇了眼周围,就看到了一脸哀怨的于子言,她赶忙松开了挎着孟琰手臂的手。

    “怎么了?”孟琰疑惑,顺着纪荀的目光看去。

    “没什么,没什么!”纪荀匆忙挡住了孟琰的视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把他向屋中拽去,心想她没做错什么啊!怎么就有种被捉奸了的感觉!

    一进屋,饭菜的香味就扑鼻而来了,纪荀的馋虫瞬间被勾起,完全把尾随着‘走’进来的于子言抛在了脑后。

    “啊!都是我最喜欢吃的菜啊!”说着,纪荀就忍不住伸出了爪子。

    结果只听‘啪’的一声,纪荀手背就被随之而来的筷子打了一下。

    “你这丫头,平时也就算了,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这样,让小琰笑话!”

    “没事的,阿姨。”

    这一句话,是异口同声的,是于子言和孟琰异口同声的,她这才发现这两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发音相同,也难怪于子言会自作多情。

    眼看着于子言已经现出了身形,纪荀吓得出了一身白毛汗,拽着孟琰就进了里屋,反正只要孟琰不看见于子言就行!

    “咦?于先生也来了啊!”老板惊喜的照顾着于子言,可能是因为不想让这个男人进去打扰纪荀和孟琰吧,所以老板并没有让于子言进里屋的意思。

    “额,你好!”于子言看了看里屋的门,脸色更加阴沉了。

    他没有之前的记忆,但很多行为还是被影响了,他知道这两位老人对纪荀很重要,同样的,他也知道孟琰是情敌!

    而纪荀现在哪有时间想什么敌不敌的啊,她把孟琰抓进里屋后,就开始打腹稿,然后一本正经的说

    “我要跟你说个秘密。”

    孟琰点点头,还有些心不在焉,他觉得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于子言的声音。

    “其实…于子言没死!”

    “嗯,嗯?”孟琰的心跳突然慢了半拍,诧异的看向纪荀。

    “真的,但更多的我就不能说了,我只能告诉你他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不认识我们了。”纪荀把一切都归在了‘天机不可泄露’上,其实她说的也不全是假话,于子言确实没‘死’嘛,不就在外面活蹦乱跳着呢嘛!

    似乎是因为没有见到于子言的尸体,所以孟琰很快就相信了,纪荀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她无法理解孟琰瞬间变好的心情,于子言没死他难道不该有危机感吗?啊?干嘛笑的跟个白痴似得!

    直到后来纪荀才回过味来,如果在于子言没死的情况下她依旧选择嫁给孟琰,那在孟琰看来就有了别样的意义,而且纪荀没有丝毫犹豫,这也是孟琰不担心纪荀反悔的原因。

    吃饭的时候,孟琰和于子言‘相谈甚欢’,并满脸笑意的拒绝于子言来参加他和纪荀的婚礼,没错,是拒绝,然后纪荀就悲剧了,整个饭局都坐立不安,生怕于子言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但于子言毕竟是于子言,就算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就算脾性有了稍微的改变,但他依旧是于子言,所以…他们出去切磋比试去了。

    终于清净下来,纪荀长舒一口气,帮忙去洗澡了。

    突然,她想起了老板和老板娘丢失的那个孩子,于是就心生一计,想着或许孟琰能帮忙找一下,毕竟他们的人监视别人都是连洗澡也…咳!这点找人的小事肯定不在话下!

    其实纪荀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一直都在忙东忙西的,没时间。

    “哦,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唉,当时家里实在太穷,小晴没留下照片,这倒是…对了!小晴的心口处有一块蝴蝶形的小胎记,大概…有指甲盖那么大!”

    “心口…胎记……”

    纪荀的声音开始颤抖,失神间手里的碗一滑,直接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怎么了?小荀你这是……”

    “我…我只是,我的…”纪荀突然顿住了,转身离开了厨房。

    她跑到里屋关上门,对着镜子粗鲁的把毛衣脱掉,她看着自己心口处的那块蝴蝶形胎记,眼中的泪水蜂蛹而下。

    老天果然还是那么会捉弄人,她竟然在这个节骨眼知道了真相,原来…原来她的亲生父母就是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原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原来她早已经与家人相聚,而他们也并不是抛弃了她,不要她了。

    只是,她就要死了,最多也不过能再活半年而已,这样相遇之后的永别,是最让人绝望的,她不想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已近残年还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她缓缓蹲下身,紧紧的抱着自己,她开心,也痛苦,两种矛盾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痛不欲生……

    她还记得当时与他们初见时的情形,那时她只以为是二老心善,却不料这就是血缘的奇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