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七章利弊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你是怎么来的?”于子言想了想,问出来第一个问题。

    “唉,说来话长……”

    于子言皱起了眉,又换了个问题“你来这做什么?”

    “唉,说来话长……”

    “那就拣短的说。”于子言算是明白了,他不管问什么这个女人都会说‘说来话长’,那还不如让她自己交代的。

    “嗯…”纪荀想了想,最后还是抛出了四个字“说来话长……”

    “……”于子言是真服了,他索性也不再问,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见于子言走开,纪荀一阵郁闷,心想这货也太没毅力了吧,这就打算放弃了?怎么不尝试着穷追不舍的追问看看,难道他真的对过往没什么留恋?可他又为什么还会对完全陌生的自己那么与众不同,不是应该把她当私闯地府的小鬼抓起来,扔进地狱吗?

    思来想去,纪荀越想越憋屈,走到于子言身边开始给他捣乱,就是不让他做事。

    可面对纪荀的捣蛋,于子言却只有两个字。

    “别闹。”

    没有任何责备,没有任何不耐烦,那样无奈又宠溺的两个字让两人同时都愣住了,纪荀心脏砰砰乱跳,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脏处延伸至全身,于子言也好不到哪去,他的那颗鬼心有玊和纪荀留下的泪痕,那是不可磨灭的,即便没有了记忆,他的心也会记得记忆中的温情。

    两人就这么相对而立,于子言的手似是不受控制的搭在纪荀的腰间,他双目迷离,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纪荀靠近,就好像是一个被寒冷侵蚀了许久的人,在寻求一丝温暖和安慰一样。

    顷刻间,一股暧昧的气息蔓延开来,两人皆是动了情,稀里糊涂的就动了情,他们相拥而吻,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似乎已经练习了千万遍,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在那吻中,纪荀看到了许多过去的事,那是几千年前,秦广王与玊的过去,她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两人的痴缠,似乎早已把自己与玊划分开来。

    即便她还记得那种等待千百年的孤单与冰冷,也可以感受到被爱人忘记的痛苦和绝望,但她很清楚,她是纪荀,不是玊,她已如轮回千年,脱胎换骨。

    这一世,她纪荀只认于子言,才不管什么秦广王!

    一吻结束,两人的脸颊皆是绯红一片,就算于子言没有了那些记忆,但刻入心的人,早已不是能忘记的了,只要他们相见,就会重新擦出火花!

    于子言终于找到了他那‘另一半’的心,自从阴池苏醒以来,他就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甚至连躯体之内都仿佛没有了温度,他就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在地府游荡,更像是一片无助漂浮的羽毛,找不到方向,只能随风而动,那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直到北阴大帝让他迎娶仵官王,他才似乎找到了方向,可渐渐的,他有感觉到了不安,似乎是察觉到这样做不对,可他找不出原因,帮北阴大帝让地府安宁,难道不是他该做的吗?

    直到卞城王的那席话,和纪荀的出现,他才明白了一切,原来他的心里已经装着一个人了,一个名为纪荀的女子。

    直到他怀里空空如也,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充实,他感觉到了温度,感觉到了阳春三月般的温度。

    虽然精神一直没能好好休息,但纪荀的身体却得到了充足的睡眠,她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想起方才的那一幕,纪荀不禁勾起了了嘴角,她轻抚着自己的唇,似乎还能感觉到那湿濡的余温,口齿见也还残留着蜜糖般的甜味。

    就在这时,孟琰推门而入了,他的手里端着早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纪荀却敏锐的发现了他眉宇间那淡淡忧伤。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纪荀疑惑的问。

    “没…没什么。”孟琰撑起了一个笑容,把牛奶塞进纪荀的手中,故作随意的转移话题。

    “虽然你已经得到了玄家的承认,但不待在本家真的没事吗?”

    “嗯,没事。”纪荀喝了口牛奶,继续道“洛齐天肯定还会出幺蛾子,我才懒得陪他玩呢,于子彤会处理的。”

    孟琰点点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准备婚礼的事情啊!还得去拜访馆长他们,我忙着呢,先晾玄家的那些人几天,等平静些了我再回去。”

    “小荀,其实…我……”

    “嗯?”纪荀眉头微皱,看向欲言又止的孟琰“怎么了?”

    孟琰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问出来一个让纪荀无法回答的问题,他说

    “小荀,和我结婚,你会感到开心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开心吗?纪荀说不清楚,自从决定和孟琰结婚后,她就下意识的回避感情问题,只是不停的劝自己,告诉自己和孟琰结婚,是为了救他,是为了遵循天道,履行阴阳契的规定。

    她真的不愿意想那么多,因为那样让她觉得同时对不起没有和于子言,她不觉得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阴阳契已经签订,她早就没有了后悔的资格。

    一开始,她认为和孟琰结婚,孟琰就可以开心,也能活下去,长命百岁,可孟琰似乎并不开心,纪荀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知道了又能怎样呢?违反阴阳契所要付出的代价,不是他们任何人可以承担得起的。

    所以说上天是公平的,它让你得到了一些,就会让你失去一些,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为了能让孟琰不再愁眉苦脸的胡思乱想,纪荀笑了笑,抬手捏了捏他没多少肉的脸,说

    “我怎么就不开心了呢?该不会是你反悔了吧,那可不行,你父亲可是很喜欢我这个儿媳的,你要是敢反悔,他会把你的腿打断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好了。”纪荀打断孟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难道有婚前恐惧症?”

    “没有。”孟琰也笑了,但那笑容中,总是缺少一些什么。

    春节一过,纪荀就开始张罗着串门,或许因为这可能是她在阳间过得最后一个年了吧,所以她很积极,但孟琰总是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陪她东奔西跑。

    首先,纪荀去看了馆长,并把宁乡殡仪馆重新交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喋喋不休的叮嘱了他许多。

    面对纪荀交代后事似得样子,馆长有些不悦,但孩子毕竟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可怜的小乞丐了,所以馆长并没有问太多。

    他唯一询问的,只有白鸣,纪荀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全部实情告诉他,只是说了些轻松的事情,馆长知道纪荀有事瞒着,但却没有追问。

    在经历了师弟和师父的事情后,馆长的头发白了许多,满是皱纹的脸上有了疲惫之色,他决定不再离开锦阳了,安心的管好殡仪馆,偶尔帮人驱驱邪,镇镇煞,不想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他老了,不想再东奔西跑,只想过着安稳的日子,直到寿终正寝。

    离开前,纪荀把小艾托付给了馆长,那孩子是个好苗子,不管是做什么都能成大器,纪荀不想耽误她。

    “你这真是交代后事?”馆长皱起了眉,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纪荀笑了笑“馆长,如果我说我命不久矣了,你信不信?”

    “什么意思?”馆长的老脸皱成了一团,尽管他已经决定不再管其他事,但纪荀的事,他忍不住还是想插上两嘴。

    “因为…”纪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阴阳契的事告诉了馆长,毕竟他也是吃阴间饭的,下去迟早会像周铭烨那样,在地府谋到职位,直到这些也是迟早的事情。

    而且,纪荀想听听他的意见和看法,想看看自己到底做对了没有。

    然而让纪荀惊讶的是,馆长居然知道阴阳契,并曾试图与洛秋水签订契约,来救其性命,只不过最后被洛秋水拒绝了。

    “既然做了,就别想那么多,把心放宽些,别去纠结那些无法改变事情。”

    “嗯。”纪荀点点头,心想也是,既然已经无法改变,何必再庸人自扰呢?

    “不过你最好做好准备,这阴阳契是千年契约,不仅仅是一世两世的事,那地狱之苦也不是好受的,而且……”

    “而且什么?”纪荀心中一提,想难道这黑白无常还有说漏的东西?

    “而且还会改变人的命格,可能变好,也可能变坏,毕竟现在孟琰的生命,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了,当年谢必安和他的老婆签下阴阳契,就让原本注定孤寡终老的她,有了好的归宿,当然了,这只是一方面,毕竟万事有利也有弊。”

    “那另一方面呢?”纪荀急声问。

    “终生无法孕育儿女,多病缠身,受病痛折磨,虽说活的久,但…唉,还不如早些解脱……”

    纪荀一听,顿时三魂丢了两魂半,她有些害怕了,害怕孟琰原本平坦的一生,会因此而变得坎坷。

    “你是怎么来的?”于子言想了想,问出来第一个问题。

    “唉,说来话长……”

    于子言皱起了眉,又换了个问题“你来这做什么?”

    “唉,说来话长……”

    “那就拣短的说。”于子言算是明白了,他不管问什么这个女人都会说‘说来话长’,那还不如让她自己交代的。

    “嗯…”纪荀想了想,最后还是抛出了四个字“说来话长……”

    “……”于子言是真服了,他索性也不再问,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见于子言走开,纪荀一阵郁闷,心想这货也太没毅力了吧,这就打算放弃了?怎么不尝试着穷追不舍的追问看看,难道他真的对过往没什么留恋?可他又为什么还会对完全陌生的自己那么与众不同,不是应该把她当私闯地府的小鬼抓起来,扔进地狱吗?

    思来想去,纪荀越想越憋屈,走到于子言身边开始给他捣乱,就是不让他做事。

    可面对纪荀的捣蛋,于子言却只有两个字。

    “别闹。”

    没有任何责备,没有任何不耐烦,那样无奈又宠溺的两个字让两人同时都愣住了,纪荀心脏砰砰乱跳,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脏处延伸至全身,于子言也好不到哪去,他的那颗鬼心有玊和纪荀留下的泪痕,那是不可磨灭的,即便没有了记忆,他的心也会记得记忆中的温情。

    两人就这么相对而立,于子言的手似是不受控制的搭在纪荀的腰间,他双目迷离,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纪荀靠近,就好像是一个被寒冷侵蚀了许久的人,在寻求一丝温暖和安慰一样。

    顷刻间,一股暧昧的气息蔓延开来,两人皆是动了情,稀里糊涂的就动了情,他们相拥而吻,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似乎已经练习了千万遍,已经再熟悉不过了。

    在那吻中,纪荀看到了许多过去的事,那是几千年前,秦广王与玊的过去,她以一颗平常心去看待两人的痴缠,似乎早已把自己与玊划分开来。

    即便她还记得那种等待千百年的孤单与冰冷,也可以感受到被爱人忘记的痛苦和绝望,但她很清楚,她是纪荀,不是玊,她已如轮回千年,脱胎换骨。

    这一世,她纪荀只认于子言,才不管什么秦广王!

    一吻结束,两人的脸颊皆是绯红一片,就算于子言没有了那些记忆,但刻入心的人,早已不是能忘记的了,只要他们相见,就会重新擦出火花!

    于子言终于找到了他那‘另一半’的心,自从阴池苏醒以来,他就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甚至连躯体之内都仿佛没有了温度,他就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在地府游荡,更像是一片无助漂浮的羽毛,找不到方向,只能随风而动,那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直到北阴大帝让他迎娶仵官王,他才似乎找到了方向,可渐渐的,他有感觉到了不安,似乎是察觉到这样做不对,可他找不出原因,帮北阴大帝让地府安宁,难道不是他该做的吗?

    直到卞城王的那席话,和纪荀的出现,他才明白了一切,原来他的心里已经装着一个人了,一个名为纪荀的女子。

    直到他怀里空空如也,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充实,他感觉到了温度,感觉到了阳春三月般的温度。

    虽然精神一直没能好好休息,但纪荀的身体却得到了充足的睡眠,她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想起方才的那一幕,纪荀不禁勾起了了嘴角,她轻抚着自己的唇,似乎还能感觉到那湿濡的余温,口齿见也还残留着蜜糖般的甜味。

    就在这时,孟琰推门而入了,他的手里端着早餐,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纪荀却敏锐的发现了他眉宇间那淡淡忧伤。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纪荀疑惑的问。

    “没…没什么。”孟琰撑起了一个笑容,把牛奶塞进纪荀的手中,故作随意的转移话题。

    “虽然你已经得到了玄家的承认,但不待在本家真的没事吗?”

    “嗯,没事。”纪荀喝了口牛奶,继续道“洛齐天肯定还会出幺蛾子,我才懒得陪他玩呢,于子彤会处理的。”

    孟琰点点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准备婚礼的事情啊!还得去拜访馆长他们,我忙着呢,先晾玄家的那些人几天,等平静些了我再回去。”

    “小荀,其实…我……”

    “嗯?”纪荀眉头微皱,看向欲言又止的孟琰“怎么了?”

    孟琰摇了摇头,沉吟了片刻,问出来一个让纪荀无法回答的问题,他说

    “小荀,和我结婚,你会感到开心吗?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开心吗?纪荀说不清楚,自从决定和孟琰结婚后,她就下意识的回避感情问题,只是不停的劝自己,告诉自己和孟琰结婚,是为了救他,是为了遵循天道,履行阴阳契的规定。

    她真的不愿意想那么多,因为那样让她觉得同时对不起没有和于子言,她不觉得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阴阳契已经签订,她早就没有了后悔的资格。

    一开始,她认为和孟琰结婚,孟琰就可以开心,也能活下去,长命百岁,可孟琰似乎并不开心,纪荀知道他在想什么,但知道了又能怎样呢?违反阴阳契所要付出的代价,不是他们任何人可以承担得起的。

    所以说上天是公平的,它让你得到了一些,就会让你失去一些,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为了能让孟琰不再愁眉苦脸的胡思乱想,纪荀笑了笑,抬手捏了捏他没多少肉的脸,说

    “我怎么就不开心了呢?该不会是你反悔了吧,那可不行,你父亲可是很喜欢我这个儿媳的,你要是敢反悔,他会把你的腿打断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好了。”纪荀打断孟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难道有婚前恐惧症?”

    “没有。”孟琰也笑了,但那笑容中,总是缺少一些什么。

    春节一过,纪荀就开始张罗着串门,或许因为这可能是她在阳间过得最后一个年了吧,所以她很积极,但孟琰总是有很多事要做,没时间陪她东奔西跑。

    首先,纪荀去看了馆长,并把宁乡殡仪馆重新交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喋喋不休的叮嘱了他许多。

    面对纪荀交代后事似得样子,馆长有些不悦,但孩子毕竟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可怜的小乞丐了,所以馆长并没有问太多。

    他唯一询问的,只有白鸣,纪荀想了想,还是没有把全部实情告诉他,只是说了些轻松的事情,馆长知道纪荀有事瞒着,但却没有追问。

    在经历了师弟和师父的事情后,馆长的头发白了许多,满是皱纹的脸上有了疲惫之色,他决定不再离开锦阳了,安心的管好殡仪馆,偶尔帮人驱驱邪,镇镇煞,不想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他老了,不想再东奔西跑,只想过着安稳的日子,直到寿终正寝。

    离开前,纪荀把小艾托付给了馆长,那孩子是个好苗子,不管是做什么都能成大器,纪荀不想耽误她。

    “你这真是交代后事?”馆长皱起了眉,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纪荀笑了笑“馆长,如果我说我命不久矣了,你信不信?”

    “什么意思?”馆长的老脸皱成了一团,尽管他已经决定不再管其他事,但纪荀的事,他忍不住还是想插上两嘴。

    “因为…”纪荀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阴阳契的事告诉了馆长,毕竟他也是吃阴间饭的,下去迟早会像周铭烨那样,在地府谋到职位,直到这些也是迟早的事情。

    而且,纪荀想听听他的意见和看法,想看看自己到底做对了没有。

    然而让纪荀惊讶的是,馆长居然知道阴阳契,并曾试图与洛秋水签订契约,来救其性命,只不过最后被洛秋水拒绝了。

    “既然做了,就别想那么多,把心放宽些,别去纠结那些无法改变事情。”

    “嗯。”纪荀点点头,心想也是,既然已经无法改变,何必再庸人自扰呢?

    “不过你最好做好准备,这阴阳契是千年契约,不仅仅是一世两世的事,那地狱之苦也不是好受的,而且……”

    “而且什么?”纪荀心中一提,想难道这黑白无常还有说漏的东西?

    “而且还会改变人的命格,可能变好,也可能变坏,毕竟现在孟琰的生命,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了,当年谢必安和他的老婆签下阴阳契,就让原本注定孤寡终老的她,有了好的归宿,当然了,这只是一方面,毕竟万事有利也有弊。”

    “那另一方面呢?”纪荀急声问。

    “终生无法孕育儿女,多病缠身,受病痛折磨,虽说活的久,但…唉,还不如早些解脱……”

    纪荀一听,顿时三魂丢了两魂半,她有些害怕了,害怕孟琰原本平坦的一生,会因此而变得坎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