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六章梦中再会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纪荀最后的那一席话,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洛婉认输了,不过洛齐天那老白菜帮子臭不要脸的老头好像又要出损招了,纪荀可没时间跟他耗,看他垂死挣扎,直接怼了过去,她真怕这老头不要脸到还要比试,最后比试到了明天的春节。

    事实上洛家确实是在垂死挣扎,这谁都看得出来,所以当时没有人站出来支持他,反都维护纪荀,最终洛齐天只能脸色阴沉的交出了他做了大半辈子的家主之位,成为了一个没有任何光环的糟老头。

    自此,纪荀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也是最大的一步,接下来她只要大刀阔斧的进行好改革,就能带着弋滚去地府交差了。

    然而在离开玄家返回锦阳之前,于子彤告诉了她一件事,那就是邹刚秘密来了玄家,说是要见她这位新任的玄家家主。

    纪荀听后一愣,却并没有见那个什么邹刚,因为她觉得这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八成就是来拉她做坏事的!

    后来纪荀一问孟琰,看了那个邹刚的照片,才发现自己居然见过他!就是在基地见耿家兄弟的时候,这么看来,纪荀几乎可以断定这家伙不是好人,她就纳了闷了,怎么这年头坏人都是上了年纪的?究竟是年纪大了就变坏了,还是坏人都变老了!

    一句无话,回到锦阳后,小艾还没有睡,正在和鬼王五人组闹腾,没有任何睡意,纪荀更是清醒,但她不是因为过年,而是因为…额,手疼!

    任由孟琰给自己擦着药,纪荀目光深邃的看着那熟悉的陈设,她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过这个家了,这个…于子言的家。

    孟琰把纪荀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腿上,故作无意的看了她一眼,柔声问

    “为什么突然要和我结婚?”

    这个问题,让纪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同样的,也勾起了她许多心事,她没办法告诉孟琰阴阳契的事,我不想告诉他自己就要死了,可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孟琰该怎么办?她真的不想让他伤心难过。

    还有于子言,纪荀知道他是为了大局着想,可成就大局真的就应该牺牲个人吗?凭什么?凭什么拯救了其他人的英雄却只能被强迫着做不喜欢的事情!这难道不是一种道德绑架吗?什么北阴酆都大帝,明明就是个道德绑架犯!

    ‘不行,于子言是我的,他傻我不能跟他一起傻!’纪荀暗自做好打算,这才把目光放在孟琰身上。

    她想…骗也好,懵也罢,最重要的是开心,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是比这更珍贵,更重要的了,没有了开心这个调味剂的生命,就像是一碗白粥,寡然无味,她所能做的成全,只有让孟琰开心,让他感觉到幸福。

    于是,纪荀笑了笑,问“那次你突然晕倒,差点就死了,你记得吗?”

    “嗯,隐约有些记忆。”

    “是你教会了我珍惜。”

    其实纪荀并没有说谎,孟琰确实教会了她珍惜,珍惜眼前,珍惜一切温暖。

    “只是因为…这个?”孟琰似乎有些失望,人总是不自觉的就变得不知足了,尤其是对于心爱之人。

    ‘如果不是时间短暂,我可能真的会移情别恋吧!’纪荀苦笑,然后抱住了孟琰。

    耳边不断的有炮仗的声音想起填充了这静默的空间,在这一刻,纪荀竟真的感觉到了幸福,一种别样的幸福,也真正感受到了过年的气息。

    其实她想要的并不多,因为她曾拥有的就不多,有时候她就在想,或许没有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她会更加的幸福,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可笑,没有这些,也就没有于子言,她可能压根就不可能认识孟琰,不可能有现在的生活。

    “婚礼准备的怎么样了?”纪荀问,她本来是打算亲力亲为的,却没成想被乱七八糟的事耽搁了。

    “你似乎很着急?”孟琰觉得自己本该开心的,但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总觉得纪荀着急并不只是因为期待。

    孟琰不是一般人,为了防止被对方察觉出端倪,纪荀没敢多说,以困了为由,拜托了孟琰这个十万个为什么。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纪荀又再次见到了于子言,从上次的经验中不难看出,她出现在地府和出现在阳间是有本质区别的,这倒类似于魂魄出窍。

    再次见到于子言时,纪荀又恢复了那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把于子言在地府的卧室当成了自己家,吃的喝的随便拿,不过于子言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纪荀,直到把她看的浑身不自在。

    终于,纪荀忍不住了,叼着一个苹果回瞪,其实就现在看来,于子言好像并没有变,他依旧是在某些让人无法理解的方面执着,就比如现在,纪荀不理他,他就一直瞪着纪荀,坚决不开口说话!

    在对视了近十分钟后,纪荀终于挣扎着败下阵来,她捂着自己的眼睛,暗道这骚包的眼睛是铝合金做的吗?啊?没有感觉?

    “你是纪荀?”

    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低沉,让纪荀心中一颤,原来这个男人并没有真的忘记她,心里还残留着一丝丝感觉,这就是他们命中注定,不可磨灭的东西。

    可纪荀又觉得特别委屈,不可描述的委屈。

    “你别哭。”于子言站起身,似乎是下意识的想去摸纪荀的头,可又觉得不合适,只能收回手,把手帕递给了她。

    在看清于子言递来的是手帕而不是纸巾的时候,纪荀顿时风中凌乱了,这男人什么品种的?随身带手帕是什么鬼?

    哭着哭着,纪荀也就挤不出泪来了,她难得乖巧的顺从于子言,坐在了床上,等待着他的蹂…咳,问话!

    纪荀觉得自己最近真是越来越不正经了,面对于子言总会想到很多猥琐的东西,完全不符合她淑女的形象,也幸亏于子言不会读心,不然就尴尬了,可是…是她的错觉吗?她怎么觉得于子言原本白芷的脸颊红了许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