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四章家主选拔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两两对望,久久不语,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或许是有些无话可说。

    最终,纪荀选择逃走,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这个男人,于子言已经变了,变成了一个对纪荀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这一刻她才真正觉悟,原来…于子言真的死了,在那漫天大雪中化为了缕缕金光,把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她,然后…消失了。

    而眼前这个人,只是秦广王,地府的秦广王,仵官王的未婚夫,是个为了地府太平,娶他人为妻的男人。

    看着纪荀跑出去,于子言其实是有一种想要研究的冲动的,可他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做,因为即便留下了纪荀,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纪荀是完全陌生的,他知道他们之间有段过往,但他完完全全不记得。

    ‘要找回来那段过去吗?’于子言这么想,可又觉得没什么意义,但是…

    睁开眼后,纪荀抹了把脸上的泪,但那眼泪却越流越凶,渐渐的,她的身体来说颤抖,呜咽声不断,低低的抽泣最终变成了嚎啕大哭。

    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巴巴的想早点下地府去找那个臭男人,可人家却已经……

    纪荀真的特别恨,但她恨的却不是于子言,而是自己,恨自己的迟钝,恨自己的不珍惜,要论付出,一直都是于子言在单方面付出,她并没有为对方做过什么,只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的付出。

    这样一个傻男人,她该怎么恨呢?更何况人家已经把她忘得干干净净,所以跟仵官王在一起也不算背叛。

    纪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不想让于子言和仵官王在一起,可她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呢?对于现在的于子言来说,她tm算哪根葱!

    难道这就是轮回圆满后的结果吗?她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就在纪荀快要被自己逼疯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响,她看了看表,重重的叹了口气,才发现已经不早了。

    纪荀快速收拾了下自己,强打精神开开门,对门外的玄家弟子笑了笑,随他想预订好的会场而去。

    这一路上,都不停的有人和纪荀打招呼,他们大多都是那次听曾野演讲过的人,所以对纪荀的样貌十分熟悉,有甚者还向纪荀询问了曾野的近况,这可让纪荀郁闷了,因为她也不知道那老头的近况啊!

    不多时纪荀就到了会场,那些认识她的玄家弟子一路尾随,给她壮了不少声势,如果单看投票结果的话,纪荀觉得自己是稳操胜券的,但洛齐天那老白菜帮子臭不要脸的老头肯定还有后招,她还是得小心行事。

    为了避嫌,纪荀并没有和任何人过于亲近,只是处于礼貌的打了招呼。

    会场很大,但大并不稀奇,最稀奇的是会场最前方的那这个牌位,那很显然是玄家家历代家主和有身份之人的牌位,在那其中,纪荀找到了于子言。

    看着那笔画简单的三个字,纪荀再次想起了于子言面无表情的脸,实在不甘心他们就此结束,但现在她有责任在身,有不得不做的事,而且那也是于子言的‘遗愿’,她必须完成。

    待该到的人都到齐后,家主选拔正式开始,不出预料,纪荀的票数果然高于洛婉,但也只是高了不到十票而已。

    就在这时,洛齐天站了出来,他先是装模作样的夸了纪荀一番,夸的纪荀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正想打断洛齐天,这老头却适时的停了下来,话锋一转,终于回归了纪荀给他定的人设。

    “但是…这次家主选拔,是玄家历代都没有出现过的,不是老夫不肯将家主之位交出,而是这位纪小姐本不属于我玄家中人,且她的身份与经历我们都无从知晓,老夫只是想劝诸位一句,莫要因为一件事就妄下定论,毕竟由谁来担任家主,事关重大!”

    不得不说,洛齐天这一席话说的很中肯,没有半点毛病,说的连纪荀自己都觉得她不适合争夺家主之位了。

    但是!纪荀可不是那种轻易就能被忽悠的人,她慢条斯理的翘起二郎腿,笑眯眯的问洛齐天“那您觉得该怎么办呢?其实我也无意争夺家主之位,但作为阳间阴司于子言的徒弟,我实在不想辜负大家的众望。”

    纪荀也没说谎,她确确实实可以算是于子言的徒弟,毕竟她这一身本事,都是于子言一手培养出来的,只是没有正式拜师而已。

    在场的人也多少都知道纪荀和于子言走得近,但却不知道纪荀和于子言还有这层关系,一时间开始了窃窃私语,洛齐天的脸色也是变了变,因为纪荀有了这层关系,就不能算是外人了。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默,可洛齐天也不是吃素的,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笑了笑,说

    “纪小姐,就目前看来,支持你和支持小婉的人基本是各占一半,如果就这么决定,那另一半人肯定会有所不满,我看不如这样,你与小婉当着大家的面比试一二,毕竟这家主还是要用实力说话的,你意下如何啊?”

    这下纪荀就真不明白洛齐天葫芦里再卖什么药了,要说实力,也不是纪荀自夸,主要是洛婉实在不行,她除了卜算之术超群外,其他的都拿不出手,而且功夫也是平平,就算纪荀不用观苍眼的力量,洛婉也是打不过她的。

    这一点,显而易见。

    但洛齐天这老头却偏偏要比本事,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所以纪荀一时间懵了,不知道这老白菜帮子臭不要脸的老头打的什么主意。

    沉吟了一会儿后,纪荀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她偷偷看向于子彤,询问她的意见,可显然于子彤也没明白洛齐天的真正意图,但事已至此,既然洛齐天都出招了,纪荀也就只能接招,她就不信洛婉短短几天就能上天,如果这其中另有猫腻,她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之绝不会让洛齐天得逞!

    事已至此,纪荀已经没有了退路,不管是于公于私,她都得把洛齐天推下台,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于子言付诸生命的成全,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尽快完成地府交给她的任务。

    纪荀已经想好了,就算于子言已经成了秦广王,就算他已经没有了过往的记忆,就算他已经不爱她了,但她不会放弃,绝不会放弃!

    北阴大帝奴役她,又背后给她捅刀子,挖墙脚,她纪荀也不是软柿子,属于她的,她想要的,绝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就算是神也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