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一章大年三十一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三天,说慢也快,说快一下子‘嗖’就过去了,纪荀也不记得自己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她觉得她一直都在忙,忙的不可开交,但又实在想不起自己都忙了些什么,其实也难怪,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脑力活动,东想想西想想,当然想不起自己具体干了什么。

    这预定的三天一过,纪荀就被于子彤和周敏打包带网玄家,半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她现在也不会逃了,与其费劲的想搞那些歪门邪道,不如积极的解决事情,早点解决她就早点去地府接班,不过孟琰就……

    “在想什么?”于子彤幽幽问道,这女人就是女版于子言,神出鬼没的,下一秒就不知道从哪钻出来了

    纪荀扫了眼这位一直想收她为徒的女人,无精打采的问“你真想知道?”

    于子彤笑着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已经不言而喻了,她现在的目光很狭窄,只能看到玄家,其他的不想管,就算要管也是以后的事了。

    不多时,这三人就到了玄家。

    话说这次家主选拔选的时间也是够没谁了,居然是在大年三十当天,这让纪荀很是郁闷,大过年的跑来这种深山老林,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干这么没品的事,过年难道不应该吃团圆饭,在家…

    对,就是在家!

    她得赶紧解决这边的事,孟琰和小艾,还有馆长都在锦阳等着她回去呢。

    说起这个,纪荀就更来气了,这次玄家的家主选拔说是秘密进行,不准外人插手,连小艾这种小屁孩也不能跟来,还有鬼王五人组,它们也被明令禁止了。

    其实曾野是可以一起的,因为它是纪荀的护身鬼,但纪荀怎么也找不到它,用心念也无法让它现身,这让纪荀很是气恼,心想这小老头怎么回事?难道又跑去调戏女鬼了?一大把年纪不学好!

    本来,纪荀是有些不放心的,毕竟洛齐天对她敌意很深,这次又明令禁止不让带外人,纪荀怕这老白菜帮子臭不要脸对自己不利。

    不过仔细想想,纪荀就打消了这个顾虑,要知道那于子彤可不是泛泛之辈,再加上纪荀自己的实力,洛齐天如果想耍阴招害她,那就是自掘坟墓,而且她上位对于家和尚家都好,这两家不会袖手旁观的!

    来到玄家后,纪荀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她二话不说就熟门熟路的找到了饭店,点了一桌子像样的年饭。

    不过…那一大桌子菜,却只有她一个人,原本纪荀以为最起码会有于子彤和周敏陪自己吃,可是这两人都有事忙去了。

    面对那一大桌子菜,纪荀顿时没有了食欲,她现在恨不得马上回锦阳,在玄家多待一秒,都会让她很不舒服,因为…很孤单。

    其实大年三十的玄家也是很热闹的,甚至比外面还要热闹,他们似乎更加重视这一天,而且思想陈旧的他们让这一天更有了年的气息,红鞭炮,红灯笼,红褂子,再加上那满目的白雪,别提多喜庆了。

    只有纪荀,她被关在一个很大的空间里,面前虽然有着她最喜爱的菜肴,可却少了一同品尝哦人,这样就算是再好的菜肴,也会变得索然无味。

    就在纪荀暗自伤感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纪荀兴奋的一下就跳了起来,跑过去开门,对门后的人十分期待。

    而现实也没让她失望,因为门后的人确确实实是出乎她意料的,是洛婉!

    “怎么…是你?”纪荀有些发愣,其实她有些无法面对洛婉,曾经的求助对象变成今天的竞争者,纪荀不知该怎么面对,她知道洛婉不恨她,但她就是自己心里不舒服。

    “我听说你来了,就过来看看,顺便…来陪你过年。”

    这简单的一句话,让纪荀热泪盈眶,当有一个人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给出了你最需要的东西时,那样的感动是无法形容。

    纪荀看着淡笑的洛婉,一下就抱住了她,其实纪荀不太擅长表露自己感情,更不敢,因为她怕自己只是一厢情愿,那样的感觉…真的很糟,糟糕透了。

    可这一次,纪荀实在是忍不住了,自从她进入安乡殡仪馆工作后,就没有一个人过过年,年后也会去别家串门,馆长、同事、全家福的夫妻、周启生家,这些她都可以去,年夜饭也总是和馆长一起,所以她已经忘记了往日的冰冷与凄凉,心也渐渐回暖了。

    可今天在洛婉来之前,纪荀有体会到了那种孤单,冰冷刺骨的孤单,那一刻,她越发的想要一个家,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一定要和孟琰结婚,因为她真的不想回到一个人,错过这个拥有家和家人的机会。

    相拥了一会儿后,洛婉拉着纪荀的手和她坐了回去,她们沉默了一会儿,纪荀笑了笑,率先挑起了话题。

    “你和起生打算怎么办?你爷爷不可能接受他吧,额…我只是想问你们俩的事,没有别的意思。”纪荀生怕洛婉会以为她在游说家主选拔的事。

    “爷爷答应了,婚期也定了下来,不过得办两次,毕竟起生的父母不太适合知道玄家的事,到时候爷爷也会过去,我们都商量好了,请帖也已经开始写了。”

    纪荀点点头,真心替洛婉和周启生高兴,但又不禁开始想,那老白菜帮子臭不要脸会有这么好心吗?他八成就是想稳住洛婉,先拿到家主的位子,到时候木已成舟,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见纪荀半天不说话,洛婉张了张嘴,似乎是打算说什么,但又没说出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问道

    “子言他…还好吗?”

    虽然知道洛婉不会别有用心,但难办洛齐天不会利用洛婉,所以纪荀摇了摇头,说

    “我也不知道,下面的事,我也不太懂…”

    洛婉点了点头,开始心不在焉的吃菜,没有再说话。

    纪荀也是一样,她原本以为洛婉来了自己的心情会好一点,但是并没有,反倒让她更郁闷了。

    或许是跟于子言那腹黑骚包久了的关系吧,纪荀总会多想一些,她总觉得洛婉今天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十有八九是洛齐天让她来打前战的,试图用感情牌不战而屈人之兵,毕竟这是最方便,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可纪荀又有些吃不准,她觉得洛婉不会同意那么做,自己这么想实在有些对不起她。

    就这样,两人沉默了许久,鞭炮声不绝于耳,却无法感染包间里的气氛,纪荀感觉自己已经有些呼吸不畅了。

    不知过了多久,洛婉终于开了口,她说

    “小荀,你放弃吧,好不好?算我求你了,洛家不能失去家主之位,不然就完了,于子彤不可能放过爷爷的。”

    果然……

    纪荀苦笑,却并没有事实被自己猜中的快感,心中只有悲哀,洛婉虽然不是她最好的朋友,但她一直都把她当成是朋友,可当这朋友被摆在大局和利益面前,似乎就…呵!

    其实纪荀没有什么朋友,好朋友也只有周启生一个而已,她真的太害怕那些阴暗面。

    不过既然洛家让洛婉做到这个地步,那纪荀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利益和大局是吗?那就只能公事公办了!

    她想,洛齐天还真是狗急跳墙了,居然会采用这样的方式,以为她纪荀真的是刚入世的二愣子吗?以为她是王毅吗?以为她会被感情所影响吗?

    他错了,因为纪荀见识过最深黑暗,暗无天日的黑暗,她最懂什么叫人心,什么叫利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