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十章有多快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离开了那让人压抑的基地后,纪荀脑子里还是不停回想着耿裕民对德国佬的描述,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因为耿裕民说,那些德国佬的首领似乎……不是人类。

    一说起这个,纪荀脑子里就闪过了不少名字,吸血鬼,狼人,恶魔等等,心想这事该不会还要牵扯到上帝他老人家吧?中外结合的神话她感觉自己玩不来,其实只要那德国佬的头子不越界霍霍,就算他就是上帝本人纪荀也懒得管,她很怕丧尸的!

    此时此刻,纪荀真想一刀抹了脖子,带着弋滚回地府接黑白无常的班,上面爱咋咋滴,打的天昏地暗也不管她的事!

    不过打退堂鼓只是一瞬间的事,因为纪荀她…额,睡着了,一般脑细胞损耗过量后,她就会自动进入休眠模式。

    但这次她并没有睡的很踏实,因为在‘梦’中,她又见到了于子言,而且还是一丝不挂,浑身赤…咳!

    那是一个阴气密布,只有一丝蓝色烛火跳动的地方,光线十分昏暗,以至于纪荀眯眯着眼也不大能看清于子言的脸,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水池中的骚包确实是没穿衣服,嘿嘿嘿……

    压抑着心底的激动,纪荀不自觉的往前凑,但走到池边却怎么也无法靠近了,因为只要她多前进一步,就会感觉到彻骨的寒意,这让纪荀十分奇怪,经过多次考核,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在睡梦中看到这些,并不是灵魂出窍,而是神识游荡所致,所以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对外界有任何影响的,反之也是,外界也是无法对她造成影响的。

    ‘那现在是……’

    纪荀思绪才到一半,就听到了‘噶噔,噶噔’的高跟鞋声音,她都不用回头,一猜就知道铁定是仵官王那老女人,这女人寻思于子言已经不是一百年两百年了,这会儿来肯定是想在于子言没有记忆的第一时间进行勾引!

    “好你个心机女,你以为于子言那骚包是会被美色所迷……”

    纪荀嘀嘀咕咕的还没说完,仵官王就已经走到了她身前,她顿时住了嘴,还真别说,仵官王这老娘们身材确实没话说,就连宽大的衣服也能让她穿出一种妖精的感觉。

    “秦广王殿下,大帝叫你过去。”说着,仵官王妩媚的撩了燎头发,看得纪荀这个女人都眼直了。

    但于子言却依旧面无表情,淡定的站起来,淡定的穿衣服,淡定的走出去,一如纪荀记忆中那样,自始至终都泰然自若。

    跟着于子言,纪荀走出了传说中的地狱阴池,穿过繁华的走廊,飘过堂皇的宫殿,最终来到了一个威严的男人面前,那男人比纪荀在电视里看到的皇帝还要威风许多,且身形十分高大,不夸张的说,这货的鼻孔都有纪荀的头大。

    想也不用想,纪荀就猜到了这就是北阴酆都大帝,不过她并没有被这气场所吓到,也知道他之所以看起来这么巨大,并不是本体如此,而是幻形所致,通俗点说就是…装b!

    “大帝。”

    于子言依旧是面无表情,从脸上看不出什么恭敬,但动作却不含糊,毕恭毕敬的对那巨影抱拳作揖。

    “嗯。”北阴酆都大帝点点头,声音十分有力,简单的一个字就让纪荀耳朵好一阵嗡鸣,她心想这地府和阳间就是不一样,她以前就没有被被外界所影响过。

    而且…纪荀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好像…北阴酆都大帝能看见她!

    就在纪荀六神涣散的功夫,于子言和北阴大帝的谈话似乎已经结束了,纪荀晃晃悠悠的跟着于子言出去,然后就看见了等候在外的仵官王,她迎上前来,看着于子言那张俊俏的小白脸笑的十分灿烂,灿烂到让纪荀有些莫名的不安。

    “大帝和你说了?”仵官王问。

    “嗯。”于子言点点头“婚宴的事,我会尽快安排,你不要太过操劳,注意休息,到时候……”

    纪荀一脸茫然的听于子言说了一大堆类似于关心的话,心中升起了醋意,心想这臭男人怎么没了记忆就变得这么会疼人了?他疼错对象了知道吗?怎么看见个漂亮女人就转性了!

    不过…婚宴?纪荀更傻了,心想到底是谁这么大面子呀,结过婚都要秦广王和仵官王帮忙张罗,对了,该不会是北阴大帝和他老婆阴天子娘娘想浪漫一把,重新办次婚礼吧?

    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俩老夫妻都几千年了,连点激情都没有肯定会影响夫妻生活,而且貌似直到现在阴天子娘娘的肚子都没动静,搞不好是早就闹别扭了!

    想到这,纪荀就开始羡慕了起来,也更加期待和孟琰的婚礼了,虽然说她更希望新郎是于子言,但其实新郎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是可以游走阴阳的人嘛,她以后的千年都得如一日过了,计较那么多干嘛,人生漫长无边,及时行乐啊!

    想着想着,纪荀就醒了,她揉着眼睛,看向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道路,问张鄙人“还没到目的地?”

    “快了,怎么?夫人这才一会儿不见孟少,就想了?”张鄙人笑的十分轻松,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他其实和孟琰走的很近。

    但纪荀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话锋一转,问

    “小张,如果我做了玄家的家主,你觉得是好,还是坏?”

    “这…”张鄙人低头沉吟,在很认真的想纪荀的话,半晌后才开口回道

    “有利,也有弊!”

    “哦?”纪荀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小眼镜儿“不妨细细说来,我洗耳恭听。”

    “其实是利大于弊的,夫人再过不久就是孟家的媳妇了,而且看样子,您的想法和孟家一样,都不太想让玄家里存在,如果您当上玄家的家主,那么这事就会好办多了。”

    “那弊呢?”

    “弊就是鄙人以上所说的,洛齐天一党也一清楚,您和孟家绑在一条船上后,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对方目标变大,主动出击的话很难提防。”

    纪荀点点头,心想有理,然后又问“那如果快刀斩乱麻呢?”

    “那就要看多快了!”

    “多快?”纪荀笑了笑“比四十岁的男人还快!”

    别看张鄙人是个大男人,可却被纪荀这荤段子给调戏了个大红脸,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他只敢闷头开车,再也不敢和纪荀搭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