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九章谁的错?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昏暗的走廊,似乎没有尽头,让人觉得十分压抑,纪荀走在两位兵哥哥身后,身边则是张鄙人,她的眼睛始终没闲着,但并不是肉眼,而是观苍眼。

    通过观苍眼,她看到了许多秘密,许多不该她知道的秘密,不过她对那些并不感兴趣,她现在只管关系耿裕民和耿嘉民。

    不多时,她就在两位兵哥哥和张鄙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暗室,在那里,纪荀见到了一位不怒自威的中年人,虽然张鄙人并没有给她介绍这个中年人,但纪荀隐约可以猜到对方的身份,毕竟这种地方不是普通人能进来的。

    待那中年人离开后,纪荀问张鄙人“为什么要困住耿家兄弟的灵魂?这似乎不合理。”

    张鄙人面露难色,犹豫道“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弄清楚,所以……”

    “可阎王想要的人,谁又能留得住?你们这是在玩火。”纪荀沉声打断张鄙人,但这话却不是对张鄙人说的,而是对单向镜另一侧的中年人说的。

    有那么一刻,纪荀觉得这个世道很乱,人们本不该知道太多能力范畴之外的东西的,毕竟六道之内有着各自的秩序,如果混为一谈,和上古时期有什么分别,就算这些秘密只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也是不得了的。

    就比如玄家与外界错综复杂的关系,这有利,也有弊,如果有人心怀不轨,那弊就会大于利,这也是地府为什么那么关注玄家的原因,玄家曾经只是阴阳沟通的桥梁,仅此而已,可现在却越来越复杂,更何况洛齐天又是那么一个野心勃勃的人。

    想到这,纪荀就头疼,感觉这些根本不是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情,毕竟她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了,最主要的是脑细胞不够用,这得是于子言那种异于常人的怪胎才能解决的麻烦事。

    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她只能尽力而为,毕竟地府是官方,很强势的官方!

    就在纪荀犯愁的时候,耿家兄弟已经被带了上来,纪荀目不转睛的看着它们,始终没有说话,但实际上已经进行了一次交流,这是那些监控器无法捕捉到的交流,在这短暂的交流中,纪荀大致了解了这两兄弟的过往。

    其实耿裕民在扮演白鸣时并没有说谎,他曾经确实是一个为民除害的道士,并没有因为父母曾经历的那些不公平待遇而变坏,他真正变坏的开始,也正如他所说,是在面容被毁,被村民当成怪物后开始。

    在那之后,他离开了村子,四处寻找阳间阴司,试图借助阳间阴司独有的血液,让被反噬而痛苦不堪的身体复原,可在得到了于子言父亲的血液后,他的身体不但没办法根治,还让他对阳间阴司的血产生了疯狂渴望,变得更加痛苦了。

    后来,他开始寻找自己的弟弟,也就是当时的白鸣,并亲自导演了白鸣的‘死亡’,让馆长和周铭烨以为他们的师父死了,这样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在抓到白鸣后,耿裕民利用同根这一点,和白鸣换了身体,摆脱了那副残破不堪的身子,但毕竟是血浓于水,耿裕民无法无动于衷的看着弟弟那样痛苦,所以才有了后来事。

    那次耿嘉民以于子言母亲的灵魂作为要挟,试图得到阳间阴司的血,其实也是他有意安排的,毕竟于子彤血脉不纯,无法让已经临近崩溃的耿嘉民平静,所以耿裕民只能出此下策。

    本来那计划其实可以说得上是万无一失的,但耿嘉民还是太小看于子言了,所以才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把弟弟赔了进去,更没有料到自己在柏林和纪荀等人初遇之时,就已经被于子言和孟琰识破。

    其实一直以来,耿裕民都太过自负了,他总觉得一开始把于子言耍的团团转了,就说明自己很强,而且他太心急,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有谁在经历了父母的悲剧和自己的惨剧后,还能机智如初呢?

    恨,可以让人强大,但恨也可以让人变得不堪一击,失去冷静和理智,恨意太过强大,只会让人成为恨意的牺牲品。

    说真的,在听完耿裕民的经历后,纪荀感慨良多,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悲哀,耿裕民的父母暂且不说,耿裕民当年之所以被村民当成怪物,还不是为了保护那些村民?可到头来呢?他的一片赤诚把自己害得人不人鬼不鬼,那时的他是不求回报的,尽着修道者改尽的本分。

    可是那些村民也没有什么错,他们只是害怕而已,只是因为接受的思想和教育没有到达一定高度而已,他们害怕是人之常情,更或者,他们可能压根就不知道是这个被自己叫做怪物的人救了他们。

    那么事情发生到今天,能怪谁呢?

    耿裕民痛恨这个世界,觉得这个世界很畸形,他有他的理由,他直到现在都供认不讳。

    其实纪荀想告诉他,其实这个世界并不完全畸形,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只是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没有看到而已,但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老天作弄人,给了耿裕民那样灰暗的一生,让他看不到美好。

    纪荀想,如果是把耿裕民的经历换在她身上,她的做法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同情与感性还是要到此为止的,毕竟纪荀此行的目的是王毅,这个小兔崽子跑的快,直到现在都没有丝毫踪迹,如果放着不管,他绝对会成为第二个耿裕民。

    当然了,除此之外…还有德国的那个神秘组织,这些德国佬似乎自从昆仑山那次之后就没有出现过,柏林也只是匆匆一面,以至于纪荀一直都忽略了他们。

    既然地府把阳间的重担交给了她,那她势必得尽心尽责,毕竟她袭成了于子言的力量,那就要继承他的意志,她可不指望把这些麻烦事全交给普通人来做。

    “王毅啊…”

    耿裕民叹了口气,说起王毅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慈爱,那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慈爱,直到现在纪荀才知道,原来耿裕民对王毅确确实实是有感情的,也对得起那孩子叫他的一声‘叔’。

    只是王毅与耿裕民有着本质的不同,耿裕民变坏是有情可原,据耿裕民说,王毅好像是天生的反骨,一直都愤世嫉俗,思想行为都十分极端,他最放心心上的除了耿裕民外,就只有王佳和他的母亲。

    但比起灭世来说,这些对他重要的人似乎又很微不足道,耿裕民常听王毅说起一句话,那就是‘世界毁灭了,大家才可以永远在一起’。

    对于王毅的这一想法,别说是耿裕民这老古董不理解了,纪荀也有点看不透,只能把这二傻子归为中二一列。

    其实所有人都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相比耿裕民来说,王毅更像是大boss,因为他坏的彻底,也没有道理,像是已经坠入了无边地狱的魔,只为了毁灭而生。

    对于一个脑子不好使,一根筋的魔,纪荀想想就严肃不起来,感觉那二傻子干坏事就跟闹着玩似得,但如果他和德国佬混到一起,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