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八章小贱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明媚的阳光洒落而下,虽然冬日的阳光没有多少温度,但亮度却是足够的,把整个病房都照的亮堂堂的。

    纪荀站在窗边,很快便看到了在阳光中跑来的小艾,她的身后跟着周敏和于子彤,她们两人的表情和小艾截然相反,也与这明媚的阳光相反,完全是阴云密布。

    “她们来了。”纪荀回到孟琰身边,把他扶了起来,就算身体素质再好,但毕竟是普通人,身体里不像她那样灵气充裕,所以就算人在第二天就醒了,但还是很虚弱。

    不一会儿,小艾就推门而入了,这丫头就跟小火箭似得,直接就撞进了纪荀的怀里,也把纪荀撞进了孟琰的怀里,两个女孩子在孟琰怀里咯咯轻笑,也把孟琰逗笑了。

    随后,周敏和于子彤就上来了,这两人并没有被欢乐的气氛所感染,依旧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笑颜如花的纪荀。

    收到她们的目光后,纪荀清了清嗓子,抱着小艾离开了孟琰,然后跟着两人出去了,在经历过昨晚的事后,她已经不敢再让孟琰知道太多了,包括小艾也是。

    三人来到了天台,纪荀扫了眼周敏,疑惑的看向于子彤,毕竟周敏也只是个普通人。

    “她已经是我的徒弟了。”

    纪荀耸耸肩“于子言可不太喜欢……”

    “他自己死了!”

    这句话,于子彤和周敏异口同声,纪荀瞬间就明白了两人黑脸的原因,看来是来兴师问罪的,纪荀一脸无奈的看向角落里的鬼王五人组,结果这几位抠手指的抠手指,看漫画的看漫画,贴面膜的贴面膜,就岳飞和吕布够意思,给了她一个‘加油’的手势。

    纪荀当时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薅头发,事实上她也那么做了,她真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烦躁,真的,就这短暂的几天,她心里就藏了好多秘密,还都是不能说的秘密,就比如说秦广王和玊的事,蚩尤一族的事,地府的事等等。

    “再拽头发就没有了!”于子彤蹲下身,和纪荀平视,然后问

    “说吧,于子言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能说!”纪荀一脸无辜,见于子彤要变脸,她都快哭了“真的不能说!”

    呐,本来就不能说嘛,不然就会牵扯出秦广王还有玊的事情,就算于子彤是阳间阴司,可这也属于地府的秘密啊!不然的话,于子彤早就知道了。

    见纪荀都快哭了,于子彤不禁失笑,然后换了个话题。

    “那那天你击败女魃时说的蚩尤是怎么回事?”

    “嗯…也不能说!”纪荀神情严肃,比于子彤还要严肃,心想姑奶奶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你这蠢女人怎么就非要上赶着找死呢?而且还带了个周敏,周奇要是知道他妹妹跟了玄家,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周奇投胎了没有。

    周敏见纪荀这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最主要的是于子言的事情她只字不提,就怒了,正想说话,却被于子彤拦住了。

    毕竟是阳间阴司,于子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并没有再追问,而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那你可要守住秘密了。”

    “嗯。”纪荀松了口气,心想于子言这表妹也挺讲道理的嘛,然后开始转移话题。

    “对了,你们这次来京都干嘛?不会只是为了送小艾来吧,嘿嘿,是不是来参加我和孟琰的婚礼的?消息真灵通,我还没……”

    纪荀的话还没说完,周敏就扑了上来,使劲摇着纪荀的肩,声嘶力竭道

    “子言哥尸骨未寒,你就和别人结婚,亏他为你牺牲那么多,你还有没有良心!”

    纪荀的头被身子带的前俯后仰,哭笑不得道“他不是被火化了嘛,怎么就尸骨未寒了?哎呀,你别摇了!头晕……”

    “你!你…他人都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哪有开玩笑?我说的是事实!”纪荀见周敏这小妮子没有停手的意思,自己动手挣脱了,并且心里安慰自己,看在于子言和周奇的面子上,不跟这小丫头片子过不去。

    周敏可不想就此打住,张牙舞爪的又要向纪荀扑,结果却被于子彤提着衣领扔在了身后,于子彤掏了掏被周敏吼得生疼的耳朵,对纪荀道

    “后天的玄家接任大典,你去吗?”

    “不去!”纪荀十分坚定,她只有一个月可活了,才不要去趟玄家的浑水,而且还要准备婚礼的事情,她这几千年可就这一次结婚的机会,怎么可以不重视呢?

    再说了,她去干嘛?充当路人甲?洛婉上位是板上钉钉的事,于子言和孟琰都阻止不了,她怎么阻止?难不成推开洛婉自己上?就算她肯,有人拥戴她吗?就算有,她也就能做一个月的领导,一个月后就得带着弋去给黑白无常接班去!

    于子彤见最爱凑热闹的纪荀这么坚定,坏坏一笑,说

    “那如果…是洛齐天请你去呢?”

    “啊?”纪荀嘴角抽了抽“那臭不要脸的叫我去干嘛?这么快就要对我下手了?”

    “不是,是好事!”

    说到‘好事’这两个字时,于子彤的笑更意味深长了,让纪荀看了有些不安,她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一脸凝重的等着于子彤往下说。

    “自从上次玄家遭难,你脱颖而出后,就有很多人支持你上位,当然,这少不了我们于家的功劳,现在玄家和之前有所不同,洛齐天只能顺应民意,不过也会暗箱操作一番,后天的家主接任大典改为选举了,你可不能不去啊。”

    “不去…真的不行吗?”纪荀做着最后的挣扎,心里在想自己有多大的几率可以在于子彤强迫她的时候逃之夭夭。

    “可以呀!”

    于子彤居然不按套路出牌,让纪荀一时懵逼了,但她接下来的话,又把纪荀打回了原形。

    “不过…那样的话,我会比较失望,你知道的,我脾气不好,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喜欢让别人跟我一样,也不顺心,你和孟琰的婚礼似乎是个不错的发泄渠道。”

    奶奶个腿儿,纪荀就知道于子彤这小贱人不是什么好鸟,听听这话,怎么让人听着就那么不舒服呢,啊?不是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吗?这小贱人怎么就那么不尊重老话呢?啊?

    但纪荀有再大的脾气,也只能装作没脾气,不过也没直接答应,而是说需要跟孟琰商量一下。

    就在纪荀离开天台,准备回病房的时候,谢必安打来了电话,说计划有变,钟馗和北阴大帝的意思是她不能这么快死,得帮着地府把逃跑的鬼都抓回来,还有就是让玄家退出历史舞台,从而让天道归于平静。

    所以,这两位大佬决定帮着纪荀打打掩护,直到解决了事情,再让她去地府,毕竟现在和地府有密切关系,直到一切并呆在阳间的,只有她了。

    听了这些,纪荀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能多活几天,但tm活着有什么意思?还得完成任务!还是费脑的任务!

    不过谢必安也是带来了好消息的,说于子言的三魂七魄已经重塑成功,正在阴池之中修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能凝出实体了。

    这个好消息,让纪荀更想死了,她恨不得现在就下地府,揪着于子言的耳朵控诉他撒手人寰是多么不负责任的行为。

    可是…纪荀很快就想起来了一件事,他……似乎已经不记得这些了,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秦广王,他不记得玊,不记得纪荀,也不记得玄家,彻底成了地府的秦广王,再也不会像奴隶主那样奴役她,也不会再贱兮兮的对她毒舌了。

    纪荀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想于子言了,很想很想,想念他的一颦一笑,想念他的脸,想念他身上的味道,想念他的身……咳,咳咳……不对,是声音!

    明媚的阳光洒落而下,虽然冬日的阳光没有多少温度,但亮度却是足够的,把整个病房都照的亮堂堂的。

    纪荀站在窗边,很快便看到了在阳光中跑来的小艾,她的身后跟着周敏和于子彤,她们两人的表情和小艾截然相反,也与这明媚的阳光相反,完全是阴云密布。

    “她们来了。”纪荀回到孟琰身边,把他扶了起来,就算身体素质再好,但毕竟是普通人,身体里不像她那样灵气充裕,所以就算人在第二天就醒了,但还是很虚弱。

    不一会儿,小艾就推门而入了,这丫头就跟小火箭似得,直接就撞进了纪荀的怀里,也把纪荀撞进了孟琰的怀里,两个女孩子在孟琰怀里咯咯轻笑,也把孟琰逗笑了。

    随后,周敏和于子彤就上来了,这两人并没有被欢乐的气氛所感染,依旧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笑颜如花的纪荀。

    收到她们的目光后,纪荀清了清嗓子,抱着小艾离开了孟琰,然后跟着两人出去了,在经历过昨晚的事后,她已经不敢再让孟琰知道太多了,包括小艾也是。

    三人来到了天台,纪荀扫了眼周敏,疑惑的看向于子彤,毕竟周敏也只是个普通人。

    “她已经是我的徒弟了。”

    纪荀耸耸肩“于子言可不太喜欢……”

    “他自己死了!”

    这句话,于子彤和周敏异口同声,纪荀瞬间就明白了两人黑脸的原因,看来是来兴师问罪的,纪荀一脸无奈的看向角落里的鬼王五人组,结果这几位抠手指的抠手指,看漫画的看漫画,贴面膜的贴面膜,就岳飞和吕布够意思,给了她一个‘加油’的手势。

    纪荀当时什么都不想干,只想薅头发,事实上她也那么做了,她真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烦躁,真的,就这短暂的几天,她心里就藏了好多秘密,还都是不能说的秘密,就比如说秦广王和玊的事,蚩尤一族的事,地府的事等等。

    “再拽头发就没有了!”于子彤蹲下身,和纪荀平视,然后问

    “说吧,于子言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能说!”纪荀一脸无辜,见于子彤要变脸,她都快哭了“真的不能说!”

    呐,本来就不能说嘛,不然就会牵扯出秦广王还有玊的事情,就算于子彤是阳间阴司,可这也属于地府的秘密啊!不然的话,于子彤早就知道了。

    见纪荀都快哭了,于子彤不禁失笑,然后换了个话题。

    “那那天你击败女魃时说的蚩尤是怎么回事?”

    “嗯…也不能说!”纪荀神情严肃,比于子彤还要严肃,心想姑奶奶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你这蠢女人怎么就非要上赶着找死呢?而且还带了个周敏,周奇要是知道他妹妹跟了玄家,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周奇投胎了没有。

    周敏见纪荀这不能说,那也不能说,最主要的是于子言的事情她只字不提,就怒了,正想说话,却被于子彤拦住了。

    毕竟是阳间阴司,于子彤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并没有再追问,而是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那你可要守住秘密了。”

    “嗯。”纪荀松了口气,心想于子言这表妹也挺讲道理的嘛,然后开始转移话题。

    “对了,你们这次来京都干嘛?不会只是为了送小艾来吧,嘿嘿,是不是来参加我和孟琰的婚礼的?消息真灵通,我还没……”

    纪荀的话还没说完,周敏就扑了上来,使劲摇着纪荀的肩,声嘶力竭道

    “子言哥尸骨未寒,你就和别人结婚,亏他为你牺牲那么多,你还有没有良心!”

    纪荀的头被身子带的前俯后仰,哭笑不得道“他不是被火化了嘛,怎么就尸骨未寒了?哎呀,你别摇了!头晕……”

    “你!你…他人都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哪有开玩笑?我说的是事实!”纪荀见周敏这小妮子没有停手的意思,自己动手挣脱了,并且心里安慰自己,看在于子言和周奇的面子上,不跟这小丫头片子过不去。

    周敏可不想就此打住,张牙舞爪的又要向纪荀扑,结果却被于子彤提着衣领扔在了身后,于子彤掏了掏被周敏吼得生疼的耳朵,对纪荀道

    “后天的玄家接任大典,你去吗?”

    “不去!”纪荀十分坚定,她只有一个月可活了,才不要去趟玄家的浑水,而且还要准备婚礼的事情,她这几千年可就这一次结婚的机会,怎么可以不重视呢?

    再说了,她去干嘛?充当路人甲?洛婉上位是板上钉钉的事,于子言和孟琰都阻止不了,她怎么阻止?难不成推开洛婉自己上?就算她肯,有人拥戴她吗?就算有,她也就能做一个月的领导,一个月后就得带着弋去给黑白无常接班去!

    于子彤见最爱凑热闹的纪荀这么坚定,坏坏一笑,说

    “那如果…是洛齐天请你去呢?”

    “啊?”纪荀嘴角抽了抽“那臭不要脸的叫我去干嘛?这么快就要对我下手了?”

    “不是,是好事!”

    说到‘好事’这两个字时,于子彤的笑更意味深长了,让纪荀看了有些不安,她不自觉咽了口口水,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一脸凝重的等着于子彤往下说。

    “自从上次玄家遭难,你脱颖而出后,就有很多人支持你上位,当然,这少不了我们于家的功劳,现在玄家和之前有所不同,洛齐天只能顺应民意,不过也会暗箱操作一番,后天的家主接任大典改为选举了,你可不能不去啊。”

    “不去…真的不行吗?”纪荀做着最后的挣扎,心里在想自己有多大的几率可以在于子彤强迫她的时候逃之夭夭。

    “可以呀!”

    于子彤居然不按套路出牌,让纪荀一时懵逼了,但她接下来的话,又把纪荀打回了原形。

    “不过…那样的话,我会比较失望,你知道的,我脾气不好,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喜欢让别人跟我一样,也不顺心,你和孟琰的婚礼似乎是个不错的发泄渠道。”

    奶奶个腿儿,纪荀就知道于子彤这小贱人不是什么好鸟,听听这话,怎么让人听着就那么不舒服呢,啊?不是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吗?这小贱人怎么就那么不尊重老话呢?啊?

    但纪荀有再大的脾气,也只能装作没脾气,不过也没直接答应,而是说需要跟孟琰商量一下。

    就在纪荀离开天台,准备回病房的时候,谢必安打来了电话,说计划有变,钟馗和北阴大帝的意思是她不能这么快死,得帮着地府把逃跑的鬼都抓回来,还有就是让玄家退出历史舞台,从而让天道归于平静。

    所以,这两位大佬决定帮着纪荀打打掩护,直到解决了事情,再让她去地府,毕竟现在和地府有密切关系,直到一切并呆在阳间的,只有她了。

    听了这些,纪荀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能多活几天,但tm活着有什么意思?还得完成任务!还是费脑的任务!

    不过谢必安也是带来了好消息的,说于子言的三魂七魄已经重塑成功,正在阴池之中修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能凝出实体了。

    这个好消息,让纪荀更想死了,她恨不得现在就下地府,揪着于子言的耳朵控诉他撒手人寰是多么不负责任的行为。

    可是…纪荀很快就想起来了一件事,他……似乎已经不记得这些了,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秦广王,他不记得玊,不记得纪荀,也不记得玄家,彻底成了地府的秦广王,再也不会像奴隶主那样奴役她,也不会再贱兮兮的对她毒舌了。

    纪荀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想于子言了,很想很想,想念他的一颦一笑,想念他的脸,想念他身上的味道,想念他的身……咳,咳咳……不对,是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