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七章阴阳契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所谓阴阳契,顾名思义就是一种不管身在阴间还是阳间,都无法拜托的契约,其实当年仵官王和鬼王五人组它们签订的契约,也是阴阳契的一种,这种契约是授道哥授权的,是经过官方认证的。

    所以,阴阳契并不只是用来划寿命用的,它的用途十分广泛,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

    这种契约,可以人与鬼签订,鬼与鬼签订,也可以人与人签订,就像现在的纪荀和孟琰这样,只要是在六道之中,阴阳之内的生命,都可以签订这个契约。

    当然,如果是人与人签订的话,就需要地府中的公务员介入,类似于保证人,从而起到一定的监督性,否则阴阳契就不会生效。

    但阴阳契一经签订,双方都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尤其是在划寿命这一块。

    付出寿命的一方,在契约生效后,只会有一个月的寿命,且必须与接受寿命的一方成为夫妻,在中国,两人结为夫妻并不只是领个结婚证,摆几桌酒席那么简单。

    古时人们拜天地,并不是随便拜的,这天地一拜,姻缘就是禀了天地,一旦两人分开,必然会受到一些皇天后土的惩罚,毕竟往大的说,你这算是耍了人家老天,所以现代的人,大多都不会再采用拜天地这种形式了。

    闲言少叙,回归正题。

    在两人结为夫妻,付出寿命的一方,也就是纪荀在魂归黄泉后,接受寿命的一方不可再娶,不止如此,纪荀也没有了投胎的机会,她每一世本该有的阳寿,也必须全部归孟琰所有,而且只要孟琰一进入轮回,纪荀就必须遭受天雷轰顶,那天雷不会毁掉她的元神,只会让她异常痛苦。

    这样的契约有效期,长达百年,如果说有其中一方想要毁约,两人就会彻底被天道抹杀,连同地府的公证人也是。

    “抹杀的意思你懂吗?不是指魂飞魄散,魂飞魄散最起码只是化为空气,认识你的人还会记得你,而抹杀则是…消失了,彻底消失了,认识你的所有人记忆都会被抹去,就像你从头到尾都不存在那样。”

    “嘶…”纪荀倒吸一口冷气,手和脸都有些发麻,暗骂这道哥也太缺德了,官方认证就得这么狠吗?

    “这就是逆天而行的代价!”谢必安把烟蒂抓在手里掐灭,眼神迷离的看着墙面,声音突然变的沉重了许多,他说

    “我记得,我好像也曾遇到过一个非救不可的人,只是…我已经记不清她的样子了,她……”

    纪荀被谢必安这段话累了个外焦里嫩,合着这烂白菜帮子也有过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啊!这么说…那它之所以做了千年的黑白无常勾魂使,也是有原因的,并不是被哪个高官看上潜规则了!

    越想越没谱,纪荀赶忙甩了甩头,把那些有的没的从脑子里赶走,一拍茶几站了起来,坚定的说了两个字。

    “我签!”

    范无救看着纪荀,那双黝黑的眼眸中有着一丝让人看不透的思绪,它抿了抿嘴,说了三个字。

    “必须死…”

    范无救的声音让谢必安从自己的粉色回忆中清醒了过来,它看着纪荀,似乎也有些动容,正色道

    “老范是让你考虑好,阴阳契和你们阳间的合同有很大的区别,你们违约大不了赔钱,可这阴阳契…唉,那小子值得吗?说句不好听的,你没必要为了救他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纪荀没有丝毫犹豫,只说了两个字。

    “值得。”

    是的,值得,尽管连纪荀自己也说不出来哪里值得,但她就是那样觉得,她不想让孟琰死,抛开个人感情先不说,她不想让这么一位军人因为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死去,他的生命属于国,也属于家!

    用生命去守护一个人,其实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从表面上看,你是付出的,但付出同时,你又收获了许多,那是一种无法用简单的语言去形容的收获。

    如果非要说的话,就像是超人或蜘蛛侠他们救世人于危难,收获了尊敬与仰慕;也像是骑士守护公主,就算什么也得不到,甚至要看着公主和王子在一起,也会很满足。

    纪荀付出千年,用生命去守护孟琰,不是因为他对她强烈炙热的爱,不是因为他也曾舍命相救,更不是单纯的付出主义,或是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去找于子言了。

    而是因为…他是孟琰,是那个说过要给她一个家的男人,他给过纪荀的温暖是与众不同的,其实不能说是爱情,那更像是一种亲情,孟琰总说想让纪荀给自己一个照顾她的机会,这个男人其实并没有真正想过要和纪荀成为夫妻,他只是再把纪荀想要的给予,他怕她成为一个人,面对茫茫人海。

    这样的温柔,让纪荀暖到了骨子里,孟琰对她的感情,她知道自己今后再不回遇到了,即便是于子言,也无法给予她这种别样的感动,他有着他独有的爱意,孟琰也有着他给予的方式。

    ‘这或许…就是军人给予爱的方式吗?’

    纪荀笑了,黑白无常走了,她坐在病床边,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孟琰的手,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和那几乎无法感知的跳动,每一次跳动,都让纪荀的眼圈发红。

    每个灵魂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于子言是金色,纪荀是幽蓝色,刚才纪荀看到了,孟琰的灵魂…是红色的,炽热的红色,就好像那永远不会熄灭的火焰。

    平静了一些后,纪荀才走出病房,孟政庭始终等候在外,他在看到纪荀后,并没有问什么,而是沉着脸等她开口。

    “他没事了。”纪荀笑了笑,把孟政庭引到了一边,正色道

    “孟叔叔,我要和孟琰结婚!”

    孟政庭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您别误会,是真的结婚,但请恕我不能告诉您原因。”

    孟政庭点了点头,他沉吟了一会儿,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我可以知道是不是跟小琰的猝死有关吗?”

    “是,也不是,就算是也不是您想的那样,孟叔叔,很抱歉,有许多事我不能和你说,但您放心,孟琰他不会再有事,他会长命百岁,寿终正寝,一生幸福平安,这一点…我可以向您保证。”

    “好,我知道了。”孟政庭转身离开,离开前,他告诉纪荀,说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她随时可以见耿裕民和耿嘉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