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六章救人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在看见孟琰的那一刻,纪荀瞬间就懵了,连挣扎也忘了,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眼前的这个孟琰并不是那个有血有肉的孟琰,而是…灵体!

    也就是说……

    就在纪荀即将要被拽出病房的那一刻,她突然暴起,摆脱了钳制,以最快的速度绕过孟政庭跑到了孟琰床边,把耳朵贴在他的心口。

    “你干什么?”孟政庭的脸色很阴沉,似乎对纪荀这个动作十分不满,但并没有再让身后的士兵动手。

    “出去,你们快出去!”说着,纪荀念了个引煞诀,把孟琰的灵魂收进自己的身体里,然后神情严肃的看着孟政庭,沉声道

    “孟叔叔,刚才是我的错,是我太过激动,请您见谅,但请您相信我,我对孟琰没有恶意,我是在救他!”

    “什么意思?”孟政庭话一出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走到孟琰身边去探他的动脉,果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孟政庭沉吟了一会儿,转身看了纪荀许久,然后尽然对她弯下了腰,在纪荀回过神来之前,大步离开了病房。

    待病房里只剩下纪荀和躺在病床上的孟琰后,纪荀却突然没有了动作,只是傻站在床边看着孟琰,她刚才只顾着让人出去,自己好救孟琰,可这人该怎么救她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如果只是简单的灵魂出窍的话,她倒是可以处理的得心应手,毕竟她自己的灵魂就出去过好多次,但孟琰这次并不是灵魂出窍,而是寿命已尽,灵魂是不可能再回到躯体当中的,最起码用简单的方式是不行的,应该需要类似秘术一类的操作。

    可问题是纪荀这半吊子哪会什么秘术啊,于子言当年给她的小本本只是一些降妖除魔的招式,也没提到什么传说中的秘术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纪荀急的直薅头发,她刚才还在为怎么‘瞒天’过海而着急,现在好了,不需要想了,孟琰已经死了。

    就在她记得快哭了的时候,曹操又出现了,他瞻仰遗容似得围着病床边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停在了纪荀身边,摸着下巴幽幽道

    “小荀啊,据老夫所知…额,人死不能复生……”

    “怎么就不能复生了!当年洛婉不就…”这脱口而出的一句,让纪荀脑中灵光乍现,是啊,当年洛婉出事,也是寿命已尽,可于子言还是把她救活了不是吗?

    不就是分点寿命嘛,纪荀不在意,全给了孟琰也好,这样她就可以问心无愧的下去找于子言那骚包算总账了!反正她下面有人,下去了也不可能过的太苦!

    想到这,纪荀拿起了手机,给谢必安拨电话,结果电话还没响几声,老谢头就无精打采的抱着沮丧帮,带着一脸阴郁的范无救走了进来。

    “你这…”谢必安看见纪荀后,精神一振,把沮丧帮扛在肩上,故作不解的问

    “你这是想干什么啊?嗯?这臭小子的魂魄呢?哦,对了,你刚才给我打电话问的…好像就是他吧!”

    “是,是是!”

    有事求人,纪荀立马换上了一副奴才相,其实她并不担心谢必安会不帮她,毕竟他们关系很特殊,而且保不齐今天这出就是谢必安鼓捣出来的,可这事关孟琰生死,她不敢大意,只得把这二位老爷伺候好了。

    显然,被纪荀以高姿态压迫那么久,谢必安心里很憋屈,所以他一见纪荀这幅样子,就也十分配合的端起了架子,爱答不理的看了纪荀一眼,尖着嗓子道

    “这活死人本来就是逆天的事,小荀啊,不是我说你,现在天道始终没有恢复平静,你在这个节骨眼出幺蛾子,很容易让天道发觉。”

    听了谢必安的话,纪荀仔细想了一下,确实是这么个理,从这件事中,纪荀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这位道哥的铁面无私,丫的就是一水米不进的主,抱着它的天道铁律准备一直贯彻到底。

    于子言当时复活洛婉,天道还一直处于沉睡之中,并你们被唤醒,可现在却不同,最重要的是孟琰的死亡,本来就是天道的意思,纪荀就算再自私,也不可能拿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要知道世间重回蛮荒时期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谢必安这根千年老油条既然在明知道会出事之后,依旧出现在这里,而不是躲得远远的,这就意味着它已经有了主意,有了能让纪荀像当年的于子言一样,和它做交易的主意。

    想明白这些后,纪荀心里的大石头就放下了一些,她凑到谢必安身边,一边帮它捏肩,一边娇声娇气的说

    “谢老爷,您这么聪明睿智,这么博学多才,这么风流倜傥、玉树凌风,肯定有办法帮我忙的,对不对?佛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您看您一直都是在勾魂,偶尔做一件救人的事也是功德,不是吗?反正您这都准备下岗,只要我一接手您的工作,今天事就跟您没关系了!”

    纪荀话一出口,谢必安和范无救明显松了口气,以此看来,纪荀敢断定孟琰的事十有八九跟这俩烂白菜帮子有关,这么想来,纪荀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了,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她有的是机会讨回帐来。

    而黑白无常似乎是因为纪荀方才的话高兴坏了,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纪荀眼睛里闪过的异样。

    又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后,谢必安才慢条斯理的切入了主题。

    正如纪荀所料,谢必安确实是有主意,不过这次却比洛婉和于子言那次复杂许多,由于天道已然苏醒的缘故,划阳寿这种事情得更隐晦一些,而且需要纪荀跟孟琰签订阴阳契!

    “阴阳契?”纪荀一愣“那是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问的好。”说着谢必安随手一抓,手里就多了一支烟,它狠狠的嘬了一口,那表情就跟抽大烟似得,看得纪荀一阵恶寒,想起了馆长抽烟时的样子。

    不过她并没有打扰谢必安的兴致,安静的等着它继续样下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