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四章突如其来的晕厥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父亲,您……”

    “闭嘴,我问你了吗?”孟政庭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这一眼让孟琰不敢再造次,最重要的是…他也想听听纪荀是怎么打算的,虽然心中已经隐约有了答案,但不到点透的那一刻,他始终不愿意相信。

    可如果纪荀真的今天在这里说明白了,他就可以潇洒的挥一挥手离开吗?孟琰想,或许不会,他并不是一个轻易言败的人,不到那最后的一刻,他就不会潇洒放手。

    这次,纪荀沉默了许久,也想了很多,她用整整五分钟整理自己的思绪,然后用一秒给出了答案。

    “孟叔叔,对不起。”

    孟政庭脸色一沉,看向孟琰“你听到了吗?”

    孟琰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似得。

    “我问你听到了没有!”孟政庭的脾气再次顶了上来,厉声说

    “你,你给我记住,你是我孟家的子孙,是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拿的起放的下,别因为点男欢女爱的破事把自己整得跟个孙子似得!有很多事还等着你去做,我只给你一天时间,明天立刻离开这里,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

    说罢,孟政庭就没有再废话了,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在夜色之中,随孟政庭一起来的那两位战士中,其中一个面色和善的终于忍不住了,轻声道

    “司令,您对孟少似乎…太过于严格了,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这次……”

    “如果不这样,他就会一直消沉下去。”孟政庭叹了口气,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灯火通明的窗口,喃喃道

    “那丫头,不是池中之物,其实不跟小琰也好。”

    “您的意思是…”那面善的战士及时收住了嘴,没有再多话,跟在孟政庭身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那间休息室内,沉默依旧,纪荀也不敢去看孟琰,只能低眉垂目的看着自己掌心的纹路,她觉得自己这次真是倒霉的很,刚醒就碰上这档子事,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在病床上躺着,现在孟琰这个样子,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面对一个为了保护自己,而豁出性命去男人,纪荀始终无法做到起身离开,即便她知道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知过了多久,孟琰突然笑了起来,他站起身走到了纪荀身边,然后坐了下来,把她抱在了怀里,抱的很紧很紧,紧到纪荀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但她不敢吱声,只能憋着。

    “你不是想要一个家吗?”孟琰在纪荀耳边柔声说。

    “那样对你不公平。”纪荀并不觉得自己可以自私到为了一己私欲,去伤害别人,她爱的是于子言,就算和孟琰在一起,她也会情不自禁的想要去看于子言,即便是阴阳的相隔,她也在所不惜,那样…就是对孟琰的背叛。

    “傻姑娘。”孟琰又笑了,他松开纪荀,神情的看着她“我只是想要一个照顾你的资格,于先生不在了,你难道真的要孤独终生吗?”

    纪荀低下了头,其实关于这一点,她还没有想好。

    孤独终生,这四个字光想一想就让人觉得可怕,她不想孤独终生,可…

    “小荀,我只是想要一个照顾你的资格而已,你不用多想,只要可以照顾你,我就很满足了,这…其实也是于先生对我的嘱托,我不可以失信于他,小荀,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跟于先生已经不可能了,你们已经阴阳两隔了,他也给不了你真正想要的,你可不可以理智一点!”

    “感情…怎么理智?”纪荀轻轻一笑“孟琰,你放心,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的。”

    说罢,纪荀起身便要离开,孟琰一把抓住她,把她拽到了怀里,强迫她看着自己,大声吼道

    “你能不能清醒一点?难道你还指望着和他再续前缘吗?不可能…已经不可能了!他已经死了!身体已经被火化了!你还在期盼什么?为什么不能嫁给我?家不是你最想要的吗?难道你甘愿再变回一个人吗?啊?”

    孟琰的这一席话,让纪荀原本就躁动的心,变得更加纠结了,没错,家和家人是她一直以来最想要的存在,那也是一种执着,一种永远都不会被改变的执着。

    同样的,再次变回‘一个人’,是她最害怕的事情,尽管她的身边有曾野,有鬼王五人组,还有馆长和周启生他们,但她还是会感觉到孤独,因为她没有一个完整的家。

    确实,孟琰是唯一可以给她家的感觉的人,可她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她不想让自己变得卑鄙!

    看着如此安静的纪荀,孟琰只能苦笑,瞬间没有了脾气,他把纪荀放在沙发上,无奈的笑了笑,正打算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身体一阵无力,紧接着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被瞬间抽离了一切思想,然后他的眼前一黑,就栽到了纪荀怀里。

    这下纪荀可懵了,但她不傻,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跑出去找医生,帮着医生把孟琰推进了抢救室。

    看着抢救室的那盏红灯,纪荀疑惑又不安,她想不明白孟琰为什么会突然被送进抢救室,之前曹雪宜下的蛊毒她明明已经清理干净了,一点残余都没有,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就在这时,电梯口突然嘈杂了起来,纪荀下意识的看去,就看到了孟政庭的身影,心想这老子果然还是担心儿子的,这边刚出事,人就赶过来了,她看那间休息室里就有摄像头,搞不好这位一直都在观看现实版的偶像剧。

    不过纪荀也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她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并没有占据主导思想太久,在孟政庭走过来的时候,纪荀站起了身,她想出于礼貌去打招呼,可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最后只能敬了个礼。

    这礼敬的让孟政庭和他身后的人都是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而就在这时,急救室的灯也恰巧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