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二十七章最后的雪崩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哈哈哈…放我下来,头晕了!”纪荀眉开眼笑的接受着人们对救世英雄的赞扬。

    是的,她是英雄,救世的英雄,最起码在她,在这些簇拥着她的人心中,是这样的!她凭一己之力击败了女魃,击败了强到让人心生恐惧的女魃。

    “好了,别闹了!”

    一个好似故作威严的声音传入纪荀和众人耳中,让所有人脸上的喜悦瞬间凝固,包括纪荀。

    不用说,这个讨厌的声音肯定是洛齐天!

    “家主…”

    玄家的人从中间分开,给洛齐天让开了一条路,也让纪荀得以看到洛齐天,让她惊奇的是,这老头居然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就像是一位慈爱的老爷爷。

    ‘老头还练过川剧?这是打算拉拢我?不行,绝对不能被老家伙的外表骗了!’

    心里做好打算,纪荀的脸上也挂上了笑,比洛齐天还要‘笑容可掬’,她纵横乱世近二十年,自然不是普通女孩子可以比的,要说起川剧变脸,她也是有一定造诣的,不过…额,就是她身上的伤有些重,笑起来怎么都有点不得心应手。

    “真是人才啊,纪小姐!”说话间,洛齐天已经到了纪荀身边。

    “过奖过奖!”纪荀忍着越来越强烈的剧痛,依旧笑着,似乎是打算在笑功上和洛齐天这老东西一较高下。

    “唉,说起来也是惭愧,我等本想助一臂之力的,但…你也知道,我们玄家都是些乌合之众,就算上去了,也是白白送死,老夫还说在关键时刻出手呢,结果…哈,以纪小姐的身手,怕是也用不着我们这些人吧!”

    “哪里哪里!”纪荀不动声色,泰然自若的接受着洛齐天的赞扬和自贬,就是不打算说些什么,她想看洛齐天一个人唱戏,能唱多久。

    果然,洛齐天从生下来就是个有身份和身份证的人,这只说了两句,他就端不住了,抬起了架子,恢复了家主的威仪更没有诚意的邀请道

    “不知纪小姐有没有加入我玄家的打算?若是有,我们玄家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既然洛齐天没有什么诚意,虚伪至极,那纪荀也懒得装腔作势了,上下打量着毫发无损的洛齐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哼哼道

    “还是别了,总觉得加入了你们玄家,能力都会下降一半,你说于子言挺厉害一个人,一回玄家就出事,啧,你们玄家肯定有懂风水的吧,赶紧瞧瞧,别以后出了大事!”

    “你!”洛齐天气的差点就鼻歪眼斜了,但毕竟老姜还是辣的,他忍住了怒意,神色一变,似是关切的问道

    “对了,阴司大人出了什么事?怎么没有前来相助?”

    “他…”纪荀突然住了嘴,暗道一声不好,于子言出事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现在于子言死了,而自己却继承了他的灵力和神器,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就算其他人想象力不丰富也可以‘猜’个大半。

    而且…刚才女魃突然能力大涨,也是只有她一个人在,这下真的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跳进硫酸里没有了骨头渣也洗不清了。

    “怎么了?”洛齐天依旧是一脸关切,但从那关切中,纪荀还是抓住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狡猾。

    于子彤有些看不下去了,站到了纪荀身边,尚青也扛着周启生走了过来,但谁都没有说话,气氛一度十分的尴…不对,是紧张,十分的紧张。

    不过天有绝人之路,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从周围传来,紧接着,人们脚下的雪地开始震颤,四周的雪开始滑落,崩塌…

    是雪崩

    “快跑!快跑啊!”

    不知谁喊了这一句,然后人群瞬间乱了起来,纪荀瞅准时机,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情况下,狠狠的踹了洛齐天一脚,撒丫子向山下跑,这一脚踹得她舒服了不少,心想洛齐天这坏到骨头里的白菜帮子最好因为腿脚不灵便,交代在这里,省的出去再祸害别人,这老东西和耿裕民最大的区别就是…比人家还坏,坏的纯粹!

    雪崩,是纪荀第二次经历了,但她在逃跑时还是一点经验也没有,随大多数人被雪掩埋,在寒冷中失去了踪影。

    在激烈的战斗和剧烈雪崩后,昆仑山再次恢复了平静,用那白净的雪掩盖住了一切痕迹。

    阴沉的天空渐渐放晴,却以近黄昏,山下的人们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有的在疲惫了一天后老老实实回家,有的则选择和朋友出去放松,还有那些老人和孩子,他们行走在冬日的黄昏中,无忧无虑,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的安逸是谁用生命守护的。

    山上,孟琰带着人四处寻找,寻找着纪荀等人的下落,但雪崩已经改变了雪山的全貌,很是难找。

    他心急如焚,却不得不以任务优先。

    曾野就在他的身边,想要给他指路,可之前女魃已经把它原本就不多的鬼气吸收了个差不多,它根本凝不出实体,也无法让孟琰看到自己。

    突然,曾野停了下来,它低着头,愣愣的站在那里许久,然后一步一步的像孟琰走去。

    “曾野?你…”

    “小荀在这边,快!”曾野急忙打断了孟琰,向前方而去,孟琰跟在它的身后,用尽全力想要跟上它的速度。

    最后,他找到了纪荀,也找到了玄家的几个人,但等他再回头去找曾野时,它…已经不见了,孟琰只看到了一片闪动的幽光,它们围绕在纪荀身边,久久不散,在昏黄的光线中,显得那么漂亮。

    孟琰抱起纪荀,站在幽光之中,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的眼中有着些许动容,心中感慨万千,所有向来铁血的他,流下了一行清泪。

    生离死别,是每个人都不停在经历的事情,但是没有人会习惯,即便是有些麻木了,但只要心还有温度,就不会失去流泪的本能。

    那天,孟琰与所有人跟随着那幽光畅通无阻的下了山,平平安安的离开了那美丽却无情的昆仑山,而真正美丽的那缕幽光,也…消失了,化成了点点星光。

    孟琰叹了口气,抬头仰望着漫天的繁星,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可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时的他想起了爷爷的那句话,也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然而就在他把注意力都定格在漫天繁星上时,一点星光落在了纪荀的眉心,悄然消逝了……

    第一卷阳篇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