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二十六章爆发力量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父亲!如果阻止不了女魃,那以后的都是不存在的,您到现在还不懂吗?”尚青对他的父亲穷追不舍,可他的父亲却始终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眉头紧皱的看着正和女魃浴血奋战的纪荀和于子彤等人。

    尚青也渐渐意识到现在和父亲说再多都没用了,因为他的父亲羽翼还未丰满,根本不敢和洛齐天公然对抗,尚家和于家毕竟不一样,没有那条无法改变的血缘,尚明秋作为当家,所做的每个决定都要对家族的每个人负责。

    事已至此,所有人都看出了洛齐天的意图,他就是想让纪荀消耗掉女魃的力量,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洛齐天再代领玄家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洛齐天做出这样卑鄙的决定,其实尚明秋与其他玄家的人都很不耻,但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大的,就算你本身是龙,没有成熟之前,也只能盘着。

    尚青摇头苦笑,暗骂自己终归太天真,看懂人间铁律,却无法看清。

    他退后一步,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深吸一口凉气,沉声道“父亲,请恕孩儿…不孝了!”

    “青…儿”尚明秋抬起手,想去抓住自己那小儿子,可尚青已经转身离开了,在尚家人的重重阻拦下,义无反顾的去了于子彤和纪荀的身边。

    那一刻尚明秋就在想,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的热血滚滚,可现在却…比这昆仑山的雪还要冷了……

    尚青的加入,其实并没有扭转己方的劣势,女魃的强,根本就不在于它本身的力量,而是它可以吸收的力量,鬼力、灵力、天地灵气,都是可以壮大它的存在,面对这种在战斗过程中不断变强大的敌人,纪荀都快哭了。

    在地三十七次被打飞后,纪荀终于懒得爬起来了,也爬不起来了,她靠在那看着女魃看着于子彤和尚青也接二连三的被它打飞,心里竟然还有些幸灾乐祸。

    她想,反正他们也打不过女魃,玄家的其他人也不出手,干脆别打了多好,任由人家出去杀人放火,干嘛弄得自己遍体鳞伤,被那些顽固的老家伙当猴子耍?就算自己这些人打败了女魃,以后不还是得面对玄家厚颜无耻的迫害吗?

    不,其实不能说是玄家,应该是洛齐天,就是这个老东西心里阴暗,看谁都对自己有威胁,那时候纪荀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于子言和孟琰非扳倒洛家不可了,他洛齐天真的是太卑鄙无耻,冷血无情了。

    想着想着,纪荀的眼皮子就变得沉了,她想自己大概是要到极限了吧,一次次的被打飞,即便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头都疼的她生不如死,但她还是一次次的爬起来了,因为她的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认为现在的她可以打败女魃,洛齐天也终究会良心发现。

    但是她错了,她把人心看的太简单了,在进入殡仪馆后这几年里,她忘记了人心的冰冷,以为所有人都像于子言,孟琰和馆长他们一样,总会回暖。

    这一刻,她也想起了于子言在玄家所遭受的一切,那时还是孩子的他,就已经被当做工具训练了起来,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都离不开训练两个字,这些…都是她那次在般若幻境里看到的。

    ‘灭世?生灵涂炭?’纪荀苦笑,在意识的最后,她想人们迎来这样的结局也是理所当然,什么孽不是人类自己作的呢?耿裕民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想做这种事情,说不定真像他冒充白鸣那时候讲的那样,他救赎众生,却被众生因相貌丑陋而抛弃。

    脑中和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沉,纪荀也没有任何挣扎,顺应着陷入了沉睡,她累了,没有力气了,想休息了……

    “臭丫头…”

    几不可闻的两个,熟悉的声音,让纪荀的眼前出现一道白光,那声音…是于子言,是一直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于子言,自己曾起誓要接好他的班的!

    她仿佛看到了那块金光灿灿的石头,看到了温暖如春的金光,看到了那张沉睡中的俊脸…

    “小荀…”

    这次的声音更清晰了一些,是孟琰,纪荀眼前的白光也更甚了一些,不仅如此,她甚至还看到孟琰,他正在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说着什么,他们都是一脸凝重。

    如果女魃离开昆仑山,那孟琰也会受到波及,那个为了救她不要命的男人,他不会像玄家那些臭不要脸的一样只会袖手旁观,却会像他们一样被牵连。

    这…不公平,她不想让孟琰死,因为他是那样温暖的一个人。

    “小荀姐……”

    这一声几乎让纪荀瞬间清醒,她猛的睁开眼睛,喘着粗气,熟悉的寒冷渐渐袭来,让她清醒了许多。

    她觉得刚才的自己和玄家那些臭不要脸的真是一点区别都没有,居然恶毒的想灭世,灭世之后孟琰怎么办?小艾怎么办?

    还有锦阳的那些人,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周敏的父母,周启生的父母……

    “就算世界再冰冷,也终究会有温暖的地方,太阳无法照射的角落是阴暗的,但大多地方,不都是被阳光普照的吗?”

    曾野的这一席话,让纪荀突然热泪盈眶,是啊,总还是有温暖存在于时间的,而且…她既然接了于子言的班,就要接受他的意志,这样轻易放弃像什么话,以后……还有脸见他吗?

    “轰!”

    一声巨响从纪荀的方向传来,所有人都看向那里,包括女魃,他们都以为纪荀失去了行动能力,甚至可能已经死了,但她不仅清新了过来,而且周身的力量…更强大了!那是一种让人看着就身心舒畅的力量!

    也是女魃唯一不可吸收的力量,因为它并非正义之躯!

    “姑奶奶刚才只是歇了会儿,来吧,你这个砍下我祖先头颅,坑了自己的傻叉,今天就让我了结了你,反正你也活够了!”

    话音刚落,纪荀的身形就是一晃,来到了女魃的面前,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用肉眼去捕捉,但女魃还是防住了,它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啊!

    可纪荀的攻击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女魃防住了她,她并没有快速推开,反而抓住了女魃的双手,紧接着就是坏坏一笑,就在女魃将要做出下一步反应的时候,一道金光从女魃身后的雪地里窜出,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后,直直向女魃的头颅砍去。

    女魃意识到了危险,想要挣脱纪荀,可纪荀的力气却出奇的强大,女魃疯狂的挣扎,竟把自己的手臂生生折断了!

    它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困境了,但它还是太天真了,就在它折断手臂,挣脱纪荀的同时,那把散发着金光的刀也来到了它的脖子旁,干净利落的吧她的头颅砍了下来。

    头颅一被砍下,刀就钉在了上面,让它在没有机会和身体融合,而女魃的身体,也在抽搐了几下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原本被视为无法战胜的女魃,在瞬间被击倒,所有人都愣住了,原本有着自己的打算的洛齐天也没有任何时间做出反应,他和其他人一样,只能愣愣的看着纪荀毁掉女魃的头颅,让它的身体灰飞烟灭。

    整整五分钟过去后,人们才反应过来,他们并没有想太多,只是为危机解除而欢呼,在于家的人把纪荀高高抛起的时候,其他的人也拥了上去,他们一时间也忘记了其他,只是为能活下来而庆幸。

    这…就是人本该拥有的样子。

    “真没想到,于子言会把那丫头培养成这个样子。”于子彤笑了,难得的柔和。

    “似乎…并不只是于子言的功劳。”尚青沉着脸,侧头看向于子彤,问

    “你有没有听清那丫头在爆发出力量后,喊出的那段话?”

    ‘姑奶奶刚才只是歇了会儿,来吧,你这个砍下我祖先头颅,坑了自己的傻叉,今天就让我了结了你,反正你也活够了!’

    这段话毫无征兆的从于子彤的脑海中跳了出来,让她也被不由惊了一跳。

    被女魃砍掉头颅,并导致它无法回天的…于子彤记得是…是蚩尤!

    “父亲!如果阻止不了女魃,那以后的都是不存在的,您到现在还不懂吗?”尚青对他的父亲穷追不舍,可他的父亲却始终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眉头紧皱的看着正和女魃浴血奋战的纪荀和于子彤等人。

    尚青也渐渐意识到现在和父亲说再多都没用了,因为他的父亲羽翼还未丰满,根本不敢和洛齐天公然对抗,尚家和于家毕竟不一样,没有那条无法改变的血缘,尚明秋作为当家,所做的每个决定都要对家族的每个人负责。

    事已至此,所有人都看出了洛齐天的意图,他就是想让纪荀消耗掉女魃的力量,等到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洛齐天再代领玄家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洛齐天做出这样卑鄙的决定,其实尚明秋与其他玄家的人都很不耻,但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大的,就算你本身是龙,没有成熟之前,也只能盘着。

    尚青摇头苦笑,暗骂自己终归太天真,看懂人间铁律,却无法看清。

    他退后一步,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深吸一口凉气,沉声道“父亲,请恕孩儿…不孝了!”

    “青…儿”尚明秋抬起手,想去抓住自己那小儿子,可尚青已经转身离开了,在尚家人的重重阻拦下,义无反顾的去了于子彤和纪荀的身边。

    那一刻尚明秋就在想,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的热血滚滚,可现在却…比这昆仑山的雪还要冷了……

    尚青的加入,其实并没有扭转己方的劣势,女魃的强,根本就不在于它本身的力量,而是它可以吸收的力量,鬼力、灵力、天地灵气,都是可以壮大它的存在,面对这种在战斗过程中不断变强大的敌人,纪荀都快哭了。

    在地三十七次被打飞后,纪荀终于懒得爬起来了,也爬不起来了,她靠在那看着女魃看着于子彤和尚青也接二连三的被它打飞,心里竟然还有些幸灾乐祸。

    她想,反正他们也打不过女魃,玄家的其他人也不出手,干脆别打了多好,任由人家出去杀人放火,干嘛弄得自己遍体鳞伤,被那些顽固的老家伙当猴子耍?就算自己这些人打败了女魃,以后不还是得面对玄家厚颜无耻的迫害吗?

    不,其实不能说是玄家,应该是洛齐天,就是这个老东西心里阴暗,看谁都对自己有威胁,那时候纪荀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于子言和孟琰非扳倒洛家不可了,他洛齐天真的是太卑鄙无耻,冷血无情了。

    想着想着,纪荀的眼皮子就变得沉了,她想自己大概是要到极限了吧,一次次的被打飞,即便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头都疼的她生不如死,但她还是一次次的爬起来了,因为她的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认为现在的她可以打败女魃,洛齐天也终究会良心发现。

    但是她错了,她把人心看的太简单了,在进入殡仪馆后这几年里,她忘记了人心的冰冷,以为所有人都像于子言,孟琰和馆长他们一样,总会回暖。

    这一刻,她也想起了于子言在玄家所遭受的一切,那时还是孩子的他,就已经被当做工具训练了起来,不管是吃饭还是睡觉,都离不开训练两个字,这些…都是她那次在般若幻境里看到的。

    ‘灭世?生灵涂炭?’纪荀苦笑,在意识的最后,她想人们迎来这样的结局也是理所当然,什么孽不是人类自己作的呢?耿裕民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就想做这种事情,说不定真像他冒充白鸣那时候讲的那样,他救赎众生,却被众生因相貌丑陋而抛弃。

    脑中和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沉,纪荀也没有任何挣扎,顺应着陷入了沉睡,她累了,没有力气了,想休息了……

    “臭丫头…”

    几不可闻的两个,熟悉的声音,让纪荀的眼前出现一道白光,那声音…是于子言,是一直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于子言,自己曾起誓要接好他的班的!

    她仿佛看到了那块金光灿灿的石头,看到了温暖如春的金光,看到了那张沉睡中的俊脸…

    “小荀…”

    这次的声音更清晰了一些,是孟琰,纪荀眼前的白光也更甚了一些,不仅如此,她甚至还看到孟琰,他正在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说着什么,他们都是一脸凝重。

    如果女魃离开昆仑山,那孟琰也会受到波及,那个为了救她不要命的男人,他不会像玄家那些臭不要脸的一样只会袖手旁观,却会像他们一样被牵连。

    这…不公平,她不想让孟琰死,因为他是那样温暖的一个人。

    “小荀姐……”

    这一声几乎让纪荀瞬间清醒,她猛的睁开眼睛,喘着粗气,熟悉的寒冷渐渐袭来,让她清醒了许多。

    她觉得刚才的自己和玄家那些臭不要脸的真是一点区别都没有,居然恶毒的想灭世,灭世之后孟琰怎么办?小艾怎么办?

    还有锦阳的那些人,全家福的老板和老板娘,周敏的父母,周启生的父母……

    “就算世界再冰冷,也终究会有温暖的地方,太阳无法照射的角落是阴暗的,但大多地方,不都是被阳光普照的吗?”

    曾野的这一席话,让纪荀突然热泪盈眶,是啊,总还是有温暖存在于时间的,而且…她既然接了于子言的班,就要接受他的意志,这样轻易放弃像什么话,以后……还有脸见他吗?

    “轰!”

    一声巨响从纪荀的方向传来,所有人都看向那里,包括女魃,他们都以为纪荀失去了行动能力,甚至可能已经死了,但她不仅清新了过来,而且周身的力量…更强大了!那是一种让人看着就身心舒畅的力量!

    也是女魃唯一不可吸收的力量,因为它并非正义之躯!

    “姑奶奶刚才只是歇了会儿,来吧,你这个砍下我祖先头颅,坑了自己的傻叉,今天就让我了结了你,反正你也活够了!”

    话音刚落,纪荀的身形就是一晃,来到了女魃的面前,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用肉眼去捕捉,但女魃还是防住了,它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啊!

    可纪荀的攻击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女魃防住了她,她并没有快速推开,反而抓住了女魃的双手,紧接着就是坏坏一笑,就在女魃将要做出下一步反应的时候,一道金光从女魃身后的雪地里窜出,在半空中转了一圈后,直直向女魃的头颅砍去。

    女魃意识到了危险,想要挣脱纪荀,可纪荀的力气却出奇的强大,女魃疯狂的挣扎,竟把自己的手臂生生折断了!

    它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困境了,但它还是太天真了,就在它折断手臂,挣脱纪荀的同时,那把散发着金光的刀也来到了它的脖子旁,干净利落的吧她的头颅砍了下来。

    头颅一被砍下,刀就钉在了上面,让它在没有机会和身体融合,而女魃的身体,也在抽搐了几下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原本被视为无法战胜的女魃,在瞬间被击倒,所有人都愣住了,原本有着自己的打算的洛齐天也没有任何时间做出反应,他和其他人一样,只能愣愣的看着纪荀毁掉女魃的头颅,让它的身体灰飞烟灭。

    整整五分钟过去后,人们才反应过来,他们并没有想太多,只是为危机解除而欢呼,在于家的人把纪荀高高抛起的时候,其他的人也拥了上去,他们一时间也忘记了其他,只是为能活下来而庆幸。

    这…就是人本该拥有的样子。

    “真没想到,于子言会把那丫头培养成这个样子。”于子彤笑了,难得的柔和。

    “似乎…并不只是于子言的功劳。”尚青沉着脸,侧头看向于子彤,问

    “你有没有听清那丫头在爆发出力量后,喊出的那段话?”

    ‘姑奶奶刚才只是歇了会儿,来吧,你这个砍下我祖先头颅,坑了自己的傻叉,今天就让我了结了你,反正你也活够了!’

    这段话毫无征兆的从于子彤的脑海中跳了出来,让她也被不由惊了一跳。

    被女魃砍掉头颅,并导致它无法回天的…于子彤记得是…是蚩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