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二十五章大转折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当曹操带着玄家众人赶到的时候,纪荀已经和女魃打的不可开交了,但始终难分胜负,虽然失去了一条手臂,但女魃的身体实在太过强悍,那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而是钢铁之躯,即便是纪荀的刀,如果不用十分的力气的话,也伤不到它,砍在女魃的身体上就像是砍在钢铁上。

    但在玄家的人赶来后就好了许多,毕竟女魃单拳难敌多手,就算普通的武器对它够不成威胁,但那些普通的攻击却给纪荀制造了不少机会,让她可以更好的发挥。

    而在这其中,有一个人却起了贼心,那就洛齐天,他并不想让纪荀抢去了眼前的功劳,因为那样的话,他们洛家的地位就会受到威胁,刚才回来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许多人在赞赏纪荀,尤其是在于子彤的巧言之下,大家似乎有把纪荀推上家主之位的打算。

    心下虽然有了计较,但洛齐天也不敢做的太过明显,他只是有意无意的挡在纪荀身前,美其名曰是怕女魃伤到她,实则是怕纪荀的攻击会直接让女魃四分五裂。

    纪荀也不傻,当然对洛齐天的所思所想心知肚明,但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现在大家都齐心对抗女魃,不能分散注意力,这样只会让原本就十分惨重的伤亡更加雪上加霜。

    这么一来,纪荀就有些分身乏术了,她又不能直接把刀直接砍在洛齐天身上,所以只能躲着他,可洛齐天这厮实在太过分,时刻挡在她身前,让她根本没有机会动手。

    如此以往,女魃没有了纪荀的钳制,顷刻间伤了许多人,连于子彤这位阴司都不敌,就在纪荀气的准备踹开洛齐天的时候,洛齐天突然站定了身子,纪荀以为他是良心发现了,就欺身上前,往女魃脖子上招呼。

    女魃瞬间就被纪荀完全吸引去了注意力,再无暇顾及其他。

    就在这时,纪荀听到洛齐天的方向传出一阵繁琐的咒语,那法咒她曾在书上看到过,是用来封印的!

    纪荀暗道一声不好,眼下这样的局势虽然的确可以用封印解决问题,但以后呢?要知道王毅可还没有死,万一他再返回来打女魃的主意怎么办?这次女魃被唤醒可能是机缘巧合,力量不足够强大,下次可就没有这样的好运,谁知道那小兔崽子是不是在《九州玄空录》上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这样想着,纪荀便没敢让女魃留在这里,没做他想就引着女魃远离了洛齐天,当时他的法阵刚刚开启,见女魃跑了,气的哇哇大叫,好像说了些什么,但纪荀没有听清,也没有在意。

    纪荀的速度很快,女魃也是,所以很快就把玄家的人甩开了,她心想,还是自己解决好了,其他人来了只是添乱。

    可就在这时,半路又杀出了一个陈咬金,王毅那兔崽子居然tm的又折了回来,纪荀可不觉得这货能良心发现。

    果不其然,只见王毅周身鬼气大作,然后那鬼气就像是苍蝇看到了粑粑似得,蜂蛹进女魃的身体里,女魃得此鬼气,那只原本被纪荀削掉的胳膊居然长了出来!

    “王毅!你大爷的!”纪荀爆喝一声,举刀就要往王毅身上砍,心想杀人就杀人吧,王毅这样的活该绝对不能留!

    但王毅并没有给纪荀机会,又发动了空间跳跃,消失了,这次轮到纪荀气的哇哇大叫了,但可女魃并没有给她发泄的机会,冲过来一拳就把她打出去老远。

    那一拳的威力,只有承受过的人才知道,也就是纪荀,她当时只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飞出了体外似得,也多亏了那些护体的金光,不然纪荀的五脏六腑就真的飞出体外,一命呜呼了。

    正如纪荀之前的做法,女魃也没有给纪荀喘息的时间,趁她病就要要她命,纪荀心中叫苦不迭,只能一味的闪躲,这下真的是角色互换了,原本还占有些优势的纪荀,瞬间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很快,玄家的人就追了上来,纪荀本来以为是救星到了,结果洛齐天那个老不死的居然一脸义愤填膺的指着纪荀,臭不要脸的来了一句。

    “你这臭丫头对女魃做了什么!竟让它突然变强!”

    纪荀当时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过去,然而似乎是为了配合她,女魃一头撞在了她的胸口,让她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下纪荀算是明白了,关键时刻他们这些机关人员就是不靠谱,还帮倒忙,而且居然tm的来了也出手,就干看着,也不知道是真的想让她今天死在这里,还是被女魃的突然强悍吓傻了。

    好在她家老头和鬼王五人组够意思,冲过来护住了她,让她得以喘息。

    可人倒霉,吸口气儿都塞牙,纪荀这才刚坐在地上喘了一会儿,就见曾野和鬼王五人组的鬼气不要命似得往女魃身体里钻,这下她更是跳到黄泉里也洗不清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再加上洛齐天那臭不要脸的的老东西添油加醋,肯定会把这笔账划拉到她的头上。

    为了自己的清誉和小命,纪荀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提着刀向女魃扑去,让曾野和鬼王五人组有机会退开,这六位倒也机灵,快速的退开,钻进了纪荀的矿泉水瓶里,虽然有点挤,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在吸收了鬼气后,女魃的力量更加强大了,相对的,也更加疯狂,简直就是一台没有弱点的杀人机器,纪荀被完全压制了,别说是进攻了,能保证她不再被打出血已经很不容易了!

    于子彤和尚青其实早就看下去了,他们虽然和纪荀关系不是特别亲近,但毕竟也算是老熟人,而且有于子言这层特殊的关系,可他们在这个时候也不能轻易出手,毕竟这么多人看着,都以为是纪荀对女魃做了什么,才让她这么强的,为了家族,他们不能出手,决不能出手!

    可周启生不同,他在从震撼中缓过来劲后,就一把躲过了于子彤手里的武器,冲上前去,于子彤并没有拦着,甚至暗自往刀刃上涂了些自己的血,她的虽然不能直接出手,但是做些小动作还是可以的。

    但周启生这厮真的是很不争气,即便有了于子彤的武器,依旧成不了气候,刚上去只弱弱的挥了一下刀,就被女魃一脚踢飞,口吐鲜血倒地不起了,纪荀当时真想直接引剑自刎,妈的,周启生就是来搞笑的!

    不过生气归生气,纪荀还是很担心周启生的安危的,毕竟人家可是唯一一个冲上来帮她的,虽然没起到什么作用,但心意她得领。

    有了周启生这位先锋,尚青瞅准时机,对自家老爹说“父亲,眼下解决女魃才是当务之急,您看…”

    “不要中了那臭丫头的计!”洛齐天好客气的插话,冷冷的看着尚青。

    “那女魃我们就不管了吗?”于子彤也站了出来,有周启生这个玄家的名义姑爷打破僵局,她也便没什么估计就。

    这么多年了,她这还是第一次和自己这外公面对面的针锋相对,他们之间,早已没有了亲情,就在母亲死的那一夜,她就已经没有了亲人,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应该……就是于子言了,那个伤害了她,又一而再再而三迁就着她的表哥。

    看着洛齐天那双森寒的眼睛,于子彤的眼神也渐渐冰冷,她从洛齐天的眼中看到的自己,是那样面无表情,像是带上了一面冰冷的面具,她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变得没有人情味,为了个人利益,不惜牺牲他人。

    ‘当家的位子坐久了,还真是……’

    于子彤苦笑,没有再理洛齐天,孤身一人向纪荀而去,她只是执拗的不愿意被家族同化,不愿意与洛齐天成为一丘之貉。

    而让她惊讶的是,在她挺身而出的那一刻,于家的其余人…也跟在她身后冲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