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二十三章痛揍二傻子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怎么…可能!”纪荀的声音很是颤抖,前面三个人的出现她都可以理解,可于子言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刚刚魂飞魄散了吗?只有地府里的一……

    想到这,纪荀的背后顿时刷的出了一声冷汗,她想…眼前的这个于子言,该不会就是地府里的那一魄吧?如果是,那于子言岂不是没有复活的机会了?

    “王…毅!”纪荀咬牙切齿的看着王毅,恨不得直接用眼神把他生吞活剥了。

    “你们是不可能阻止我的,呵,说来也真是可笑,玄家来了这么多人,不也照样没办法拿我怎么样嘛,纪荀,你也是一样,就算你实力得到了提升,但依旧是无法阻止我,复活旱魃,我…势在必得!”

    “二傻子,你敢碰于子言的魂魄一下试试!”纪荀紧攥着手里的乌木雌刀,她发誓,只要王毅敢碰一下,她绝对会让这二傻子吃不了,兜着走!

    可王毅是谁啊?他一听纪荀叫他二傻子就怒了,抬脚作势欲踹于子言的屁股,结果纪荀手里的乌木雌刀直接脱手而出,向他的两腿之间射去,王毅大惊,赶忙躲开。

    他是躲开了,可他身后的女魃却纹丝未动,那把乌木雌刀就那么直挺挺的射在了女魃的小腹上,纪荀正在气头上,并没有注意到女魃的头微微转动了一下,她只是心念微动,召回了刀,然后毫不犹豫的飞身向王毅攻去,攻势迅猛,与之前的她截然不同,王毅瞬间就没有了还手之力。

    此时的纪荀,已经被完全激怒,恨不得把王毅直接打的魂飞魄散才解气,王毅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拿出了全力,但依旧不是纪荀的对手。

    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力量的调节剂,它使力量可强可弱,如果王毅不是二傻子的话其实稍动脑筋就可以赢过纪荀,可惜他过于单蠢,只会一根筋的使用鬼力和挥舞拳头,所以很快就败下了阵来。

    不过他倒也不算特别傻,留了最后的力量,发动了空间跳跃,离开了昆仑山。

    见王毅不见了,纪荀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毕竟她生气的原因是王毅夺走了于子言最后的一魄,现在王毅走了,于子言的一魄被留了下来,她也就消了气。

    一群人和鬼自纪荀动怒开始,就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打王毅,直到王毅离开,纪荀返回来收好四个魂魄,他们都没怎么回过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人们才终于发出唏嘘,于子彤嘴角抽了抽,喃喃道

    “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于子言难道给她特训了?”

    尚青瞪了眼打算伸手抢洛婉的周启生,见对方老实了,才幽幽道

    “我看不像,即便是于子言,似乎也没有这么快的身手,最起码我们都没有见过,不是吗?”

    “那…”于子彤微微眯起了眼睛“难道是因为观苍眼?那眼睛究竟有什么秘密?实在是让人很好奇啊!”

    其实于子彤所想,玄家的其余人都有,纪荀持有观苍眼一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关于纪荀那双观苍眼所拥有的力量,他们却一无所知,毕竟这些年来,他们都未曾见过真正的观苍眼,他们所认为的那些观苍眼,只不过是冒牌货而已,没有血缘的传承,终究成不了气候。

    不过在所有人和鬼之中,却有一个人例外,不,不能说是人,应该是鬼,它…就是弋。

    弋寻找玊的转世几千年,是从一开始就认识玊的,他曾见过玊灭世的壮举,所以对于今天这点小把戏,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反倒是觉得轮回了几世后,观苍眼的力量变弱了。

    而此时的纪荀,根本就没有去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为了保险起见,纪荀并没有把于子言的一魄收回瓶子里,而是刚才独特的引煞方式,把那一魄招进了体内。

    她站在那里久久不动,闭上眼睛去感受着身体里那虚弱的一魄,心中不免觉得酸楚,回首过往,纪荀才明白于子言对她的爱是多么的沉重,这个骚包臭男人,总是什么都不说,一声不吭的默默付出,他的爱过于无私,甚至都不求能和她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纪荀也在想,于子言对于她的感情那样无私,究竟是因为前世过往的赎罪,还是…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他重生之后,就会忘记她,忘记他们之间的前尘过往,与一切点点滴滴,纪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去打扰他的生活,毕竟…千年前的悲剧没有必要再上演了,她常常说人鬼殊途,现在这四个字落在自己头上,才明白其中的痛苦。

    不知不觉中,她早已把于子言爱到了心底深处,也终于明白了于子言说要离开时,她为什么会那么舍不得,害怕今生都没有办法再相见。

    ‘其实不见也好,那样的话…他也就不会被自己害到魂飞魄散的下场了…’纪荀苦笑,心想还真是造化弄人,千年前秦广王和玊没能有好的结局,现在她和于子言也是半斤八两。

    不同的是她变弱了,弱到已经没有了改变现实的能力,那时候的玊,最起码能闯地府,而现在的她…呵,说白了也只是比普通的修道者强一点罢了。

    “祝你和孟琰幸福,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这句于子言的临终遗言,再次在纪荀的脑海中响起,让她不由心中抽痛,暗骂他于子言还真是大方的很呐,劝说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不过‘孟琰’这两个字的突然出现,确实是让纪荀的头脑变得一团混乱了,她不知道自己今后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那个男人,那个愿意等她,甚至愿意为了付出生命的男人。

    情深似海之后,她真的还能因为想要个家,就和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吗?虽然她已经不是玊了,但玊的那份神情,却刻在了她的心里,说到底,她们俩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纪荀无奈的摇摇头,缓缓睁开眼睛“感情的事情,还真是…”

    她的声音猛的戛然而止,原本微眯的双眼瞬间瞪大,因为…因为她此时就站在女魃的正对面,而那个女魃…居然在看着她!

    没错,就是看着她!

    虽然女魃的眼珠子始终没有动,它的身体也和刚刚一样,一直都矗立在那里,似乎和之前一模一样,但她就是可以感觉到,女魃在看她!女魃正瞪着那双血红的眼珠子看着她!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像是全身赤裸,被人窥视一样不安与难堪,又像是被正在准备狩猎的毒蛇盯上一样让人背脊发寒,那是与生俱来的恐惧!

    ‘女魃被唤醒了!’

    这个想法几乎瞬间就从纪荀的脑海跳了出来,她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毕竟她身后此时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她想回头去看看,更或者是做出什么动作,让其他人发觉这个令人胆寒的事实,但她自己没有办法动弹,更发不出什么声音了。

    此时此刻,她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离开,想要活下去,可她的身体已经崩溃,无法顺应大脑发出的指令,而给出相应的反应。

    这,就是帮皇帝斩杀了蚩尤和夸父的神女,女魃的真切力量,它不需要做出什么动作,紧紧是看着你,就能让你生不如死!

    它终于…还是被唤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