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八章谢必安的小九九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在场的鬼,都一脸复杂的看着静静站在那的纪荀,就连同样身为女子的苏妲己都无法描绘出纪荀的心情,她看起来很平静,平静的仿佛正在想晚餐吃什么。

    但就是这种平静,才让旁观的人越加的不平静,最后还是钟馗先反应过来的,他走过去拍了拍纪荀瘦弱的肩,沉声说

    “把它交给我吧。”

    纪荀一愣,仿佛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中金色的石头,又看了看钟馗,问

    “你…能救他?”

    “只能试试了。”说着,钟馗小心翼翼的接过石头,然后划破纪荀的眉心,从中取了一滴血,然后于子言的尸体旁,蹲下身看了看,不禁松了口气,拔出插在他心口的乌木短刀,将上面的一滴血,滴在了石头上。

    做完这一切,钟馗站起身,看样子是打算离开了,纪荀赶忙拦住他,急声问

    “这样就行了吗?他…还能活过来?用不用做些别的?钟馗大人您尽管说,就算是上…”

    “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可以?”钟馗叹了口气,‘冷笑’道

    “不用这样的,但他到底能不能活过来,就要看他的造化了,另外…就算他能活过来,也不是以人的身份了,而是以…秦广王的身份,小姑娘,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他可能会忘记你。”

    纪荀听后暗自松了口气,苦笑“只要他能活过来…就好,其他的以后再说。”

    钟馗闻言,欣慰似得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但谢必安并没有立刻随着钟馗离开,他眼珠一转,抱着哭丧棒来到纪荀面前,低声说

    “你也别担心,地府那里还有大人的一魄,再加上你身体里已经觉醒的战神之血和阴司独有的血,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且鬼心还在,我们地府的医学发展也很是迅猛,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纪荀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但有一点她是听明白了,于子言十有八九是不会有事,所以她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谢必安的意思,但这位无常大爷似乎并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样子,纪荀想了想,终于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于子言他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肉体死亡也不一定魂飞魄散吧,而且他灵魂里本身就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嘶…难道是…因为那些钻入我身体里的金光?”

    “不错。”谢必安郑重的点点头,难得耐心的替纪荀解释道

    “大人这千年来积德行善,这功德并不是记在他的每一世,而是记在他的灵魂里,所以他的灵魂早已被净化,而且我听说大人这一世的母亲,是一个灵魂极纯极净的人类,应该和这一点也有点关系,所以大人灵魂里蕴含的力量十分仁慈,就像那天在地府超度恶鬼一样,如果不是力量本身的仁慈与温和,是不可能那么轻而易举就超度恶鬼的,这也是地藏菩萨为什么想要劝大人皈依佛门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纪荀顿了顿“那你的意思是,于子言用他的力量净化了我的心魔?我可以自如的使用观苍眼了?不对,还是不对,就算是这样,于子言也不至于直接魂飞魄散吧!”

    “这就得说到勒鬼令了,大人已经恢复了作为十殿之首,秦广王的记忆,也就是说他一旦摆脱肉体,就会作为秦广王而存在,而十殿阎罗中不管是哪一位,只要身在阳间,就必须得佩戴勒鬼令,或许立刻找肉体附着,不然就会被天道所控制的一种无形的力量抹杀,这就是地府,也可以说是天道,对十殿阎罗和地府各大人的制约,而勒鬼令,通常都是由北阴大帝所管,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他老人家的允许谁也不能私自来阳间。”

    纪荀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然后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冒了上来,暗骂于子言这骚包真的是越来越骚气了,她不就是发个疯而已嘛,至于做到这种程度吗?

    这下好了,一朝回到解放前,就算是有一魄和鬼心,可以重塑三魂六魄,可那样一来肯定不如原装的好吧!

    可气愤的同时,她也十分心疼,心疼于子言的傻气,这臭男人不是很爱说话,一说话就呛得人受不了,但一直以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做的永远比说的好。

    有时候纪荀就在想,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怎么总是一副自我牺牲的样子,她就不行没有比现在这样更好的办法,就算没有,也不能直接采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吧?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不是吗?

    还有,她很不理解谢必安该解说的都解说了,为什么还抱着哭丧棒傻站着,是不打算走了吗?他家钟馗大人可是已经回去了。

    要知道于子言的事是一回事,现在玄家的事又是一回事,地府是不能直接插手的,这也是道哥的原则。

    想到这,纪荀吧咂了一下嘴,问“额…那个,无常老爷,您这是…还有事?”

    谢必安把哭丧棒支在地上,点了点,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把纪荀拉到了一边,低声说

    “我是想问你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和老范打的什么注意,你也心里有数,原本呢,我们是打算让于子言接班的,但人家来头太大,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咳,其实你答应接班对你也有好处,你想想啊,大人已经不能做人了,又失去了记忆,肯定是不会主动来找你的,而你也不能三番四次的过阴,对不对?咱们的合作可是货真价实的双赢啊!”

    纪荀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么个理儿,但是……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黑白无常是两个人,你们哥俩把勾魂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不是很厚道吧!”

    纪荀想好了,不能因为于子言而轻易低头,男人固然重要,但她绝不能随便揽事。

    勾魂哎,那可是勾魂!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一直都是组合行动,不能排除他们互相监督的嫌疑,要是她一己承担下黑白无常的职务,万一勾错了魂……她怕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谁知谢必安一听,阴笑着摆了摆手,说“我们会再找一个的!”

    “再找一个?”纪荀笑了“谢老爷,您要是能随随便便再找一个,就不用这么死盯着于子言和我了吧!”

    “啧,这么跟你说吧,我已经有目标了。”说着,谢必安指了指弋“这位可是上古时期就存在的,勾个魂不是问题!”

    纪荀嘴角抽了抽,也看向了正在抠手指的弋,怎么想都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谢必安何等聪明,根本就没有给纪荀细想的时间,他抬起大手,像是领导关爱下属那样的拍了拍纪荀的肩,郑重道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对了,我和钟馗大人来的时候看见昆仑山那边动静不小,据说是耿裕民那老小子终于打算动旱魃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反正你的观苍…”

    “这么大的事你现在才说,我…我真是……”

    纪荀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于是只能一跺脚,离开了。

    看着纪荀和鬼王们离去的背影,范无救收起大链子,用胳膊肘捅了捅谢必安,问“必须死?”

    “没有问题,有秦广王这张底牌在,不怕她个小丫头不答应!”谢必安奸诈的笑了笑“对了,赶紧回去,万一钟馗大人的办法不管用,咱们的好日子可就没指望了,我跟你说,老范,我前几天寻思了个好人家,据说是……”

    渐渐的,谢必安和范无救的身形就变淡了,消失在了满天的大雪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