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七章灵魂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看着神色忧伤的于子言,纪荀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刚才他说的一切对于纪荀来说,就像是在听别人的事情,只不过情绪更饱满一些而已。

    这就是有记忆,和没记忆的区别,如果自己没有那段记忆,那即便是别人讲的再精彩,也无法真的体会到当时的心情,纪荀的心是会感觉的不舒服,但仅仅是不舒服而已,因为承载着那过去伤痛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心魔!

    就在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原本纯净的空间突然像是信号不好那样躁动了起来,纪荀被空间里一种莫名的东西所感染,脑子里一片混乱。

    于子言见状,心下一沉,一步窜到了她的身边,抱起她的身体就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中。

    被于子言抱在怀里,纪荀只感觉眼前一花,就看见一片漂亮的雪花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在了地上,随后耳朵里就传来了曾野和鬼王五人组的声音。

    哦,对了,还有那句‘必须死’!

    纪荀茫然的看着四周,最后在一片金光下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其实也不能只说是身体,因为人家还在自己动,而且动的挺欢实。

    这诡异的一幕让她想起了在周国平他家楼下发生的事情,心下暗道一声不好,正想对于子言说些什么,却见他手掌之上金光跳动,像是有生命一般的向纪荀的身体飞去,然后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必须死!”范无救大喝一声,一把抓住了于子言的手“必须死!必须死!”

    “……”于子言愣了一会儿,似乎是试图解读范无救那三个字中的意思,我不知道他最终解读出来没有,总之是回了它两个字。

    “无碍。”

    “必须死!必须死!必须死!”范无救一连嚷嚷了三声,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有于子言控制局面,纪荀自然不担心,她凑到曾野和鬼王五人组身边,低声问

    “我刚才…杀人了吗?”

    曾野想了想,回道“应该算是没有…”

    “什么叫应该啊!”纪荀很是郁闷,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怎么还‘应该算是没有’!

    曾野撇了纪荀一眼,然后指了指它们身后,纪荀狐疑的绕过去,这才看到躺在地上的于子言,他身下的地面已经被血染红,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纪荀看看地上毫无生气的尸体,又看了看一片金光之中的于子言,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也终于明白了于子言那句‘我已经死了’的意思。

    她知道于子言即便是死了,也不会和普通人一样,但…死了就是死了,人鬼殊途。

    她本来以为还有一年多,这一天才会来临,却没想到这么快,她很清楚于子言是真的死了,不像她一样,还可以回到身体里,是…真的死了……

    就在她恍恍惚惚的时候,谢必安终于回来了,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钟馗,纪荀傻傻的看着他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地府不能轻易插手阳间的事吗?

    “秦广王,快停下来!”钟馗一把拽住于子言的手,可于子言哪里是你说什么就做什么的人,他仿佛闹脾气似得,死死的看着在金光之中挣扎的‘纪荀’,手掌中的金光依旧不停的往她身体里钻。

    钟馗显然也是摸清了于子言的脾气,不再废话,大手一挥将金光打断,然后把于子言推到了鬼王五人组身边,将手里的黑色小木片随手扔了过来。

    吕布眼疾手快,看也没看就接住了,他纳闷的看向手里的小东西,然后跟抓着一坨粑粑似得,把小东西丢到了曹操怀里。

    曹操也好不到哪去,看也没看就给了紧挨着他的岳飞。

    话说岳飞也是看不厚道了,直接越过了中间的弋、苏妲己和曾野,把小木片碰到了纪荀怀里。

    “这是什么…”纪荀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掌心传来一阵阴冷的气息,那气息不似阴煞之气,却比阴煞之气还让她不舒服。

    “快快快…快给他!”鬼怪五人组着急忙慌的异口同声,纪荀一脸茫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那小木片上的气息着实让她难受,所以她也没想那么多,直接丢给了于子言。

    然后,令所有鬼都鬼心一抖的事情发生了,那小木片竟然穿过了于子言的手掌,直接掉在了地上。

    “你…”

    纪荀愣愣的看着于子言,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都是灵体状态,就能抓住那块小木片,但于子言却…

    “看来我真的要…离开了……”于子言苦笑,转身面对着纪荀,想要去碰她,可是已经触碰不到了。

    “为什么会这样?”纪荀的呼吸加重,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灵魂强时,便可凝聚实体,普通人类也是可以看到,就比如说是现在的鬼王五人组和曾野,灵魂弱时,就无法凝聚实体,视为普通灵魂,没有任何杀伤力。

    但如果一个灵魂连他的同类都无法触碰时,就意味着…他要消失了……

    “不,不行!”纪荀拼命的想要抓住于子言的手,一遍一遍的尝试,一遍一遍的空手而归,她想要抱他,可已经做不到了,她甚至都要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

    “小荀,对不起,我怕是…没办法再继续陪着你,保护你了。”于子言苦笑,任由纪荀徒劳无功的在他身上摩挲。

    他说

    “那时候,我亲手伤害了你,或许这就是地藏菩萨说的因果吧,我欠你的,从一开始就对不起你,现在…也算是还了,你也别伤心,关于几千年前的事,也不必放在心上,你记住,你就是你,你是…纪荀,不是玊,不是……”

    “你有这废话的时间,还不如赶紧想想办法,你难道聪明,肯定能想到的!一定有办法的!”

    于子言叹了口气,随之周身金光大涨,在那金光之中,他张开双臂把纪荀搂在了怀里,纪荀一开始还在挣扎但渐渐就安静了下来,任由于子言抱着,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臭丫头,别太难过,你不是向来什么事都很想得开嘛,我不在了,我们之间的因果也就彻底还清了,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不好。”纪荀把头埋在于子言的怀里,晶莹的水珠滚出了她的眼眶,落在了地上,她不停的摇着头,一开始只是微微的晃动,最后幅度越来越大,她用尽全身力气环住于子言的腰,闷声说

    “不要离开我,我不要你离开,我们不在一起也可以,我也不逼你了,因果结束我来完成,你不要离开,留下来,求求你了!于子言,我求求你了!”

    面对纪荀的祈求,于子言只能无奈的笑着“祝你和孟琰幸福,他…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语毕,于子言周身的金光更甚了,但他的身体却越发的淡了,纪荀只感觉怀里越来越空,最终变成了一片虚无,但那些金光并没有消失,而是带着她漂浮在了半空中,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视线瞬间的空白后,纪荀回到了身体里,那些金光围绕着她久久不散,最终汇在她的掌心,变成了一颗金色的石头,上面有许多圆形的小洞,那是…玊的眼泪留下的。

    纪荀将那金色的石头捧在胸前,仿佛还可以听到那似有似无的心跳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