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五章会心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刀刃刺进心脏的一瞬间,于子言的身体就已经死去了,也就在那一瞬间,于子言的灵魂通过纪荀眉间的封印,直接钻进了她的身体里。

    在于子言的身体倒地的同时,纪荀的身形也顿住了,就好像是被按了开关的机器人,她的周身散发着金色与蓝色交织的光芒,忽明忽暗,极不稳定。

    弋在一边都看傻了,他本来以为于子言追上去是为了拦住他的大人,可…可谁知那家伙居然直接自杀了,然后…然后是怎么回事?他的大人怎么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了?难道是看到于子言自杀受刺激了?

    不过弋也没呆太久,就飘身上去,把纪荀和于子言的身体抱了起来,退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弋警惕的看了眼周围,见只有脸色阴沉的鬼王五人组和曾野追上来,才松了口气,蹲下身去检查于子言的伤势。

    “怎么样?”岳飞急忙问。

    曾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当然是已经死了,短刀直接刺中了心脏,你见过一样被刺穿还能活的人?”

    “那…这……”岳飞指挥作战的能力一流,很快玄家弟子就在他的指挥下控制住了发狂千年耗子精,但眼前的这种事,他实在不怎么擅长,看不出门道来。

    其实其他几个也是一样,都不明白这于子言在想什么。

    “嗯…”曹操摸着下巴,看着于子言的尸体拧眉想了一会儿,闷声道

    “虽然我也不是很懂,但于天师应该是有着自己的计划的,你们也别太担心,于天师本来就不是普通人,生死对于他来说本就不重要。”

    众鬼一想,也是,人家死了大不了回地府当秦广王,又跟它们不一样,回去每天只能看着灰蒙蒙的天发呆。

    只是曹操还有一个担心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那天钟馗和于子言说的时机可能还没到,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就在这时,一黑一白的身影突然凭空出现了,正是黑白无常,它们一看躺在地上,胸口插着刀的于子言,一拍大腿,范无救怒吼‘必须死!’,谢必安闷声嘟囔‘完了!’。

    众鬼见到这二位爷都有点不知所措,但都没有不够意思的扔下地上的于子言和纪荀跑了,只是愣愣的看着黑白无常,不知道它们说的‘完了’是什么意思。

    谢必安不死心的过去看了眼已经没气儿的于子言,叹了口气,神色凝重的看着范无救,沉声说

    “你在这里看着秦广王殿下,我回地府去通知钟馗大人还有阎罗王,这事不好办了,如果我一个时辰后赶不回来,你说什么也得把秦广王殿下的魂魄留住!”

    范无救郑重的点点头“必须死!”

    谢必安走后,鬼王五人组和曾野都想问问范无救刚才谢必安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额,它们都没办法像谢必安那样领略‘必须死’三个字的终极奥义。

    于是,七个鬼只能围着于子言和纪荀站好,低头凝视着他们。

    一秒,两秒…一分钟……

    原本安静的纪荀突然暴起,仰天长啸,除了范无救外,其他几个都被那嘶吼中夹杂强大力量掀飞。

    范无救看看于子言,又看看纪荀,最后一跺脚抽出了锁魂链,把纪荀跟粽子一样锁了起来,那锁魂链并非凡物,纪荀就算再大能耐也终究是凡胎肉体,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挣脱,只能老老实实的被锁着。

    “必须死…必须死……”

    范无救摇头嘟囔着,似乎很是无奈,但众鬼不知道它在说什么,只能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

    雪不知何时又下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落在纪荀的身上,也落进了她那如收纳了整个银河的眼眸中……

    于子言早先在纪荀身上下的封印本就不是普通的封印,玄家的封印大多都是借助符咒和自身真气所形成了,但于子言的本身就与他们那些寻常人不同。

    他下在纪荀身上的封印是靠他的精神力和独有的灵力所形成,就是为了在纪荀有异常的第一时间,就察觉到,正如那天纪荀因周奇的死心性不稳时一样,而且即便封印起不到效果,他感知到后也可以自行处理。

    今天之举,他其实起初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可以通过封印进入纪荀识海,只是认为理论上是可以的,当时情况紧急,他不想让纪荀因为今天的意外,遭整个玄家记恨,所以只能放手一搏。

    好在他这方面的运气一向都不错,果然成功了。

    进入纪荀的识海后,他很快就牵制住了玊,他的力量源泉来自灵魂,没有了肉体的束缚,他倒更乐得自在。

    把玊困住之后,于子言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游离状态的纪荀,她环抱着自己,睡的很沉,就像是身在母体中那样。

    于子言深吸一口气,抬脚向她走去,把她拥入怀抱,柔声轻唤,一声一声,如柔软的羽毛般轻抚着纪荀已经没有了知觉的心,知道她的睫毛轻颤,睁开了睡眼。

    “于…子言,这里是…那里?”纪荀环视着一片虚无的四周,然后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似得,推开了于子言,怒瞪着他。

    “你别碰我!”

    “小荀,你不可以原谅我吗?”于子言摊开手“我已经死了。”

    “死…了?”纪荀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臭丫头,我知道你恨我,但我已经赎罪了,我死了,你所有的恨不能就到此为止吗?别伤害那些无辜的人,也别交出去自己的身体,你不是玊,也不是什么蚩尤一族的后羿,你只是纪荀,一个孤儿,让自己活得简单一点不好吗?”

    “简单一点…”纪荀失笑“简单一点我也恨你,于子言,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要招惹我,我也不需要你救,生死都是我自己的事,如果你喜欢我,就坦诚一点,别tm畏首畏尾的,不然你当初招惹我做什么?很好玩吗?嗯?是,你是救世主,想的和我这种俗人不一样,但我就不信了,救世主不能谈恋爱?人家蜘蛛侠还有喜欢的人呢!”

    “你…不懂。”

    “呵,我不需要懂太多,我只知道你是个懦夫!一个胆小鬼!你怎么在人间走了几遭,就变成这样了?当年不是玩的挺好嘛,为了搞死我这个害人的大魔头,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说什么?”于子言微微皱眉“是霍老板跟你说的?”

    “用不着你管!”纪荀赌气的坐了下来,那样子,让于子言不禁笑了,因为赌气而不理人,只会逞嘴上功夫的纪荀,这才是他所熟悉的丫头,而不是像刚才那样,因为生气就要杀人。

    “你…你别看着我笑!”纪荀怒瞪于子言,她居然在于子言眼里…看到了慈爱!

    “好,不笑。”于子言收起笑容,将视线转向远方,轻声道

    “你被骗了,耿裕民占据了霍老板的身体,他误导了你,事到如今…也还告诉你过去的事情了,等我将玩后,如果你还放不下玊的事情,我…我们一起解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