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四章阻止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幽蓝色的星辰自‘纪荀’的双眼之中流出,好似是在哭泣,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于子言,眼中并不是麻木不仁,她有恨,让人背脊生寒的恨意。

    “大…大人……”弋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站在哪一边,其实跟了纪荀这么久,他也看到了许多人间的美好,与那时不同的美好。

    ‘纪荀’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瞪着何子易,声音冰冷的对弋说

    “弋,还不过来!”

    “弋兄,不可啊!”岳飞一把抓住了弋“你这是在助纣为虐!”

    “可她毕竟是我的大人,是…我几千年来寻找的大人!”弋肩膀一抖,震开了岳飞的手,飘到了‘纪荀’身边。

    一到她的身边,弋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已经几千年没有过了。

    “纪荀,你就这点出息?”于子言看起来有些失望。

    “伤害了别人,却还要指责?”‘纪荀’冷冷一笑“秦广王殿下,您真的越来越道貌岸然了,当年杀我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跟该死?可惜啊,我命大,你那一剑没能让我神魂俱灭!”

    弋听了这话后,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正准备替于子言解释,却被‘纪荀’一个眼神制止了。

    “其他人可以离开,最好别多管闲事,我只要秦广王!”

    说罢,‘纪荀’眼神一凌,手中便随即化出一把利刃,她身子微曲,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凭空出现在了于子言面前,他抬起乌木短刀就要去挡,可那把利刃却又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的后背!

    于子言心中一沉,知道与现在的纪荀动手不能再心存侥幸,如果不发挥全力,自己很有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他死了不要紧,接下来可还有许多事要解决呢。

    于是,于子言收敛心神,周身顿时金光大涨,行动也快了许多,‘纪荀’的利刃明明已经临近他的后背了,却还是被他躲开了。

    金光和蓝光纠缠在一起,两人一时间打的不可开交,只是如果仔细观察,众人便可以发现,‘纪荀’以攻为主,动作和招式很迅猛,毫不留情,就好像是在面对刨了她家祖坟的仇人。

    而于子言则以守为主,动作并不十分大,只是在格挡,似乎还在想比较温和的解决方式。

    其他人都没有插手,很默契的给了他们单打独斗的机会,包括弋,他其实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按理说纪荀是不该有这样的力量的,就算是于子言的封印被冲开,但观苍眼还有着自身的禁锢,于子言这把钥匙还没有开锁啊!

    其实弋不知道也是有情可原,他只记得于子言是纪荀的钥匙,却不知道锁孔在那,几个小时前的那个吻,已经让观苍眼自身的禁锢产生了裂痕。

    不过其余人并没有太多时间看戏,因为有只千年耗子精正在玄家四处捣乱,已经杀了不少玄家弟子,那血腥味一旦飘到这里,更会激发‘纪荀’心底的杀虐。

    可麻烦事偏偏一件连着一件,把守在昆仑山玉珠峰和玉虚峰的玄家弟子传来消息,说洛婉带着人去那里,说是要查看旱魃的情况。

    起初他们也没有多心,只是有些奇怪这信任家主怎么一上任就来了这里,知道一个自称是陆吾神的东西出现,他们才惊觉不对劲,现在正在和陆吾神一同抵挡。

    如此一来,这几天发生的事都串在了一起。

    就像白鸣那时候一样,耿裕民躲进了馆长的身体里,先是误导纪荀,然后让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千年耗子精劫持洛婉,由王毅带着她赶往离这里并不是很远的昆仑山,耿裕民则留下见机行事,试图激发纪荀身体里的力量,从而牵制玄家和于子言,不去昆仑山给他捣乱。

    如果没有陆吾神的出现,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就算于子言让纪荀冷静了下来,但到那时候,旱魃很有可能已经被唤醒了!

    洛齐天在意玄家家主之位,无非就是因为有巨大的利益可图,但如果旱魃现世,就会生灵涂炭,到时候人都忙着生存,哪有闲空给他创造利益。

    所以,洛齐天暂且放下了心中的执念,镇定的给玄家众人分派任务,共同御敌。

    纪荀这边留的人再多也没有用,于是只有于子言一个人和她缠斗。

    至于鬼王五人组和曾野,它们这几天已经凝结了不少鬼力,但洛齐天并没有权利去命令它们,它们是自觉留在玄家的,和玄家弟子一起对付那只千年耗子精。

    其余的所有人,包括于子彤和尚青他们,则赶往昆仑山,阻止旱魃被唤醒,毕竟所有事情里,这才是重中之重!

    当然,对洛齐天而言,还有一个关系,那就是昆仑山有洛婉,有他最后的希望!

    至于孟琰,虽然他多少是可以帮上一些忙的,但这种事情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没有了猎鹰小队的帮助,他也是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只能离开玄家,他背后的力量是为了最后使用,以备不时之需,万一没能阻止旱魃复活,就得一个原子弹扔过去了。

    要说是原子弹厉害,还是旱魃厉害,额…这个理论上是看不出来的,只能说死马当活马医。

    无干人等都离开后,‘纪荀’下手更狠了,连一边的弋都被她那浓郁的杀气所震慑。

    此时的‘纪荀’,即为玊,这是于子言一开始就知道的,但他有些无法理解玊身上这种几乎要毁天灭地的杀气,遥想当年,其实玊在最后也是忏悔了的,不然就算上天再仁慈,也是不会同意给她坠入轮回的机会的。

    可现在怎么又……

    突然,于子言脑中灵光一现,当日在安乡殡仪馆额天台,耿裕民曾把小艾的魂魄打入纪荀体内,可即便小艾的魂魄无法承载观苍眼的力量,也不至于变成那个样子。

    阴宇石…

    对,就是阴宇石,于子言记得当时在地府前往回魂路的路上,纪荀告诉过他曾在阳宇石中看到过人脸,当时他几乎肯定了阳宇石里有纪荀的神魂。

    那如果阳宇石里有,阴宇石里就……

    而且当时耿裕民刚把阴宇石抢走不久,如果他是为了这个,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于子言终于知道该如何让眼前杀气腾腾的纪荀平静了,只是纪荀现在的攻势太过于迅猛,他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如果强行来的话势必会伤到纪荀本来的灵魂。

    就在于子言犹豫之际,不远处突然想起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于子言暗道一声不好,可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向这边飞来,与其一同靠近的还有浓郁血腥味!

    在这血腥味的诱惑下,纪荀的东西突然顿住了,她转过头看向那些正在和千年耗子精纠缠的玄家弟子,漂亮的眼珠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杀气了,而是嗜血!

    “不许去!”于子言一把拉住纪荀的手,但此时的纪荀力气实在太大,他竟有些拽不住。

    无奈之下,于子言当机立断,松开了纪荀的手,失去了钳制,纪荀更是快速向玄家的人窜去。

    说时迟那时更是快,只见于子言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纪荀面前,她前进,他就后退,始终挡在她的身前。

    一连串的梵音从他口中钻出,萦绕在两人周围,仿佛形成了一道屏障,随着最后一个字节的结束,于子言周身金光大涨,他将手放在纪荀的额头,那里顿时就出现了他原先下的封印字符,虽然已经很淡了,但还是存在的。

    眼看着就要抵达那耗子精身边了,于子言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一手点在纪荀眉心,另一只手则提起乌木短刀,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温热的鲜血带着让纪荀,更或者是玊熟悉的味道,溅了她满脸,她眼神中的嗜血顿时消失,错愕的看着于子言,看着他滋滋冒血的胸口,张了张嘴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幽蓝色的星辰自‘纪荀’的双眼之中流出,好似是在哭泣,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于子言,眼中并不是麻木不仁,她有恨,让人背脊生寒的恨意。

    “大…大人……”弋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站在哪一边,其实跟了纪荀这么久,他也看到了许多人间的美好,与那时不同的美好。

    ‘纪荀’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瞪着何子易,声音冰冷的对弋说

    “弋,还不过来!”

    “弋兄,不可啊!”岳飞一把抓住了弋“你这是在助纣为虐!”

    “可她毕竟是我的大人,是…我几千年来寻找的大人!”弋肩膀一抖,震开了岳飞的手,飘到了‘纪荀’身边。

    一到她的身边,弋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这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他已经几千年没有过了。

    “纪荀,你就这点出息?”于子言看起来有些失望。

    “伤害了别人,却还要指责?”‘纪荀’冷冷一笑“秦广王殿下,您真的越来越道貌岸然了,当年杀我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跟该死?可惜啊,我命大,你那一剑没能让我神魂俱灭!”

    弋听了这话后,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正准备替于子言解释,却被‘纪荀’一个眼神制止了。

    “其他人可以离开,最好别多管闲事,我只要秦广王!”

    说罢,‘纪荀’眼神一凌,手中便随即化出一把利刃,她身子微曲,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凭空出现在了于子言面前,他抬起乌木短刀就要去挡,可那把利刃却又消失了,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的后背!

    于子言心中一沉,知道与现在的纪荀动手不能再心存侥幸,如果不发挥全力,自己很有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他死了不要紧,接下来可还有许多事要解决呢。

    于是,于子言收敛心神,周身顿时金光大涨,行动也快了许多,‘纪荀’的利刃明明已经临近他的后背了,却还是被他躲开了。

    金光和蓝光纠缠在一起,两人一时间打的不可开交,只是如果仔细观察,众人便可以发现,‘纪荀’以攻为主,动作和招式很迅猛,毫不留情,就好像是在面对刨了她家祖坟的仇人。

    而于子言则以守为主,动作并不十分大,只是在格挡,似乎还在想比较温和的解决方式。

    其他人都没有插手,很默契的给了他们单打独斗的机会,包括弋,他其实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按理说纪荀是不该有这样的力量的,就算是于子言的封印被冲开,但观苍眼还有着自身的禁锢,于子言这把钥匙还没有开锁啊!

    其实弋不知道也是有情可原,他只记得于子言是纪荀的钥匙,却不知道锁孔在那,几个小时前的那个吻,已经让观苍眼自身的禁锢产生了裂痕。

    不过其余人并没有太多时间看戏,因为有只千年耗子精正在玄家四处捣乱,已经杀了不少玄家弟子,那血腥味一旦飘到这里,更会激发‘纪荀’心底的杀虐。

    可麻烦事偏偏一件连着一件,把守在昆仑山玉珠峰和玉虚峰的玄家弟子传来消息,说洛婉带着人去那里,说是要查看旱魃的情况。

    起初他们也没有多心,只是有些奇怪这信任家主怎么一上任就来了这里,知道一个自称是陆吾神的东西出现,他们才惊觉不对劲,现在正在和陆吾神一同抵挡。

    如此一来,这几天发生的事都串在了一起。

    就像白鸣那时候一样,耿裕民躲进了馆长的身体里,先是误导纪荀,然后让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千年耗子精劫持洛婉,由王毅带着她赶往离这里并不是很远的昆仑山,耿裕民则留下见机行事,试图激发纪荀身体里的力量,从而牵制玄家和于子言,不去昆仑山给他捣乱。

    如果没有陆吾神的出现,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就算于子言让纪荀冷静了下来,但到那时候,旱魃很有可能已经被唤醒了!

    洛齐天在意玄家家主之位,无非就是因为有巨大的利益可图,但如果旱魃现世,就会生灵涂炭,到时候人都忙着生存,哪有闲空给他创造利益。

    所以,洛齐天暂且放下了心中的执念,镇定的给玄家众人分派任务,共同御敌。

    纪荀这边留的人再多也没有用,于是只有于子言一个人和她缠斗。

    至于鬼王五人组和曾野,它们这几天已经凝结了不少鬼力,但洛齐天并没有权利去命令它们,它们是自觉留在玄家的,和玄家弟子一起对付那只千年耗子精。

    其余的所有人,包括于子彤和尚青他们,则赶往昆仑山,阻止旱魃被唤醒,毕竟所有事情里,这才是重中之重!

    当然,对洛齐天而言,还有一个关系,那就是昆仑山有洛婉,有他最后的希望!

    至于孟琰,虽然他多少是可以帮上一些忙的,但这种事情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没有了猎鹰小队的帮助,他也是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只能离开玄家,他背后的力量是为了最后使用,以备不时之需,万一没能阻止旱魃复活,就得一个原子弹扔过去了。

    要说是原子弹厉害,还是旱魃厉害,额…这个理论上是看不出来的,只能说死马当活马医。

    无干人等都离开后,‘纪荀’下手更狠了,连一边的弋都被她那浓郁的杀气所震慑。

    此时的‘纪荀’,即为玊,这是于子言一开始就知道的,但他有些无法理解玊身上这种几乎要毁天灭地的杀气,遥想当年,其实玊在最后也是忏悔了的,不然就算上天再仁慈,也是不会同意给她坠入轮回的机会的。

    可现在怎么又……

    突然,于子言脑中灵光一现,当日在安乡殡仪馆额天台,耿裕民曾把小艾的魂魄打入纪荀体内,可即便小艾的魂魄无法承载观苍眼的力量,也不至于变成那个样子。

    阴宇石…

    对,就是阴宇石,于子言记得当时在地府前往回魂路的路上,纪荀告诉过他曾在阳宇石中看到过人脸,当时他几乎肯定了阳宇石里有纪荀的神魂。

    那如果阳宇石里有,阴宇石里就……

    而且当时耿裕民刚把阴宇石抢走不久,如果他是为了这个,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于子言终于知道该如何让眼前杀气腾腾的纪荀平静了,只是纪荀现在的攻势太过于迅猛,他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如果强行来的话势必会伤到纪荀本来的灵魂。

    就在于子言犹豫之际,不远处突然想起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于子言暗道一声不好,可已经来不及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向这边飞来,与其一同靠近的还有浓郁血腥味!

    在这血腥味的诱惑下,纪荀的东西突然顿住了,她转过头看向那些正在和千年耗子精纠缠的玄家弟子,漂亮的眼珠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杀气了,而是嗜血!

    “不许去!”于子言一把拉住纪荀的手,但此时的纪荀力气实在太大,他竟有些拽不住。

    无奈之下,于子言当机立断,松开了纪荀的手,失去了钳制,纪荀更是快速向玄家的人窜去。

    说时迟那时更是快,只见于子言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纪荀面前,她前进,他就后退,始终挡在她的身前。

    一连串的梵音从他口中钻出,萦绕在两人周围,仿佛形成了一道屏障,随着最后一个字节的结束,于子言周身金光大涨,他将手放在纪荀的额头,那里顿时就出现了他原先下的封印字符,虽然已经很淡了,但还是存在的。

    眼看着就要抵达那耗子精身边了,于子言眼中闪过一抹坚决,一手点在纪荀眉心,另一只手则提起乌木短刀,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温热的鲜血带着让纪荀,更或者是玊熟悉的味道,溅了她满脸,她眼神中的嗜血顿时消失,错愕的看着于子言,看着他滋滋冒血的胸口,张了张嘴好像是想要说什么,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