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三章复苏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看着纪荀的眼神,于子言心中咯噔一下,颤声问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纪荀苦笑,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那些都是真的,对不对?你…当时是……真的想杀了……我……”

    “我…”于子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他原本只以为纪荀是不死心的想再确定,却不料会是这样。

    “于子言,我真的…”纪荀双手颤抖,头脑一热,直接从后腰抽出了乌木雌刀,抵在了于子言的胸膛前。

    这么浓烈杀气,外面的人和鬼都被惊动了,直接就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都心下一沉,他们有的知情,有的不知情,但即便是知情者,这会儿也没了法子,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一步,几乎无法挽回了。

    此时的纪荀,双目赤红,手也一个劲的抖着,脸部肌肉不时抽动,与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在场的几人没一个敢轻易说话,孟琰第一次觉得,在这场三角恋中…他似乎早已是个局外人了。

    或许是因为还存有理智吧,纪荀并没有真的把那一刀刺下去,而是夺门而逃了,随后追出去的鬼不少,人也有几个,但最后都回来了,只有曾野和馆长追了上去。

    毕竟现在纪荀情绪很不稳定,再不能受刺激了。

    “到底去哪了?”曾野扶着老腰,急的直捋胡子。

    馆长看了曾野一眼,阴沉着脸说“你先回去吧,我去找她就行。”

    “那可不行,老夫还得……”

    曾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张打过来的黄符打断了,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攻击,它心下大惊,也不敢多做耽搁,便急忙往回跑,它抽空回头看了眼,本以为攻击它的会是别人,可那里只站着馆长一个人!

    而且…他在对它冷笑!

    曾野虽然上了年纪,但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当即就反应了过来,他们几个鬼是知道玊和秦广王的事,但都没有跟纪荀说过,那纪荀是怎么知道的?

    只能是昨晚!馆长把纪荀叫出去的时候!他肯定是说了什么,所以纪荀今天才回这么反常!只有这个解释了,不然馆长根本没有理由攻击它!

    想到这,曾野再不敢耽搁,提速往回赶,这件事必须要告诉于子言的,它可不敢肯定馆长昨晚跟纪荀说的话全部都是事实。

    曾野走后,馆长掏出了一张符纸,轻声念动口诀后,那张符纸就烧了起来,化为了飞灰。

    这符是用来传递消息的,类似于人们现在用的电话。

    做完这些后,馆长看了眼曾野离开的方向,冷冷一笑,随后向密林走去,不多时就看到了正在跟输较劲的纪荀。

    馆长重重的叹了口气,抬脚走了过去。

    见馆长来了,纪荀徘徊在眼眶中的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扑到他的怀里委屈道“馆长,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唉,说句不好听的,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吗?小荀,这些年来你难道见得还少吗?”馆长轻抚着纪荀的后背,眼中无比悲凉,声音也很是无奈。

    “就是这样…是啊!呵…”纪荀苦笑,抬头看着那纯净的天空,雪花飘飘荡荡的落下,落在了她的手上,脸上,还有衣服里,凉进了心里。

    突然,一股血腥味钻进了她的鼻子里,她错愕的去看馆长,就见他的嘴里不停的往外溢着血,一脸痛苦,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纪荀大惊,赶忙过去扶住了他,却被他嘴里喷涌而出的血溅了一身。

    “这…怎么…到底是怎么回事!”纪荀的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有那猩红的鲜血,和馆长苍白的脸。

    “别怨,咳咳咳…”馆长一阵剧烈的猛咳,嘴里的血涌的更快了。

    “是…于子言?”纪荀有些不敢置信,就算是气急了,她也不相信于子言会做出这种事,他虽然对馆长有时候爱答不理的,但心里还是敬重的。

    “别怨,都是我窥探了天机,咳咳咳…小荀,在告诉你那些之前,我有犹豫过,想让你过好眼前的生活,可…咳,可我不想…你被…”

    馆长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眼睛依旧睁着,可已经没有了气息,没有了脉搏,没有了心跳。

    纪荀抬手将馆长的双眼掩上,冰凉的眼泪无意识的花落,雪花落在泪痕上,冻结了泪痕,她感觉眼前阵阵发黑,心中疼痛欲裂,唯有大脑…一片空白。

    渐渐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仿佛褪去了沉重的肉体,漂浮在天地间。

    “你恨的,就该去毁掉,一个不留。”

    “恨…的?”纪荀自问,她不知道自己该恨谁,或许…该恨命运吧。

    “世人过得都太苦了,尔虞我诈,背叛,欺骗,变得犹如行尸走肉,倒不如回到蛮荒时期,那时候的人才是最真诚的。”

    “回到…蛮荒……”纪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满目的洁白,她觉得很累,不想去面对于子言,不想去面对孟琰,也不想再管什么玄家和天道,她想睡,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什么都跟她没有关系了……

    “放心的睡吧,剩下的交给我,等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人们就不会再尔虞我诈,互相欺骗,互相算计了……”

    随着那最后一个字的结束,纪荀的世界彻底安静了下来,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她已回归净土。

    “哄!”

    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湍急的雪花震开了数十米,纪荀…哦不,不能说是纪荀,因为那浑身蓝气,连皮肤都开始泛着蓝光的人根本不像是纪荀,倒像是……妖怪!

    “我终于恢复了自由了。”’‘纪荀’享受似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着密林之外走去,她的嘴脸挂着嗜血的笑容,没有杀意,只是嗜血而已。

    在她离开不久,一个透明的人影从馆长的钻了出来,那应该是馆长的灵魂,可…根本就和他长得完全不同!

    “还真是厉害的力量啊,就算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也让我很不舒服,看来灭世的传说,确实是存在的。”

    那灵魂笑了笑,背着手飘走了,穿越云层,穿越凉雪,它……来到了昆仑山!

    “耿叔,你可算来了,冻死我了!”王毅看着那个灵魂,脸上露出了邪气的笑容。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观苍眼应该可以拖住于子言和那些玄家的人,我们抓紧时间,只要旱魃出世,观苍眼也必定会受到刺激,到时候…哼,所有人都会受到惩罚。”

    “这一刻总算来了,肮脏的世界,肮脏的人类,肮脏的灵魂,终于可以回到最初的样子了!”

    “你们绝对不会得逞的!邪不胜正!”洛婉冻得直哆嗦,但她的眼中却没有任何屈服。

    “不会得逞?”耿裕民笑了“我们离得逞就差一步了,你们这些蠢女人就是喜欢自欺欺人,就像是于子言的母亲,总觉得她儿子会救她,可最后…呵,还不是被玩的魂飞魄散了?”

    “你!”洛婉的身子直哆嗦,也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气得。

    耿裕民没有再理洛婉,转头看向王毅,问“霍立它们的魂魄你都带了吧,没有这些修道者的魂魄,旱魃也不能真正复活。”

    “都带了,耿叔你就放心吧!”说着,王毅从滑雪服理掏出了几张蓝色的符纸。

    “很好,那么…我们就上路吧。”

    王毅点点头,从怀里掏出摄魂鉴,对着洛婉一照,她的魂魄顿时就离体,被收进了蓝符里,耿裕民看了眼躺在雪地上的洛婉,飘身钻了进去!

    与此同时,于子言等人也和‘纪荀’打了照面,其实在封印被冲撞的瞬间,于子言就察觉到了,他试图用意志加固封印,可最后还是失败了。

    而且封印冲破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害,所以才迟来了一步。

    看着纪荀的眼神,于子言心中咯噔一下,颤声问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纪荀苦笑,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那些都是真的,对不对?你…当时是……真的想杀了……我……”

    “我…”于子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他原本只以为纪荀是不死心的想再确定,却不料会是这样。

    “于子言,我真的…”纪荀双手颤抖,头脑一热,直接从后腰抽出了乌木雌刀,抵在了于子言的胸膛前。

    这么浓烈杀气,外面的人和鬼都被惊动了,直接就推门而入,看到这一幕都心下一沉,他们有的知情,有的不知情,但即便是知情者,这会儿也没了法子,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一步,几乎无法挽回了。

    此时的纪荀,双目赤红,手也一个劲的抖着,脸部肌肉不时抽动,与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在场的几人没一个敢轻易说话,孟琰第一次觉得,在这场三角恋中…他似乎早已是个局外人了。

    或许是因为还存有理智吧,纪荀并没有真的把那一刀刺下去,而是夺门而逃了,随后追出去的鬼不少,人也有几个,但最后都回来了,只有曾野和馆长追了上去。

    毕竟现在纪荀情绪很不稳定,再不能受刺激了。

    “到底去哪了?”曾野扶着老腰,急的直捋胡子。

    馆长看了曾野一眼,阴沉着脸说“你先回去吧,我去找她就行。”

    “那可不行,老夫还得……”

    曾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张打过来的黄符打断了,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攻击,它心下大惊,也不敢多做耽搁,便急忙往回跑,它抽空回头看了眼,本以为攻击它的会是别人,可那里只站着馆长一个人!

    而且…他在对它冷笑!

    曾野虽然上了年纪,但脑子还是很好使的,当即就反应了过来,他们几个鬼是知道玊和秦广王的事,但都没有跟纪荀说过,那纪荀是怎么知道的?

    只能是昨晚!馆长把纪荀叫出去的时候!他肯定是说了什么,所以纪荀今天才回这么反常!只有这个解释了,不然馆长根本没有理由攻击它!

    想到这,曾野再不敢耽搁,提速往回赶,这件事必须要告诉于子言的,它可不敢肯定馆长昨晚跟纪荀说的话全部都是事实。

    曾野走后,馆长掏出了一张符纸,轻声念动口诀后,那张符纸就烧了起来,化为了飞灰。

    这符是用来传递消息的,类似于人们现在用的电话。

    做完这些后,馆长看了眼曾野离开的方向,冷冷一笑,随后向密林走去,不多时就看到了正在跟输较劲的纪荀。

    馆长重重的叹了口气,抬脚走了过去。

    见馆长来了,纪荀徘徊在眼眶中的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扑到他的怀里委屈道“馆长,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唉,说句不好听的,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吗?小荀,这些年来你难道见得还少吗?”馆长轻抚着纪荀的后背,眼中无比悲凉,声音也很是无奈。

    “就是这样…是啊!呵…”纪荀苦笑,抬头看着那纯净的天空,雪花飘飘荡荡的落下,落在了她的手上,脸上,还有衣服里,凉进了心里。

    突然,一股血腥味钻进了她的鼻子里,她错愕的去看馆长,就见他的嘴里不停的往外溢着血,一脸痛苦,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纪荀大惊,赶忙过去扶住了他,却被他嘴里喷涌而出的血溅了一身。

    “这…怎么…到底是怎么回事!”纪荀的大脑一片空白,眼中只有那猩红的鲜血,和馆长苍白的脸。

    “别怨,咳咳咳…”馆长一阵剧烈的猛咳,嘴里的血涌的更快了。

    “是…于子言?”纪荀有些不敢置信,就算是气急了,她也不相信于子言会做出这种事,他虽然对馆长有时候爱答不理的,但心里还是敬重的。

    “别怨,都是我窥探了天机,咳咳咳…小荀,在告诉你那些之前,我有犹豫过,想让你过好眼前的生活,可…咳,可我不想…你被…”

    馆长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眼睛依旧睁着,可已经没有了气息,没有了脉搏,没有了心跳。

    纪荀抬手将馆长的双眼掩上,冰凉的眼泪无意识的花落,雪花落在泪痕上,冻结了泪痕,她感觉眼前阵阵发黑,心中疼痛欲裂,唯有大脑…一片空白。

    渐渐的,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仿佛褪去了沉重的肉体,漂浮在天地间。

    “你恨的,就该去毁掉,一个不留。”

    “恨…的?”纪荀自问,她不知道自己该恨谁,或许…该恨命运吧。

    “世人过得都太苦了,尔虞我诈,背叛,欺骗,变得犹如行尸走肉,倒不如回到蛮荒时期,那时候的人才是最真诚的。”

    “回到…蛮荒……”纪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满目的洁白,她觉得很累,不想去面对于子言,不想去面对孟琰,也不想再管什么玄家和天道,她想睡,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什么都跟她没有关系了……

    “放心的睡吧,剩下的交给我,等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人们就不会再尔虞我诈,互相欺骗,互相算计了……”

    随着那最后一个字的结束,纪荀的世界彻底安静了下来,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了,她已回归净土。

    “哄!”

    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湍急的雪花震开了数十米,纪荀…哦不,不能说是纪荀,因为那浑身蓝气,连皮肤都开始泛着蓝光的人根本不像是纪荀,倒像是……妖怪!

    “我终于恢复了自由了。”’‘纪荀’享受似得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着密林之外走去,她的嘴脸挂着嗜血的笑容,没有杀意,只是嗜血而已。

    在她离开不久,一个透明的人影从馆长的钻了出来,那应该是馆长的灵魂,可…根本就和他长得完全不同!

    “还真是厉害的力量啊,就算没有被完全激发出来,也让我很不舒服,看来灭世的传说,确实是存在的。”

    那灵魂笑了笑,背着手飘走了,穿越云层,穿越凉雪,它……来到了昆仑山!

    “耿叔,你可算来了,冻死我了!”王毅看着那个灵魂,脸上露出了邪气的笑容。

    “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观苍眼应该可以拖住于子言和那些玄家的人,我们抓紧时间,只要旱魃出世,观苍眼也必定会受到刺激,到时候…哼,所有人都会受到惩罚。”

    “这一刻总算来了,肮脏的世界,肮脏的人类,肮脏的灵魂,终于可以回到最初的样子了!”

    “你们绝对不会得逞的!邪不胜正!”洛婉冻得直哆嗦,但她的眼中却没有任何屈服。

    “不会得逞?”耿裕民笑了“我们离得逞就差一步了,你们这些蠢女人就是喜欢自欺欺人,就像是于子言的母亲,总觉得她儿子会救她,可最后…呵,还不是被玩的魂飞魄散了?”

    “你!”洛婉的身子直哆嗦,也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气得。

    耿裕民没有再理洛婉,转头看向王毅,问“霍立它们的魂魄你都带了吧,没有这些修道者的魂魄,旱魃也不能真正复活。”

    “都带了,耿叔你就放心吧!”说着,王毅从滑雪服理掏出了几张蓝色的符纸。

    “很好,那么…我们就上路吧。”

    王毅点点头,从怀里掏出摄魂鉴,对着洛婉一照,她的魂魄顿时就离体,被收进了蓝符里,耿裕民看了眼躺在雪地上的洛婉,飘身钻了进去!

    与此同时,于子言等人也和‘纪荀’打了照面,其实在封印被冲撞的瞬间,于子言就察觉到了,他试图用意志加固封印,可最后还是失败了。

    而且封印冲破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害,所以才迟来了一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