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阳间阴事 第二百一十二章过去的事

时间:2018-10-12作者:猫宁

    门外,曾野拼命的扒着门缝,试图把门里的声音收进耳朵里,但它就是啥也听不到,只能急的干瞪眼。

    “我说,你就那么想知道人家两个人在聊什么?”苏妲己的眼中满是鄙视。

    “不然呢?我可是那丫头的护身鬼!”说着曾野摸了摸胸口,低声嘟囔“干什么嘛!那丫头怎么突然这么紧张,弄得我这老头子也不舒服!”

    他这话虽然说的小声,但却没有逃过苏妲己的耳朵,她掩嘴轻笑,说

    “说不定,是在表白,互诉衷肠。”

    她这一句,顿时让在一边闷头抽烟的孟琰愣住了,有那一瞬间,他想直接推门进去,看个究竟,可他不能,因为感情这种事情…勉强是没有用的。

    门外是一片天地,门内又是另一番景象,自从纪荀说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其实不是曾野老了,耳朵不好,而是门里确实没有任何声音。

    于子言就那么低头站着,就像是一尊雕塑,纪荀也一直没有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似乎是不愿意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其实就算今天没有解除封印这档子事,纪荀还是会问于子言同样的问题,这不是因为她反复无常,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而是因为馆长昨晚神秘兮兮的叫她出去之后,给她讲了个故事。

    馆长说,是他在被耿裕民被抓的时候,偶然听他和王毅说起的一些事,他那天之所以没有跟他们一起来玄家,也正是为了这事。

    那是一个很古老的故事了,古老到只能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传说,时至今日,只有康山村的老人还记得一些,因为那里的人…相传是蚩尤的后人,当然了,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相信了。

    老人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蚩尤族出现过一位女战神,那女战神虽然凶悍无比,但长得十分好看,常常受到许多异性的青睐,但她性格高傲,能力又卓越,所以对于配偶的要求也很好,誓言嫁给能打败她的人。

    在那时候,到了一定年龄还找不到男人的女子,少之又少,这位女战神绝对算其中的翘楚,都二十有三了还未婚配。

    但一番苦等后,她终于还是遇上了良人,并生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有一双特别独特的眼睛,可以纵观苍穹,足不出户,便可看遍世间花开花落。

    在那孩子成年之后,遇到了一个猎户,两个年轻人正是情窦初开之际,对于彼此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就私定了终生,干柴烈火的就开始噼里啪啦了。

    那个猎户是个孤儿,没有父母,所以第二天女孩就把猎户带到了自己家,向父母介绍,女孩心性单纯,什么也不懂,就说出了自己已经和猎户有了夫妻之实。

    要说那女战神的性格也算是彪悍,但她也不可能容忍一个臭小子就这么夺走了女儿的贞操,当即就对猎户一阵毒打,但木已成舟,女战神出了气后也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

    好在猎户和女孩是真心相爱,成亲之后倒也幸福。

    可好景不长,由于女孩有着一双特殊的眼睛,很快就惊动地下和天上,女孩和其一家这才知道那双眼睛…名为‘观苍眼’。

    众所周知,蚩尤一族善战,且生性残暴,再加上观苍眼的特殊能力,神明唯恐女孩无法控制那力量,引发祸端,便想剜去女孩的双眼。

    此等要求,何其过分,别说是女孩了,整个蚩尤一族都不会同意,尤其是她的战神老妈。

    所以便开始了大战,闹得天昏地暗,蚩尤一族虽然占不到便宜,但也并不会轻易吃亏。

    可就在这僵持不下之际,猎户站了出来,原来他不是别人,更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地府十殿阎罗之首——秦广王。

    猎户的出现,扭转了战局,蚩尤一族打败,女孩的眼睛也被夺取,并被打入轮回,辗转千年,那猎户自知有愧,便随女孩多去轮回赎罪,世世守护!

    听了这些,纪荀觉得很是匪夷所思,但她明白,当年那个女孩…就是她!猎户就是于子言!

    这下她就感觉什么都连起来了,于子言为什么每次都舍命救她,为什么那么在意黑白无常的出现,为什么会担心仵官王来找她,为什么不愿意让她过多的使用观苍眼!

    她见过玊,也明白玊代表着的就是那段记忆!那段让她悔不当初,让她痛恨的记忆!

    当她再见到于子言的时候,她想了好多,或许那段记忆是别人讲述出来的吧,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说是恨,其实也谈不上恨,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其实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陈年旧事,她在意而于子言,不是什么猎户,更不是什么秦广王,而是于子言这个人,身为阳间阴司的于子言!

    在她看来,喜欢就要在一起,就算在一起后会天崩地裂,两个人可以一起去面对,她之前一直都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于子言可能压根就对她没有那个意思。

    但经过昨晚的事,她什么都知道,虽然不是很清楚是什么时候,但她敢肯定于子言已经恢复了记忆,这个男人之所以不跟她在一起,是因为愧疚,是因为害怕,后者占据了大半,纪荀知道。

    纪荀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于子言的害怕,虽然她并不十分肯定于子言在想什么,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她也懒得去去猜测,她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事已至此,于子言是否还是坚持。

    时间一分一秒过着,两人都普通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不知过了多久,于子言抬起了头,他与纪荀四目相对,说出四个让纪荀失望,让门外的曾野倒吸一口冷气的字。

    “祝你…幸福!”

    纪荀笑了,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祝你幸福…”纪荀不自觉的退后,靠在墙上冷冷的看着于子言,问

    “你的决定,是因为轮回千年已经没有了感情,只有许诺…还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感情,于子言,你老实回答!”

    “你…”于子言震惊“你都知道了?是谁告诉你的!仵官王?还是…弋!”

    在于子言说这话之前,她还抱着一丝侥幸,总觉得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可能不是真的,而且都过去那么久了,传说肯定是有些夸张。

    但听于子言的话,那传说应该是真的……

    纪荀失笑,无力的靠在墙上“这你不用管,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我…”于子言下意识的想靠近纪荀,可纪荀却躲开了,只是红着眼看着他,看得他心中疼的厉害。

    “回答我!”纪荀嘶声怒吼。

    “我…唔……”

    于子言刚想说话,纪荀扑了上来,温暖柔软的唇附在了他的唇上,很…美妙的感觉,但是……

    于子言慌乱的推开了纪荀,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其实应该算是纪荀自己退开的,因为……

    因为在贴上于子言唇的一瞬间,她的脑中就莫名的浮现除了一些陌生且熟悉的画面。

    苍茫的大地上,没有生命,没有任何生命,有的只有腐烂发臭的身体,还有…黑色的血!

    她站在这凄惨的大地上,周围站着很多人,她谁都不认识,只认识一个人,那就是…于子言,不,应该说是秦广王。

    他穿着华服,看起来是那么的神圣不容侵犯,那冰冷的目光让她记忆犹新,冰冷到几乎把她炙热的心冻结,只一眼,就让她不想再看,因为那双让她痴迷的眼中,还带着杀意,浓到无法直视的杀意!

    纪荀喘着粗气,不敢置信的看着于子言,心中在没有什么疑惑,但有一点她没有想到,她一直都认为那个猎户只是背叛了女孩,却不料……他是想杀了她。

    门外,曾野拼命的扒着门缝,试图把门里的声音收进耳朵里,但它就是啥也听不到,只能急的干瞪眼。

    “我说,你就那么想知道人家两个人在聊什么?”苏妲己的眼中满是鄙视。

    “不然呢?我可是那丫头的护身鬼!”说着曾野摸了摸胸口,低声嘟囔“干什么嘛!那丫头怎么突然这么紧张,弄得我这老头子也不舒服!”

    他这话虽然说的小声,但却没有逃过苏妲己的耳朵,她掩嘴轻笑,说

    “说不定,是在表白,互诉衷肠。”

    她这一句,顿时让在一边闷头抽烟的孟琰愣住了,有那一瞬间,他想直接推门进去,看个究竟,可他不能,因为感情这种事情…勉强是没有用的。

    门外是一片天地,门内又是另一番景象,自从纪荀说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其实不是曾野老了,耳朵不好,而是门里确实没有任何声音。

    于子言就那么低头站着,就像是一尊雕塑,纪荀也一直没有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似乎是不愿意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其实就算今天没有解除封印这档子事,纪荀还是会问于子言同样的问题,这不是因为她反复无常,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而是因为馆长昨晚神秘兮兮的叫她出去之后,给她讲了个故事。

    馆长说,是他在被耿裕民被抓的时候,偶然听他和王毅说起的一些事,他那天之所以没有跟他们一起来玄家,也正是为了这事。

    那是一个很古老的故事了,古老到只能是一个不为人知的传说,时至今日,只有康山村的老人还记得一些,因为那里的人…相传是蚩尤的后人,当然了,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相信了。

    老人说,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蚩尤族出现过一位女战神,那女战神虽然凶悍无比,但长得十分好看,常常受到许多异性的青睐,但她性格高傲,能力又卓越,所以对于配偶的要求也很好,誓言嫁给能打败她的人。

    在那时候,到了一定年龄还找不到男人的女子,少之又少,这位女战神绝对算其中的翘楚,都二十有三了还未婚配。

    但一番苦等后,她终于还是遇上了良人,并生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有一双特别独特的眼睛,可以纵观苍穹,足不出户,便可看遍世间花开花落。

    在那孩子成年之后,遇到了一个猎户,两个年轻人正是情窦初开之际,对于彼此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就私定了终生,干柴烈火的就开始噼里啪啦了。

    那个猎户是个孤儿,没有父母,所以第二天女孩就把猎户带到了自己家,向父母介绍,女孩心性单纯,什么也不懂,就说出了自己已经和猎户有了夫妻之实。

    要说那女战神的性格也算是彪悍,但她也不可能容忍一个臭小子就这么夺走了女儿的贞操,当即就对猎户一阵毒打,但木已成舟,女战神出了气后也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

    好在猎户和女孩是真心相爱,成亲之后倒也幸福。

    可好景不长,由于女孩有着一双特殊的眼睛,很快就惊动地下和天上,女孩和其一家这才知道那双眼睛…名为‘观苍眼’。

    众所周知,蚩尤一族善战,且生性残暴,再加上观苍眼的特殊能力,神明唯恐女孩无法控制那力量,引发祸端,便想剜去女孩的双眼。

    此等要求,何其过分,别说是女孩了,整个蚩尤一族都不会同意,尤其是她的战神老妈。

    所以便开始了大战,闹得天昏地暗,蚩尤一族虽然占不到便宜,但也并不会轻易吃亏。

    可就在这僵持不下之际,猎户站了出来,原来他不是别人,更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地府十殿阎罗之首——秦广王。

    猎户的出现,扭转了战局,蚩尤一族打败,女孩的眼睛也被夺取,并被打入轮回,辗转千年,那猎户自知有愧,便随女孩多去轮回赎罪,世世守护!

    听了这些,纪荀觉得很是匪夷所思,但她明白,当年那个女孩…就是她!猎户就是于子言!

    这下她就感觉什么都连起来了,于子言为什么每次都舍命救她,为什么那么在意黑白无常的出现,为什么会担心仵官王来找她,为什么不愿意让她过多的使用观苍眼!

    她见过玊,也明白玊代表着的就是那段记忆!那段让她悔不当初,让她痛恨的记忆!

    当她再见到于子言的时候,她想了好多,或许那段记忆是别人讲述出来的吧,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说是恨,其实也谈不上恨,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其实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陈年旧事,她在意而于子言,不是什么猎户,更不是什么秦广王,而是于子言这个人,身为阳间阴司的于子言!

    在她看来,喜欢就要在一起,就算在一起后会天崩地裂,两个人可以一起去面对,她之前一直都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于子言可能压根就对她没有那个意思。

    但经过昨晚的事,她什么都知道,虽然不是很清楚是什么时候,但她敢肯定于子言已经恢复了记忆,这个男人之所以不跟她在一起,是因为愧疚,是因为害怕,后者占据了大半,纪荀知道。

    纪荀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于子言的害怕,虽然她并不十分肯定于子言在想什么,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她也懒得去去猜测,她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事已至此,于子言是否还是坚持。

    时间一分一秒过着,两人都普通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

    不知过了多久,于子言抬起了头,他与纪荀四目相对,说出四个让纪荀失望,让门外的曾野倒吸一口冷气的字。

    “祝你…幸福!”

    纪荀笑了,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祝你幸福…”纪荀不自觉的退后,靠在墙上冷冷的看着于子言,问

    “你的决定,是因为轮回千年已经没有了感情,只有许诺…还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感情,于子言,你老实回答!”

    “你…”于子言震惊“你都知道了?是谁告诉你的!仵官王?还是…弋!”

    在于子言说这话之前,她还抱着一丝侥幸,总觉得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可能不是真的,而且都过去那么久了,传说肯定是有些夸张。

    但听于子言的话,那传说应该是真的……

    纪荀失笑,无力的靠在墙上“这你不用管,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我…”于子言下意识的想靠近纪荀,可纪荀却躲开了,只是红着眼看着他,看得他心中疼的厉害。

    “回答我!”纪荀嘶声怒吼。

    “我…唔……”

    于子言刚想说话,纪荀扑了上来,温暖柔软的唇附在了他的唇上,很…美妙的感觉,但是……

    于子言慌乱的推开了纪荀,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其实应该算是纪荀自己退开的,因为……

    因为在贴上于子言唇的一瞬间,她的脑中就莫名的浮现除了一些陌生且熟悉的画面。

    苍茫的大地上,没有生命,没有任何生命,有的只有腐烂发臭的身体,还有…黑色的血!

    她站在这凄惨的大地上,周围站着很多人,她谁都不认识,只认识一个人,那就是…于子言,不,应该说是秦广王。

    他穿着华服,看起来是那么的神圣不容侵犯,那冰冷的目光让她记忆犹新,冰冷到几乎把她炙热的心冻结,只一眼,就让她不想再看,因为那双让她痴迷的眼中,还带着杀意,浓到无法直视的杀意!

    纪荀喘着粗气,不敢置信的看着于子言,心中在没有什么疑惑,但有一点她没有想到,她一直都认为那个猎户只是背叛了女孩,却不料……他是想杀了她。
小说推荐